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超越时空,遇见你

第十七章

超越时空,遇见你 米娅 4896 2017-11-07 16:27:29

  1.

  时间过得很快,毛呢大衣还没脱去多久,街头巷尾的金发姑娘就都换上了夏日标配——单鞋、短裙和吊带衫。

  星期五晚上,陈钟铭约了雪珂吃饭。为此,雪珂回家精心打扮了一番。待一切收拾妥当,她拿起外套就要出门,不想美薇忽然从卧室走了出来。

  她今天比以往更美,穿一件及膝的黑色吊带裙,优雅又不失活泼,腰身的剪裁贴身而细致,正好衬托出她诱人的轮廓。裙摆上装点着些许碎钻,像是凭空撒下的一把星星。

  一看这架势就是要去约会。

  雪珂的目光在她脸上扫过。转身的瞬间,却将她一把拽住。

  “薇薇,你是不是长麻疹了?鼻子两侧好多小豆豆。”

  不料生**美的卓美薇若无其事地转过身:“麻疹?雪珂,我这叫雀斑妆!听过吗?”说着,她将脸凑近了一些:“配上桃色腮红,看起来是不是像未发育成熟的少女?很可爱对不对?”

  林雪珂怔了一下,不忍开口,只是表情勉强地点点头,内心深处却怀疑起自己的审美来。

  “我也是第一次画这种妆,为Jose量身定制的。你看他那么高那么帅,我每次扬起脑袋吻他的时候,觉得他的鼻毛都那么迷人!”

  美薇的确很美。她各种名牌包包换着背,出去吃饭永远酒水最贵,簇拥者成群结对,连清明节都有人送鲜花和香水。她是仿真版大腕儿,生来名媛。跟大家去蹦迪,她脚踩Rockstud Pump ,肩挎Nano Drew,脑门儿上别个墨镜,一进门儿就能成为全场焦点。

  记得美薇和Jose在一起不久后的一天晚上,雪珂睡不着,拉她坐在阳台沙发上聊天。雪珂随口问她,世界上的美男那么多,到底是什么原因使她和Jose惺惺相惜走到一起的?

  美薇不掩饰,喝了红酒轻轻开口——

  “我见过的男人挺多,别出心裁的也挺多。我见过的高智商,说一口浑浊不清的普通话。谈恋爱用哲学的逻辑,谈哲学用科学的逻辑,而数学才是他人生的基本语法。我见过的黑社会,拿一把砍刀裁纸条,挥着细细的皮鞭催我洗澡。

  可是Jose不同。他正常,冷静,有魄力。他习惯沉默不语保持理性,可一旦张口,便有令春花秋月动容的本领。”

  雪珂走下楼,钟铭已经在路口等待了。他在双闪灯的背后冲她招手,她疾步走过去,唤着他的名字扑进他的怀中。

  “我们去哪里?”上了车,林雪珂轻轻问。自从和钟铭在一起之后,雪珂的生活变得惬意起来,他会根据她的心意与喜好将生活中的一切细节安排妥帖,而她只需要尾随其后微笑点头。

  “我知道一家特别棒的法国菜,在伏尔塔瓦河边。当然,今天还有一位朋友要来。”陈钟铭说着打亮转向灯。

  “朋友?什么朋友?”

  “他叫霍然,我认识他十年了。其实,今天是他请你吃饭。”陈钟铭说着,很是神秘地扬了扬嘴角。

  进了餐厅,雪珂被训练有素的侍者领至窗边的一张餐桌,钟铭轻车熟路地点餐,酒水随之奉上。没过一会儿霍然走了进来,他穿着休闲却体现出不同凡人的气宇轩昂来。同样是富家子弟,可他与钟铭不同,他的笑容如同孩子一般,目光中流露出对这世界满满的热爱。

  他走过来,毫不生疏地叫了声“嫂子”,雪珂瞬间红了脸,看着眼前的男人,反倒不自在起来。

  “你是?”

  “钟铭没跟你说?”

  “留个悬念。等着你亲自开口。”陈钟铭挑了挑眉毛。

  “我叫霍然,是海瑭的预备役男友。”说着,霍然大方而友好地伸出了右手。

  雪珂一听,惊得瞠目结舌,差点将手中的水杯摔掉,“男友?预备役?”她的目光在钟铭与霍然之间反复游移,良久,才不明所以地问道,“我怎么不知道?”

  霍然的脸上霎时流露出预料之外的失落来:“她没提起过吗?一次都没提过?”

  雪珂意识到自己很可能说错了话,垂着脑袋沉默了好一会儿。她并非刻意回避,只是真的不知该做何回答。

  雪珂冲身后的钟铭使了眼色,示意他说些什么。不想钟铭将嘴巴抵在她的耳边:“别担心,我们霍然天性生猛,抗打击能力极强。”

  不出两秒,霍然果不其然拾回了微笑:“嫂子不知道也正常得很!我还没追到。不过呢......”一个转折,他重鼓士气般挺了挺胸:“势在必得哦。”

  结完帐,钟铭告别霍然拉着林雪珂往停车场走。雪珂突然想到了什么:“等一下!”说着,她放开钟铭的手,几步退回到霍然的视野中——

  “海瑭有一颗非常柔软的心,为了保护这颗心不受伤害,她只能穿上厚厚的盔甲。如果你真的喜欢她,就要试图帮助她将盔甲卸掉,而不是不遗余力地硬挤入其中。”

  霍然稍作反应,接着抬起头来笑得明朗:“我知道了,谢谢你。”

  晚一些的时候,陈钟铭带雪珂回家。

  他开了红酒,打开投影仪,然后抱着她窝在沙发里。是96年版的《英国病人》。阿拉伯沙漠、战争、摇摇欲坠的时代,人心动荡不安。

  雪珂大口吸着橙汁,看眼前光影肆起。

  艾玛殊躺在浴缸里,任由身后的凯瑟琳为他洗去发中的沙粒,他问她:“你最快乐的是什么时候?”

  她回答:“现在。”

  她反问他:”你最不喜欢什么?”

  忽而,耳边响起钟铭的声音。他节奏精准地道出那句台词——“我不喜欢占有,也不喜欢被占有。”

  角色重叠,一时之间,雪珂竟分辨不出那声音是虚是实,又是从哪张口中发出。

  下一刻,陈钟铭将目光从屏幕移至雪珂的眼,深情款款地说:“我三天就能长出艾玛殊的胡子,可我究竟什么时候才能遇见我的凯萨琳?”说完,他在黑暗中攥住了她的手。

  雪珂看着屏幕上凯瑟琳随风招展的白色连衣裙,看着艾玛殊炙热如焚的眼神,听闻钟铭藏在黑暗深处呼之欲出的气息,那是第一次,她觉得爱情能够盖过道德,可却说不出理由。

  后来,他跪坐在壁炉前的地毯上吻了她的手指,接着是小臂、锁骨、耳垂,直至一件件退下了她的衣物。雪珂感到自己的每一寸肌肤都在他的掌中颤抖,又仿似她的命运,一分一秒,在他的掌中颤抖……

  “我觉得自己像是上帝台球桌上的一枚桌球,随意装机滚动,最后落入袋中。”钟铭去浴室,起身的瞬间,掖好被角,亲吻了雪珂的额头。

  2.

  林雪珂挽着饶娟的手臂从办公楼里走出来,眼前的城市立即呈现出一片黑云压城城欲摧的即视感。还没前进几步,黄豆大的雨点便以眨眼之势砸了下来。

  布拉格的夏天总是风雷阵阵,因此当地的捷克人习惯随时在书包里放一件运动式雨衣或者插一把雨伞。

  可是那天很不巧,她俩谁都没有带伞。

  雪珂将公文包顶在头上,一面踮着脚尖小跑一面回头看:“娟儿,越下越大了,快往前跑几步!”

  不料饶娟将提包抱在怀里,埋着脑袋很是冷静地来了句:“跑什么呀,难道前面就不下雨了吗?”说罢,她一把拉住雪珂,躲到了距离最近的一处屋檐下。

  前脚进门,后脚雨停。雪珂正垂头丧气地坐在冰箱前面挖一盒酸奶,不料卓美薇提着高跟鞋走了进来。她将相机往脚边一墩,轻声抱怨着:“什么鬼天!拍了一半开始下雨,还好有个热汤店,才没影响到我和Jose培养感情。”

  雪珂随手抓起一罐菠萝味的酸奶正要递过去,突然想起来薇薇在与前任分手以后就再没碰过与菠萝相关的任何东西,只好不声不响将手收回:“怎么,不是说雨天最适合恋爱么?”

  美薇打开冰箱,从里面翻出一盒草莓慕斯用力撕开:“亲爱的,美好的前提是得有伞!”

  “谁让你不好好上学乱谈情说爱!”

  “可别冤枉我!我好不容易当一次好学生!我是去做作业了,拍情景人像,我请Jose当我的模特。”美薇说着,用手指勾住高跟鞋的鞋带,将它们轮起来在空中转。

  雪珂将勺子从嘴里拔出来,指着鞋跟:“你的鞋都没脏,难道是光脚走回来的?”

  “错!我是被Jose背回来的。”说着,她冲雪珂眨了眨眼睛,转身回屋:“我先洗澡了,然后剪片,明天要交作业!”

  美薇就要关上卧室的门,却被雪珂一语拦了下来:“薇薇,你到底有多爱那个Jose?”

  突然,她的身子僵住了,过了好几秒才转过身来,脸上还是刚刚那副笑嘻嘻的表情:“我不知道。可是雪珂,被爱的感觉真的很美。”

  3.

  就在海瑭为车贷的事忙得焦头烂额的时候,突然接到了车行的电话。工作人员告知她,首付已清,剩下的款项还是按照每个月100欧来付。

  海瑭握着电话的手不住颤抖,她怀疑自己不是被骗了就是听错了,于是趁下午见客户的空当亲自去了趟车行。

  当时,经理正在间休。看海瑭进来,连忙让助手倒茶。就在海瑭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时候,经理用打着卷儿的英语对她说:“海小姐不用担心,老板特意吩咐过,我们已经全部替您搞定了。”

  “可是我的预付款并没有打过来啊?你们是不是搞错了?”

  “怎么会搞错呢?记录显示,是一位姓霍的先生替你支付的。”经理彬彬有礼地微笑着。

  “霍先生?”海瑭只听心里咯噔一声响。

  全部手续的办理约在了周四早上。海瑭与经理道别,出门就拨通了雪珂的电话。

  当时林雪珂正在翻译一份无犯罪证明。因为认证科要得急,她只好不吃不喝马不停蹄。手机铃声一响,她立马插上耳机。

  “喂,雪珂是我!你现在能不能出来一下。”

  “怎么了海瑭?我现在实在是忙得要死无法脱身。你看,下班以后好吗?”

  “也行。”她答得犹豫,“这事儿不方便在外面聊,下班以后直接来我家。”说完,海瑭挂了电话。

  来到海瑭家,已经是晚上七点了。桌上放着两份意面,还有一份热气腾腾的夏威夷大披萨。

  “上次我心里有阴影,这回直接叫了外卖。虽然不太健康,但雪珂你就给个面子凑合一下。”海瑭指着桌上的食物,一脸抱歉。

  “那我就不客气啦!”雪珂抓起一块披萨,大快朵颐起来:“对了,找我来什么事儿?”

  “一件好事儿一件坏事儿。你要先听哪件?”

  “当然是好事儿!”

  “车的问题处理好了。”

  “哦。那坏事儿呢?”

  “首付是GWB的公子霍然给我付的。”海瑭毫无虚情假意的掩饰,直戳主题。

  “哦。”

  看着雪珂若无其事的表情,海瑭越发觉得奇怪:“你怎么不惊讶呢?发生了这种事情,你竟然还吃得下?”

  “美被英雄救!亲爱的,一有钱有势有魅力的型男出手相救,你还有什么不满意?可不是每个人都能拥有这等好运气的!”林雪珂再抓起一块儿,大口咬了下去。

  “雪珂,这可是个天大的人情。我就是现在出去卖身都还不来啊!其他都先放着不说,霍然是怎么知道我买车这件事儿的?”

  “我说的啊!”

  “啊?”

  “我说的。霍然和钟铭是老朋友,我那天问钟铭借钱,霍然正好和他在一起,就无意间知道了。你看,这就叫无巧不成书!”说着,雪珂又叉了意面大口咀嚼起来。

  海瑭愣住了,她无比诧异地望住林雪珂,“是你说的?”紧接着起身打开窗户,侧身往窗台上一靠,喃喃自语着:“为什么连你都瞒着我……”

  霎时之间,尴尬而严峻的缄默将彼此吞灭。少顷,雪珂跟着停下了卷着意面的手,站起身,冲着那背影轻轻说着:“海瑭,其实霍然那个人不错,心地善良,热情大方,总而言之各方面都不错。你……”

  海瑭扭过头,一语将她的话打断:“那又怎么样?不过是个花花公子!我就是看不惯他那光芒万丈装腔作势的模样!”

  雪珂站在原地,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尴尬之余,一阵夜风灌进来,夜的帷幕被拉开。

  4.

  霍然正坐在办公桌前喝咖啡,前台打电话来说有位叫海瑭的小姐要面见。霍然一听,心内大喜。她一定是知道了车贷的事儿,风雨兼程要来感谢自己。

  不一会儿,海瑭走了进来。她礼貌问候,面目波澜不惊,省去多余的寒暄,开门见山——

  “霍先生,车贷的事儿银行跟我说了。请问您为什么要帮助我?”

  霍然正洋洋自得地等待夸奖,信手拈来一句:“我掐指一算,你五行缺我。”

  不料,海瑭淡淡一笑:“那就多谢霍先生的好意。我缺钱缺爱,但独独不缺你。”说着,她将一捆捆钞票从背包里掏出来:“这是一部分钱,我知道霍先生会拒绝,所以换成了现金拿来当面给你。”

  霍然被这阵势惊得瞠目结舌。他不由向后退了半步;“海瑭……你这是做什么?”

  “我来还钱的霍先生。剩下的暂时没凑够,但我会在一年之内分期还给你,利息的话,就按照当前的月息计算。”说着,她从包里掏出一份合同:“这是我自己拟的,您看一下,如果合适,您签字。如果不合适,咱俩再商量。”

  霍然接过合同扫了一眼,唇间叼着一抹坏笑,接着,从桌子背后绕出来。他在海瑭的背后停住,将嘴巴堵上她的左耳,缓慢而坚定地吐出三个字:“不同意。”

  海瑭周身一抖,气焰瞬间被浇灭了大半。她的表情依旧波澜不惊,可声音却抖得厉害:“那,您还有什么要补充?”

  霍然抿嘴一笑,又凑近了些,出乎意料地说了句:“海小姐,你有没有注意到我今天喷了什么味道的香水?”

  海瑭横下心,转过身子,四目相对之间,竟流露出一股难得的含情脉脉来。她眯着眼睛,温柔地拉过他的领带。

  霍然被面前这个女孩冷如交替的举动闹得有些恍惚,他的大脑早已停滞了思考,他看着她的眼睛,里面仿佛有光。越拉越近,越拉越近......相距10公分的时候,海瑭突然停下——

  “混蛋的味道。”她说着,冷冷一笑,不遗余力将他一把推开。

  霍然看着海瑭的背影,转眼去看桌上的合同和几叠钞票,本可一笑置之,却控制不住心中万千思绪奔腾而过。

  他终于明白,爱上她之后,自己再也无法洒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