首页 现代言情 民国情缘 第101种杀人魔

第一章 当然是为了你啊

第101种杀人魔 琼华 2408 2016-09-22 09:04:39

  火车上的人不多,慕容霆找了个靠窗的位子坐下,窗外形形色色的人在站台上来回的走,还有吆喝着卖东西的,此情此景,慕容霆忽然就笑了。打从他来到南陵,这么多年,竟还是第一次这么仔细的欣赏这座城。然而,他又要离开这里了。

慕容霆回想着两年以来的种种,真真恍然如梦。春风得意的时候,他怎会想到日后的大跟头,而两年的落魄生涯,又如何会想到能有一天将从前失去的再夺回来。此去京陵城,说是学习培训,事情会不会真如设想中的一样,一切都还是个未知数。

“我可以坐这里吗?”

头顶清脆悦耳的声音打断了慕容霆的沉思。他抬头看了眼说话之人,一套雪白色洋装下的俏美人,眼睛大大的,笑起来有两个浅的不易被察觉的酒窝。

“当然可以。”

其实位子很宽敞,但慕容霆还是让了一让。

美人提着两个皮箱,看样子很重,作势想把它们抬到头顶的架子上。

“我来吧。”

慕容霆起身一个接一个的把箱子放好,美人冲他笑笑,于他对面落座。慕容霆没由来的一阵尴尬,便从行李箱里掏出早上的报纸看了起来。

“您好,我叫叶明倩,你也可以叫我倩倩。”叶明倩的两个眼珠子乌溜溜的,很是好看。

慕容霆微微一愣,“哦,你好,我叫慕容霆。”

“慕容霆?”叶明倩眼睛一亮,“你就是那个前不久破获无头新娘案的雷豹探长?”

叶明倩的举动着实让慕容霆有些不知所措,恭维的话他在警局听了不少,他从不当真,老百姓这么说他,他也没觉的有什么不舒服的,可这话从叶明倩的嘴里出来,却让他不知如何是好。

“没什么,职责所在。”

叶明倩凑过去,“听说那个案情相当复杂,你是怎么想到的?我可是听说,全南陵的警察只有你能破这个案子。”

“哪里,大家谦虚罢了。”

“不是啊,你别看我在南陵待的时间不长,可听到的全是关于你破案的新闻,街坊们都在传,说你刚正不阿,敢得罪权贵,才能破了案。你真了不起!”

“是啊,当然了不起,还把人家害的家破人亡呢!”

声音从慕容霆的身后传来,不痛不痒,夹枪带棒。

慕容霆转身探头看去,不由得大吃一惊,“林佳瑶?怎么是你!”他随即看了下四周,”就你一个人?”

林佳瑶站起来,“否则呢,我家人都死的死,残的残了,你还想让谁来陪我?”

“花莫语呢?”

林佳瑶叹口气,“我大表哥带着老婆跑了,二表哥疯了,留下一个可怜了大半辈子的大伯也出家当和尚去了,偌大的一个家,就只剩下莫语哥一人,他不撑着,谁撑着?”

慕容霆听着多少有些感伤,只是他还没发表言论,就给叶明倩抢了先。

“原来你就是金家的表小姐林佳瑶呀!”

叶明倩连说带指的,音量又大,弄的车厢里的人全都看向林佳瑶,纷纷低头冲着她指指点点。一时间,林佳瑶面子上很是过不去。

“对啊,我就是林佳瑶,那又怎样!”

“你那个做和尚的大伯是不是就是那个怪物?”叶明倩转而看向慕容霆,声音放低,“我一直猜想,一个老太太才没必要做出这样惨绝人寰的事情,割去人家的头颅耶,那不得是心理扭曲的人才能干出来的吗?以你专业而又敏感的探案直觉,你觉得有没有可能是老太太为了给自己儿子一条活路,牺牲了自己?”

这话让慕容霆有些犯难,他正瞅着如何回答,便听林佳瑶在那边气道,“什么心理扭曲!你谁啊?在这里胡说八道!”

叶明倩一听也来了气,“我都说了,只是猜测,你慌什么?难不成是被我说中了,当和尚的那个才是真凶,自首的那个才是替死鬼?”

“说什么呢你!”

见情况不对,慕容霆忙抓住林佳瑶向外一扯,死活将她拉到车厢的连接处,有一人在抽烟,慕容霆索性一推门,把林佳瑶拽进洗手间里,只听得身后“砰”一声,厕门紧紧关闭。

地方很小,慕容霆有着绝对的强势。

林佳瑶的手腕还紧紧的被他扣在掌心,有些痛,却更让她面红耳赤。

“慕容霆!你真有种,居然帮着一个外人来欺负我!”

慕容霆眉梢一凛,“外人?难道你是我的内人?”

林佳瑶的脸更红了,攥紧拳头就朝慕容霆的肩头打去,“居然占我便宜!内人?想得美!”

慕容霆,“既然你家里出了那么多的事情,为什么还出来?”

当然是为了你啊!蠢猪!

“还说呢,你的好兄弟被人绑架了,你居然也不管,还要到京陵去。”真正的心里话林佳瑶怎么会说,只得临时拿木易当挡箭牌。

“我到京陵那是公干。再说了,那小子死不了。”

“你怎么知道?他住的那个地方那么乱,还有打斗的痕迹,门框子上还有血迹。”林佳瑶像是忽然想起什么,“你说,他那么喜欢女人,不会是看上哪个有夫之妇被人家丈夫给抓起来了吧?”

慕容霆无奈一笑,“你这想象力还真是丰富呢,不做编剧可惜了。”他顿了顿,接着说,“设想一下,如果你是绑匪,你要如何绑人?”

林佳瑶想了想,“当然是趁他毫无防备的时候,最好是给他下点儿迷药,或是打晕。”

“没错。如果是这样的,住处又怎么会一片狼藉?这点说不通。木易不会功夫,可从现场的打斗痕迹来看,他也是撑了一段时间的。你想想看,即便你不想偷偷的把一个人绑走,派去的也应该是高手,一两下就可以搞的定,何必大费周章的和他来回打斗?而且还能让他有机会留下一个求救信号?”

慕容霆目色一转,“唯一的解释就是,这些人认识木易,而且,他们对木易很敬畏,很怕把他弄伤。”

“那血迹如何解释?”

“或者是打斗过程中木易自己碰伤的,也可能是被划伤的,还有可能是他自己故意弄伤的。”

“那是为什么?”

“为了那句‘help’”

林佳瑶陷入思索当中,眉头微蹙,十分专注。慕容霆就这么近近的端详着她,眼神中流淌中一种别样的色彩,不自觉微微低了下头。不知为何,慕容霆这样一个喜欢快准狠的人就是喜欢听她问“为什么”,而他还就喜欢一句句的回答她的“为什么”。

林佳瑶似乎又想到什么,猛地转过头来,两张唇在不期然中剧烈相撞。异样的感觉涌上心头。慕容霆睁大了眼睛望着面前的林佳瑶,他的手缓缓抬起,在距离林佳瑶肩膀半寸的地方,突然被她一把推开。

整个洗手间里弥漫着一种叫做暧昧的味道,他们你看着我,我盯着你,就是谁都不肯先说话。

此时,洗手间的门叩了几下,音色很急。

“慕容警长,你还好吗?”

侧门一把打开,叶明倩有些怔忡的望着黑脸的慕容霆从里出来。林佳瑶白她一眼,镇定自若的朝叶明倩走来,临近时,上眼皮一翻,“有什么好看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