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超越时空,遇见你

第三十四章

超越时空,遇见你 米娅 6370 2017-11-07 16:36:48

  1.

  雪珂搬家的那天早上,陈钟铭来接她,美薇很是勤快地帮她将行李提到楼下,收拾来收拾去总共也就是两大箱。

  “雪珂,人家都说女人出去过一夜都像是搬家,可你怎么搬个家跟出去过一夜似的?你东西好少!”

  “不是啊,我之前陆陆续续都搬完了,你看,我连小花和书啊本子都搬过去了!剩下的一些小家电都留给你,钟铭那边已经有一套了,我再搬一套过去也没什么用。咖啡机和吐司机都是德国生产的应该很耐用,烧水壶我买的是迪士尼限量版,你喜欢就留着。还有微波炉,美薇,你无论如何要给冰箱里储存一些食物,想吃的时候用微波炉热热,至少能应急。”

  卓美薇点点头,“又不是不回来了,千叮咛万嘱咐的,啰里八嗦,过不了两天还不是要回来找我吃火锅!”

  美薇说罢,又转身冲着陈钟铭,“陈大豪,我们雪珂不过是换了个睡觉的地方,这所房子还是她的第一阵地,所以你要好好待她!不准欺负她!不然的话,她迟早是要搬回来的!”

  陈钟铭掩着嘴巴呵呵笑,“陈大豪?不如叫我陈巨富好了!不过咱俩彼此彼此啊!放心,我一定好好爱她,爱得你们以后人人嫉妒!”

  雪珂将行李放入后备箱,“谢谢你薇薇,要不是将租住手续全部转给你,我根本就搬不了。如果你要找室友,你就跟我说,我会发动我的朋友圈、微博以及各种账号给你找个最有型的!”

  卓美薇仰起脑袋看向道路的尽头,停顿两秒又迅速将目光拉回来,“不用了雪珂,我不准备找室友了。最开始搬进来我初来乍到布拉格,人生地不熟,需要人照顾,于是只当这里是临时居所,没想住多久,过度用的。后来遇到了你和饶娟,也算是好感情把我给留下来了,现在可好,不愿意走了!你现在搬出去,我平日里自己住着也舒服,你的那间房我会按自己的心意布置好,留着等你和娟儿过来的时候住。”

  说着,她上前两步拥抱了她,雪珂搂过美薇的肩,不过是从城市的一头搬到另一头,可她竟有些不舍得放手。

  2.

  时间就是这个样子,徜徉其中觉得慢,一旦定睛回望,弹指之间。

  一个周六,三个女孩约着一起购物。逛完已经下午六点了,美薇建议大家找家附近的咖啡馆儿坐坐。

  雪珂率先提议,“就去星巴克吧,环境不错,还可以上网。”

  “不如去麦当劳,便宜方便,就在路对面,质量也差不到哪儿去。”饶娟接着说。

  “还是去城堡区的那家庄园茶馆吧,也不远,地铁一站路的距离。我请。”卓美薇长发一甩。

  “不用吧薇薇,一杯咖啡而已,用得着那么高大上吗?”

  “你们以为喝咖啡只是喝咖啡吗?环境、服务都很重要!你想想,你就往露台上一坐,向前看是日落,向下望是大半个布拉格,着装讲究的服务员将菜单双手呈上来,话中带笑,跟侍候上帝似的侍候你,那样的茶水能不好喝吗!别犹豫了,走着!”

  店里生意很好,刚刚走进大门,侍者便迎上前来,毕恭毕敬接过了她们手中的外套。身着运动衫和牛仔裤的饶娟显得格格不入,却还是被雪珂和美薇拽了进去。

  卓美薇轻车熟路地翻看着菜单,口中念念有词,“姜茶只有姜片没有茶,茉莉花茶一股空气清新剂的味道,印度茶里胡椒太重了,还有普洱,放了八百年似的,一股霉味儿根本没法喝……”

  饶娟难以置信地看着她半天不眨眼睛,“薇薇,这家店才营业了三天,你怎么对菜单这么熟?”

  美薇瞟了她一眼,“你是第一天认识我吗?不知道我就是一活动的美食地图吗?跟我在一起,保证你们想吃什么都能找到,连yelp都不用!”

  菜单翻到第三遍,卓美薇最终给大家叫了三杯名为“喜马拉雅老虎”的招牌奶茶。待茶水端上来,她一边咬吸管一边感慨,“时间过得好快,从我走出哈维尔机场到现在,算下来,我们大家已经认识将近两年了。雪珂,娟儿,你们之后什么打算?准备留在布拉格还是回归祖国怀抱?”

  “我不知道,钟铭在这儿,我在翻译公司也做得挺开心,如果真的结婚生子,估计是回不去了。”

  美薇很是理解地点点头,“哪儿有他哪儿就是家呗。娟儿,你呢?”

  饶娟儿托着下巴想了好一会儿,“这个问题吧,我之前还真没好好儿考虑过。最初呢,我是想回国的,因为国内还有父母还有亲戚朋友,后来开始在这边工作,也渐渐适应了这里的环境,又认识了吴勇,觉得这边的大环境好像也不错。留下,至少房子负担得起,以后养小孩也不会很贵。六成想留下来。”

  “不是吧,你们怎么都想留下来?可是你们有没有想过,这里是欧洲,毕竟有民族文化的隔阂,优越感丧失,说起话来没那么理直气壮,做起事情来也没有在祖国那么得心应手。作为一个外国人,无论在哪个行业追求起来都会有一些不必要的障碍,而且再怎么努力,职位也基本不可能坐到最高层。”美薇说着,伸手扶了扶假睫毛。

  林雪珂喝了口奶茶轻轻笑,“薇薇,你别说的那么消极好吗?我们本来就挺犹豫的,你说得这么绝望,还要我们怎么活!此时此刻,我们就期盼着一碗心灵鸡汤。最好是那种加了迷魂散的,我们一喝下去就能立即产生出一种幻象,后半辈子将会大展宏图一马平川的幻象。”

  卓美薇差点儿被呛到,“林雪珂你是不是傻?那些个心灵鸡汤都是障眼法,泛泛而谈,像我这样有态度和格调的毒舌才是旷世良药!”

  这时候,沉默良久的饶娟突然开口,“薇薇,我们和你不同。我们没有背景,放在这世界的哪个角落都得靠自己打拼奋斗。再说了,梦想不就是用来追求的吗,不然一个个儿不费吹灰之力就全部实现了,生存还为了什么呢?好在现在我们都还年轻,趁着精力旺盛拼一拼。一张纸可以变成废纸扔在地上,被我们踩来踩去,也可以作画写字,更可以折成飞机,飞得很高很远,让我们仰望。一张纸片尚且有多种命运,更何况是我们呢?”

  饶娟一席话落定,卓美薇恨不得跳到桌子上为她拍手叫好!

  “娟儿,我觉得你的人生经历简直就是一本励志手册!和你一比,我就是一朵鲜花开到了尘埃里。”

  其实,社会不过如此,你的心是怎样,你眼中的世界就是怎样。

  美薇话音没落,饶娟的电话响了起来,“是吴勇,你们等一下。”

  她先是不动声色地听了几秒,而后侧过身子冲着电话轻声说道:“你看哪儿脏就稍微收拾一下,不过我建议你有这时间不如坐下来看场球或者打打游戏。等回去以后我来打扫。”

  卓美薇一颗爆米花砸过来,“娟儿,像你这样家务全揽会把男人惯坏的!”

  饶娟将手机塞进提包,不慌不忙地解释道:“不是惯,我这么做一是为了明确分工增加生活效率,二是为了避免矛盾。要说家务,他从来就做不好,让他擦桌子,他干脆就把桌上的饭粒扫到地上,我还的重新擦地。要他擦地,放在地板上的东西无论垃圾桶还是桌椅,他从来不挪开,灰尘积在那儿一有风照样飘得满屋子都是。我也跟他说过,从来就不奏效,不仅如此,还常常是以大动肝火收场。后来我也是想明白了,既然做不好,干脆不让他做,免得除了吵架什么都改变不了。哎,男人真的是缺乏做家务的天赋!”

  饶娟干脆将吸管抽出来放在一旁的盘子里端起杯子喝了一大口,反问道,“对了薇薇,你呢?你也快毕业了,以后有什么打算?”

  卓美薇拿着勺子翻来覆去地玩儿,“我也不知道啊,我不像你们,没什么大志向的,甚至连自己到底喜欢什么都还说不清。祖国会不会敞开胸怀拥抱我,我就更不知道了。哎,一切随缘吧!”

  “王尔德曾经说过,我不想谋生,我想生活。用这句话形容美薇简直贴切不过。”雪珂笑嘻嘻地说道。

  “王尔德是谁啊?他怎么这么爱说话!”

  3.

  傍晚,希尔顿顶楼的旋转酒吧霓虹摇曳,人影绰绰。

  海瑭身着利落的黑色过膝裙,长发轻轻挽起。她化了淡妆,棕色的眼影外加标志性的一抹红唇。远远看上去,优雅又不失随性。

  从电梯里出来,她跟随霍然在窗边预定好的位置坐下。一番寒暄,服务员前来点单。霍然给自己要了单一麦芽威士忌,为海瑭点了椰林飘香。

  他回过头来,将嘴唇附于她的耳边,“今晚想怎么喝我都奉陪到底,你不用怕,我不仅能陪你大醉酩酊,还能将你安安全全送回家!

  海瑭冲他眨了眨眼睛,“你为我汽车付首付的钱我还没还清呢,就不怕我酒后不认账啊?”

  霍然坏坏地笑,不以为然般扬了扬眉毛,“金钱这种东西呢,你不曾拥有它的时候,你会觉得它异常重要。可若曾有过,你会发现世界上还有太多比它重要的东西。小海瑭,要你还完那笔钱估计得下辈子了,小事儿你不必再提,今生已太多风雨!”

  海瑭也不清楚自己到底喝了多少杯,把酒言欢,越聊越觉得快乐,酒也越喝越多。后来,他们甚至又多开了一瓶雷司令。

  酒过七巡,海瑭醉眼迷离。她将手肘拄在桌面上,晕晕乎乎地要跟霍然碰杯,“这世界上的人真的很讨厌!明明讨厌你,偏偏说我好喜欢你;明明嫉妒你,却说我好羡慕你;明明觉得你失败,还偏偏说噢买噶,你简直就是个人生赢家!”

  霍然被这话逗得呵呵直乐,扭过头,含情脉脉地看住她的眼睛,一字一句地说,“那如果,我说,我、恨、你、呢?”

  “呵呵,那当然就是我、爱......”猛地,海瑭停了下来,世界上所有的声音戛然而止。

  她被他盯得面红耳赤,“你…..”你了半天却说不出话来。这一切来得太突然,她好像受到了惊吓,全然分不清他到底是什么意思。她深知霍然本爱开玩笑,可这一次他认真的表情连她都信以为真了。

  “要不要考虑我刚刚说的?嗯?”他伸手勾住她指着他的手指,突兀地一拉,他整个身子扑向前,她控制不住重心,另一只手下意识地抓住他的肩,以防自己摔倒。

  没想到,他竟吻上了她。

  电石火光之间,一阵颤栗传遍全身。耳边传来Michael Bublé的《Save The Last Dance For Me 》,意乱情迷之中,她竟不由自主地回吻了他。

  良久,霍然恋恋地松开手。海瑭好似被吻醒了似的,埋着头不敢看他的眼睛,慌乱之中,借口自己去卫生间补妆。可霍然回头,发现她将手包落在了座椅上。

  他伸手拉住她,将手包递过去,“海瑭你知道吗,总要找到最坚强的盔甲,才能保护最善良的软肋。”

  城市的另一头,陈钟铭一时兴起说要为雪珂做顿史无前例的爱心晚餐。

  “准备做什么呀?你连番茄炒蛋都不会,量力而行啊,别把厨房烧了就可以!”

  “对我期望这么低?那就红酒牛排吧!要不然体现不出我高超的厨艺!”

  雪珂心满意足地靠在沙发上喝茶,可没过一会儿,钟铭便火急火燎地冲了过来,随之将一只塑料瓶塞进她手中,“牛排快糊了,可是我的胡椒粉倒不出来。你快快快,快帮我看看,是不是哪儿堵住了。”

  林雪珂定睛一看,不慌不忙地将盖子卸掉,转手给他看,“塑料膜没撕开,亲爱的,忘了告诉你,这瓶是我新买的,可我没想到你连要开封都不知道。”说完这话,她捧腹大笑。

  “好了好了,你的诚意我心领,你安心坐这儿,还是我来吧。”说着,将喝了一半的茶杯递给他。

  看着林雪珂井井有条的背影,陈钟铭突然觉得很安慰,这种爱简单踏实,稀松平常,不正是自己多年来梦寐以求的吗?

  原来恋爱不是乘飞机跨越国境线来一场海边的漫步,不是像偶像剧那样在雪地里躺着接个吻就会有感觉,不是订一只价格高昂的手工蛋糕或送上999朵玫瑰……

  恋爱最动人的反而是做一些无聊的小事:敲敲门,蒙住对方的眼睛要他喊出自己的名字;经历一个周的劳碌后躺在地毯上喝一壶普普通通的花茶,加班加点却无意发现她撑不住在沙发上睡成一团的样子……

  有时候,爱情的乐趣就在生活的细节。我个一转身,你竟触手可及。

  林雪珂一个星期都缺觉,吃完晚饭就靠在沙发上睡着了。脚随意搭在距离最近的一只凳子上。

  然后凳子浮了起来,陈钟铭就在她身边看电视,背对着她,她想喊他,却发不出声音。想抬手推他,手却动不了。想拿东西扔他,也做不到。整个人都在挣扎,却什么都做不了。

  她很害怕,觉得他就要离自己而去。直到被一个声音温柔唤醒,“快醒醒雪珂,你做梦了。”

  她突然张开眼睛,从沙发上跳起来,一把搂住他的脖子,惊慌失措地说着,“钟铭,你别离开我,你别丢下我好吗?”

  他吻了吻她的额头,“我永远永远都不会离开你。”

  回到家,海瑭脱掉外套踢掉高跟鞋,将浴缸放满水。她站在镜子前面,认真审视赤身裸体的自己,只有脖子上的指环散发着气若游丝的光芒。

  和黄玠分手之后,她用了整整十个月的时间作为缓冲,后来想明白,最初的爱情全然是因为依赖。为防止自己后半生再次陷入类似的困境当中,她决定活得内心丰满底气十足,努力脱离一切来自外界的掌控。她觉得,心灵深处的无坚不摧与表面的俯首示弱并没有任何冲突,反而相辅相成。

  然而,就在一个小时之前,当她醉意盎然地向霍然发问,“我这么平凡,你为什么喜欢我?”的时候,不料他给出的答案竟和自己默念的答案如出一辙。

  他说,“恋爱原来和下棋一样,是需要对手的。势均力敌才能维持长久的趣味。”

  想着想着,海瑭不由自主般将那条项链从脖子上摘了下来,放进了首饰盒最底层。她知道,自己用了将近300天的奔跑,终于挥手告别了一个长达三年的拥抱。

  再见了,黄玠。

  多年以后,她已婷婷,亦无惧无忧。

  4.

  没出几天,海瑭接到了雪珂的电话。

  她一边噼里啪啦地摁着键盘一边和她闲聊,东拉西扯了好一会儿,雪珂随口问道,“海瑭,国内是好脏好乱好欢乐,欧洲是好山好水好无聊。要你选择去留,你会怎么选?”

  海瑭没直接回答,沉默了一会儿,缓缓开口轻声宣布,“雪珂,我答应霍然的表白了。”

  雪珂愣了一下,目光从电脑屏幕移至窗边,很认真地说,“恭喜你了海瑭,不过这是迟早的事儿,他早就说过势在必得的。”说完便愉快地挂断了电话。

  5.

  只可惜当初最有可能为爱情停留的人,最终却没有留下来。

  林雪珂搬走了。他,却来了。

  卓美薇再见到他,是在学校门口的咖啡店。她叫了美式,接着站在吧台尽头等候,她无所事事地摆弄起木架上的咖啡杯,不料回身的瞬间却撞上了一堵人墙。

  美薇抬头,目光扫过那人的脸,心头大惊,险些叫出声来。

  对方却毫无惊异之色,安静地将杯子送入她手中,轻声提醒,“你的咖啡,小心烫。”

  兴许是阴天的缘故,卓美薇感到异常沉闷。她解开衬衫最上方的纽扣,接着走出咖啡店,而他则不发一语地跟在她身后。

  一直行至查理桥头,美薇这才停下来。她脱掉高跟鞋,在街边长椅上坐下。

  她不看他,语调冰凉,“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别告诉我这是场偶遇。”

  他回答,“这的确是场偶遇,只是,老天只会将这种机会留给有心人。”

  美薇冷笑,“呵,有心人?有心人会像你一样来去自如爱恨洒脱吗?”

  他突然沉默。良久,缓缓开口,“其实你心里知道,离开你以后......我就再也没有洒脱过。”

  美薇没料到他会这样说,整个人狠狠怔住。她的目光越过树影,越过桥梁,望向比远方更遥远的地方,然后轻启其齿。

  “如果你是来求和的,我只能告诉你,对不起,我们回不去了。自你之后,我爱上过许多个别人,他们治愈了我的旧伤,却也消耗了我的情感。我不再是曾今的卓美薇。你懂吗?当然,如果你是来……”

  “我是来告别的。”不等她说完,话被打断,“我在法兰克福参加展会,明天回国,今天赶来布拉格看你一眼。”他老老实实地讲了出来。

  卓美薇震惊了。她觉得有把利剑自他而来直插心腹,动作快而精准,来不及感到疼痛,天地洪荒一片。

  下一秒,她居然笑了。她笑自己自作多情,笑自己自以为是。她弯腰提起高跟鞋,泪水在眼眶里打转。

  “那我谢谢你,可是我过得很好,也不需要人探望,你以后都不用再来了。”说罢,她站起身子头也不回地离开。

  只愿世间风景千般万般熙攘过后,字里行间,人我两忘,相对无言。

  那天晚上卓美薇开车回到家,坐在宽阔的窗台上一边流泪一边抽烟,彻夜未眠。直到天光微熹,她终于撑不住了,随便裹了条毛毯窝在沙发里,很快便合上了眼睛。

  她做了一个梦,梦见脚下一片红艳似火的玫瑰花田,一方背影立于远山之间。她看不见他的面貌,却念出了他的名字——庄宁……庄宁…….突然,他转过身,面带微笑地向她走来,接着一言不发地将她拦腰抱起。虽然是在梦中,她却清晰地听见了他的心跳,感受到他起伏不定的温暖气息......

  早上醒来的时候,天光已然明朗。卓美薇睁开眼睛,眼角的泪痕尚在。她发现自己躺在卧室的床上,却没在意,光着脚走向卫生间。

  恍惚之间,被早餐的香味唤醒。她以为是雪珂回来了,蹦蹦跳跳拐进厨房,可当她看到那具熟悉的背影,整个儿人石化在了原地。

  好久好久,她难以置信地开口道,“你不是要走吗?”

  “改签了。”他答得轻松。

  “那……你是怎么进来的?”

  “记得你喜欢把备用钥匙放在门口脚垫下面,我也只是碰碰运气,没想到得到幸运之神垂怜。”他说着,将煎蛋和咖啡端上桌,透过阳光看她的脸,“薇薇,你依旧是以前的样子,从来就不曾改变。”

  是啊,一旦记忆被打上了结,时光便举步维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