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超越时空,遇见你

第二十八章

超越时空,遇见你 米娅 6292 2017-11-07 16:34:22

  1.

  一大早,林雪珂顶着一副熊猫眼来到公司。还没坐稳,就遭到了老佛爷的传唤。

  彼时,Amanda正悠闲自得地喝着一杯冻顶乌龙,林雪珂推门而入的瞬间,她脸色骤变。

  “老板,您找......”

  雪珂话还没说完,便被老佛爷一声斩断——

  “拿去重写!”一声令下,她将一小沓文件往面前的桌子上用力一摔,发出“啪”的一声响。

  “......”林雪珂一个激灵,一个字儿都说不出来。

  “愣着干嘛?拿去重做啊!不知道是哪份吗?华天影视的那份啊!”

  华天?林雪珂一惊,“老板,华天的那份我上回是照着您的指示一字一句地修改的,不是都已经完成了吗?为什么又要重写?”

  “为什么?因为那边的想法变了!我们的做法也要跟着改变。林雪珂,你是一个有头有脑的人,而不是一架全部按我指示行事的机器!光听我说行吗?你得按着主题写,懂吗?”

  林雪珂清楚地记得,在此之前这个方案已经写了十二回,怎么写老佛爷都不满意,后来她被逼无奈只好搬着凳子守在Amanda办公室听她一句一句细细道来。

  “我已经改了十几遍,都已经形成思维定势了,估计再改也改不出什么新东西来。老板,要不您换个人试试?”

  “换个人?林雪珂,你这是在推卸责任吗?”Amanda很不愉快地挑了挑眉毛。

  “老板,我……”

  “我就奇了怪了!怎么这点小事你都做不好!公司发钱是白养活你吗?”

  林雪珂听罢,立马炸毛。她迫使自己冷静下来,可反击的话语还是破口而出:“是啊!老板您说说,为什么这点儿事儿我都做不好?!”

  Amanda愣住了,迅速抬起头,不可思议地问:“你这是什么态度?”

  “什么什么态度?怪我吗?您冲我发什么脾气啊?”

  “林雪珂,太后头上你敢撒尿?你认清楚状况好吗?你是要造反吗?”Amanda将水杯重重一摔,“你今天给我说清楚!”

  林雪珂再也忍不住了。虽说长久以来在工作上受到的委屈积久成疾,可爱情上的挫败感才是这场口舌之战真正的导火索。没错,她决定奋起反击。大不了就是破罐破摔,她知道,狗急跳墙,自己不得不这么做。

  林雪珂心底一横,将夹在臂弯里的文件又重新扔回到了桌面上,“是我的失误吗?这全都是我一个人的失误吗?明明就是您自己的想法受到对方公司否定跟我有什么关系呢?我林雪珂尽心尽责从来不玩忽职守,但我拿着你的工资可不是给你当受气包用的!就像您说的,很多人挤破了头都想进来,可他们能不能容忍你的傲慢苛刻,会容忍多久,这我可就不知道了。”

  一口气说完,林雪珂竟觉得浑身上下里外通透。她看着对面咬牙切齿的Amanda,忽然觉得有点儿难过。

  Amanda对她怒目而视,冲动退去,她盯得她有些发毛。

  久久地,她有气无力般吐出一口气来——“你先出去吧。”

  这事儿惊动了公司上下,可大家深怕沾惹是非,一整天都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

  午饭时间,cici约雪珂去楼下咖啡店。她要了蛋糕和拿铁,雪珂忙着坐在沙发里抹眼泪。

  “雪珂,你能跟我说说为什么吗?这件事闹得整间公司人尽皆知,老佛爷的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这回你到底是怎么了?”

  雪珂端起咖啡来喝,良久,缓缓说道,“我和汤铭垣分手了。”

  “啊?”cici手一抖,咖啡洒在了衬衫上。

  在cici的再三追问之下,林雪珂只好将事情的来龙去脉细细讲给她听。cici柔声细语地安慰她,却也对此束手无策。

  吃完晚饭,cici与姜臣窝在沙发里看肥皂剧。趁着广告间隙,她将啤酒递给他,柔声说道:“亲爱的,汤工妈妈那件事问得怎么样了?”

  “汤先生都不催了,我也就没怎么上心。”

  cici转过身子,将酒杯从他手中温柔夺下,“亲爱的,你听我说,雪珂因为这件事和汤工分手了。今天她跟我细说了事情的经过,可旁观者清,我总觉得这之中还有一些很重要却没被弄清楚的地方。”

  “所以呢?方大侦探?”

  “你能认真点儿吗,我不是觉得好玩儿。你也知道,雪珂是我的好朋友,她现在处境艰难,我们不能见死不救。你权当行侠仗义,出手相助一下好吗?”

  “……”

  “亲爱的......”cici见他为难,只好撒起娇来。

  姜臣拗不过她,最终很是艰难地点了点头,“好吧。我这个周末回趟家好了。”

  2.

  与Tomi见面的地点,是一家意大利连锁咖啡店。雪珂照着导航绕了好久才找到,到达的时候,Tomi已经等了好一会儿了。

  她在他面前坐下,不好意思地解释着,“对不起啊Tomi,我对这片艺术区实在不熟,在里面逛了好几圈都没找对地方。再加上导航导错了几次方向,我就迟了。”

  Tomi笑眼望她,指了指桌上的咖啡,“赶得好不如赶得巧,咖啡刚好没那么烫了!”

  “对了,你在电话里说你要走?”雪珂撕着糖包,突然抬头。

  “对,后天的飞机,回巴黎。所以今天我是来跟你告别的。”

  “这么快。不能过一阵子再回去吗?我还没带你游山玩水呢。”

  Tomi呵呵一乐,“是啊,不知不觉快一年半了。这边已经拖了挺久,中国的项目也差不多到了收尾阶段。再说,法国那边公司还有的忙呢,以前觉得,马不停蹄有钱赚是件好事儿。可一入社会才发现,一旦开始工作,这辈子都别想停下来!有时候真觉得身不由己。”

  林雪珂冲他眨眨眼睛,“你这是在忙着赚钱赚名赚地位啊!多少人的向往!就别唉声叹气的。”

  Tomi喝了一口咖啡,不禁再叹一声:“以前看电视剧,主人公全世界各个国家轮着番地外派驻扎,觉得他们真是不枉来这世上潇洒走一回!可现在轮到自己,才发现其中的无奈。”

  “无奈?”

  “对啊,刚熟悉一座城市就又得飞到另一座城市去,有时候文化不同社会环境不同,换来换去真的挺没归属感的,你说无奈不无奈?”

  他喝了一口咖啡,目光欣慰:“好在你现在是稳定下来了,就是希望以后他别再让你掉眼泪,更别让你酩酊大醉!”

  雪珂怔了一下,想说什么却欲言又止,她点头微笑,迅速将话题叉开,“你后天几点的飞机?我去送送你!”

  “不用了雪珂,咱俩之间不需要仪式感的!而且是凌晨起飞。公司也给我派了司机所以你不用担心,你还是老老实实地和你那位好眠好梦吧!”

  “那......那你要注意安全,别丢行李。托运还是拉一件帆布行李箱吧,太高级的容易被摔坏......”

  “哎呀小雪珂,你就别那么紧张了!你要知道,我的飞行经验可是比你足啊!别为我担心!”

  雪珂终究没告诉Tomi自己已与汤铭垣分手的消息,她说不出口,可能是不希望让他带着遗憾离开。

  而Tomi,他终究没能有机会对雪珂说出那句久藏于心的“我喜欢你。”

  而这件事,也就在岁月的悄无声息之中不了了之了。

  3.

  林雪珂和Amanda的较量过后,整个儿人彻底败下阵来。Amanda给了她两条路:1、卷铺盖滚蛋。2、深刻检讨然后老老实实继续干。

  有天下午,cici毫无预兆地约雪珂吃饭。

  “为什么呀cici?是什么纪念日吗?你的生日?”

  cici摇头。

  “恋爱纪念日?”

  cici再摇头。

  “难道是......姜臣的生日?”雪珂绞尽脑汁也想不出来。

  “哎呀雪珂别猜了,快走,到了你就知道了。”

  那是一家中档餐馆,有隔间,挺适合聊天。雪珂还没反应过来,便被cici拽进了右手的一间包间。推开门,姜臣正和一个人聊着什么,那人背对着门,身子被沙发遮去了大半,全然看不清脸。

  cici拉着雪珂愉快地绕到他们面前,林雪珂定睛看,大惊,怎么会是他?汤明垣?与此同时,她的目光在cici脸上闪烁。

  下一秒,她迅速转身,拔足欲逃,却被cici拦了下来——“哎!雪珂!”

  “不好意思cici我刚想起来,我约了别人。”

  就在这时候,姜臣站起身,三步并到雪珂面前,“林小姐,你先别急着走,不好意思是我要cici用这种方法劝你来的,你别怪她。”

  林雪珂看他彬彬有礼的样子,也不好再说些什么。

  姜臣继续道:“是这样,今天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想要告诉你们两位。”

  说着,姜臣请林雪珂坐下来,明垣撇过头,执意不看她。

  一盏茶的功夫,姜臣缓缓道来——

  “明垣,你妈妈去世的事情,的确是另有隐情。”

  明垣目光一怔,不以为然地来了句,“能有什么隐情?”他顿了顿,神色严厉地望向姜臣,“我妈是不是死于医疗事故?”

  姜臣收敛了目光,低声答道,“是。”

  “那主刀医生是不是她父亲?”他说着,目光从雪珂身上一闪而过。

  “是。”姜臣的声音更低。

  突然,明垣冷冷地笑,“不好意思姜先生,如果这就是您想阐述的,恕我不奉陪。”说着,他从衣架上拿过外套,“我单位还有事,先走了。”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时,姜臣冲着明垣大喝一声,“汤明垣,你就不想知道这件事的真相吗?你不是想彻查伯母的死因吗?我不明白,事已至此你到底在逃避些什么?”

  汤明垣踉跄一下,二话不说,原路退回到沙发旁。他迫使自己冷静,秉持一脸的云淡风轻,“那你说说,我听着。”

  “明垣,这个真相可是我请求、恳求甚至哀求才从我爸那儿要来的,就算对于你和林小姐的关系于事无补,听听也没坏处不是?”

  “别卖关子。要说什么赶紧说。”

  “伯母的死确是林永明医生造成的。”姜臣一本正经起来。

  “可是这件事并不是一场单纯的医疗事故。从医学上来说,猝死的发生具有突然性、意外性和急骤性。患者外表看似健康,猝死前没有任何预兆,而未能引起家人的重视。猝死发生时,从症状出现到死亡所经历的时间非常短暂。”说到这儿,他喝了一口茶。

  “心脏性猝死后,4分钟以内及时对心脏猝停的患者进行心肺复苏抢救,有百分之五十的成功率,患者有一半的机会能够起死回生;6分钟内仍然有较高的抢救成功率;如果超过6分钟进行心肺复苏,成功率只有百分之十;超过10分钟则几乎是不可能了。”

  “我不需要你在这里给我普及医学知识。”汤明垣放下茶杯,神色冷淡,情绪难辨。

  “你先别急,听我继续说。”姜臣悉心解释,“可你妈妈送来的时候,早已经超过了最佳抢救时间,已经快要不行了。吕副院长本不想揽下这份责任,直接要给你母亲下病危,可是作为主刀医师的林医生再三斟酌,决定就算只有百分之五的可能也要试一试,他说医生的天职就是治病救人,不能因为害怕承担责任就放弃希望!大家觉得这简直就是在铤而走险,可林医生的态度异常坚决。”

  姜臣声情并茂地讲述着,汤明垣的手掌早已攥成了拳。林雪珂知道,他这是在紧张。

  “可后来的事情,是大家都没有料到的。林医生在为你妈妈进行手术时,自己突发严重心脏病。胸口撕裂般地疼,当时是凌晨三点多,一助是个资历尚浅的医生。为了病床上还在抢救当中的患者,林医生给自己打了两针吗啡,咬牙坚持完手术。可遗憾的是,你妈妈没抢救过来。在抢救完你妈妈之后,林医生做ct发现自己是’升主动脉撕裂’,紧急送到心胸外科进行急救,经过长达12小时的手术,终于捡回一条命。

  后来,各方争议极大。有人说他医者仁心,可更多的人认为带病手术隐患极大,对患者、自己、医院各方都不负责任。

  院方经过各方权衡,将他发配到了器材科。可我爸爸跟我说,客观地讲,手术这件事本身,真的不能归责于他。”

  听到这里,雪珂早已泪流满面。原来那个生活中不善言语的父亲,竟是一个如此伟大的人!

  汤明垣的眼睛红红的,斟酌良久,他理智无比地吐出一句:“真相讲完了?所以呢?你们不单单是想给我讲述故事吧?”

  cici一听,冲上前去,“你看,姜臣已经把真相告诉你了,你还怨雪珂吗?你们当然应该重归于好了!”

  就在大家都以为此时有转机的时候,汤明垣一字一句无比郑重地说道,“我的心毕竟是肉长的,事实如此又能怎样?”

  他的目光在窗台上短暂停留,而后化作一道闪电逼向林雪珂,表情特别无力回天:“无论如何,我妈妈死在你爸爸的手术刀下,这是最最直观的事实。这个坎儿,我真的过不去。”

  “汤明垣!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不可理喻?”林雪珂又气又委屈。

  明垣没有生气,反倒从容不迫地解释说,“雪珂,这不是解一道简简单单的判断题,对的选择,错的丢弃。这是有血有肉有思考的人心,而不是机器冷冰冰的机芯。

  所以,我觉得我们都应该冷静冷静。”

  胸中顿时风起云涌百味杂陈,所有的委屈一触即发。林雪珂觉得自己再待下去,就得面临泪水随时喷涌而出的风险了。她站起身,面不改色地丢下一句:“不好意思大家。我还有事,先走了。”

  “等一下——”走到门口,却又被他叫住,“如果现在给你机会问我三个问题,你会问我什么?”

  雪珂刹住脚步,缓缓侧过身来,却不抬头看他,“我不敢问。”

  “为什么?”他感到疑惑。

  “因为我害怕。问完了三个问题之后,会出现更多的问题。到时候就已经没有机会再问了。何况三个问题不等于三个愿望,答案可能很现实、很残酷不知道的可能还开心地赌一局,可是知道之后,可能就没兴趣再玩儿下去了。明知不可为而去为,不是勇敢,而是愚蠢。”

  在林雪珂的背影里,汤明垣用力撇过脑袋,他心碎,却不想被她察觉。

  他终于明白,原来,真爱是没有条件的。当你爱上一个人,不管她有多丑、多老、多难看,也不管她是强盗、杀人犯还是十恶不赦的罪人,你都爱她。哪怕你觉得自己不值,哪怕你觉得她配不上自己,哪怕你明知不该去爱,你都爱她,无法控制,就像丧失理智那样,没有她的世界寸步难行。因为她就是那个人,你一直在等的那个人。

  当你们拥抱,所有的条件,都化为尘土,所有的要求,都消失于无形,所有的一切,你曾经以为那么重要,非执着不可的东西,全都变得虚无,变得只要她,就好。

  可是,就自己现在的处境,又有什么资格谈论这些呢?

  4.

  下了班,汤明垣并不着急回家。自从没有了林雪珂,整座公寓都显得空荡荡的,就连那张辗转反侧的双人床,都变成了一片凄风苦雨的海。

  他提着公文包,走上人群熙攘的大街,路过一家花店,目光不由坠落在门口花架上的那盆仙人球的头上,接着,他便陷入了深深的沉思。

  汤明垣清晰地记得,那是陪林雪珂度过的最后一个生日。整日在书海里遨游,他一如既往地忘了准备礼物。

  直到林雪珂杀来图书馆找他,他才凭空摊了摊空荡荡的两只手,“雪珂,我一个月前就想到了,直到上周也还一直惦记着,昨天也还没忘,可是今天早上一个学长让我帮他准备资料,我一不小心就统统忘到脑后了。”他很是诚实地解释着,满脸通红。

  林雪珂背过身去不理他,“你怎么不连我也忘了呢?连个蛋糕都没有,你说,怎么办?你说你说你说!”

  汤明垣将书本合上,手足无措地看了一眼手表,“现在才五点半,咱们去市中心,咱们找地方吃蛋糕,然后沿路你看中了什么我就给你买下来,这样好不好?”

  雪珂一听,一个利落的转身,“真的吗?真的什么都可以?”说着,她眨眨眼,抛给他一个不怀好意的笑。

  汤明垣晃了一下神儿,赶紧补充,“太贵的不行啊!我、我买不起。”

  “啊?哼!”

  “雪珂你听我说,太贵的我先欠着,等到有天赚大钱了就买给你!”

  “能摊上你这么一个没心又没钱的家伙,我也算是有点儿本事了。哎,那只有这样了......”

  途中路过一家花店,林雪珂的脚步被拦了下来。商家好像在做促销,店里店外人头攒动。林雪珂一个劲儿地往人堆里扎,明垣跟着往里头挤。

  挤了老半天,他拿起手边的一小捧白菊花,冲着林雪珂喊道,“这个挺精致的,纯洁无瑕!”

  雪珂瞪住他,气不打一处来,“汤明垣,你是不是在开玩笑?菊花是祭拜用的!”

  明垣大吃一惊,“对不起啊雪珂,这个我是真的不知道。”说着,又拿起近处的一束康乃馨,“这个好,简单素雅,五颜六色的也好看。”

  “这叫康乃馨,是探望病人用的,你有没有常识!”

  “不会吧!都是植物怎么还有职务之分?”

  “那可不!人都被区分为学霸和学渣,屌丝和高富帅,植物怎么就不能各司其职呢?”

  汤明垣完全无法领悟其意,傻傻地站在原地。林雪珂蹲下身子继续翻腾了好一会儿,突然从人堆里钻了出来,“就要这个!”说着,她晃了晃手中的那株仙人球。

  “仙人球?你能挑点儿别的吗?人家小姑娘都选百合、鸢尾什么的,花花绿绿多好看啊!”

  “我又不是别人家的小姑娘!仙人球多好啊,我就是喜欢!再说,搞促销,我好不容易抢到的一盆,寓意也好!”

  “还寓意?仙人球能有什么寓意?”

  “你想想,仙人球生于南美沙漠,久旱却还能成长!所以呢,象征着我们的爱情永远不死顽强到底!”

  他略带戏虐地点点她的鼻头,“这世界可真是无奇不有!有人喜欢旅行,有人喜欢法餐。有人喜欢鲜花,有人偏偏喜欢光秃秃的仙人球。”

  “那你喜欢什么?”雪珂问道。

  “你呢?”明垣反问。

  “我呀!我喜欢和你一起旅游,一起吃法餐,一起买花,一起养光秃秃的仙人球。”她说着,咧着嘴角哈哈笑,明垣也跟着笑了起来。

  “先生,麻烦您让一让。”汤明垣这才被拉回现实。

  蓦地,他竟觉得眼前蒙起了一层薄薄的水雾。他托起那盆仙人球,径直走到收银台,“刷卡。请您帮我包起来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