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超越时空,遇见你

第三十章

超越时空,遇见你 米娅 5707 2017-11-07 16:35:10

  1.

  晚上七点半,海瑭将车子停在了广场附近的一条小巷内。她穿黑色连身短裙和十三寸红底高跟鞋,肩上松松披着那件兔毛大衣,挽着林雪珂步行上主街。

  那时候,瓦茨拉夫大街早就是一番声色犬马的繁华景象了。

  行至13号大门口,海瑭示意雪珂跟着自己往里走。一直走到两扇玻璃门面前,她从手包拿出一张红色的会员卡往磁条上放了放,只听“滴滴”两声,大门自动解锁。

  雪珂目瞪口呆地跟在背后轻声说:“海瑭,真没想到你的圈子这么高大上。”

  “圈子高大上是真的,可我的高大上却是假的。而且这张卡还是从同事那儿借来的。”说着,她挺胸抬头,整理了姿态便往包厢的方向走。

  走到半路,海瑭在卫生间门口停住。她拉雪珂进入隔间,看了眼手表,将一只拇指大小的物品夹进了裙摆内层。

  “这是什么?”雪珂的声音小小的。

  “设备。”

  雪珂觉得不妙,“什么设备?”

  “哎呀你就别管了!”

  海瑭转身要走,却被雪珂从后面拉住,她的手很明显是在发抖:“海瑭,我真的害怕出什么事。”

  海瑭轻轻叹了一口,垂了垂睫毛,“能出什么事?这样,你先在大厅随便晃晃,酒水和蛋糕都是自助的。你不是喜欢mojeto吗?这里的mojeto做得不错。如果这边有事儿,我会打电话给你。实在不行,如果我半个小时出不来,你就在外面叫服务员或者保安往里冲!”

  “要报警吗?”

  “千万不能报警!!!”

  “海瑭……”她能感觉到,她的身子在颤抖。

  “没事的雪珂,我独自在国外闯荡这么久,怎么说也经历过大风大浪。要知道,女人的力量不在于她的美貌与笑容,而在于她的计谋。”说着,她眨眨眼睛,抛给雪珂一个自信满满的笑。

  可不知为什么,雪珂却从中扑捉到了她那不易察觉的忐忑。

  起初,林雪珂的确在大厅逛了一圈。女人们着装华贵,男人们抽着烟斗。穿着燕尾礼服的男人在舞台上吹着小号,角落里有人在调情有人在拥抱。

  气氛难得而诱人,可雪珂却无心久留,她要了杯mojeto便返回到包厢附近,守在长廊尽头的矮沙发上死死等着,渐渐的,远处军事博物馆的小山上都已经亮起了彩灯。

  林雪珂端着胳膊看表,深怕错过一秒。指针滴滴答答地走着,却如同一辈子那么漫长。她盯着走廊深处,从手包中拿出手机随意拨弄,打开,关掉,,打开,再关掉......

  果不其然,出事儿了。

  只听几声玻璃瓶破裂的声响,接着是一阵短暂的乱七八糟的尖叫声。

  林雪珂吓得跳了起来,恍惚之间出去叫保安。就在这时候,一道人影从走廊另一头疾步窜出来,接着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撞开了包厢大门。

  “海瑭——”来者大喝一声。

  是霍然!

  雪珂松了一口气,那是她生命中头一次感受到了什么叫做“汹涌浪潮中的一根救命稻草”。

  下一秒,雪珂跟着冲了进去。

  推开门的瞬间,有年轻的金发女孩从屋子里抱头窜出来。她们都很慌乱,有的还跑掉了一只高跟鞋。

  霍然伸手按亮全部开关,只见海瑭背对门口站着,手里握着半只破碎的伏特加酒瓶,湿乎乎的裙子贴在身上,头发乱作一团。

  沙发上坐着一个四十多岁的捷克男人,他正蜷缩在沙发一角,脸上写满了惊恐。

  没等海瑭反应,霍然两步上前,夺下她手中的玻璃瓶的同时一把抱住她:“你没事吧海瑭?你有没有受伤?”

  海瑭不回答,余惊未定地望住他,她形同木桩般站在原地,眼神三分无助七分临危不惧。

  背影里的男人已经被吓昏了头,不敢轻举妄动。霍然不由分说将她打横抱起,她不拒绝,却也没有试图伸出手臂。

  走到门口的时候,海瑭冲那个呆若木鸡的中年男人晃了晃手机,语调冷静却没有丝毫生机:“皮特先生,麻烦您将东西发到我的邮箱,不然我会把这个交给你的上级,还有你的太太。你知道会是什么后果的,对吗?”话罢,她的嘴角挤出一丝冷笑。

  海瑭紧紧抿着嘴唇,她目光泯泯灭灭,脸上写满了事成之后的空洞。

  快要走出会所大门,陈钟铭迎面而来。他一把将雪珂搂进怀里,又将她一把推开,从上到下仔细查看了一番:“你有没有受伤?”

  雪珂摇摇头,脸上泪痕还没干:“我没事,我只是被吓坏了。”

  陈钟铭轻轻吻着她的额头,深情款款地说着:“没事儿了雪珂,有我在,不害怕,我在这儿。”

  霍然脱下大衣裹在海瑭的身上,一路将她抱回到车里,低头的瞬间,才发现她的脚后跟早已经被高跟鞋磨破了。

  海瑭大梦初醒般盯住霍然,很明显还没缓过来。”你怎么来了?“

  陈钟铭正要解释,话头却被雪珂抢了过去:“啊,霍然刚好在会所里和客户谈事,多亏了他恰巧路过!”

  霍然不明所以地望向雪珂,雪珂冲他摇了摇头。动作很小,却足以被他察觉。

  海瑭语塞,随之沉默了一下。她小声谢过霍然,转身拉住雪珂的手:“对不起雪珂,都怪我不好,给你带来这么大的麻烦……”

  “没关系的海瑭,我是胆子小有些害怕,只要你没事儿就好!”

  海瑭冲她咧咧嘴,抛出一个勉强而僵硬的笑:“我高兴还来不及呢,至少事情没被我搞砸。”

  “到底是什么事?”霍然焦急地问道。

  “工作。”海瑭答得斩钉截铁,分明是不愿多说。

  不料霍然恼火地撂了句:“如果你的工作是公关,那干脆不做!”

  海瑭也炸了毛:“我的工作跟你有关系吗?你凭什么管我?!”

  “就凭我刚才救了你啊!”霍然回击。

  “……”

  事实上,刚刚发生的一切哪里是什么巧合?海瑭才进去十分钟,雪珂就绷不住了。她犹豫再三,躲进卫生间拨通了陈钟铭的电话。她要他打给霍然,说海瑭可能会出事,在瓦茨拉夫十三号,要他十万分火急赶过来。

  幸运的是霍然恰好在附近吃饭,不出二十分钟就到了现场。

  雪珂心里清楚,一旦告诉海瑭是自己搬了救兵,海瑭非但不会领情,反而会觉得霍然是趁人之危,只为演上一出英雄救美的戏码。

  所以,她撒了个无关痛痒的小谎。

  后来,他们告别。

  雪珂随钟铭走,霍然负责送海瑭回家。

  他帮海瑭系好安全带,发动车子,开了十多分钟,在一家24小时药店门口停下。

  霍然不由分说下车,没一会儿又急匆匆地跑回来,手里多了一只塑料袋。

  他打开车门,在海瑭脚边蹲下,欲帮她脱高跟鞋,海瑭轻轻一闪:“你做什么?”

  “你的脚跟磨破了,我帮你清理,不然会感染。”

  “不用了,我自己来!”海瑭有些不好意思。

  “还是我来吧,很明显你够不着的!”

  “我不擦!怕疼啊!”

  说这话的时候,海瑭微微蹙眉,那小女孩儿一般的模样令霍然心生爱恋。他顿了顿,将声音放低了八度,看着她的眼睛柔声安慰道:“不疼的!这是碘伏不是碘酒,碘伏不会疼。”

  海瑭见状,的确放轻松了一些。见她不再躲闪,霍然拿起沾了碘伏的棉球在伤口上轻轻滚:“都磨成这样怎么不知道早点把鞋子脱掉呢?”

  “在忍受疼痛和保持姿态之间,我当然是选择忍受疼痛了!”海瑭说着,话音突然一转,带着浅浅的哭腔,“你骗人啊霍然,明明还是很疼!”

  霍然一愣,“呵,你真行!都疼成这样了还这么理直气壮!”

  “诚如我所说,一切美丽都是要付出代价的。”

  方才的遭遇历历在目,在脑中单曲循环开来,余悸蔓延至身体的各个角落,她怎么会不怕呢?海瑭只好仰头,尽力不让泪水落下。

  行驶至海瑭家楼下,车子停靠在路边的树影下。

  “今天多亏了你。谢谢。”海瑭转手拉动把手就要下车,却被霍然伸手拦住——

  “我看你状况并不好,又受了些惊吓,不如,今晚就让我留下来照顾你……”

  话没说完,便被打断,“谢谢。不用。”海瑭随之换上了那副拒人于千里的生涩面孔。

  她走下车撞上门,霍然将窗户摇到底,将大半个身子探出来。她走到窗边与他道别,转身而去的瞬间,霍然淡淡留下一句:“你的冷漠,代表了你的脆弱。”

  他的声音虽小,却足够被海瑭听到。她虽说没有止步也没有回头,可不得不承认这句话还是令她周身为之一振。

  她一路小跑上楼,一直到家门口,这才停了下来。等了一会儿,声控灯自动熄灭。她看着黑漆漆的楼道,自然而然地,悲从中来……

  第二天早上,霍然很早就来到了海瑭公寓楼下。

  海瑭刚走下楼,便被一声短暂的喇叭拦住了去路。她上前查看,发现是他,然后莫名其妙地问了一句,“你来做什么?”

  “当然是送你上班了!如果我没说错,你的车现在还停在会所附近吧?”

  “不用了,我坐地铁可以走。”

  霍然指了指手表,“还有二十分钟,转三次车,真的来得及?”

  海瑭愣了一下,犹豫片刻,伸手拉开了车门。

  “你吃错药了?怎么这么积极?”她问他。

  “我一直都很积极啊!不积极怎么能让你变成我女朋友呢?”霍然笑嘻嘻地说着,将一杯咖啡递给了她。

  海瑭一路上垂着眼睛不说话,右手里不自觉地拨弄着脖子上的指环。霍然突然将脸凑了上来:“还说我暴发户!你呢?戒指一次戴俩!深怕别人看不出你这是卡地亚?”

  海瑭不还击,瞥过脑袋不理他。

  “想什么呢?”

  海瑭抬头,这才发现汽车已经停下来,正在离公司不太远的一个路口等红灯。

  “没想什么。”她往向窗外。

  “没想什么就是在想我咯!”他笑得明媚。

  海瑭明显没料到他会说出这样的话,猛地回头,很是惊讶地看向他:“你现在就在我面前我干嘛想你?”

  “你看,你承认了吧!”

  “承认什么?”

  “承认我不在你面前的时候你就会想我啊!”

  “你这人怎么这么狂妄?”她的声音高了八度,明显有些恼。

  “够狂妄你才能爱上我啊!俗话不是说得好吗,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啊!”

  “什么乱七八糟的逻辑。”海瑭冲她翻了一个硕大无比的白眼——

  “哎哎哎,靠边停停,我到了。”

  2.

  在挺长的一段时间里,饶娟最引以为豪的一句话就是;“科比见过凌晨4点的洛杉矶,我见过凌晨5点的布拉格。“

  当时卓美薇正在敷一张面膜,听她这么一说,立马将白花花的脸凑过去:“五点的布拉格?美吗美吗?民族大道还是车水马龙吗?布拉格城是灯火闪烁金碧辉煌还是黯淡无光啊?”

  饶娟抛给她一个上下翻飞的大白眼,从沙发上跳下去,“哗”的一声拉开窗帘:“小公主,你自己来看看。你说我住在这么个犄角旮旯的地方,能看得见城堡吗?”

  “那你还说自己见过布拉格!”美薇嘟嘟嘴。

  “我也就是那么一说,打个比方罢了。再说了,科比不也就那么一说吗?”

  雪珂舔了一口冰淇淋,特别淡定地将两人拉开:“好了好了,本是同根生,相贱何太急呢?”

  饶娟和美薇不约而同地愣了愣,不等她反应,几只抱枕接二连三砸了过来。

  3.

  不久后的一天,卓美薇和雪珂在市郊的一家亚洲商行遇见饶娟。当时她正站在冰柜门口,怀里抱着一根巨大的白萝卜和两颗大白菜。

  卓美薇隔着排矮矮的货架没心没肺一声疾呼——“娟儿,这萝卜这么长,都快赶上扁担了,你一个人吃得完吗?”

  此话一出,四面八方的目光齐刷刷汇聚在了饶娟身上,她感到脸上火辣一片,快步走向美薇,将嘴巴凑到她耳边,“这萝卜是按根卖的,所以我挑了最大个儿的。”

  美薇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娟儿你真可爱,对了,周末我和雪珂煮火锅,你过来一起吧。”说着,她望了望不远处正挑着帝王蟹的林雪珂。

  不料,饶娟摇头谢绝——“下次好吗?我认识的一个男孩,他正好约我吃饭。”

  看到美薇有些失落的目光,她犹豫了一下,轻轻问道:“要不,你们一起来?”

  “你和朋友约会我们去像什么话啊!”

  “其实……也没什么关系的。”

  卓美薇看着她三分娇羞七分腼腆的样子,片刻,满怀揣测地问了句,“娟儿,你是不是恋爱了?”

  饶娟支支吾吾了好半天也没吐出一个字儿,美薇大腿一拍:“以我的经验来看,你这绝对是默认!恭喜我吧,我猜对了!”

  紧跟着,她毫不客气地答应下来,“就这么定了!到时候你请客,我买单!我俩给你撑气场的同时顺便帮你把把关!”

  男孩面目矇昧,鼻梁上架着副厚厚的镜片,从头到脚写满了涉世未深的单纯。他的着装算不上讲究却也很是认真,全套西装陪黑色圆头皮鞋,里面穿了件低领羊毛衫。象牙色衬衫的领子已经微微耷拉下来,羽绒服和围巾整齐搭在椅背上。

  按雪珂的话说,他......笨拙得有些可爱。

  “这是吴勇,在科技大学读汽车制造刚刚毕业,现在在斯柯达实习。这是我的朋友雪珂和美薇,一个是我同事,一个是未来大导演哦!”饶娟帮忙介绍,男孩立马站起身,隔着桌子与她们握手——

  “确切来说,我主要是做安全气囊测试方面的研究。”他说话带着少许南方口音,但声音还算浑厚。

  那天他们吃了墨西哥菜,中途,饶娟一个没拿稳,将小半杯龙舌兰洒到了吴勇的西裤上。她赶紧起身道歉,他却微笑着说不用担心,“一条普通的裤子而已,擦一下就没事了。”

  他的慈眉善目,令雪珂对其好感倍增。趁着吴勇去卫生间清理的功夫,雪珂打趣儿道,“看不出来啊娟娟,原来你专挑书生气质浓重的好好少年!”

  饶娟瞬间红了脸:“不是的,我们相识纯属偶然。而且他其实比我大两岁,只是读书读得比较久罢了。”

  卓美薇的目光自从打量过吴勇的下半身,眉头便始终微微蹙着。

  回到家,她将新买的bv手包往沙发上随便一丢,歪着头,“饶娟你想好了么?”

  “什么意思?这又不是一锤子买卖想好就出售,我还不是得走一步看一步吗?”

  “可是你有没有注意到他的穿着?”

  “穿着怎么了?”饶娟感到一阵莫名奇妙,就连声音都高了八度。

  “一个人的着装最能体现他的自身修养、个性特点、生活品质与社会地位,更能从中看出他的涵养与文化水平。那么很显然,这个人根本就没有品味!”她义愤填膺地说着。

  “……”雪珂和饶娟的动作同时停了下来,大眼儿瞪小眼儿地面面相觑着。

  “难道你们俩都没注意到么?黑衣黑鞋配双白色运动款短袜,噢我的天,旁边阿迪的标识差点儿亮瞎我的眼!”

  美薇端起水杯喝了一口,继续道:“我始终觉得,男人的标配就应该是:衬衫、西装、革履、发蜡、香水、手表、皮带。而女人就是从发型到脚趾外加香水、口红、珠宝、包包。物品有贵贱,量力而行之。在没有资格谈论低调的时候,其实高调壮势壮胆也没什么不对的。从着装真的能够看出一个人的品味和阶层,所以着装讲究真的好重要!有的人衣着陈旧可讲究款式、细节以及整洁程度,最坏被人们称作落魄贵族。可有的人呢?要么邋里邋遢,要么全身名牌顶着一颗油头,你们觉得像什么话呢?用精神世界丰盛来掩饰自己以屌丝为基本语法的不拘小节和不修边幅的这种做法,本来就是一种屌丝到家的行为。这个世界上有能量有学识的人越来越多,第一影响和精神面貌就显得越来越重要。”

  饶娟愣了愣,没想到美薇竟观察得如此细致,讲得如此直白而刻薄。

  下一秒,她反唇相讥,“薇薇你别这样说他好么?虽然外貌决定了我是否想要去了解他的思想,可是思想决定了我是否会一票否决他的外貌。要知道,跟他相比,你脖子上顶着的顶多算是个水桶。”

  美薇一怔,眼睛瞪得老大,“哎娟儿,你是不是真的爱上他了?我是为了你好,你怎么胳膊肘朝外拐啊!”

  “本来就是嘛。”饶娟缩着脖子,声音小小的。

  雪珂被这话逗乐了。从冰箱拿出一大包橘子丢过来,冲美薇眨眨眼睛算作提醒:“爱情的道路要分开来走哦!萝卜白菜各有所爱,薇薇,可不能将你对男人的审美强加给我们娟儿!”

  她说着,将一整颗剥好的橘子塞进了美薇的口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