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腹黑女武神

第五章 梦过无痕

腹黑女武神 文子七 2979 2016-07-24 17:34:34

  凤溪被打晕带走后,轻音也顾不得隐藏身份。直接一招凌霄四渐,虽四溅却每溅都是幻影迷惑敌人,以前是用剑,如今手中只剩下匕首。比剑短几倍,效果也不如剑。

那怕是这样也要试试,人的眼睛有时也会欺骗人。就不知这对魔兽有没有用了。

第三批魔兽潮竟出现一些三星的灵兽,若是在以前还可以应对。而如今手中只有匕首,对付前两波魔兽早已经精疲力尽。自己的动作变慢,每刺一刀也变得吃力了。在这样下迟早会,会命丧于此。

“逃啊!”她就是在等待魔兽冲出的那一个所带的冲劲和血蚁来一个迎面重击,借助自己身形的优势再加上凌波微步,逃开。

满身是血的轻音,疲惫的躺在树干上。到目前为止还没有见到飞行魔兽,待在树上还算是安全的。

血色朦胧,星星暗淡。

轻音疲劳的闭上眼。左臂的伤口隐隐作痛,但好歹血是止住了。这真是惊心动魄的一天,本以为自己也曾称天才,但今日还不是被这群灵兽追着打。再见洛少秋凤溪同是天才人物,看是自己以前被这虚名迷住了眼。

——分割线——

太阳东升,阳光撒在树叶上。

轻音从树上跳了下来,这条路竟然没有被昨晚的兽潮冲毁。不是没有冲毁甚至连魔兽出没的脚印都没有。她真怀疑,这还是魔兽出没的普宁森林吗?

昨晚,月色朦胧。渐渐的看不清路,她只好用漂移的方式从灵兽的腿之间的缝隙穿过。到最后,她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来到什么地方。

轻音往这小路走着,最好可以碰到小兔子这类的让她解解嘴馋。最不计也让她找到果子可以果腹啊!

在这条小路附近不知是有高耸入云的大树,更多的是茂密树丛。

这条路,平静的可怕。

“沙沙——”树枝摇曳的声音,清楚的听的到。

前方一丛树丛中晃动得厉害,突然钻出一只巴掌大的小毛球,全身白绒绒的。小小的小手推着一个比它脑袋还大的红色的果子,小脑袋畏畏缩缩的露了出来。看到浑身是血的轻音,漆黑黑的眼珠子顿时亮了,立即丢下果子蹦到轻音面前。

黑溜溜的眼珠子转了转,打量着轻音。小巧的鼻子在轻音的周围嗅了嗅,竟然笑了,露出它洁白的牙齿。

轻音微蹙着眉宇,瞧着着冰鼠。这个体型应该是普通的魔兽,看着看着听讨喜的。那些贵族夫人小姐就喜欢这种宠物形的魔兽。

轻音轻瞥了一下,有些失望。连塞牙缝都不够,算了。在走走吧!

直接无视冰鼠,往前继续走。

身后的冰鼠露出一个很诧异的目光,立即就跑到轻音前面。用肉眼要特别仔细才能看到的小手向轻音招手,黑溜溜的眼睛充满了期待。

这小东西,想要干嘛!最好能找到吃的,不能就把它吃了。

大树密布,粗壮的藤蔓随意的缠绕。青苔长满在古老的古树上,路边开满了娇艳欲滴的鲜花,花瓣上长满了利齿。前路密布这浓浓的山雾,竟是玄武和白虎的石像。

眼见着冰鼠蹦蹦跳跳的跳到石像旁,一道光晕突然就地亮起,随着冰鼠进入。就消失了,这冰鼠到底要干什么,把带到这来。

第一次见,冰鼠眼中并没有恶意。反正她也找不着路,倒不如赌一把,才尾随其后。唯一能确定的是这里肯定不是赤血地龙的老巢,普宁森林呈不规则的椭圆形,据佣兵会的任务卡中曾说赤血地龙唯一的六星圣兽,比其他的灵兽的等级高出许多。因此在普宁森林称霸,霸占这森林位于正中位置中唯一的水潭。多半昨晚的兽潮是这赤血地龙引发的,只为了削弱这次夺取血宝的力量。

今日,这那怕是龙潭虎穴她也要闯闯。况且直觉告诉她,那只冰鼠没有恶意。

走进去的那一刻,这竟是光幕壁。在路口只看到白虎和玄武,而与之并排的竟是朱雀,青龙,麒麟。五大神兽的石像,为何会出现在这?

冰鼠正蹲在一个白衣男子面前,似乎正说着什么,冰鼠的目突然扫向进来的轻音。那男子正好也抬头。

如黑的头发披散着,犹如朵朵浮云冉冉飘现,他的眸子竟是红色,像似地狱之火熊熊燃烧时呈现的红色。只是目光淡淡朝她一瞄,血眸中透出令人不寒而栗的阴冷。是火焰焚尽一片惨状之后落寞的景象该显有的寒冷,只是一秒,竟变成漆黑的双眸如两个深不见底的深潭。

直觉告诉她这个男人很危险。

“这就是你说的有趣的魔兽”薄薄的嘴唇勾勒出冷酷的弧度,微微向上翘。

“吱吱”冰鼠不停的点头。

“她不是魔兽,只是全身都沾染了魔兽的血因而有了魔兽的气味。想不到竟被你这蠢货当成魔兽,你什么时候见过魔兽长这样的,蠢货。”那男子直接用拳头砸到小冰鼠的弱小的脑袋上。

小冰鼠十分委屈的抽泣着,不停的用小手揉着脑袋。之后立即窜到轻音,面前左瞧瞧右瞧瞧。冰鼠很不爽快的扭过头,用短粗短粗的尾巴对着她。

顿时轻音的脸黑了,无语的看着这成精的小东西,在鄙视她?之后蹦蹦跳跳,在白衣男子身上蹭,撒娇。

“你的眼睛,真漂亮”一瞬间,白衣男子便出现轻音的面前,快的让轻音无法察觉到他的气息。男子抚摸着轻音的眼睛。

“虽然这小脸被兽血都染花了,但也没有挡住这清澈漂亮的眼睛的散发出的美丽光芒”

这个男人的行为让她火大,但她却无法动了。这就是实力的差距吗?这男人的实力究竟到了什么地步,那怕是六级武尊巅峰也从未给她如此大的压迫感。她总有一天也会到这样的实力。

男子眼中诧异的目光稍纵即逝,干净的眼睛露出的坚定的目光,宛如夺目耀眼的阳光。男子嘴角勾出一抹优美的弧度。

“从地狱里爬上的天使吗?有趣,可似乎你内心却是充满了恨,这可不是你一个天使该做的。”

“你到底是谁?想干嘛!”轻音的眼睛十分平静的对视着男子。没错她的确是从地狱里爬上来,怀着无限的恨意。这让她有了动力继续活着,只有活着才有才能报仇。坠入地狱后她就不能够报仇,所以她从地狱爬上来。以后得路注定是用血筑成,她从来都不是天使。

“你想报仇,本座可以可以帮助你。只不过把你儿时的回忆给我,那个梦很美味”男子用舌头舔了舔嘴唇,目光露出饥渴,十足是看着自己的食物。

食梦,是梦魇兽。只有是圣兽才有能力幻化成人形。梦魇兽是堕落的战马,浑身燃烧着地狱之火,可以操控闪电和穿梭梦境。以食梦为生,这男子是魔兽。难怪一路上来,没有其他魔兽的踪迹。魔兽之间的等级差很严格,凡是高一等级所释放的压力都会给等级小的魔兽一种威慑力。

“想不到我的儿时的回忆,还有帮我复仇的好处。”以为轻音被他的话说动了,嘴角卷起一抹冷漠的笑容。这就是人,一点利益就可以出卖所有

轻音嘴角扬起一抹优美的弧度,扬起头,目光十分坚定的看着梦魇兽。

“不过,我不打算这么做。”

“你敢耍本座”蓦地,梦魇兽身上的厉气笼罩着全身,赤血的眼眸充满了寒意。一旁的冰鼠抱住一团,瑟瑟发抖。不安的看着梦魇兽。

轻音强忍着来自五脏被撕裂的痛苦,苦笑道,看来她还不能得罪这大爷,来了也不能轻易的就能离开。

“虽然我现在不打算,不保准我以后不改变心意嘛!等哪天我被这现实打败,一定会回来找你。让大爷您替我报仇的”

梦魇兽收敛了自身的气息,一双黑眸释放这冷冷的寒意静静的看着轻音,那双眼眸似乎能看穿人心。

“想走,没怎么容易。”

“难不成你想强行摄梦,那你可以试试。梦魇兽以梦为食,但都是用辅助的东西是人进入梦境。诱骗使其上当,那你是否有自信可以诱骗我。”

“强迫所得到的,可不美味。本座很期待,你的表现。毕竟你是自从来到这唯一见到的人,看到慢慢的堕落那种滋味美不可言”

轻音看着梦魇兽精致的脸庞,因为笑容。整个人而更加的夺目,自然要抛开他不是魔兽的身份。

“既然你想我自愿与你进行交易,你就绝对不能在其中从中作梗。”

“自然,本座还不屑做这样的事。”梦魇兽十分不屑的说道。

“希望你说到做到,自然我的事,你最好也不要插手。”达成某种共识的两人离开了这里,轻音没问为何会有五大神兽的石像。直觉告诉她这个男人不止是梦魇兽怎么简单,况且他还一直想要自己儿时的回忆。离他越远越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