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腹黑女武神

第八章 美少年

腹黑女武神 七厘米 2974 2016-07-28 20:18:49

  地龙成为圣兽之后,便能拟态。那怕是拟态,怎么也不可能改变它是龙族的形态。带着一条龙十分嚣张,也欠揍。按轻音的要求,幻化成金色龙形的手镯。

而梦无痕说什么走路不太符合他身份,躲进了他的幻之境。如果想通了要和他做交易再行通知,对于这样最高兴的无非就是轻音,不用再对着这冰块脸了。

回想起,地龙要恢复身上的龙鳞的颜色,浸泡在深潭里。蓦地,破水而出仰天飞翔时,抖动身上的水珠。奈何,抖动的幅度太大。直接从天上掉下一些,亮晶晶的晶核。金币。铠甲。刀剑武器之类的东西。

见自己收藏的宝贝被自己抖掉了,立即飞回地面。哪知道看到,轻音黑眸发出耀眼夺目的光芒,如狼似渴的盯着自己的宝贝,还露出邪恶的笑容。

“你干嘛这般见外,送什么见面礼。谢了”轻音毫不客气的把晶核,金币装进了梦无痕的幻之境。梦无痕怕自己耍花招逃跑,和自己定下什么灵魂联系。方正自己就可以随意出入他的幻之境,和放点东西倒也是可行的。

另一边的梦无痕,黑眸冷冰冰的盯着从天而降,金光闪闪的晶核和金币大把大把的掉下来。不用想都明白这是谁干的。

看着晶核金币慢慢的消失,地龙真是欲哭无泪啊!看向满脸笑意的轻音,它怎么忘了眼前的少年可是一个腹黑的小贼啊!

“原来听人说,龙族喜欢亮晶晶的东西,现在想来还真是那回事。想不到,地龙你对我怎么好,把你喜欢的东西都送给我了。我真是太感动了。”

轻音的黑眸中充满了感谢,嘴角却勾勒出耐人寻味的笑容。地龙泪流满面,一种说不出的心痛啊,它的亮晶晶啊!它根本没有送给她啊!强盗,强盗。

一把形状似剑的浑身漆黑无光的东西引起了轻音的注意,当把它捡起时,能够感受到其中蕴含充裕的灵力。说这是剑没有半点剑身还有的锋利,是钝的。颜色也没有剑还有的通透,怎么看也不像是一把剑。

可明明就能感受到其中的灵力,轻音用手去擦拭剑刃。没有任何感觉,当她以为只是一个带着灵力的半成品,可这时擦拭剑刃的手竟汩汩的冒出鲜血。真是伤人与无形,而且这剑在吸食她的血液,在那一瞬间看到剑身发出一种莫名的光芒。像是在认同她。

“地龙,这剑你是怎么得来的。”

地龙在旁撇撇了嘴,用嫌弃的目光盯着这把所谓的剑。

“不知道。”天知道,这黑不溜秋的东西怎么会在它身上,这可不是它的品味,它可是喜欢那种闪闪发亮的东西。

“这可是好东西”轻音收到了空间戒子当中。

——分割线——

鼎天学院开学再明年的冬季,而现在还是寒冬。轻音没有忘记与凤溪的约定,在鼎天学院相见。

在去鼎天学院之前如果不是要一些事情要去完成,早就让地龙带着她大摇大摆的用飞到鼎天学院了。

穿过普宁森林到凤鸾国的要塞—武陵溪,再一路北上到鼎天学院。这片大陆有五大帝国,北方凤鸾,南为天沐,西为西泽,东为龙霄,位于天沐和凤鸾之间远海岛国—青玄。而位于四国帝都的最边缘地带也是这片大陆最神秘,最危险的日不落森林。在这森林的边缘修建鼎天学校,从四方走便可达到四国的帝都。

鼎天学院是每一个战士的期望,但鼎天学院收生条件有两个,要么有很多钱,要么有天赋。凡是鼎天学院的学生都是各国争相追捧的对象,各帝国也有学院,只是没有鼎天学院著名。

鼎天学院或许有她要找的人,她的帮手。想到这里,轻音的双眸充满了恨意,全身笼罩着浓浓的寒意。此刻的她可不像平时冷静和捉弄别人邪恶的魔兽状的样子。

吓得团子直打哆嗦,团子似乎在这坏女人身上看到了梦哥哥的影子。

“呼——呼——”狂风呼啸,大树在狂风中摇晃,一天天枝干就像似一条条狂舞的皮鞭在空中抽打发出剧烈的响声。

四周全是树叶暗黄的古树,在那一刻世界的时间停住了,天地之间唯有那一人。雪白的发丝随着狂风肆意的飞舞着,只是安静的躺在地上。

走近看,精致绝美的脸庞被狂风吹的通红,好看的双眉紧紧的蹙起,好似在强忍着巨大的痛楚,冻得发紫的嘴唇不停的哆嗦着。

看着顽强的活着,强忍着巨大的痛楚的少年。恰似回忆中也有这般情景,她竟然对这少年生了恻隐之心,她有什么资格可怜别人。

轻音轻叹一口气,看向那个绝美的少年。将他扶起,把剩余承载血宝的雪莲的花瓣摘下,塞进少年嘴里。

“我可不知道这样是否有用,一切都看你造化了。”这雪莲和血宝一起生长,或多或少也沾染了血宝的灵力和地龙的龙气。也算是不可多得的疗伤的药材,向来节省的她怎么会把这种好东西丢掉呢!

少年修长微卷的睫毛像蝶儿的翅膀微微舞动,当少年睁开眼的那一刹那,世间都为他的眼睛失色。一双蓝眸,犹如天空般清澈明亮,就如新生的婴儿带着好奇疑惑静静的看着轻音。

“咦!是你救了我吗?”他的声音犹如泉水流过般清脆,干净。

“嗯!”轻音淡淡的回答到。

“谢谢!”少年微微对轻音一笑,眉儿微微弯。清澈的眼眸折射出开心的光芒。这少年的笑容很美,轻音心里竟升起一丝庆幸。自己救了这少年,那怕只是为了这耀眼的笑容也是值得的。

于此同时,少年也在侧着头微微打量着轻音。

在痛苦之间自己感受到一个很温暖的怀抱,就像是哥哥。当他睁开眼时,他看到这少年见到自己眼睛时露出的震惊,还有欣喜。第一次,在人看到自己眼睛后不厌恶。这个少年五官还很稚嫩,但总觉的少年的眼睛如黑夜里闪烁的星星般耀眼。打心里有种让人想要亲近的感觉。

“救命恩人,我叫江慕言。恩人你呢?”少年一脸灿烂笑容,让人无法拒绝。

“谷轻音”

“小音,我叫你小音可好。”轻音本想拒绝,但看着天真的笑容,又说不出话来了。

一旁的团子目不转睛的盯着这美少年,看着美少年如此友好的对待轻音,生怕美少年被坏女人欺负。就像可怜的地龙,它用行动表示,狂烈的摇头。可少年并没有感受到,那不成是太矮小了吗?呜呜,第一次为自己的小而难过。

觉察到团子的小动作,轻音整个脸都黑了。把团子拎起来,转身对着江慕言说道“你家在哪儿,我送你。”

感觉 无数只鸭子从轻音身边路过,呱呱的说个不停。原本,江慕言从小就体弱。这次来普宁森林是想偷偷来凑热闹,谁知道又迷路了。半路上又犯病,最后晕倒在这儿。

是早前见到的身穿蓝色铠甲的杨帆,杨帆面露苦色,十分着急的在寻找什么?

当杨帆看到轻音背后的江慕言时,整双眼睛都亮了。嘴角也裂开了很大一个开心的幅度。急促的跑向江慕言。

“公子,您没事吧!”杨帆急促的拉着江慕言的手臂,着急的询问道。

江慕言对杨帆微微一笑“我没事?多亏了小音。”

杨帆才注意到江慕言身边的轻音,杨帆对轻音抱拳谢道“多谢,这位公子。我家公子这一路上麻烦公子了。”

“杨大哥,小音刚才还救了我的。”

“多谢公子了,自当重谢救命之恩。”杨帆不由得高看轻音几分,本以为是和公子结伴。没想到小小年龄居然还救了公子。

“不必了,看好他就行了。既然身子弱就不要到处乱跑。这次我遇上了刚好救了他,下次可没有这般幸运了。”

杨帆有些诧异的看了轻音几眼,看他们的装扮就能知道他们不是普通的冒险队。救了他们的公子竟不要报酬,反而叮嘱要看好公子。刚开始还怀疑这少年的目的,现在是真心感谢这少年。

杨帆投下抱歉与感谢的目光,轻音敏锐的能感觉到杨帆的变化。微微对杨帆点头一笑。

“既然你找到家人了,就此别过吧!”

“咦,小音。你不和我们一起吗?这样我们也可以做个伴啊!”见到轻音想要离开,着急的说道。

“不了,我还有事要办。”

江慕言失望的低下头,然后充满期望的目光看着:“我们还会再见吗?”

看着这样的目光,轻音微微低头,“有缘自会相见。”轻音转身离去。

轻音面色平常,内心却狂躁。她的远离这少年,太干净了。她有种感觉,再和这少年待在一起。他说什么,只有自己看他的眼睛就有一种必须答应的冲动。

江慕言恋恋不舍的看着轻音离开的背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