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腹黑女武神

第三十六章 怪我生的太美丽

腹黑女武神 七厘米 2402 2016-08-30 22:12:57

  白老头一卷地就把地摊上的瓶瓶罐罐打包带走,“你去哪儿?”黑老头急声问道。

“打包,找人买药。”白老头嘻嘻一笑,扛起皮包就朝着轻音离开的方向走去。

这个赌约自己可不能输,这个老家伙经常使诈。得盯着他,“你等等我,我也去。”

轻音直接把匕首丢进空间戒指,这匕首不是凡品,在他的心里值一千万。但也加深了在鼎天一掷千金的传说,太穷了,现在的她就一个念头。赚钱,要成为炼器师或者药剂师都是需要大把的矿石和药材,那样不是要金子啊!穷啊!

“快,把她抓住。”

轻音陷入自己的思绪之中,该这样致富。

一大群肌肉发达的壮汉把轻音团团围住,原本还在路上行走的路人瞧见这阵势,都纷纷让道。

等轻音回神,才发现自己被围住了,轻音淡扫周围的人,心里也有有盘算。都不是什么高手,瞧着样儿应该是什么“大人物”的家仆。

“你们想干什么。”轻音的声音沉了沉,冷冷的问道。被轻音的散发的气势吓得有些愣住了。

冷峻的面容,黑眸释放着一缕冷意。浑身散发着令人止步的寒意,气质非凡。一看就是大户人家的少爷,几个正好面面相觑,生怕自己得罪什么大人物。

“你们还愣着干嘛,还不去抓住那小子。”一个脸上有着两撇小胡子身形骨瘦如柴的中年男子蹦出来指着轻音兴冲冲的吼道。

一缕杀意从黑眸中迸发,她讨厌有人指着自己。轻音一个极快的箭步来到小胡子的面前,小胡子瞪大着眼睛满是惊讶,没想到小白脸会怎么快。

轻音出手按下小胡子伸出的手,用力一扳。

“咔嚓——”一声十分清脆的声音从骨头缝里传出。

“啊!”小胡子失色的叫道,脸上满是痛苦之色,捂着自己的食指。听到骨头被捏碎的声音的那一刻,自己的心咯噔一响也跟着沉了下去,一股痛彻心扉的痛楚席卷全身。

轻音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小胡子黑眸中露出浓浓的警告之色,冷冷的说道“我讨厌这样无礼的指着我。这次断的是手指,下次说不准被捏碎的就是你的脑袋。”

晚风拂过,卷起轻音鲜红的衣底,墨发随风肆意的飞舞着,轻音浑身散发的冷意在小胡子最痛彻心扉时冒着冷汗,连视线都有些模糊,在小胡子眼里这个红衣少年就是来自地狱的使者。

墨发红衣的俊美少年,在星光下,让人抹不开眼。

一声极为嚣张的声音打破了这个平静的夜晚“蠢货!”一个身为洁白无瑕的白衫男子,手执纸扇。男子的脸色不佳的咒骂道,首先出现在人们视线的是一双黑色的靴子,一脚无情得把小胡子踢翻在地。

一脸阴晴不定的盯着轻音,一双浑浊不堪的小眼睛射出如毒蛇一般的狠毒目光。冲着发愣的几个壮汉吼道:“还愣着干嘛,快把这小白脸抓起来。”

路过的人纷纷停住脚步,围观见到白衣胜雪,却长得肥头大耳的,嘴角边还长着一颗硕大的肉痣,在肉痣上还长着几根晶莹剔透的毛。有种集体倒胃的感觉。

轻音的目光沉了沉了,双眉紧紧的蹙起,嘴角轻轻地抿着。下山以来,遇到的都是清一色的帅哥,今天所见的真的是人间极品。

在人群中这样的叹息声。

“肖畴,怕是见到小公子的模样又起了歹意。”中年男子瞧着轻音目露出哀惜之色,叹气道。

“这都第几人,肖畴就是看不惯长得漂亮的人,怕是这个少年也在劫难逃”

“肖畴,不过也是仗着自己舅舅是鼎天学院的导师和哥哥是蓝班的人,就跑出来作恶。”

轻音眉头深锁,看向肖畴的目光透露着憎恶。这样,你算是踢到铁板,自己可不管你有什么大套的身份。让她不爽,就该揍。

几个壮汉听到主人的吩咐不得不围攻轻音,轻音一个完美的转身避开了一个壮汉,一个后踢,壮汉直接扑上其他的同伴身上。顺手一个横劈,又一个壮汉被击倒在地。还被当做踏板一个飞身踢将其余的壮汉都踢飞了。

乱七八糟的瘫在地上,还哀叫着。

“你……”肖畴有些惊恐的看着眼前这身形纤细的少年,三下五除二的撂倒在地。

肖畴气急了,指着倒地的壮汉骂道:“一群蠢货,抓个人都抓不住。要你们有何用。”

肖畴的目光转向轻音,目光十分的阴狠。“小白脸,你遇上到我算你倒霉。”

“小白脸。”轻音嘴角勾起一抹邪笑,眼底一道精芒闪烁着。

“小白脸吗?总比你这张猪头脸强吧!果然是知儿莫若母,难怪给你取名肖畴。我倒觉得你不是小丑,是大仇。”

“你……”肖畴的脸色一脸铁青,周围的人听到这个说话也议论纷纷,不少人都笑了。

“等老子抓住你,要在你的脸上划一万刀。”一道如毒蛇般阴狠的目光,从袖中冒出一把匕首,飞身朝着轻音刺去,身体的橙色灵力陡然暴涨。

“长得难看不是你的错,可是性格太差就是你自找死路。”红衣飘飘,手执碧绿通透的玉箫,用着奇妙的步伐轻盈的转身,萧直直的击打到肖畴的手腕,因为疼痛,匕首脱落,轻音脚一抬接住匕首朝着肖畴踢去。

“不仅长得丑,心更丑。见到模样俊俏的男子就加害,现在还偷袭。既然怎么不满意自己的样子,我就送你去投胎下辈子长得漂亮点。”

我不从来是什么好人,未来自己的路压根就与好人没有半点关系。但也不会因为嫉妒就去杀人。

“好!”

“这种祸害死了好,免得以后又去祸害别人。”周围的人大多都听说过这个人,杀了他不仅没有为他感到惋惜反而拍手叫好。

肖畴被匕首射中心脏,倒地,鲜血从胸膛冒出,很快就形成了一滩血泊,听到轻音的一番话目露狰狞之色,但听到众人的态度,带着恨意就这样离开人世。

轻音看向倒在血泊之中的肖畴,一段破的记忆闪过脑海,白色的衣衫沾上鲜血

这个场景异常的熟悉,轻音睁开眼睛后事一片清明。

目光扫向一旁的壮汉,树倒猢狲散,况且肖畴平时对他们非打即骂,如今死了,现在脑海里只剩下逃跑的念头,跌跌撞撞的跑了。

一个老伯突然跑出来对着轻音说道:“年轻人,快走吧!肖畴死了。他的家人是不会放过你的。你放心,我们是不会把你的样子告诉他们的。”

“对,我们都不会告诉他们的。这个肖畴恶贯满盈早就该死了,你这是为民除害啊!”一旁的人也附和道。

“对,你快走吧!”

轻音嘴角勾起一抹浅笑,双眸充满了感激的说道:“谢谢!”

轻音转身离开后,陆续其他人也离开了。

“原以为是一个冷漠的酷小子,不想到还会感谢人呀!二儿”

白老头对着旁边的给老头说道。

“二啊!”白老头叫了几次,自家弟弟根本就不理他,只是静静地望着少年离开的背影,陷入了深思。

白老头在无言间,富有意味的笑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