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民国情缘 元雪贞

第5章 懂

元雪贞 杍墨 2025 2016-05-11 17:22:59

  芊羽在从报社回来之后的几天里总是心事重重,她不知道该怎么告诉杨老爷自己的想法,怕得不到杨老爷的支持,因为对于杨老爷这样一个晚清出来的老爷来说,大家闺秀即使不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也至少应该是养尊处优的,他能给她很好的生活,她完全可以只是去享受他带给她的好生活,然后再等两年,找一个门当户对的人嫁了是最好不过了。虽然在芊羽眼里,自己的父亲是一个非常慈爱的父亲是一个通情达理的人,但是毕竟受了几十年封建思想的腐化也不可能没有影响的。就在芊羽坐在青石板上发呆的时候,吴妈走过来,紫色的信封,很是精致,吴妈嘟囔了一声“小姐最近信很多啊。”

芊羽笑着说“嘿嘿,吴妈,这都是我的同学写给我的。”

吴妈也笑了说“那是我们家小姐人缘好啊。”吴妈说完就走开了。

芊羽打开心…

“亲爱的芊羽:

你还好吗?我最近很忙,因为只有我是新来的,巡捕房里的所有杂活都交给了我,每天都很晚很晚才回得去家,导致我都没有时间给你写信了,不过我一刻都没有忘记过你,时时刻刻,你都在我的脑海里。

你上次写信和我说的去报社工作的事,我非常支持,上学的时候你就说,笔杆和文字就是你最大的力量,你要用它改变这个国家的命运,虽然只靠你一个人,很难改变这个国家已根深蒂固的腐朽和懦弱,但是山河破碎,每个中国人都应该担负起自己的使命。你的鸿鹄之志我很佩服,也很赞同,我愿用我微薄的力量支持你的理想,你也一定不要放弃。

这个月5号中午,我在路十里的咖啡厅等你,不见不散。

很想你。”

看完信的芊羽眼眶微微湿润了,因为这位先生说的每一个字都触动到了她的内心,让她瞬间充满了力量,她决定等老爷晚上回来了就告诉他自己的想法。

晚餐时分,杨府客厅的电话响了,还没等吴妈去接,芊羽就跑过去接了电话,是老爷打来告诉芊羽不用等他吃晚餐的电话,芊羽有点失望,本来想着吃过晚饭就向父亲坦白自己的想法呢,如果父亲回来太晚,就没有办法说了,因为自己本来准备了一箩筐的话要说。

芊羽吃饭的时候闷闷不乐被善于察言观色的吴妈看在眼里,等她快吃完的时候吴妈和她开玩笑说“小姐,是不是因为下午的信闷闷不乐啊?”

芊羽知道吴妈是故意这么说的,所以故作生气的说“吴妈,你这样嘲笑我,我可真生气了。”

吴妈笑着说“哎呀,我的小姐小姐,你不要生气嘛,我不问了就是。”

说着吴妈就开始收拾碗筷,芊羽笑了笑走出门去了长廊,把鞋子拖在了长廊的一头,光着脚往长廊的另一头走去,走过那段鹅卵石路的时候,皱了几下眉头,走到另一头的时候,停下了,抱着紫藤花架发起了呆。

客厅里,吴妈让珠儿给芊羽去长廊送个披风,珠儿去的时候芊羽还在发呆,以至于珠儿把披风披在她身上的时候,她才看到珠儿过来。

“小姐,现在晚上已经很凉爽了,您站在这里站的久了会得风寒的。”珠儿说

“这不是有你吗,我怎么会得风寒呢?”芊羽笑着说。

珠儿不好意思的傻笑着“那是,有珠儿呢,珠儿会照顾小姐,会保护小姐。”

芊羽摸着珠儿的头说“是啊是啊,珠儿最厉害了。”

说完又开始发呆,过了很长时间芊羽和珠儿都没有说话,一阵寒风吹过,芊羽裹了裹身上的披风,对珠儿说“珠儿,你先去睡吧,我坐一会,很快就去睡。”

“好吧小姐,那您早点休息啊。”说完珠儿就回别苑睡觉了。只留芊羽一人依着花架思索,没过多久,她就听到了前厅吴妈的声音,“老爷回来了。”

芊羽高兴极了,都没来得及穿上鞋子,就飞奔到前厅,帮杨老爷接过了拐杖和帽子,杨老爷有点‘受宠若惊’,因为芊羽很少能等到他回来了还没有睡觉,不过杨老爷也是了解自己的女儿的,拉着女儿,走进了书房。

“说吧。”杨老爷说

“什么?”芊羽装傻。

杨老爷忍不住笑了出来,“杨芊羽,你现在都没有睡觉等着我,肯定是有事要说,说吧。”

芊羽难为情的说“这个都让爹看出来了,太不好意思了。”

杨老爷说“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我是你爹,你这点小心思我还能看不出来啊,这么多年我这爹可不是白做的。”

芊羽感觉出了杨老爷今天心情还不错,于是试探着问“爹,我说了,您可一定要支持我,不能不同意。”

杨老爷说“那我要看什么事啊?”

芊羽说“是好事呢?”

杨老爷说“好事你干嘛不直接说出来。”

芊羽实在忍不住了,说了出来“爹,我想去报社工作。”

杨老爷听到这话的确吃了一惊,他没有想到女儿会提这样的要求,迟疑了一会,就这一会,芊羽如坐针毡,像一个犯人在焦急的等待着审判。

“你去吧。”杨老爷说。

芊羽听到这话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高兴之情溢于言表,她兴奋的抱着杨老爷“谢谢爹,爹您最好了。”

杨老爷微笑着享受这一刻女儿得依赖,因为芊羽长大了之后已经很久没有像现在这样样依赖着自己了。

“你们年轻人的想法我还是懂的,我也是个有责任感的中国人,对这个世道我也是不满的,可我也只是个商人,没有能力去抢救与无救。”

芊羽也理解父亲的心情,父亲做了几十年的商人,没有接受过新思想的熏陶,她觉得父亲能做到理解自己就已经很伟大了。

芊羽很激动,躺在床上一直睡不着,她希望明天马上就来到。

在这世上、在感情里,有一个人他能知道,什么时候给的安慰最贴心,什么时候给的鼓励最及时,这就叫做懂。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