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超越时空,遇见你

第三十三章

超越时空,遇见你 米娅 5301 2017-11-07 16:36:22

  1.

  海瑭走出会议室,几位年轻的同事正聚在一起议论着什么。她抱着电脑经过,本无心八卦却还是被接下来的对话拦住了去路。

  新来的波兰女孩儿eva小心翼翼地半捂着嘴,“之前那个女秘书你们记得吗?就是总被老板骂,结果辞职回家带孩子的那个。”

  “记得啊!”大家异口同声地答道。

  “她走了之后职位不是一直空缺吗?就在今天早上,来了一位新秘书,听说是老板的邻居。我看她的打扮就知道不是一般人,于是刚刚就在网上搜了一下,发现果然是个大boss。”

  “大boss?”大家听得专注,有几个女孩儿甚至不自禁地倾了倾身子。

  “对啊,据资料显示,她85年至89年间在英国学服装设计,毕业后在意大利一家高端设计公司工作了两年。后来回来布拉格,创建了自己的服装设计咨询公司,一直到现在还在运营。”

  大家发出一阵惊呼。

  突然不知是谁问了句,“这么厉害的一个人,怎么就决定屈身来咱们公司做秘书呢?”

  这时候,anna端着咖啡走了过来,她带着满脸嘲弄插嘴道,“钱太多,觉得无聊,来咱们这儿找找落入凡间的感觉。呵,又一个淹没在名利场上的女人。”

  海瑭听罢,不知为何心里升腾起一阵无名火。她正了正臂弯里的文件夹,若无其事般丢下一句,“名利场?既然都是为了赚钱过上更好的生活,那么靠自己的努力追名逐利,好像也没什么不对的。”

  anna不用正眼看,就知道是这位中国冤家,她将咖啡杯往桌上重重一摔,绕过人群,在海瑭面前停下,指着她的鼻子说,“呵,追名逐利?这事儿好像跟你没什么关系吧!”

  海瑭不甘示弱,原本就清冷的讲话风格在他人看来就是目中无人般的挑衅,“随便说一句,怎么,您难道就不喜欢追名逐利?”

  善良的俄罗斯长腿姑娘见状,赶紧上来打圆场,“来了就好,来了就好,以后当季流行怎么穿搭,跟着她学准没错!”

  anna“哼”了一声,端起茶杯转身走了。人群纷纷散去,俄罗斯姑娘赶紧拿出纸巾,将刚刚洒在桌上的水渍擦干净。

  这就是海瑭,从来不否认自己卖力工作是为了赚更多的钱,为了更好的生活,就算是跻身名利场又能如何呢?

  自然而然的,秘书成了她的榜样。她喜爱极了她明明翻手云覆手雨,却还是一副谦虚谨慎的样子。

  自那以后,她士气满满地加班,经常独自坐在夜晚空荡荡的办公室里望向只属于她一人的玻璃隔间,一边奋力完成手头的项目处理一边默默告诉自己,“要努力啊要努力,说不定哪天我就成了你……”

  2.

  当卓美薇身穿一身香奈儿套装出现在kfc门口的时候,所有人的目光都成功汇聚在了她的身上。

  昏黄的光线下,她身姿婥约,半遮半掩的明艳五官在光影重叠中有种触目惊心的美。

  饶娟屁股还没坐稳,卓美薇便翘起二郎腿,以体察民情民生的口吻问了句,“娟儿,近来私生活如何?”

  林雪珂噗嗤一声笑了,“薇薇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含蓄了?还用问,我们娟儿当然是在追求真爱的道路上潜心前行了!”

  雪珂说着,将手机从包中取出来放在桌面上,“薇薇,你也赶紧的!我帮你考虑过了,就你那专业学出来,好点儿的进个三流剧组拍拍低成本短片,拉着一票十八线小演员蹲在路片场吃盒饭;坏点儿的直接回家待业,要想养活自己基本不可能。你干脆趁着现在青春尚在找一大款傍了得了,然后招商引资,虽说这辈子情感世界贫瘠,但也丰衣足食不是?”

  美薇知道雪珂这是玩笑话,一面照镜子一面反唇相讥,“傍什么傍啊,我还用傍吗?那样风险很高的你知道吗?万一碰上一人面兽心的怪蜀黍可怎么办啊?我不如这辈子守着我老爸得了。”

  她漫不经心地说着,“啪”地一声将镜子盖上,扭过身来,“你们知道么,其实不缺钱也是件挺无聊的事儿,要什么有什么,日子久了也没什么意思。我目前的状况就是:金钱诚可贵,爱情价更高。所以我要等等等,等到真爱出现然后义无反顾撒丫子追!”

  饶娟连续喝了七口茶,接着没好气地白了她一眼:“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你知不知道,你现在的生活状态可是很多人一辈子的追求!”她顿了一下,继续说,“不过话说回来,既然你有钱有颜,缺点爱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还追什么呀追?多累!”

  美薇全然不往心里去,撅了撅她的樱桃小嘴,“凭什么呀?难道财貌兼备的人就没有追求真爱的权利了吗?”

  说着,她习惯性拿起手机照了照,“哎你俩瞧瞧,我新买的这款阿玛尼丝绒哑光液体唇釉好看吗?”

  “你怎样都很美,小公主!”雪珂和饶娟异口同声地说。

  雪珂要了全家桶,美薇小心翼翼地将酥皮统统剥掉,只挑最中心的一点点鸡肉来吃。

  饶娟的目光在她身上徘徊了好一会儿,终于定了下来,她指了指她的餐盘,“美薇,你那样吃很浪费的!”

  “我是敏感性肤质,油炸食品吃多会毁容的,到时候我治痘美肤还得花钱,那岂不更浪费?”她振振有词地说着,“这叫保大失小。”

  “你是有钱性肤质!”饶娟小声嘀咕。

  因为第二天还要上班,吃完晚饭,大家各回各家。

  林雪珂擦着嘴,“对了娟儿,我们一会儿去kaufland你要一起来吗?”

  卓美薇从包里掏出一袋高档湿巾,抽出几张来分给大家跟着补上一句,“顺路哦,有免费美女司机陪同!”说着,又补了口红和香水,

  饶娟将最后的几块鸡翅装进打包袋,摆了摆手,“谢谢谢谢,不用了。我家冰箱还有两棵小白菜,我准备再坚持两天。因为我固定每周四晚上去超市的,今天才周二。”

  “两棵白菜哪够吃啊!购物要随心所欲不是?娟儿,其实你在生活上用不着那么刻板的!”

  “哎呀不是,按照日程表行事我心里有数,这样我才能控制饮食量。”

  “你又不减肥,还不是想吃什么吃什么?”

  “我是不减肥,可我的钱包嚷嚷着要增肥不是!”说到这儿,她顿了一下,接着认真解释道,“我现在和吴勇在一起了,用钱上得有规划。他父母也都是普通工人,到时候我们结婚买房得自己出首付,有了小孩儿教育也要花钱,可能说这些是早了些,可那天毕竟会到来。”

  雪珂听罢,便也不再勉强。她们在路口告别,饶娟自行坐地铁回家,美薇和雪珂走去停车场。

  美薇看着饶娟的背影摇摇头,“哎,又一个被生活绑架的女人。”

  “好啦薇薇,可不是所有人都有你这样的好运气的!”雪珂笑着搡了搡她的肩。

  从超市回来,卓美薇先绕道到饶娟家楼下,雪珂打电话叫她下来。然后美薇打开后备箱,将两大包吃的塞进她怀里。她漫不经心地说着,“我俩刚好看到商品打折,顺道就给你买了。不用感动,反正有车。”

  饶娟抱着袋子不知说什么好,她谢过美薇,慌慌张张就要上楼拿钱,不料,却被美薇拽住了,“客气什么呀!这点儿钱,都不够我做个指甲的。你这样我会很没面子的!”

  她们坐回到车里,林雪珂将窗子降下来,“快上去吧娟儿,别太感动哦,咱们来日方长的!”

  林雪珂回家的第一件事就是敲开了卓美薇的房门,“有你的明信片,昨天忘了给你!”

  “谁寄的?”她一边问一边伸出手来接。然而,当她的目光从寄件人姓名上一扫而过的时候,她愣住了。

  是jose。

  祝福语是用英文写的,也的确是她所熟悉的那潦草而天马行空的字迹。美薇在心里将它逐字逐句默默翻译过来——

  “薇薇,我在瓦拉纳希。我们一组人从新德里一路过来,边走边拍,也采访了部分当地的居民。经过阿格拉,参观了阿格拉堡和泰姬陵。抵达这座城市是凌晨,看了恒河晨浴和湿婆神庙。

  我站在泰姬陵门前总是想到你。于是写了这张明信片。可当时时间很赶,我没能将它在阿格拉寄出去。我不知道你会将它收藏,还是看都不看就扔进垃圾箱,我只是不希望自己的思念无处安放。

  我很想念你。

  永远爱你的jose。”

  美薇将卡片翻过来,那是夜色中的泰姬陵。右下角印着一排小巧优雅的铅字,“永恒面颊上的一滴眼泪”。

  雪珂默默走到床边,紧挨着美薇坐下,目光从那张纸片移至她的脸,缓缓说道,“你看,他的心里始终是有你的,你当初真的不该那么轻易地提出分手。薇薇,你很少用理智做事,可这一次,你可能用错了地方。”

  美薇抬起头来,眼神中带着诧异。雪珂这才意识到什么,她的身子向后倾了倾,神色荡漾,像是湖面上被石块砸开的涟漪,“对不起薇薇,我不是故意要看的,只是,我将它从邮箱拿出来的时候......”

  话没说完,被美薇打住,“没事的。也没什么不能看的,一张卡片而已。”

  她将那张明信片举至唇边,小心翼翼地吻了吻,留下一个桃红色的唇印,而她脸上的表情无比释怀。接着,美薇从床下搬出了一只木箱,当着雪珂的面打开了它。

  雪珂看着纸箱里各种各样的物品,不由大吃一惊。“薇薇,没想到你还有收集杂物的爱好。”

  卓美薇不回答,在地板上坐下来,拿起一只玩具熊,眼神扑朔迷离起来。

  “这只小棕熊是jose送的,纪念我们在一起三个月;这个水杯是皮特送的,我当时还真以为能在一起一辈子;这张游乐场入场券也是皮特送的,我们在市中心的一次抽奖活动上赢来的,结果还没来得及去呢就分手了,现在这张票也都过期了......”

  “是旧爱收纳盒吗?薇薇,我以为你会把前任送的东西扔掉或者拿到网上去卖,没想到你这么有情有义。”

  卓美薇听罢,随即收起泯灭的目光,换上一副若无其事的表情,“什么有情有义!这些都是失败恋情的纪念品。既然是纪念品就一定物有所值咯,子传孙,孙传子,子子孙孙无穷尽也,指不定哪天它们也就变成了传世之宝呢!我这叫有经济头脑!”

  “明明就是用物质掩饰真心!”这句话在雪珂嗓子眼里翻滚了好多遍,终究却没有说出口。

  林雪珂伸手拿起一只断了把儿的勺子随意拨弄着,突然想到了什么,没来由地问了句,“你还记得他吗?”

  “早就忘了!”美薇想都没想,近乎是脱口而出。

  短暂的停顿,林雪珂猛然间抬头,满眼错愕地望住美薇,“可是、可是我还没说是谁……”

  卓美薇跟着怔住。虽然没有指名道姓,可他们不谋而合,是庄宁。

  美薇站起身,走向窗台边,将那只粉色的小灯拿了下来,递给雪珂。

  林雪珂拿在手中翻来覆去地摆弄了好多遍,“挺普通的啊,没什么特别,难道还有什么机关不成?”

  美薇摇摇头,将它放到桌边插上电源,声音有种隐隐约约的低落,“灯本身普通,可是他送的。”

  林美薇还依稀记得庄宁送自己这盏灯时的样子。

  他看着她的眼睛,一字一句无比认真地说,“美薇,在我心里,最美好不过万家灯火。对我而言,家不是多大的房子或者多昂贵的豪华公寓,有光有爱的地方就是家。你将它放在窗户上,我不在的时候,你就让它陪你入梦。”

  “他说只要我打开这盏灯,他就会回家。可这话是骗人的,我每天晚上都让它亮着,可他除了闯进我的梦里,就再没来过。说实话雪珂,离开他之后,我觉得我的青春再也回不来了。所以呢,我就告诉我自己,一颗天真的心是永远不会老的!无论十八岁还是八十岁,永远朝气蓬勃,永远怀抱热忱。我要热爱这世界,更要热爱我自己!”

  说着说着,美薇红了双眼。她转过身去,将脑袋靠上林雪珂的肩膀,“雪珂你知道么,有时候,我觉得有人陪我看完箱子里的每一件物品,认真听我讲述物品背后经过烘托和渲染的故事,这就是幸福!雪珂,有你在真好。”

  林雪珂伸出手,温柔地揉了揉她的碎发,“美薇,那你知道么,当你泰然自若讲述自己的故事的时候,这个故事本身对你而言已经没那么重要了。”

  是啊,爱情就像是一朵烟花,它绽放的瞬间,散发出一种充满勇气的灼热与即将幻灭的绚烂,我们看着它,想到原来自己内心深处还存有那么多的激情。可是后来,烟花熄灭了,夜空沉寂了,我们也就回家了。

  世间万物,不过如此。

  3.

  林雪珂走进书房的时候,陈钟铭正一边玩儿着打火机一边讲电话。

  她将茶杯置于他的手边,然后在沙发上安安静静地坐下。

  “张总啊,打个比喻来说,并购的前期工作像是试婚,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啊!我们讲求双方公司的门当户对,得看自己的需求,如果仅仅为了抄底而做出行动,风险性还是很高的。”

  “……”

  “我本人参与过二十多个投行的项目,所以以我们的经验来看看,日本企业的并购工作很难,至少会花掉比欧洲多一倍的时间。因为日本人骨子里不喜欢将企业卖掉,他们对此格外看重。就算最后拿到手,可整合才是最关键的步骤,法律环境、政府关系都是很重要的组成部分。”

  “是否划算都还得看股价,这个......目前我还没有太大的把握。”

  …….

  过了老半天,钟铭才挂掉电话,回头看雪珂,哪料她正笑嘻嘻地看着自己——

  “你知道吗,如果打火机是蜡烛,你应该已经许下很多愿望了!”

  他微笑着站起身,“有时候真的佩服你的想像力。”

  钟铭拉雪珂在自己的腿上坐下来,她顺势将双臂缠上了他的脖颈,“工作累吗?”他问。

  “还不错,v姐对我们相当人性化。最近的项目也都相对温和,没有需要熬更守夜的。你呢?”

  “没什么特别棘手的,但毕竟是给自己家企业干活,适时出手,规避风险,时刻保持警醒,压力总归是有一些的。”他说着,拿起她的手指把玩。

  “对了雪珂,你到底准备什么时候搬过来?咱俩这样挺不合适的,爱情不就是讲求朝夕相处吗?”

  林雪珂很是乖巧地将脑袋靠在他的肩上,“我把我的东西该般的基本上都搬过来了,就把人留在那儿了!”

  “东西算什么呀?人才是最重要的好吗?”陈钟铭出口反驳。

  “说实话啊,最开始呢,我舍不得我的押金。到后来,舍不得美薇和饶娟儿。哎,同住在一个屋檐下的女性间的感情,你是不会懂的。”

  “哎呦,那得是什么样的感情啊!竟然能敌得上咱俩之间的相爱相杀!”钟铭坏坏地笑。

  “别别别,我是和平主义者,只爱不杀。”说完,他们咯咯笑了起来。

  临睡前,钟明将一只柔软大耳朵长臂兔抱枕塞到了雪珂的怀里。

  “给我的礼物吗?这么可爱!”

  钟明吻了吻她的额头,“以后我不在的时候,让它代替我每天拥抱你好不好?”

  林雪珂翻了个身子,用力往钟明怀里扎,“好呀好呀好呀!”

  他用被子将她紧紧裹住,一直等到她在自己的臂弯里睡着,这才轻轻合上眼睛,喃喃道,“雪珂,不如我们结婚吧。”

  不一会儿,铁马冰河入梦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