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超越时空,遇见你

第二十四章

超越时空,遇见你 米娅 4825 2017-11-07 16:32:17

  1.

  马莉琳睁开眼睛的时候,许默已经坐在餐桌前喝茶了。

  宿醉未尽,脑中残留些许恍惚,马莉琳十分惊恐地望着面前的人影,不由分说大喝道:“你是谁!你怎么在这儿?快点出去!”

  许默拿起杯子的手顿了一下,扭过头来笑得安静:“出去?小姐,您再仔细看看,这里是我家!”

  马莉琳愈加慌乱地环视四周,她低头看了看套在自己身上的男款衬衫,仅仅遮至臀部,考究的剪裁衬出白皙而修长的双腿。

  “乘人之危!你混蛋!”她顾不得多想,一个枕头砸了过去。

  “小姐,喝醉可以,但也不能乱骂人啊!是你主动送上门的!”许默不动声色地躲了过去。

  “你——!”

  没等马莉琳说完,许默“呵呵”一乐,将她的话打断:“骗你的!我没碰你,妆是你自己哭花的,衣服是你自己换的。”说着,又指了指卫生间,“地板也是你吐脏的,不过,是我清理的。”

  马莉琳看着他,气不打一处来,千思万绪涌上心头。她跺脚冲进卫生间,将门用力摔上。

  没出两秒,又走出来,悻悻地问:“你这儿有卸妆液吗?”

  许默摊摊手:“我一个单身大男人,哪里来的女士用品。”他顿了顿,转过身继,“不过我有橄榄油,要吗?”

  “不用!”

  “是上等的西班牙橄榄油,对皮肤零伤害的。”

  “说了不用!”马莉琳没好气地回应道。

  过了一会儿,许默轻轻敲开浴室的门,从门缝里递进一瓶凡士林。

  “试试这个。”他说。

  离开之前,马莉琳死死瞪住许默的眼睛:“不管发生了什么,你都得当作没发生,听清了没有?”

  许默眉眼淡定地反唇相讥,“不是当作,是真的什么都没发生过。”

  2.

  林雪珂在茶水间冲咖啡,cici跟着挤了进来:“雪珂,我正找你呢,快别喝了,老佛爷传唤。”

  “好事儿坏事儿?”雪珂一个激灵。

  “我哪知道啊,喜怒无常是她的常态!”

  趁间休的空隙,cici来到雪珂的办公室。她开门见山地问:“早上Amanda找你到底什么事儿?”

  雪珂将cici拉进房间,往办公桌下方指了指,挤眉弄眼儿地回答说:“好事儿。说我上回报告做得不错,很全面,很细致,给我颁奖来着。还说咱们公司的管理原则就是赏罚分明。一大箱意大利面啊,说是意大利原装进口的,够我吃半年了,你要不要来两包?”

  “这么高级!”cici一声惊呼,就要蹲下身子伸手去扒。

  雪珂突然神神秘秘勾了勾手指,示意她站起来,将嘴巴堵上cici的耳朵,“刚刚我好奇心驱使,拆出一包来看,你猜怎么着?”

  “怎么着?”

  “包装背面的小字儿差点儿亮瞎我的眼啊——made in China。”

  “啊?”

  紧接着,一阵山洪般的爆笑从办公室传了出来。

  下班之后,林雪珂乘车回家。

  刚走到地铁站,突然想起来家门钥匙忘在了办公室桌子上了。她只好折回到公司取钥匙,刚拐进走廊,恰巧碰见cici拎着两只环保袋从茶水间走出来。

  雪珂定睛看,与此同时指着那呲牙咧嘴的大葱和隐约可见的番茄,说:“cici,真是想不到啊,你恋爱之后从职场小钢炮变成万能小煮妇了!”

  cici十分别扭地抖了抖肩带:“那可不,遇到了个情场终结者。最近姜臣工作忙,我想让他回到家就能吃上饭。这不,怕下午的不新鲜,中午抽空去超市买的,躲着Amanda偷偷在桌子底下藏了一下午。”

  cici说完,与雪珂告别。正要先行离开,错身的瞬间又补上一句——“对了,我听姜臣说汤工在查她妈妈的死因。”

  跟着,她叹了口气,“没想到汤先生那么优秀,他的身世竟然如此坎坷。”

  雪珂一愣,脚下的步子跟着刹住:“死因?我听明垣说过,不是心脏病突发抢救无效吗?”

  “表面上是的,但好像没那么简单,昨晚上姜臣打电话的时候我听了个大概,好像说是一起医疗事故。”

  cici的话激起了雪珂汹涌澎湃的好奇心:“可是姜臣是搞影视策划的,不是警察不是律师,为什么汤铭垣让他帮忙查?”

  “你是不知道,虽然姜臣是个文艺咖,可他爸爸是个白衣大天使!当年那场手术,他可是麻醉师。”cici说着,脸上不自觉地放射出万丈光芒来。

  林雪珂回到家,汤明垣已经坐在沙发上喝茶看报纸了。

  她绕道沙发背后,拥了拥他的肩:“饿吗?”

  “嗯。”他扭头冲她笑。

  “晚上吃青酱意大利面好了。”

  他翻着手上的报纸,没抬头,继续闷闷”嗯“了一声。

  “又是嗯!这个嗯字真是充分表达出你的喜怒哀乐,都能用作你的座右铭了!你就不能表达一下此时此刻的兴奋之情吗?“

  汤明垣听罢,拧在一起的眉头才稍稍放开:“对不起啊雪珂,我只是有点儿累。”

  林雪珂见惯了他这副沉闷的样子,一边穿围裙一边说:“工作重要,可也不用那么拼命啊。那你先休息一会儿,做好饭我叫你。”

  “嗯。”

  林雪珂剁姜剁蒜烧水煮面,细细碎碎却也忙得热火朝天,就在她转身切洋葱的时候,却被沉默良久的汤明垣一口叫住——

  “雪珂,我记得你跟我提过,你爸爸是在市人民第二医院工作对吗?”

  “对啊,他是器材科科长。怎么了?”雪珂轻声回答,却并未停下手头的动作。

  “哦,没什么,突然想起来了,随便问问。”

  雪珂专心做饭,顾不上应声。

  意面端上桌,林雪珂先帮汤明垣盛了一盘。

  她端起杯子喝茶,小心翼翼地问道:“明垣,今天我听同事说你在查伯母当年......去世的原因。”

  汤明垣搅面的动作猛地刹住,抬起头:“同事?哪个同事?”

  “就是cici,对了,她是姜臣的女朋友。”

  “哦。怪不得。”

  雪珂盯着他的眉眼,努力揣测着他的一举一动,继续问:“明垣……你刚刚问起我爸爸,是不是......想要他帮你查?”

  明垣的眼光游移了一下,动作跟着慢了下来。

  嘴唇动了动,却没有回答。

  雪珂放下叉子,很是理解地用小手包裹住他的拳头,说:“明垣,如果你需要什么帮助,你一定要跟我说,千万别不好意思开口。你别忘了,我们说过要携手共进福难同当的。“

  明垣心神一沉,抬头看雪珂,温柔从眼底缓缓溢出,沉重的基调却不易被察觉。

  他反手握住她的手放在唇边吻了吻:“也不是什么大事儿,毕竟过去了那么久,你别瞎担心了。家里有些闷,吃完饭我带你出去散步。”

  3.

  一个月后的一个下午,正在对着电脑赶工的林雪珂收到了一封信。

  看到信的一刻她愣住了,觉得一头雾水。纳闷地拆开来看,雪珂面色一变,白纸从她的指尖松落,徐徐旋转着飘下落在了地上。

  信的篇幅不长,内容如下:

  “林雪珂,

  你一定惊讶会收到这样的一封信,因为就连我也没想过会有这样的一天。我写这封信,就是为了告诉你,正如汤父所说,汤明垣母亲当年抢救无效是假,而医疗事故是真。这原本对你而言没什么。可致命的是,当年的主刀医生,正是你的父亲林永明。

  汤明垣用不了多久便会知道事情的真相,而这件事的结果有两种:第一,汤明垣恨你入骨,立马讲出分手。第二,汤明垣和你在一起,但是会满怀愧疚度过一生。

  所以,你明白你该怎么做了吗?”

  这张轻如鹅毛的纸幻化成了一道晴天霹雳,电光火石之间将林雪珂劈得体无完肤。

  信上没有署名,雪珂翻来覆去地看,却也没找到任何蛛丝马迹。不是让姜臣去查吗?为什么他会给自己寄这样的一封信?

  再说了,爸爸不是在器材科吗?难道,这仅仅是一场恶作剧?

  林雪珂百思不得其解,却又不敢轻举妄动。下了班,她在公司楼下等cici。

  “怎么了雪珂?什么事这么急?”

  “cici我想问你,汤明垣母亲的事情有眉目了吗?”

  “应该没有这么快吧。昨天我还听姜臣说,不知道为什么,当年的档案被销毁了,无证可查啊,不过这么说来反倒是疑点重重。姜臣也很无奈的!怎么了雪珂?汤工程师那边有眉目了吗?”

  “哦,没有。我就是突然想到了,随便问问。”说着,她下意识加重了手肘的力度,因为那封匿名信,正蓄势待发地躺在她的皮包中。

  “别瞎担心了雪珂,怎么说也都过了这么多年了!”cici挽着雪珂的胳膊往地铁站的方向走。

  分开之前,她突然停下了脚步,“对了,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嗯,你问吧。”

  “你觉得,怎么才能够确定对方是能一辈子和我们在一起的人呢?”

  雪珂静下心来想了想,缓缓开口:“至少应该具备两种感觉。第一,你确定他不会离开,这是安全感。第二,你确定自己不会离开他,这是归属感。”

  cici听罢,突然手舞足蹈起来,“不愧是留洋回来的人!雪珂,你说话真是既到位又有哲理!”

  这哪里是什么旷世大道理,不过是自己从汤明垣那里体会到的真实感触罢了。林雪珂眼看着列车驶入站台,被一种复杂的情绪所笼罩。

  既然信不是姜臣寄的,那又会是谁呢?

  然而无论是谁,都无疑为一颗暗中作乱的定时炸弹。

  4.

  在短短三个月的时间里,马莉琳光临海泡岩的次数多到数不胜数,醒着进去醉着出来的频率也日益增多。

  然而有一点是从来都没有变过的,那就是每当她喝到酩酊大醉的时候,总是有一个男人沉默着为她递上一包纸巾,看似天降巧合,实则刻意守候。

  这个人,就是许默。

  从马莉琳第一次跌跌撞撞踩着散开的鞋带闯进海泡岩开始,到如今屡屡借着他的肩膀黯然落泪,从过去到现在,从陌生到熟悉,他始终默默站在她的背影里,不言不语,潜心倾听。

  马莉琳穿D&G最新款连身长裙,坐在高高的吧台上,抬手朝酒保要了蓝带马爹利和一份依云。的灯光中,李主任的话隔空在耳边响起——

  “是啊,是林永明。当年他是主刀医师,因为一时疏忽,导致病人命丧黄泉。但也不能全怪他,病人是突发性心肌梗塞,短时间毙命,的确很难救治。当时,大家伙儿都以为他会受到处分,不料过了一个周,消息被压了下来。”

  待酒保将酒水端来,她这才缓过神。浅声道谢的同时,抛给对方一个僵硬的笑。

  临近午夜,许默一如既往地送马莉琳回家。空荡荡的城市道路,好似整个儿世界都要熄灯。

  Amy Winehouse醉醺醺的声音从车载音响中传出来,许默知道,是那首火遍世界各地的《You know i’m no good》。

  马莉琳看着窗外孤零零的夜色,各种伤感一触即发。行至半路,她醉意朦胧地低下头喃喃——

  “我爱了他七年多,为他浪费了七年多的光阴。这期间风风雨雨路途艰辛,却也有过恩宠与甜蜜。虽然到头来他没被我打动,回头看这些历程,我却都为自己感动不已。”

  许默不禁心绪一沉,“话说,那男人究竟何德何能,能令我们马莉琳小姐牵肠挂肚长达八年之久?”

  “好了!”马莉琳挥挥手打断他,“如果你想要取笑我,还是省省吧。”

  她不想再理他,伸出手来翻来覆去观赏自己刚做的指甲。

  不久,车子被一处红灯拦住。许默转过来,定定地望着马莉琳。她的瞳孔大而明亮,在路灯的烘托下,脸上呈现出一种柔和的色彩。这样的神情似乎是第一次出现在她的脸上,可是并不见得有什么不和谐。相反,许默在心底里承认,这样的玛丽琳,真的很美。

  “说正经的。你天生适合被人高高在上地捧着,绝对不适合对人俯首称臣。他若一直不爱你,结果只有两个。第一,你极有可能由爱生恨最终两败俱伤;第二,你被伤得无可再伤最终选择放手,从此不再相见,老死不相往来。无论哪条,都不会是一个心平气和的好结果。所以,我劝你放手。”

  马莉琳听罢,陷入深不见底的沉默。

  许默耸耸肩,“当然,这是个劝告罢了,不过你知道么,我看人一向很准。”说着,绿灯亮起,他一脚踩下油门。

  这点无可厚非。要知道,许默的眼光一向精锐,心态亦成熟。

  “好了许默。“马莉琳很是疲惫地闭上眼睛,”你不用告诉我这些。再这样下去,我自己都找不到坚持下去的理由了。”

  “你明明知道他不爱你,他爱着别人,为什么还不放手?为什么不放自己一条退路?”

  “好了许默。”马莉琳揉揉太阳穴,“我知道你的意思。可是事情已成定局,我回不了头,也不想回头。哪怕是错的,只要不后悔我就去做。“

  许默低低一笑,叹道:”莉琳,你真的是......喜欢上这样的你,我实在是......“

  话未说完,被马莉琳抢断,”许默你听我说,对错误爱情固执的人,是愚蠢的。”

  她低低头,“你看,连我也不例外。你并不了解我。当你了解我,你会逐渐发现我的不好,然后慢慢忘记我。“

  “爱了就是爱了,哪有什么是非对错?”许默黑色的眸子泯灭闪烁,他缓缓地说:”马莉琳,你知道我最悲哀的是什么吗?我清楚你的不好,却依旧这样死心塌地地爱着你。”

  他看了她一眼,“晚安。”

  下了车,马莉琳仰起头,只觉得很是怅然。

  她怎么可能不明白许默对自己的心意?

  还记得不久之前的那次失意,她在海泡岩喝醉了酒,许默开车送自己回家。她在半路上凶巴巴地将他赶走,然后自己踩着高跟鞋走回家去。

  临睡前关上灯拉窗帘,却看见他的车在黑暗中正格外醒目地驶离自己家后花园的小道。原来他一直都在她身边默默陪伴着,直到她熄灯睡下。

  那么他一定也看到了自己为了汤明垣边走边失声痛哭的样子。

  想到这儿,马莉琳不自禁地回头望,可是许默的车子,已经消失在了茫茫夜色中。她突然觉得举步维艰,打心眼儿里笑自己傻。

  可这就是爱情啊,有些人宁愿疼死,也不愿放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