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腹黑女武神

第三十章 灵武塔

腹黑女武神 文子七 2378 2016-08-22 16:53:59

  日上梢头,只能瞧见光线透过树叶照射进来,地上尽是斑驳稀疏的叶影。清晨,山峦被涂抹上一层柔和的乳白色,白皑皑的雾色把一切都渲染成朦胧美。

轻音神色疲惫的趴在乱石上,黑色的劲装都是破破烂烂。活脱脱一个乞丐样。

昨晚,绕着鼎天跑。时不时遇上睡觉了魔兽,一睁开眼就认定轻音是要侵占他们的领地。就这样不由分说就打了起来,继续跑,有碰到觅食的魔兽。看到身体纤细弱弱的轻音就像饿鬼投胎一样直接往轻音身上扑,轻音只好用火球招待魔兽。又运气不好的碰到一群森林野猪,最后被追的四处逃窜。

自己怎么就忘了,鼎天是在日不落森林里,绕鼎天跑一圈。不就是在日不落森林跑一圈,就相当于一块肉在魔兽面前晃悠。日后要想跑步,就得先解决这些在鼎天周边的魔兽。

“这样就不行了吗?”轻飘飘的一句话带着极为讽刺的口吻从轻音的头顶传来。

“没事。”轻音蓦地翻过身来,目光直视着梦无痕,黑眸中闪烁着顽强的眸光,不服输的说道。

轻音从乱石上跳下来,准备回房,从背后传来一个极为冷漠的声音:“今天是灵武塔开启的时间,昨晚消耗的灵力很大。去灵武塔或许你有意外的收获。”

“嗯!”轻音点了点头。

匾额上龙飞凤舞的写上了三个大字——灵武塔,长长三十阶石阶上放着两座威风凛凛的石狮。

人潮人往的学院朝着灵武塔涌去,轻音是风溪的陪读也有能够随意进去灵武塔的权利,前提是在风溪的陪同之下。否则守卫灵武塔上的人是不会放行的,守卫只识紫班的徽章。

轻音也是担心自己的现在的样子被风溪瞧见了,又是一阵唠叨。还不如就随着人群一起进去,那倒省事的多。

路过轻音身边的学员纷纷露出鄙夷的神情,瞧着衣服破破烂烂的衣服,小脸还是花的。就猜测刚刚战斗完,这狼狈样就知道是败军的结局。

轻音随着人群进入,整个塔里都呈现一种幽暗的红色。不少人坐在角落里打坐。

轻音闭上眼睛,能够感受到丹田处那日看到的乳白色的光球在不断地转动,而且屋子的能量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吸入体内,转化为一丝丝的黄色的灵力。轻音也找到一个较为宽阔的角落打坐起来。

慢慢的,轻音的心境逐渐归于平和,一缕缕能量被不急不缓地收入体内,几经炼化转为自身的能量。而乳白色的光球转动的次数更加快速了。

睫毛煽动,浊气轻吐,轻音睁开双眼,那漆黑的眼睛好像更为漂亮了,熠熠生辉。精神和身体都调整了过来,这灵武塔可真是一个好地方,怎么快就让自己的身体调整过来。梦无痕,似乎比自己更了解被火灵子改造后的身体。吸收的能力比常人好很多,轻音又继续闭上眼睛,闭目养神。

久修捂着脑袋,一副萎靡不振的样子出现的教室,一手就拍在了江慕言的桌子上。很明显的吓了江慕言一跳,水汪汪的大眼睛忽闪忽闪的盯着久修。

“你这是干嘛?”

“昨天发生什么事了,我不是在和风溪决斗吗?怎么会在床上睡大觉。”久修疑惑的说道。感觉很久都没有怎么舒服的睡过一觉了,久修扭了扭脖子。

“你一点都想不起昨天发生的事了吗?”

久修依旧是一脸茫然,摇了摇头。

江慕言眸光一动,昨天秦胤的一曲让这两人睡着了,醒来时什么也不记得了。那曲子究竟是什么,有如此大的威力。

“你们见到小音了吗?”风溪蓦地出现在教室里。环顾四周,齐景天在睡觉,久修和江慕言在聊天。没有见到轻音的踪影,她会去哪儿呢!

江慕言摇了摇头,说道“从昨天就没有见过秦胤了。”

久修的目光正好与风溪的目光四目相对,江慕言还以为两人又要开始打架呢!准备出言阻止,没想到,两人齐齐的错开了视线。当做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那他会去那儿,一早醒来,去她房间找她。她的被子都是冷的,很明显根本就没有人动过。”

“哎呀,两位都睡醒了。昨天两位对决还连累我和云慕,要将二位抬回你们的房间。这不两位有什么说法吗?”东方玉卿冷冷的说道。

云慕直接冲了上去,揪起风溪的衣领。神情急迫的问道:“你弟跟上官清是什么关系啊?”

下一秒,风溪的脸色都变了。嘴角勾起一抹浓浓的笑意,眼底尽是警惕的意味,把自己的衣领从云慕的手中解救出来,冷冷的说道:“放手。”

久修脊梁一僵,嘴角抽搐着,眸光不定的闪烁着,静静的看着云慕。这个上官清是那个比武招亲的那个吗?

“你是不知道,还是不想说。若是他们两个没关系的话,那秦胤为什么一看到上官清就跑,甚至连你俩都不管了。”云慕的话连连珠炮似得,啪啪的轰击着一头雾水的风溪。风溪整理着被云慕弄乱的衣领,他可受不了衣衫不整的自己。

久修一听,轻音落荒而逃。一脸兴致勃勃的拉着云慕的胳膊,好奇的问道:“你说,秦胤看到上官清就落荒而逃了。”

“当然,我女神如此美丽。那秦胤就像见到洪水猛兽似得逃跑了,这叫什么事。我一定要把秦胤揪出问个清楚。”云慕咬牙切齿的说道,眼中时不时闪现决意的目光。

“哈哈哈哈哈哈——”久修胳膊搭在云慕的脸上,另一只手捂着肚子,失声的大笑道。

几人十分不解,这是在闹哪样。

久修,强忍着笑意。一脸同情的看着云慕,安慰式的拍了拍云慕的肩膀。随后,郑重其事的说道:“云慕,你喜欢上官清我看是没戏。因为秦胤和上官清可是有婚约的。”

云慕愣在哪里久久不能回神,半刻,一脸崩溃状的捂着自己的头,蹲下暗自伤心。

云慕看了久修一眼,若无其事的说道:“我们聊聊。”

江慕言对此也十分的诧异,走到云慕身边深表同情的说了一句:“节哀。”云慕哭的更伤心了。

齐景天依旧不谙世事是蒙头睡大觉,东方玉卿双手环胸,身体靠在桌子静静地看着云慕哭泣,云慕瞪着通红的眼睛,抽搐的说道“你怎么不来安慰我啊!”

东方玉卿,嘴角抽搐了一下。

“我只是在欣赏,堂堂天沐国皇子的为一个女人哭泣的样子。如果你需要安慰,我可以帮你宣扬宣扬,到时候会有更多的人安慰你的。”

“东方玉卿——”云慕暴怒的吼道,齐景天疑惑的瞄了一眼蹲在地上,双眼通红的云慕。而东方玉卿也是掏了掏耳朵,玩世不恭的看着云慕。

“我这就去帮你宣扬宣扬。”东方玉卿走出了教室,见状,云慕也跟上去。早知道,东方玉卿可是说得出做得到的那种人。若是被小叔知道了,指不定要嘲笑自己多久。若是传到父皇的耳朵里,指不定要骂自己没出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