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超越时空,遇见你

第三十五章(完结)

超越时空,遇见你 米娅 6601 2017-11-07 16:37:50

  1.

  虽然陈钟铭对林雪珂的关怀备至和柔声细语是朋友圈里出了名的,可就算是再相爱的两个人也不免会有唇枪舌战的时候。

  有天雨下得很大,因为一件极为琐碎的小事,两人争得面红耳赤。从超市出来,陈钟铭径直走向停车场,他以为雪珂会一如既往地跟在后面,不料上了车,才发现她早已不见了踪影。

  钟铭发动车子沿着大道追寻,没开出几步路,林雪珂湿答答的身影出现在了他的视野中。他放慢车速,在她一侧停下,将车窗摇到底,“再淋感冒了!上车!”

  “不上!”

  “有话上来说!”

  “说了不上!我自己可以走!”

  她三步并作两步向前赶,他则万分谨慎地掌控着车速,始终与她保持半米之隔,“雨越下越大了,你赶紧上来!”

  “我就是喜欢淋雨!”

  “你平日不是毛毛小雨都要举把伞吗?什么时候喜欢上淋雨了?”

  “就刚刚!五分钟之前,突然就爱上了!”她胡搅蛮缠起来。

  “林雪珂别闹了!你赶紧给我上来!

  她不理他,气鼓鼓地向前走。

  陈钟铭有些恼,他干脆踩了刹车,打了双闪,几步冲到她的面前,一堵坚实的人墙,怎么绕都绕不过。她只好停了下来,转过身,眼睛红红的,“你不是说你无论如何不会丢下我的吗?刚刚怎么就把我甩开了!你是故意的!”

  “是你自己走着走着不见的!”

  “明明是你一个劲儿向前走不管我!”

  “我不也是上了车才发现你不见了吗?”钟铭柔声解释着。

  “那你怪我咯?你的意思是我淋成落汤鸡是自己的错咯?”林雪珂当街耍起了小脾气。

  看她一副故意无理取闹的样子,陈钟铭不由败下阵来。他轻轻上前,将她拉进怀里,“是我不对是我不好,以后不惹你生气了,好不好?”

  “也不能丢下我!”

  “好好好,不丢不丢!快上车!”

   2.

  时间过隙如白驹,可毕竟身处欧洲,生活节奏缓慢,安稳而惬意。

  陈钟铭总有忙得不可开交的时候,可他却也会忙里偷闲带雪珂享受生活。

  林雪珂则脚踏实地在viki手下忙来忙去,历经时间打磨,终于磨成了翻译公司的顶梁柱。

  卓美薇却还是那副大小姐的态度,开心了忙着应付各种约会,不开心了便忙着各种购物。可终究是捱到了毕业季,她也不得不和一群秉性各异的欧洲同学窝在教室里讨论课题,成天到晚扛着台相机风里来雨里去的。

  饶娟工作依旧卖力,生活上却也步步升级。有了饶娟这根贤内助,吴勇将精力统统用在了工作上,他们甚至攒钱购买了属于自己的第一辆小轿车。

  一个周五,到了下班的点儿,林雪珂却发现自己手头还有一份翻译件没有做完。她看了一眼挂钟,犹豫片刻决定继续赶工,不料饶娟走了进来。

  那天,她穿连衣裙和粗跟浅口鞋,画了淡淡的妆,涂珊瑚红色的唇膏,睫毛微微上翘,整个人看上去气色无限好。

  “雪珂,怎么周末了还加班?”

  “哦,还有最后一点点,想做完了再走,免得拖到下周。”

  “快走吧雪珂,不差这一会儿的!周五晚上是约会时间哟,放松放松!”

  雪珂听了好生好奇怪,“娟儿,今天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咱俩是角色互换吗?这些话通常可是我对你说的!”

  饶娟不反驳,丢给她了一个大大的鬼脸。

  就在这时候,手机响了起来。林雪珂按下接听键,陈钟铭的声音响了起来。

  “雪珂,我在你公司楼下。我定了位子,晚上一起吃饭。”

  “好,我马上到。”

  林雪珂挂了电话,冲杵在门边的饶娟眨了眨眼睛,“娟儿,还真被你说中了!有约会啊!”紧跟着,她很是利落地合上了电脑。

  “啧啧,看来爱情能使鬼推磨啊!”

  “那当然啦!选对伴侣真的很重要啊!随着年龄的增长,我们的圈子只会越来越小,最后小到能够推心置腹的也只剩下另一半了!你说我能不珍惜吗?!”

  刚走出大厅,林雪珂便一眼望见了陈钟铭。他就站在马路对面,将身体轻轻靠在车窗边,整套西装革履,帅得惊天动地。雪珂冲他挥了挥手,扭头看向饶娟,“娟儿,你要去哪儿我载你,反正我们也没什么急事儿权当兜风。”

  饶娟却婉言谢绝,“不用了雪珂,我只看他一眼就会被帅到腿软,我可不想做一颗高瓦数的电灯泡。”说完,她呵呵一乐,转身往地铁站的方向走。

  那是一家很棒的法式餐厅,就坐落在伏尔塔瓦河的岸边。他们先是穿过了一座隐秘的草坪,而后进入大厅,林雪珂环顾四周,恍如置身于金碧辉煌的宫殿之中。

  他们跟随训练有素的侍者在窗边入座。钟铭选了瓶高品质的红酒,而后彬彬有礼地谢过侍者。

  “为什么突然来这么高档的地方?今天是什么特别的日子吗?”雪珂很是疑惑地望住他。

  “不过是约会啊,和之前的周末约会有什么区别吗?”

  “有啊!比之前的讲究很多也正式很多。”雪珂如实回答。

  钟铭扮出一副浑然不知的模样来,“好像真是啊!那你猜猜,为什么?”边说边抽出餐布。

  雪珂想了半天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她笑得有些尴尬,“我、我真的想不到啊。”

  钟铭抬了抬头,扬起嘴角坏坏地笑,下一秒,他举起了酒杯,凝视她的眼,缓缓说道,“两年前的今天,你答应做我女朋友。雪珂,纪念日快乐。”

  “真的吗?你看我怎么都忘了!都两年了,我怎么觉得刚刚认识你没多久?”她不可思议地浅声惊呼,愉快地与他碰杯。

  等到用完甜点,钟铭起身说要去卫生间。雪珂等了好一会儿,他还不回来,只好无所事事地摁亮手机,随意扫了几眼。

  刚才抬头,侍者走了过来,做出“请”的手势,“林小姐,请您这边走。”

  “做什么?”雪珂轻声问。

  “没什么,请您跟我们来。”

  看着侍者们一副副笑容可掬的面孔,雪珂一颗忐忑的心渐渐落定。她跟随他们,穿过长廊,穿过花园,然后在一片草坪中央停住。

  看样子,这里正在举行一场盛大的派对,长桌、香槟、气球、舞台、拼成各种形状的霓虹,还有身着华服的男人们和雍容华贵的女人们。他们一群群凑在一起,眉飞色舞,谈笑风生......

  忽然,温柔的提琴声传入耳畔,所有的人不约而同地转过身来,向着雪珂鼓掌、欢呼,还有热情洋溢的年轻人吹响了尖锐的口哨。

  林雪珂愣住了,觉得自己一定是在做梦。他们越围越近,越围越近,最终将她圈入了草坪正中央。

  就在雪珂不明所以的时候,钟铭从人群中脱颖而出。不知什么时候,他换上了一件宝石蓝色的丝绒礼服,手上捧着一束芳露未尽的野蔷薇。

  “钟铭——”雪珂难以置信地轻轻唤着。

  他面带微笑,越走越近,越走越近......林雪珂预感有什么甜蜜的事情即将发生,她不由自主地伸手捂住嘴。

  直至走到她的面前,突然,陈钟铭单膝跪了下来。他将花束递给她,接着,从背后拿出一枚戒指,含情脉脉地望住她,四周的音乐声渐弱——

  “雪珂,从我在舞会上见到你的那抹笑开始,我就知道有一天我会这么做。你知道你是我的一切,我想伴你度过余生。我想你成为我的永恒。所以,”他顿了一下,然后郑重其事地问,“你愿意嫁给我吗?”

  林雪珂愣住了。她突然弯下腰,双手捂住嘴,激动地说不出一句话,只有眼泪止不住地往下落。

  片刻,钟铭又问了一次,“你愿意嫁给我吗?”

  天地之间忽而一片寂静,在场所有人都屏气凝神地等待着一个答案。

  “我——愿——意!”林雪珂来不及好好儿思考,这句话便冲破了喉咙。她的嘴唇颤抖得厉害,仿佛除了这三个字,再也讲不出其他的句子来。

  他温柔拉过她的手,从容不迫地将戒指套上她的指尖,轻轻一吻,接着拿起话筒,向全场大肆宣告,“她说她愿意!”

  声浪一波波传开,所有的人都在欢呼在尖叫:“她说她愿意!她说她愿意……”

  等到人群稍稍恢复平静,陈钟铭继续问:“如果你愿意,我们何不在这里把婚礼办了,就现在!”

  他静静等待她的答复。

  她呆住了,足足愣了十秒之久,“什么?”

  “对,就现在。但这绝对不仅仅只是我们。”

  “你说的是真的吗?你说的是真的吗?”她难以置信地,问了一遍又一遍。

  话音刚落,就在道路的另一头,海塘挽着霍然从人群里走了出来,接着是美薇和庄宁、饶娟和吴勇,最后一个,是老板viki。

  “我暗自把他们都找来了,我觉得你会开心的!”陈钟铭含情脉脉地说着。

  林雪珂用力点头,眼泪却没有因此而停住。她激动地咬住嘴唇,她的双肩在颤抖,双腿在颤抖,她的全身都在颤抖。

  钟铭将她紧紧搂在怀中,轻轻地说,“我爱你雪珂,我爱你。”

  她早就已经泣不成声,“我也爱你,钟铭。”

  “还有最后一个礼物送给你。”

  “是什么?”她努力按耐着内心深处迸发而出的巨大喜悦。

  顿时,音乐声响起,天空绽出大朵美丽的烟火。

  全场的人开始鼓掌,乐队开始演奏,开始跳舞,叫着他们的名字。与此同时,海瑭与美薇帮她套上了婚纱。

  红毯铺开。

  “我的父母在哪,他们来了吗?”雪珂轻声问。

  “别担心!”他温柔安慰。

  一束冷色的灯光,自红毯的尽头打来。林雪珂的大脑一片空白,可她始终知道,自己到底在期待着什么。

  然而场景陡然一变,瞬间,在自己所站的地方竟然裂开了一条宽缝。

  林雪珂一阵没来由的头晕目眩,紧接着她的身体猛然往下坠——

  “钟铭——不要!钟铭——抓住我钟铭!”她哭着叫着,声嘶力竭地呼喊着。

  “雪珂——雪珂——”他伸出胳膊,可已经来不及了。他的声音越来越远,越来越远......仿佛来自时空的另一头……

   3.

  林雪珂突然间被自己的呼叫声喊醒,这才发觉原来做了个梦。她轻抚自己的胸口,用力想,却想不起来方才究竟梦到了什么。

  “雪珂!”那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来。

  雪珂张开眼睛,发现自己正身披婚纱斜倚在沙发上,四肢无力。而眼前正站着身着礼服的汤铭垣。

  “铭垣?发生什么事了?”

  汤铭垣蹲在她的身边,紧张地握住她的手,“你穿婚纱的时候晕倒了,应该是工作太辛苦了没休息好。现在感觉怎么样?”

  “好多了。”

  就在这时候,cici冲了进来——

  “刚刚我做医生的朋友帮忙检查过了,你身体上没什么问题,就是劳累过渡。”

  “cici我没事,别担心!”

  “对了雪珂,虽然你没什么大碍,可这串手链断了。”cici将一捧珠子举到雪珂面前,“我刚才试着串,可是就差一颗,到处找遍了都找不着。看来是拼不完整了。”

  雪珂定睛看,是吉普赛女人送给自己的那串。

  看着雪珂眼中的失落,汤铭垣浅声安慰,“一串手链而已,拿去珠宝店修修,实在不行我给你买新的!”

  林雪珂怅然若失地点了点头,心里空荡荡的却不知自己为何而失落。

  “宾客都来齐了。就等我们入场了。你还要休息一会儿吗?”他话语温柔。

  “不用了,这种日子怎么能出错!”

  突然,姜臣凑了上来,“我说铭垣,你是不是也没休息好啊?脸色蜡黄,没睡好似的。”

  “哦,最近公司接了新项目,进度催得比较紧,我没怎么睡。”他借口搪塞,却不由回忆起几个小时前发生的那件事。

   4.

  就在前一天晚上,汤铭垣加班到午夜,提前给林雪珂打了电话要她先睡。不料十二点刚过便接到了马莉琳的电话,她说有急事,要他去她家一趟。

  汤铭垣很是犹豫不决,可在她的再三请求之下,终究却还是去了。

  铭垣正要抬手摁门铃,却发现大门半掩着。推门而入的瞬间,他被震惊了。客厅的全部光源统统亮了起来,霎时之间灯火通明。

  铭垣周身一紧,只见余光中闪过一道人影。他定睛看,原来是马莉琳。马莉琳穿着一套洁白的婚纱站在大厅中央,手捧花束,眉眼含笑。

  “你来了。”

  汤铭垣一惊,条件反射地退后了两步,“你、你这是做什么?”

  说着,他转身就要往门外走。

  “铭垣,你先别急,你听我说!”

  “你想做什么就直接说,何必故弄玄虚。”

  马莉琳将食指堵在嘴边,做出“嘘”的手势。

  接着,她走近了一些,凝望住他的脸,缓缓说道,“你知道么?这套婚纱是我在布拉格的时候就已经订做好的。那时候,我傻傻地以为有朝一日能够嫁给你。你还记得吗,有一次我坐在你旁边翻杂志,我指着一幅图片问你,这件婚纱好不好看,你说上半身的设计挺特别的。我知道你也喜欢,于是翻遍了书籍和网络,结果发现这是定制款,而且只有迪拜有售。”

  说到这儿,她顿了顿,“我当然没放弃,将它拿到市中心的婚纱店让人不惜一切代价给我量身剪裁,制作了一套一模一样的。你还记得咱们一起回国的时候,在机场我的行李超重补交钱那件事吗?当时多出来的重量就是这件婚纱。”

  汤铭垣默默听着,心中千帆过尽却也迟迟不发一语。

  “没什么想说的吗?就一点没有被打动?”她扭过脖子,难以置信地斜眼盯住他。

  汤铭垣不是不开口,是不知该如何开口,事情走到这一步,也不是他想看到的。

  突然,马莉琳冲上前,一把拽住铭垣的领子,“所以,我现在就想问问你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她做了那么多的错事可你还是要她却对我视而不见?”

  汤铭垣不还手,无力地闭了闭眼睛,“为什么?世界上哪有那么多为什么?爱上一个人又哪有什么理由?当我得知我妈妈死因的时候,我也曾想过放弃,可终究逃不出那些美好的回忆。后来我想明白了,爱一个人就是爱上她的一切!接纳她的喜与乐、爱与恨、好与坏、富贵与贫穷、聪慧与愚蠢。可能因为她是我爱上的第一个女孩,这一点,从来就没有改变过。”

  一席话落,马莉琳像是被抽空了一般筋疲力竭地坐在沙发上,心里默默念着:汤铭垣,我对你又何尝不是如此呢?

  “可这对我而言根本就不公平啊……”她语调一转,字里行间竟充满了哀求。

  铭垣沉沉地叹了一口气,“爱情里本来就没有公平可言不是吗?这是命运!雪珂输给了那六年,你输给了我,而我,终究是输给了雪珂。如果这么说,你看,这一切又好像没什么不公平的。”

  相顾无言,唯有泪千行。

  良久,她好不容易缓缓开口,“铭垣,你知道么,我是真的真的爱了你很多年。”

  “莉琳,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不,该说对不起的是我。”

  “你?这又是为什么?”

  “对不起,我终究无法放下一切说出那句新婚快乐。我想,我永远永远都无法敞开心扉祝福你。”

  ……

  林雪珂看着那封信,扭头向汤铭垣,眼神急迫,“真的是她写的吗?她现在人在哪里?”

  汤铭垣若无其事地点点头,“是她亲笔写的啊,你自己打开看看就知道了。”

  林雪珂迫不及待地拆开来看,突然觉得这字迹似曾相识——

  “雪珂,今天是你和铭垣的婚礼,应该是你生命中最最幸福的一天,好好享受它。我走了,我终于找到了一个能够携手余生的男人。后会有期,原谅我。

  落款:马莉琳。”

  汤铭垣轻轻瞥,果然,那信上没有一句祝福的话。

  林雪珂突然想到了什么,扭过头来,眼神泠冽,“铭垣,我怎么觉得这信上的字迹我在哪儿见过?”她顿了一下,一个念头从脑中闪过,“啊!这不是……”

  他从容地看着她的脸,将嘴唇堵在她的耳边,“我明白你想说什么,可那些都已经过去了,不值得再去追究。我们就要拥抱新的生活,忘掉那些不愉快的事吧。”接着,在她额头烙下轻轻一吻。

  雪珂犹豫了片刻,终究是点了点头。

  新人准备入场。司仪凑过来,“汤先生,真的一点搞笑的元素都不要吗?”

  “对,一点都不要。”他答得坚决,“婚礼本就该是一件庄重而严肃的事情。”

  错身而过的瞬间,他突然顿了顿步子,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对了,我制作的那份ppt准备好了吗?”

  “好了!一切准备就绪,就等新人入场,汤先生放心!”

  整座会场大大小小的角落里都有鲜花装扮,可令人吃惊的是,红毯两边却密密麻麻地摆着各式各样的仙人掌。

  林雪珂一脸莫名,“铭垣,为什么都是仙人掌,别人都用玫瑰百合或者野蔷薇的!我一不小心没走稳,掉下去会被扎成刺猬的!”

  “哪有那么严重,我挽着你你又怎么可能掉下去?因为我知道你喜欢仙人掌啊!而且寓意也好,象征着我们的爱情永远不死!”

  往事重现,短暂而又清晰地划过脑海,林雪珂听罢哭笑不得,却又有种热泪的冲动,“铭垣,其实我当时是骗你的。我当时问你要那盆仙人掌,是因为其他的植物我根本养不活。”

  随着音乐声响起,一对新人并肩入场。众目睽睽之下,大屏幕亮了起来。那里没有刻意满满的艺术照,反倒是一张又一张青涩的面孔缓缓滑过。

  图片落幕,一张制作专业而精良的ppt跃然屏幕之上,林雪珂率先怔住了,往事一幕幕闪现。

  汤铭垣从司仪手上接过话筒,缓缓开口。

  “这是一份我亲手制作的ppt,简洁明了地显示了我与雪珂一路走来的情感历程。我不善于表达,因此想到用这个方法呈现给大家——

  我们的相识,起源于八年之前。从遇到她的那天开始,我的心电曲线从零点以上升之势向未来延伸,这里是转折,八年前那个不得不离别的夏天。从那天开始,我到德国求学,中间那象征着停滞的线段直降到零点。后来的后来,一直等到两年之前我们再相遇,这份爱才重新被点燃。此间小小的波动,是我们此后遇到过的挫折与劫难。而时至今日,这条线以平稳之势延伸至未知。而我给这条线段的限度,是八十年……”

  解释完这一切,全场爆发出惊雷般的掌声。婚庆公司的策划人们无一不为这环设计拍手叫好,在坐的亲属好友也早已被感动地泪流满面。

  等到掌声散去,汤铭垣转过身子,与林雪珂四目相对:“虽然我们经历曲折心碎,千山万水,漂洋过海,兜兜转转,可是林雪珂,好幸运,从校服到婚纱,我面前的这个人,终究是你。”

  林雪珂用力扬起嘴角,眉眼含笑,却又忍不住地热泪盈眶。

  “指缝太宽,时间太瘦。虽然你的曾今我无法全程参与,可你的未来我一定奉陪到底。”

  司仪的声音在耳畔响起,“现在,有请一对新人走上象征幸福的红毯!”

  林雪珂一只脚踩上前,悄声问道,“铭垣,你觉得完美的爱情是什么?”

  “拥抱遗憾,允许它有不完美的时候。”

  ……

   5.

  这是一段关于爱的时光旅程。即是新约的开始,又是一个旧约的落幕。

  —END—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