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超越时空,遇见你

第二十一章

超越时空,遇见你 米娅 5488 2017-11-07 16:29:08

  1.

  现实世界。

  林雪珂醒来的时候,正躺在自己公寓的小床上。天还没亮透,远山之间,青紫色的光晕夹杂着层层鱼肚白。手中的项链被握得温热,上面那行小小的”make a wish“反射出往事忧伤而暗哑的光。

  雪珂呆呆望住天花板,不由自主回忆起那个梦来——

  自己只身一人坐在海边的咖啡馆,看阳光照亮整个儿世界。他打来电话,说自己就要离开。梦里,她看不清他的轮廓,可他的声音竟然那般清晰真切。雪珂挂了电话,鼓起勇气翻开他的电子喜帖,照片上,那女孩穿着白色的连衣裙,从内而外被幸福包裹,她咧嘴露出两颗可爱的虎牙,在阳光下笑得睁不开眼。身后的路标写明了事发地点——福森天鹅堡……

  就在这时候,闹钟叮叮当当叫了起来。雪珂从床头拿过手机将它摁掉,随手翻开日历看时间。

  汤明垣你还记得么,这是我们分开的第七年……

  2.

  林雪珂无精打采地来到办公室,Amanda跟着冲了进来。cici去茶水间正巧路过,不敢轻举妄动,只好透过落地窗的一角向里观望。她听不见任何声响,只看到Amanda双手叉腰唇齿翻动,而雪珂一言不发低着头,泪水顺着脸颊往下滚着。

  少顷,玻璃门被猛地拉开,与此同时,一句“……你就拎包走人!”被冷冽的气流挤了出来。

  cici一转身,不料和Amanda撞了个满怀。她胆战心惊蹲下身来捡文件,不料Amanda竟没正眼看她,丢下一句“管闲事儿之前先管好你自己!”便转身离开。

  cici知道Amanda大发雷霆是因为采访的事儿。毕竟社会就是这样残酷,未出道时意气风发,一进社会就撞个灰头土脸。

  她在门口站了一会儿,左思右想,终究没敲门进去。反而转身拐进卫生间,拨通了汤明垣的电话。

  自从得知林雪珂身陷窘境的消息,汤明垣整个儿下午都心不在焉。他开了两场光纤线路分析会,和助手一起处理了些文件。表面风平浪静,内心却千帆过尽。那些情绪很难一语言明,些许愧疚,些许不忍,还有这些年来的得不偿失与亏欠。

  晚上九点钟,汤明垣起身回家,刚才走到办公室门口,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他掏出来看,屏幕上闪烁着三个大字——马莉琳。

  明垣怔住,犹豫再三,却终究没有接听。冥冥之中,有股力量阻止了他前行的脚步。他退回到办公桌前,背包往地上随手一放,整个儿人泻了气一般瘫在了椅子上。

  彼时,晚霞的余晖还未落尽,整个儿城市却已然街灯四起。汤明垣敞开窗子点燃一根烟,不由想起马莉琳来。

  在德国的几年里,他们互相帮助,互相扶持,甚至在他酒后失意,错将马莉琳当作雪珂而酿成大祸的时候,是她安慰自己说没关系,然后独自一人飞去维也纳接受手术。

  平心而论,上一回的事儿也不能全部归责于她。虽说六年来的谎言是真,但六年来的陪伴也是真。

  大家都已经是成年人,事实与事实之间早该泾渭分明,爱情也早已不是生活的主旋律。马莉琳毕竟陪伴了自己那么久,在自己彷徨无助的时候,在自己止步不前的时候。她将她最最美好的青春,统统奉献给了那时最最贫穷的自己。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没有爱情也有恩情。

  理智告诉他,不,汤明垣!你不该与她决裂!

  不由分说地,汤明垣拿起手机回拨过去。才响了一声,电话就被迫不及待地接了起来。

  “明垣……”马莉琳在那头轻轻唤,那平静却微微颤抖的语调很明显是在欲盖弥彰。

  汤明垣尴尬之余轻咳一声,“刚刚我去卫生间,手机放桌上了。有什么事儿,你说。”

  马莉琳兴许早就料到了他这般拒人千里的态度,毫无迟疑般开启唇齿:“明垣,我刚刚从朋友那里拿到了陈奕迅巡回演唱会的门票,正好两张。我听雪珂说过,你俩大学时期梦想就是一起听场陈奕迅,虽然晚了几年,但好在赶上了。我叫人给你送过去,就当赔罪,你邀她一起,就当是重归于好……”

  马莉琳后面还说了些什么,明垣没有听进去。她的声音越飘越远,越飘越远,混乱的思绪之中,林雪珂的影子脱颖而出。

  记得大学的时候,林雪珂最喜欢听陈奕迅。那时候已经兴起用iPad听歌了,可她还是固执地集齐了《黑白灰》、《七》、《u87》以及之前的所有卡带和cd。

  为了庆祝雪珂的二十岁生日,生来五音不全的汤明垣甚至学会了那首《k歌之王》,他破天荒地在ktv倾情献唱,结果大伙儿都听吐了,只有雪珂哭了。

  后来明垣问她,那天晚上是不是很感动?雪珂咧着嘴角开玩笑,哪里哪里,第一次听乡村摇滚版《k歌之王》,喜极而泣!

  他们曾在彼此的怀抱中飘啊飘,那么久,那么久,终于飘成了两座无依无靠的孤岛......

  汤明垣万万没想到,马莉琳的举动反倒是将了他一军,经久不遇的愧疚感忽然间拔地而起。他不忍心拒绝,语气跟着柔和下来——“好”。

  果然,退一步,海阔天空。

  马莉琳挂断电话,驱车上路。来到海泡岩,已经将近十点了。她要了自由古巴,冲酒保招手示意:“按照三份朗姆一份可乐的比例。”

  酒水刚端上来,马莉琳一口气喝掉半杯,她觉得委屈,觉得痛苦。爱情中哪有什么利弊对错?为什么自己一定要被冠以“时光小偷”的罪名?想着想着,烈酒化作滚烫的眼泪涌了出来。

  就在马莉琳低头拭泪的瞬间,一个面目陌生的男人悄然坐了过来。他不声不响地递过纸巾,静静喝一杯血腥玛丽,再无其他动作。

  接到汤明垣电话的时候,雪珂正和cici面对面啃三明治。她看了一眼手机,周身一抖。cici的目光在屏幕上一扫而过,浅声催促:“快接啊雪珂!”

  林雪珂背过身子,摁下接听键。汤明垣的声音咫尺之间——

  “林雪珂,下午四点我有时间。你需要的东西我都已经准备好了。”他的声音低沉而平静,似乎这根本就是一件无关紧要的事。

  雪珂愣在原地,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过了几秒,钟铭再问:“怎么,不说话?都快被炒鱿鱼了还是这副吃了秤砣铁了心的倔样?”

  提起被开除,Amanda的面孔在脑海中一闪而过,林雪珂不寒而栗,只得接受。

  “好,下午见。”

  挂了电话,林雪珂莫明想了一会儿,目光最终落在了cici的脸上,“方喜喜,是你吗?”

  “千万别跟我客气!雪珂,香水可不是白送的,拿人钱财替人消灾,我就负责救你于水深火热!”说着,她“咯咯”笑了起来。

  2.

  午休刚过,Amanda将大家召集到会议室布置新的工作。

  林雪珂马不停蹄地赶工,抬头看表,已经三点半了。四点约了汤明垣,这件事她一直记得,就是为了离开之前能够完成手头的工作,结果赶着赶着,竟然就给错过去了。

  她计算了时间,乘公共交通过去肯定来不及。打车估计也还得等半天。情急之下,没多想就拨通了Tomi的电话。

  林雪珂刚才下楼,Tomi的车就已经停在路口了。她喜出望外般惊呼一声:“你怎么能这么快!”

  “雪珂你运气真好,我刚好就在附近!”Tomi说着,将一杯提前买好的咖啡递给她,“别着急,先来几克咖啡因打起精神来!”

  Tomi七拐八拐抄了近道,不料到达公司楼下竟然还提前了五分钟。林雪珂跳下车子与Tomi道谢。

  “客气什么小雪珂!趁着我还在中国,你要赶紧剥削我,不然就得等到猴年马月了!”Tomi笑着,伸手拍了拍雪珂的脑袋,“下周见!”

  林雪珂转身,疾步走进大厅。而就在不远处,一双妒火中烧的眼睛冷冷观望着这一切。

  “找汤先生,请问您有预约吗?”前台小姐笑得温柔。

  “有,约了四点整。你看,我就要迟了!”雪珂慌忙指了指手表。

  “您别着急,汤先生二十分钟前出去,还没见他回来呢!”

  “没回来?”雪珂反问一句,“没关系,那我上去等好了。”

  那具影子跟在林雪珂身后,不声不响走进了专用电梯。

  林雪珂穿过长长的过道,在尽头那间办公室门口停住。门没关,她透过缝隙往里看。突然,一个声音从头顶传来;“别偷偷摸摸的,要进来就进来。”

  那人正是汤明垣。林雪珂关上门,支支吾吾地解释说:“我以为,你没回来......”

  “你以为?你以为的事情从来就没对过!”他冷笑一下,不看她,低头整理文件夹。

  雪珂还想说些什么,却被汤明垣一语截住——“坐!”他斩钉截铁地说。

  林雪珂听得出,那声音是黑白的,冷静、理智,具有最专业的商谈架势,却不带有任何多余的情感色彩。

  “说吧,你都想问些什么?”汤明垣不明白,为什么每每想要软下心来对她温柔一些,总有不愉快的事情将这份妥协冲散。

  林雪珂不回答,别别扭扭坐在椅子上,像个等待训斥的小学生。想要提问,却全然不知从哪里开头。

  “我时间有限,可别跟我这儿磨洋工。”

  听他这么一说,也不知是哪里来的勇气,林雪珂突然抬起眼睛:“那就聊聊你在德国这些年来的阅历。”说着,她打开笔记本电脑。

  汤明垣顿了顿,轻提一口气:“好啊,那你是想知道我的情感阅历还是生活阅历?”

  情感阅历?他是故意要自己难堪?林雪珂瞬间红了眼睛,为了掩饰突如其来的伤感,她不得不撇过头垂下眼,装出一副不屑一顾的样子来:“这两个我都不感兴趣。如果不介意,请您谈谈工作阅历。”

  不感兴趣?好厉害的小丫头,什么时候学会了虚与委蛇避重就轻!

  汤明垣撇撇嘴,一板一眼如实道来。比如自己出国之后转了专业,从电子专业到地理信息系统。再比如在德国电信下属的一家咨询公司实习,毕业后被正式聘用,没多久又被挖回到了国内的新型咨询公司。

  说如实也并不全是,这其中还参杂着与马莉琳相处的细枝末节。比如她为自己洗衣做饭朝夕相处,再比如他带她去阿尔卑斯山和瓦尔登湖。

  看着林雪珂伤感难掩的脸,一种苦涩的快感将汤明垣紧紧包裹住。没错,他是故意的!他要她嫉妒,就像他嫉妒她那样!

  他怎么可以一个人陷入往事的万劫不复?

  采访结束,林雪珂起身要走,却被汤明垣叫住。

  “还要吗?你的录音笔。”

  其实林雪珂不知道,摆在录音笔一旁的那张演唱会门票呼之欲出,可想到刚刚车里那张年轻的脸,汤明垣的手停住了。

  雪珂接过录音笔,浅声说了“谢谢。”就在这时候,电话响了起来。

  “Tomi!”雪珂轻唤一声,不知对方说了什么,她脸上的忧伤全然退去,取而代之的是明媚的笑容。

  “不用了,刚才送我过来就已经很麻烦你了,我不赶时间,坐地铁回去就可以!”

  果然是他!汤明垣的眉头越皱越紧,浑身上下呈现出一片难以言说的阴郁来。承认吧汤明垣!嫉妒早已将你烧得体无完肤!

  就在林雪珂转身离去的背影里,汤明垣失魂落魄般拨下了马莉琳的号码。

  “嘟——嘟——铭垣?”

  直觉告诉他,马莉琳无时无刻不在等待自己的电话。

  汤明垣的喉管微微颤抖着,使了好大的力气才吐露出一句:“如果你有空......我们一起去听陈奕迅。”

  3.

  演唱会那天是周五,马莉琳和铭垣很早就到了。他依旧穿着深色牛仔裤和衬衫,举止是一如既往的风雅得体。马莉琳则是一身邻家装扮,长发编成松松的鱼骨,短裙平底鞋,肩上斜挎着一只小小的fendi,远远看上去,就是一个不谙世事的小女孩。

  “铭垣,这里人多,小偷也多,你把手机和钱包放在我包里,不然丢了找不回来。”马莉琳小心翼翼地提醒。汤铭垣虽然没说话,却还是将钱包和车钥匙递给了她。

  刚坐下没多久,一具再熟悉不过的身影渐渐逼近。马莉琳大吃一惊,扶着铭垣胳膊的手突然一紧。

  汤明垣面色一怔,淡淡问了句“怎么了”,看马莉琳不作声,便顺着她盯住的方向看过去。他的目光穿过汹涌人潮,在林雪珂身上狠狠刹住了车,经过短暂停顿,最终重重砸在了身后半步那个男人的手臂上。

  Tomi正扶着林雪珂的肩,嘴唇堵在她耳边,一副打得火热的模样。

  汤明垣望着他们,看似不动声色,心中却燃起了一把火。他允许林雪珂对自己冷酷,却无法容忍她对别的男人热切。

  时间分秒流逝,眼看着,她就要走到他的面前,他甚至已经隐约听到了他们的谈话——

  “雪珂你知道这票多难搞么?真的是要多难搞有多难搞!还是摇滚乐队的一个姐们儿给我的,我以前给他们设计过队标!”

  雪珂?他竟然如此亲切地唤她雪珂?

  下一刻,她的笑眼毫无意外跌入了他的冷眸。一瞬之间,满满的慌乱与错愕爬上了她的脸。

  汤明垣浑身一震,用一种极度复杂的目光,幽深地盯着她,暗夜般的眼睛里窜起炽烈的火焰,拳头紧紧握了起来。

  雪珂看到他的样子,很是慌乱,急切地解释道:“这是我的好朋友Tomi。”说着又逃也似的冲马莉琳点了点头,“你们怎么也来了?”

  马莉琳正想说些什么,却被汤明垣厉声打断:“我们怎么不能来!?”Tomi看他一副盛气凌人的模样,气不过,刚刚上前半步,却被雪珂按住。

  遥想那些年,林雪珂与自己形影不离。无论他到哪里,她都会像条小尾巴似的跟随在他的身边。就像影子不离不弃,她体贴入微地照顾她,陪伴她,不讲道理,惹她生气,而正是这些剪不断理还乱的细枝末就,令他早已习惯了她留在他身边,那些画面仿似昨天。

  然而,习惯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就像你每天的一日三餐,早上起床必须刷牙洗脸,如果有一天有人告诉你,你再也不能这么做,你会觉得浑身不自在,甚至会活不下去。

  整场演唱会,林雪珂目不转睛盯住台前,心里却如五味杂陈,百般不是滋味。他们之间不过隔着一个Tomi,却不知怎么了,仿似各自置身世界另一边。她感受不到他的体温,就连那熟悉的气味也已经被汗流浃背的人群冲散。

  Eason在台上旋转跳跃声嘶力竭地卖力表演,台下气氛极度热烈。环顾四周,有人在欢呼,有人在热吻,还有的人,却在流泪。

  比如,林雪珂。

  好几次,当她的目光越过Tomi的双肩悄然看向他,却都发现他在面无表情,冷眼旁观。

  当她听到那句“这个世界最坏罪名,叫太易动情,但我喜欢这罪名,惊天动地只可惜天地亦无情,不敢有风,不敢有声,这爱情无认证……”终于忍不住泪崩。

  当年的一颦一笑早已远去,浓重的默契也已然被岁月的洪流冲垮。他曾一心一意承诺给她此生之年的一场演唱会,现在却转手给了别人。

  散场的时候,汤明垣站起身,话语生涩地与之告别,当马莉琳从自己包中掏出钱包和车钥匙递给他的时候,那个小小的动作,却再一次刺伤了林雪珂。

  曾今有那么多机会要她行至他的面前,哪想一个趔趄,却走到今天这步形同陌路的田地。

  天涯只闻新人笑,咫尺不见旧人哭。

  林雪看着他们双双离去的背影,失落地垂下眼眸,她怎么能忘了,他不再属于自己,他早已经成为了马莉琳的铭垣。他们在一起待了那么多年,即便没有情侣之名,也有情侣之实。她为什么还要心存侥幸,希望他回到自己身边?她简直是在白日做梦……

  想到这里,雪珂的唇角扬起一抹自嘲的浅笑,她在心里提醒自己,不要再自作多情……

  这时候,Tomi很是心疼地环住雪珂的肩。她觉得四肢冰冷,浑身无力,靠在tomi肩上,却还是忍不住回头看向汤明垣,而这时,他已经转身往另一个方向离开,他的背影那么冷傲,仿佛什么都不在乎……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