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腹黑女武神

第十七章 显露身手1

腹黑女武神 文子七 2479 2016-08-08 18:46:59

  日不落,顾名思义,形容这片地域的庞大。东西两方的时区跨度整整一日,东边凌晨的时候,西边的太阳还没有落山,这对日不落森林来说毫不夸张。

日不落森林正位于整个大陆的最中心位置,呈椭圆不规则状。而各国也是从日不落为中心地带开始划分势力的。而日不落森林的尾端横贯整个大陆,长达数百万里。普通的行路者半年才能够穿越其中,日不落的一些边缘地带又形成了其他的危险地带,死亡沼泽,嗜血沙漠这类的。

日不落森林分为里中外三层,最中心的一层至今都不人敢闯。中间一层大多数都是五六星的圣兽,自然也不缺少神兽。而外层也不能够小瞧,也都是到处都是圣兽。日不落不似普宁森林,地龙小小的六星灵兽就可以称霸的一二星圣兽在外层也算是挺普遍的了。外层也是三层之中最大的,但从来没有人真正的穿越过整个日不落,有行人也只是从外层的一个国家穿越到另外一个国家而已。

最冷的冬季似乎就要过去了,树梢上的碎碎的白雪也渐渐退去。

这一个月来以来,轻音天天缠着久修教自己偷术。闲余时间,巩固自己的灵力。

本以为与嗜血猛牛对战事时,耗尽灵力。身体和修为一定会受损,没想到反而因祸得福了晋升了,成了五级武将中期。

“秦胤,你都把偷术学会了。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吗?”

秦胤是轻音告诉久修自己的名字,觉得谷轻音这个名字实在太像女人的名字了。所以自己取了一个相似的名字。

“鼎天学院。”

久修高兴的拍了一下轻音的肩膀,高兴的说道“这真是太好了,我也要去鼎天学院,我们就可以结伴而行了。”

轻音不咸不淡的回答了一句“哦!”

久修撇了撇嘴,毫不在意轻音对自己的态度。在过去的一个月里,自己或多或少能够摸清楚轻音的性格,两个字冷淡。唯一只对打架不冷淡,一看到魔兽一双眼睛就像是灯泡一样放光,用诡异的步伐三下五除二的就把魔兽杀了去晶核。自己曾经怀疑,轻音学偷术就是为了偷东西。大约是想在魔兽身上偷吧!

在森林的前方停留这几匹角马,在附近还有十多个士兵在守卫。

“秦胤,你刚刚杀了几头魔兽。累了吗?”

轻音瞄了久修一眼,便明白了。这小子是累了,环视周遭。只有前面停留的马车的地方是这片最大也是最平坦的,更何况还有自己最喜欢的大树。

“去前面吧!”

守卫的士兵见到走人闯进他们的领地,立刻心生警戒。询声问道:“你们是谁?”

久修嬉皮笑脸的说道:“和你们一样,路过休息。”

士兵眉毛蹙起,一脸不相信。再看看两人的着装,普通的平民。并没有佩戴任何便是身份的标志,而且两个人都瘦瘦的,也不像是什么佣兵或是战士之类的。士兵相互对视,放下手中的兵器。甩下轻视的目光转身继续现在自己的岗位。

轻音冷冷的看着一切,对于这样的目光她看过太多了。都已经习惯了,不过对自己露出这种目光的人都是非死即伤。轻音嘴角不自觉的向上扬。久修蓦地打了一个冷噤,不知为什么,那一瞬间觉得冷嗖嗖的。

月上梢头,四周繁星闪烁着。

久修一脸苦逼样,哀怨的望着靠在树上闭目养神的轻音。为什么自己要去捡柴火,那家伙就呼呼睡大觉。

久修恼怒的丢下柴火,蓦地轻音睁开了眼。吓了久修一跳,难不成睡着了也能感受到自己的怨恨吗?

轻音的目光落在了柴火上,右手两指间冒出一束火光。只见轻音两指一转动,久修脚边的柴火发出“嘶嘶”的响声,就突然的燃起来了。吓了久修连忙一后跳,拍着自己的小心脏。

“下次放火的时候能不能告诉我一声。”

轻音直接无视了这个一直很聒噪的小贼,按理说自己和他早已两不亏欠了。他走他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才是,听说自己要去鼎天学校。非要和自己结伴而行,一路上十分聒噪。

轻音自顾从空间戒子里取出早前杀的魔兽,一个巨大的狼就这样出现在眼前。轻音从腰间取下匕首,三下五除二的就把一头森林野狼给解剖了。再十分利索的串好架在篝火上,再从空间戒子中取出调味品。

久修暗自高兴,今晚有旁人在。轻音是不会把地龙给放出来的,意思就是整头野狼都是自己和轻音的了。据他观察,轻音吃不了多少。说自己为嘛非要和轻音结伴,这烤肉就是其中的一个原因。

久修饿狼似得眼睛红果果的盯着烤肉,而久修竟然感受到一股憎恨的目光。久修懊悔的扶额,自己怎么就忘了还有一个不下于地龙食量的团子。正看到团子恶狠狠的盯着自己,还对自己呲牙。怕是警告自己不要和它上食物。

一边一人一鼠红果果的盯着烤肉,另一边从马车上下来三个人。似乎是被肉的香味给吸引了,其中一个女人特别的显眼,穿着十分华丽的裙子。另外的是两个年龄不大的男人,一个男人穿着黑色的华服,一个穿着轻薄的铠甲一看就是大来头的人。

女人左右张望,目光落在了轻音的烤肉上。侍卫纷纷让路,十分高傲的走到轻音的面前。

趾高气扬的对着轻音他们说道:“这个我要了”

久修呆呆的望着面前态度傲慢的女人,长得挺漂亮的,身材也挺棒的。嘿嘿,不过这态度让本盗神挺不爽的。久修看向轻音,果然完全没有搭理这个女人。却让久修异常的高兴。

“喂,叫你把手中的肉给我。听到没有。”

继续没有搭理这个女人,轻音自行的翻弄手里的烤肉,再慢慢的放调味品。

看着女人五彩缤纷的脸色,久修暗自窃喜。看来轻音对自己还算好的了,哈哈哈。

旁边穿着轻薄铠甲的男人对着轻音大声的吼道:“你是聋了吗?没听到我们公主的话吗?”

那位公主直接一个爆栗朝男子打去,还十分恼怒的说道:“说了,不可以暴露本公主的身份。蠢货”

久修无语的望着天,这都是什么事啊!

男子一脸献媚的点头:“公主说的是,是小人的错。”

在那一瞬间,一道尖锐的目光朝这边射过来。轻音敏锐的察觉到,并朝着目光的来源寻去。是和这两人一起下车的人,直觉告诉轻音这个人深不可测。自然久修察觉的,但依旧不动声色。

“喂,你要多少金币。”

终于轻音抬头看了那女人,只是那一眼,女人愣住了。冷冷的目光,犹如寒意的星空,有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如此高贵的公主殿下,你认为多少金币才可能佩的上你呢!”

一听用赞美的语气恭维自己,一下子就像凤凰屁股翘到天上去了。公主就立马高傲的说道:“自然值万金。”

“那好,就万金吧!”轻音露出一脸灿烂笑容,嘴角向上扬。目光婉转之间透出一抹奸诈的流光。

“好,段暄。给他万金。”段暄一脸为难的把金币递给少年,明知道这少年是在坐地起价。然而自己又不能阻止,这公主的暴脾气自己又不是没有领教过。多说多错,还不如不说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