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腹黑女武神

第三十七章 大杀四方1

腹黑女武神 文子七 2966 2016-09-02 18:45:06

  “两位,跟着我也有些时候了。你究竟想干嘛。”轻音从屋顶上跳到黑白老头面前。

早在出了肖畴的事情之后,就察觉到有人跟踪自己。故意引他们来到人少的地方,没想到跟踪自己的人会是摆地摊的老头。

黑眸一道精芒闪烁着,嘴角勾起一抹浅笑。“莫不是想要把匕首要回去,这么不行。”轻音手里把玩着匕首,显得如此的漫不经心。

“嘿嘿,哪有卖出去的东西来再要回的道理。”白老头一脸嬉皮笑脸的样子,凑到轻音眼前。从怀里掏出一个乌黑的炉鼎,献宝似得举起来。

霎时,黑老头的脸色大变。

“你不是想要炉鼎吗?你看这个怎样。”

轻音狐疑的看了一眼,不懂这个老头是在搞什么鬼。

“现在不需要了。”

轻音越过白老头准备离开,如鬼魅般的速度挡在轻音的面前。

“价钱好商量,这炉鼎只买一千万在加上一枚金币。”

轻音彻底无语了,她穷。可买不起这天价货。

这下子黑老头也不乐意了,一把抓住白老头。怒气冲冲的吼道:“原来你是打的一个主意,不过就是想赢我,居然把我送你的炉鼎卖了。你想的到挺好的,有我在你休想。”

轻音轻笑,一抹精芒在黑眸中闪烁着。

“等你们商量好了,再来向我推销。”

“老二啊,既然你都送我了。我就有权利处置这个炉鼎,我用平时的也用顺手了。这个放着也就放着,倒不如卖给这少年。这少年一表人才的,一定不会辱没了你的炉鼎的。”黑老头也听进去了,一愣。

白老头怪异一笑,黑老头瞪大这眼睛,直愣愣的。那眼神似乎想要说话,嘴唇微微颤动。可就没有听见任何声音。

黑眸一道精芒闪过,轻音嘴角向上扬起一个十分优美的幅度。这就是药剂的功效吗?可以直接撂倒这个七级武圣。这可不是一般的药剂能够做到了,轻音越来越好奇这药剂师这个职业了。

“我是不会买你的炉鼎的,别多做纠缠了。”白老头凑上来,结果遭到轻音无情的拒绝。

白老头的笑脸开始拉下,变得凝重了起来。沉思了半刻,双眸充满着愧疚看向轻音,颇为无奈的说道:“只有这样了。”

苦恼之色一闪而过,白胡子底下隐藏着一抹怪异的笑容。一个箭步跨到轻音面前,一手就锁住轻音的手腕,趁机在怀中掏出一张牛皮卷,用力往上按。

一切只是发生在瞬间的事,哪怕是感觉异常敏锐的轻音也没有从一开始察觉到,等反应过来时。反抗,但也无法挣脱白老头的束缚。眼睁睁的瞧见自己的拇指朝着牛皮卷按去。

这就是自己与他们的差别吗?无论是速度,灵力还是体力都不及他们。看来自己要加紧修炼了。感受到自己和高手之间的差异,反而没有让轻音气馁。更让她有人训练的决心和勇气。

“那是什么?”

白老头,拿着牛皮卷得意洋洋的在轻音面前晃悠。耐心的向轻音解释道:“这个追踪契约听说过吗?凡事在这上面签字按手印的人,无论你跑到哪里这张契约都可以根据你的气息找到你。”

轻音的黑眸一丝不悦闪过,伸手准备去抢,白老头对她一笑,似乎早就猜到她会这么做,迅速的把牛皮卷收入怀中。空手出现一个乌黑的炉鼎,黑中透着一股很厚重,雄浑的错觉。

白老头直接把炉鼎扔到轻音的怀里。

这个不是强买强卖嘛!

这时,黑老头跳了出来。怒火中烧“作弊,你这是作弊。当初约定好的我卖武器装备,你卖药材。现在呢?你倒买起炉鼎了。你这是作弊,不算数。”

白老头满不在乎的耸耸肩,听着白老头的指认。

直接掏出牛皮卷,展开在黑老头的脸前。顿时,不语了。直愣愣的满眼不可置信的盯着牛皮卷,目光向上移,看向白老头。

“你……”

白老头对黑老头嘿嘿一笑,顺手捡起刚才丢在地上的包袱。顺势丢给轻音,轻音反射性的接住了。晃眼一瞧,全是一些药材。

白老头挽着黑老头的胳膊,就拖着黑老头走了。黑老头整张脸都呈现木楞状,从黑老头嘴里能够听见不清的“你又向我下药”这样的句子。

轻音抱着着满是药材的包袱,疑惑的,随后,嘴角微微一笑。目光看向这对奇葩的老头。

轻音无声的说了一句谢谢!

拖着黑老头的白老头,嘴角勾起一抹怪异的笑容。就看你的能耐了。

轻音换上一个黑色的斗篷,漫无目的穿梭在人海之中。并不会因为天色而改变这里的人满。

“你今天的手气真好,就赢了三百金币。”一旁的人十分羡慕。

“我的手气那算好啊!你是没看到那些人都是上百万的赢啊!可惜我没有什么本钱,要不我也去二楼玩了。”夸夸其谈道。

不少人从这一个挂着两盏红灯笼的大门里出来,也纷纷讨论着什么进账。

耳灵的轻音也听见了,嘴角微微勾起。这不就是发财的路吗?

两座威风凛凛的石狮坐落在红漆大门的两旁,高挂起红灯笼。在风吹过,灯笼在打转的时候露出用朱红色写的财字。门匾上也大气磅礴的写着鼎天赌坊,在鼎天学院附近的很多小店也纷纷叫什么鼎天的。这种事都已经见怪不怪了,很稀疏平常的事。

轻音刚一踏入赌坊,一个驼背的老男人就迎了上来。

“这位小少爷看着面生,第一次来吧!小的为你领个路。”

那些掷骰子的,在哪里吆五喝六。赔钱的的在哪里喊手气背,或在与人厮杀。输得在哪里脱衣典裳也要去翻本,那赢得就是意气风发,又把全部的钱投进去。

整个赌场呈现幽暗之色,在赌桌旁偶尔也有盏用魔兽眼睛做成的照明灯。

幽黑的环境下,龙蛇混杂,乌烟瘴气。空气中弥漫着奇异的味道,让轻音蹙了蹙眉。

“随便看看。”

轻音越过驼背走到一旁围着许多人的赌桌。目光透过其他人脑袋间的缝隙瞧见,一个身材高壮的中年男子,手握着宝盒。嘴里勾起一抹笑意,目光扫向周围的人。

“卖定离手了,押大还是押小。就看着把了?”只见,壮年单手拿着宝盒上下摇晃,摇晃的弧度越看越大,速度也逐渐加快。在半空中只出现了宝盒的残影。

所有的人屏住呼吸,聚精会神的看着宝官摇晃着宝盒。

“啪”的一声,按在桌上。

人们的心也跟着这一声落到地上了,紧张得 所有的人死死的瞪着宝盒,不知道的还以为是长着一对透视眼呢!

下一秒,就像是炸开了锅似得。纷纷掏出钱来押宝。

“我押大”

“我押小”

瞬间热闹非凡,在轻音怀中的团子听到动静从斗篷里面钻了出来。睁着一双圆溜溜的大眼睛好奇的看着这个十分新奇的环境。不满足于在斗篷里,双爪抓住斗篷,一步一个脚印爬上轻音的肩头,轻音只是淡扫了一眼,表示默认了。团子气喘吁吁的坐在肩上拉长着脖子打望着。

轻音这些日子也习惯了有这样的一个小萌物出现在他的身边,不管怎么说团子也在关键时候帮过她几次,他都记着。

在赌桌上左右两边都分别写着大和小,都有很多人在上面押注。唯有中间空出来一个位置,没有一个人压。

轻音黑眸一道精芒闪过,嘴角卷起一抹邪笑。从怀中取出两枚金币,举起来,示意团子。团子身体往前倾,一嘴咬住金币。肉乎乎的小爪子踩在前面赌徒的肩膀跳着,一跃跳到赌桌上。把金币吐到中间的空位置。

一个雪白的宠物兽的出现,让这边的赌桌静了静。随后一些嘲讽的声音就想起来了。

“呵呵,竟然有人押豹子。”

“出现豹子的几率可是很小的,这不是给我们送钱吗?哈哈”

“我看这次一定是小”

“谁说是小,我猜这把是大,刚才就连开三把小了。所以一定是大。是大,是大。”

在热烈的争执声中,保官抬头,目光看向远处人群在的俊俏的黑袍少年,目光闪烁着,嘴角勾起一抹笑容,感觉异常的诡异。

“你倒是快来啊!”

“对啊”

一个十分粗犷的声音响起:“开!”

宝盒内出现三个同样花色的色子,三个四。

保官十分镇定的说道:“三个四,豹子。恭喜这位小公子。”

赌徒回头一瞧,既事羡慕有是悔恨。当初为什么没有押豹子,就在别人注视中,纷纷给轻音让了一条路。保官把所有的再大小的赌金移到了轻音面前。

团子看着堆成一座小山的金灿灿的金子,一屁股就坐在了上面。众人瞪大着眼看着这个冰鼠,太诡异的画面,它的主人竟然不管。早知道那可是钱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