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超越时空,遇见你

第十六章

超越时空,遇见你 米娅 6268 2017-11-07 16:27:02

  1.

  因为合作公司突然催促,本被排在一周后才着手讨论的项目突然被提上了日程。

  viki意盈盈地给大家纷发咖啡和巧克力棒:“事务紧急,各位有事的提前走,没事的留下来加加油。”

  林雪珂和钟铭约好了一起吃饭,眼看着约会时间到了,内心升起了一把火。就在她坐立难安的时候,整个儿下午都在奋然敲击键盘的饶娟突然转过脑袋:“你要是有事儿就先走,把你那份留下来我给你做。反正我晚上回去早了也没什么事儿可干,再说我自己这份马上做完了。”

  雪珂感激涕零地望住她:“不好意思娟儿,实在是麻烦你了。我晚饭刚好约了人,下次我替你!”

  饶娟抬头笑了笑,说了句:“快走吧。”转身便回去继续工作。

  不料林雪珂刚走出公司大门就接到了陈钟铭的电话。她被告知约会有变,只好满怀沮丧地回到办公室。

  “怎么回来了?”饶娟一脸不解地问道。

  “约的人刚好有事儿,你说巧不巧?这简直就是天要留我,我不得不留啊!”雪珂说完,跟着呵呵笑了两声。

  工作投入的时候时间过得风驰电掣。不知不觉间,天光已然落尽。林雪珂抬头望墙上的挂钟,已经晚上九点半了。viki发的巧克力棒早已被她舔得干干净净,她约饶娟回家,却发现她在正兴致勃勃地翻译一份声明。

  “太晚了娟儿,明天再做吧,你看整个儿晚上就咱俩留下了,其实根本没必要这么拼!”

  “你先走,我把这一份完成就走。谁让咱们是外国人呢?肤色决定了我们想要在欧洲闯出些名堂就得加倍努力!”

  2.

  在林雪珂精疲力尽地回到公寓躺在床上时,卓美薇以火箭的速度冲进来,她穿一件吊带蕾丝睡衣,十分妩媚地冲雪珂抛了个媚眼,然后告诉她:“我谈恋爱了。”

  雪珂花了十秒钟来消化这句话,然后目瞪口呆地看向她,她将怀里的一瓶芦丹氏“柏林少女”抛过来,“来,给儿童的礼物。笑一个,明晚请你吃大餐。”

  卓美薇的新男友叫jose,是个导演系的西班牙籍留学生,他大她两、三岁,喜欢自作主张地唤卓美薇作“vivian”。美薇说她很喜欢他叫自己名字时候的样子——轻咬住下唇的牙齿缓缓放开,嘴角微微扬起,配合他含情脉脉的眼神,像是说着一句旷世情话。

  他俩的相遇也极具戏剧性。有天卓美薇深夜飙车回家,路过麦当劳正好下车买了杯咖啡。从店里出来没走几步鞋跟儿断了。她扭了脚,咖啡撒了一地,抱怨之余,只好很是狼狈地坐在花坛边休息。

  就在这时候,他走了过来,将自己的咖啡递给她,弯下身子扶她回车里。他和她像,喜欢一脚将油门踩到底,喜欢见车超车。他们整整一路都在聊昆汀·塔伦蒂诺和罗曼·波兰斯基。

  后来,他将她送回到公寓楼下,停好车,转身往地铁走。美薇没忍住,上前吻了他。

  雪珂满眼羡慕地望住美薇:“所以,是你对他先动了心?薇薇你真勇敢!”

  美薇撩了撩头发,“我觉得应该是彼此之间一见钟情。不然他干嘛半夜三更不睡好心好意送我回家?我不过是接应了他的心意!我忘记当时他说了怎样的暗语,我又是如何逃离去车外吹风。总之,像是咖啡桌下一个女人伸脚勾住一个男人的腿,目光相触,彼此就那么心照不宣了。”

  所谓一见钟情,不过是心中所想的那个他与现实所见的那个他跨山跨水久别相遇。一直到很多年以后,林雪珂都固执地认为,一见钟情才是纯粹的爱情。

  3.

  经过项目挽回事件,海瑭自然对霍然心存感激。可好几次撞见他带不同小妞出现在各种场合,又对他心生芥蒂。不过是一只镀了金的大公子罢了,点头之交,不值得用心的。

  不久后的一个周末,海瑭约了同事在“两个寡妇”酒吧放松。刚坐上吧台,一个熟悉的面孔推门而入。定睛一看,是霍然。海瑭立马扭过头,装作酩酊的样子将额头抵上桌沿。

  霍公子搂着两位异国小妞大摇大摆穿过人群,一路上招呼声无数。终于,他在海瑭背后停了下来,伸手拍了拍她的肩,故意将嘴唇堵在她的耳边——

  “小姐,你背上的扣子开了。”

  海瑭疾呼一声抬起身子,用力过猛,差点儿从高脚椅上仰下去。

  “真巧啊海小姐,你不转身我都不知道是你!”

  海瑭讪讪笑了一下,跳下椅子就要往卫生间里跑,却被霍然一把拦住,他丢给她一个坏坏的笑:“没开,刚刚是我看错了。”

  “霍先生逗我玩儿?”海瑭一脸风平浪静,其实心里多少有些恼了。

  “我一般都是这样搭讪啊!”他也不否认,反倒是得意洋洋地挑了挑眉毛。

  暴发户!海瑭在心里默默念,朝他翻了一个硕大无比的白眼。

  下一秒,霍然挥手打发走金发小妞,攀上海瑭旁边的座位,对着酒保来了句:“一杯double whiskey,给这位小姐dirty martini。”酒保距离自己八丈远却还是心领神会般点点头,周围嘈杂极了,海瑭怀疑他是不是懂得唇语。

  不一会儿,酒水被端了上来。霍然举起杯子欲与海瑭碰杯,可海瑭不接招,装作没注意的样子直视前方荡着双腿。

  霍然也不在意,他将那份martini端起来,硬塞到海瑭手里:“海小姐,我可是在工作上帮了你一个天大的忙,你就是这样对待自己的大救星吗?”

  海瑭无路可退,只好不情不愿地看向他的眼睛,轻启其口,语气不咸不淡:“谢谢霍先生。”

  霍然倒很是爽快地回了一句:“别那么见外海小姐,周末愉快!”

  三杯martini喝完,海瑭有些盎然,内心深处的防备层层褪去,她指着霍然的外套嘻嘻笑:“都快要到夏天了,怎么,霍先生还穿西装?”

  “你没发现这是范思哲吗?”霍然不直接回答,歪着身子,摆出一副纨绔子弟的浮夸模样。

  “范思哲又怎么了?”海瑭不明所以。

  “量身定制哦,为了耍帅!”

  海瑭差点儿喷出一口酒来,真想装作不认识他!

  晚上十点钟,霍然说要送海瑭回家。哪想刚走出酒吧门口,就被她果断拒绝掉了。后来,她甚至谢过他的好意,自己打电话叫了辆出租车。

  霍然看着飞驰而去的车影,忽而觉得棋逢对手。

  然而没过三天,海瑭在公司附近用午餐的时候再一次碰到了霍然。

  她刚刚才在翻看菜单,他就笑嘻嘻地在她对面坐了下来。海瑭被吓了一跳:“霍先生?有什么事吗?”

  霍然笑得真诚:“真是天赐的缘分,海小姐你看,我们又见面了。”

  “是挺巧的!”海瑭很是客套地微微一笑,笑容却很是勉强。

  “看来海小姐没想好要吃什么,听说这里的海鲜披萨还不错,如果你不介意,不如我们分吃一份披萨?”

  海瑭知其用意,却偏偏不给人台阶下:“真不巧啊霍先生,我海鲜过敏,翻来翻去也没什么想吃的东西。我突然想起来还有工作要做就先走一步。霍先生慢用。”说着,她翻袖子看了一眼表,抬手就要摘掉外套。

  霍然见状,微微起身,温柔而霸道地按住她的胳膊:“海小姐太不注重保养了,不好好儿吃午饭会落下胃病的。”他跟着伸手看了看表:“距贵公司的法定工作时间还有四十分钟,你不如吃完了再走。”

  海瑭明显一愣,他的关心的确冲击到了自己内心深处的某根神经,可转念想到她左手小妞右手拖风带尘的形象,又不自觉地垮下了嘴角:“我们似乎没有那么熟,霍先生难道不觉得自己的关心有点余?”

  海瑭料定了霍然会当下遭受打击自尊心受挫,他就算出于面子不丢下一句恶毒的咒骂,也应该会冷着脸转身走开吧。

  然而出人意料的是,霍然非但不恼,反倒来了兴趣似的呵呵直乐:“海瑭小姐真会开玩笑。据我所知,这世界上有不怀好意的关心,有望尘莫及的关心,可哪里会有多余的关心呢?”

  “……”

  好厉害的对手,看似云淡风轻,实则几句话就将自己推入逼仄。海瑭看着窗外来往的人群,假装没听懂他在说些什么。

  见海瑭词穷,对面的男人微微一笑,好看的轮廓显山露水:“海瑭小姐,有时候我会觉得你有一种特别的吸引力。”

  海瑭面不改色,薄薄的红唇抿成一道亮丽的风景线:“谢谢霍先生的错觉。”

  出了门,海瑭往林荫大道的方向走。她眼睁睁看着一对对擦肩而过的情侣,不由自主地心声叹息。

  不得不承认,置身于这样一座浪漫与矜持并存的城市,没有人会喜欢孤独。只是比起失望、随欲、以及冷热交替后的纵横来说,孤独会让人更踏实。一个人走走停停,冷暖自知,自给自足,你不知道自己在等待什么,就像不知道什么在等待着自己。

  这就是海瑭,拥有着少年的眼神。装作眉目冷漠,似乎整个世界只在一句取舍之间。而在这不动容的眉目之下,却掩藏着一腔找不到出口的盲目青春,亟待被审阅。

  4.

  林雪珂回到家,美薇已经把火锅插上电了。雪珂挽着饶娟的胳膊正要开口帮她们互相介绍。不料美薇拿着把菜刀冲了出来,她穿了一件看上去就价值不菲的家居服,长发在头顶盘成了一个丸子。她哇哇大叫着:“雪珂雪珂,这就是你在电话跟我说的那个工作狂吗?”

  雪珂的脚下踩下了急刹车,目光也跟着狠狠怔住。她偷偷看了一眼身后半步的饶娟,她正很是尴尬地垂着头。

  就在林雪珂想方设法打圆场的时候,美薇举着菜刀拥抱了她:“你好,我叫卓美薇,是雪珂的室友!你看,我们三个好配,你是工作狂,我是购物狂,美薇是人来疯!”

  雪珂洗了手,要饶娟坐在桌前喝茶,自己则卷起袖子帮薇薇切土豆。

  开吃之前,薇薇从冰箱拿出一瓶粉色香槟:“我放学以后专门去买的,为了欢迎新朋友!”

  饶娟很是难为情地说了句“谢谢”,拘束得手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放。美薇则很是大方地将大半只螃蟹夹进她的碗里:“吃吃吃,味道凑合,但管够!”话罢,大家哈哈大笑。

  席间,美薇给大家讲起了一则新闻,说是一对夫妇因为幻想中的一百万大打出手,最后连警察都惊动了。

  “雪珂,娟娟,如果你们有天突然中了一千万的彩票,该怎么花掉?”

  “我要去买大钻石!越来越大的钻石!”林雪珂哈哈笑着,将香槟往大家杯子里斟,“你呢娟儿?”

  “这个问题我年年都在幻想,可每年答案都不一样,而今年的答案已经了然于心!”

  饶娟喝得有些上头,将一大块烫口的莲藕迅速咀嚼接着狼吞虎咽般咽了下去:“如果我有一千万,我就大摇大摆走进爱马仕,让他们关上店门,任我包场两个小时!然后坐到大厅最中央的沙发上,端一杯最好的香槟,我边喝香槟边对着四面八方的货架一番指指点点,告诉他们,这个不要,这个不要,这个不要,这个也不要,其他的全给我包起来!”

  饶娟手舞足蹈地说完,卓美薇忍不住大肆与她碰杯!霎时之间,三个人笑得东倒西歪,雪珂突然发现,原来每个人都长着好几张脸。就连平日里闷不作声的饶娟,竟然都有如此激情万丈的一面。

  吃到后来,三个人都喝到尽兴,也不知道是谁起了个头,大家聊起炫富这个话题来。

  美薇的唇间叼着根桃心形状的棒棒糖,迷离的眼神中透露出性感的放肆来:“她们讨厌我,又戒不掉我,就是因为她们赶不上我我才要当皇后!”

  饶娟歪着脑袋将杯中的烈酒一口闷掉,将酒杯往桌上一扣热烈跟风:“我觉得炫富的对立面就是仇富。仇富是什么?俗话就是眼红。仇富其实是很粗鲁的词,每个人的起点不同或阶级不同因此生活水平不尽相同,他过的比我好,他就一定要遭人白眼吗?”

  “我爸说,中国人太多,露富往往是最简单的沟通方式,你能够从一只名牌表或名牌包里很直接地告诉别人,你的社会阶级定位在哪里。”美薇说着,将棒棒糖在辣汤里一沾,放入口中咬了个粉碎。

  那天晚上,三个女孩儿闹到后半夜,饶娟醉得厉害,便睡在了雪珂家。

  第二天早上下楼的时候,林雪珂接到了陈钟铭的电话。她刚才挂掉,饶娟的头从背后冒了出来:“MKC的陈总吗?”

  雪珂支支吾吾了老半天。饶娟打了个响指:“脸红?那就一定是他啦!”

  是谁放出去的消息?林雪珂反倒被蒙在了鼓里:“是昨天晚上美薇跟你说的吗?”

  “什么昨天晚上?老早之前就知道了!不光是我,整个儿公司都知道了。就是你给我买提拉米苏那天,财务部的Tina亲眼看见MKC的陈总吻了你!好在这是欧洲,大家各过各的,八卦才没那么多!”

  5.

  新的一天忙得一如既往。工作从早做到晚,除了午餐时间到楼下超市买了三明治,林雪珂连茶水间都没来得及去。

  下了班,雪珂收拾东西回家,不料刚走到地铁站就接到了海瑭的电话,海瑭的语气里是一如平常的冷静,可字里行间却还是透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焦急。

  约定的地点是在一家名叫“柠檬叶”的泰国餐厅。林雪珂进门,发现海瑭已经在那儿了。她的辨识度很高,依旧是衬衫红唇一身职业装扮,她正坐在落地窗边,面前放着一壶印度姜茶。

  雪珂径直走到她的面前,轻声说“嗨”,海瑭咧嘴一笑,却明显开心不起来。

  “怎么了海瑭,这么着急找我来。”服务员来点单,雪珂要了咖喱饭。

  “我......其实也没......”不知为什么,一贯做事果断利落的海瑭突然犹豫起来,雪珂追问一句:“出什么事儿了?”

  海瑭知道车贷出问题的事儿,是在前一天早上,定制款奔驰已经可以出货了,可银行突然打电话来说贷款不给放。

  “之前我和那家银行的咨询师已经谈好了,他为我制定了套最合适的贷款计划,先交一笔首付,然后每个月贷200欧,连本带利争取5年还完,这样的话基本不会对我的生活质量造成任何影响。

  现在车都已经到货了就等着付款,可是银行突然打电话来说贷款失败,因为我的工作签证只有两年,如果想要继续,两年之内贷款必须全部还完。因为那辆车是私人定制,不能全款退货,如果一定退,那我必须赔付7000欧的违约金。”

  “当初干嘛非要买奔驰?刚刚工作,买辆skoda不好吗?”雪珂一脸不解。

  “雪珂你不知道,我们单位同事开的最烂的车都是宝马一系,做我们这行儿要是没有好车,跟人谈项目都没底气。当然也怪我自己,有一种狮子座女生与生俱来的虚荣心。我当时脑袋一热就定了这辆。没想到千凑万凑刚把首付凑齐,现在又出了这问题。如果按照目前的贷款方式,我每个月挣的钱光用来养车了,连吃饭都成问题。”海瑭一边说着一边叹气。

  “所以呢?现在准备怎么办?”雪珂端起茶杯。

  “所以我现在只能多付一些首付。雪珂,我……”想说什么,却迟迟难以启齿。

  “嗯?”

  “我想问你借点儿钱......”这句话刚说出口,她脸颊上的潮红刷的一下蔓延到了脖子根。

  “要多少?”

  “......3000欧,我实在是没办法了雪珂……”

  “我知道你的性格,可是海瑭,我暂时可能凑不到那么多......”

  看着雪珂为难的样子,海瑭一时之间泄下气来,她恢复以往的平静,振作了精神:“不勉强的雪珂,我自己再找家里想想办法。实在不行我再找份兼职就行!”

  “你别急海瑭,我想想办法,能帮你的一定帮你。”

  吃完饭,海瑭赶着回公司加班。雪珂坐在有轨电车上,左思右想,最终还是拨通了陈钟铭的电话。

  刚才响了一声,电话被接了起来:“小雪珂,咱俩还真是心有灵犀,我刚想给你拨过去没想到你就打了进来。我和朋友在希尔顿吃饭,离你那儿不远,你来吗?”

  “我不去了,刚和海瑭一起吃完。”

  “找我有什么事儿?”

  “……”

  “嗯?怎么了?”看那头没反应,钟铭再问一遍。

  “钟铭……我想问你借笔钱。”

  “好啊!多少?”

  “挺多的。”

  “再多也有个数吧!小雪珂,大大方方说出来,你是我女朋友,花我的钱天经地义不是?!”

  “3000欧。”雪珂提起一口气,屏息凝神地等待答案,要是被委婉拒绝了该怎么办?要是被他误会了又该怎么办?

  “我还以为多少呢!明天给你打过去。”林雪珂没想到,钟铭想都没想就答应了下来,“这就借给我了?你也不问问我要干嘛么?”

  “对啊,你要这么多钱做什么呀雪珂?”

  “不是我,是海瑭临时需要钱救急。”接着,雪珂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讲给钟铭听。

  “……”

  “那就这样,你让她不用担心,在这世界上,能用钱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

  钟铭放下电话,身旁的霍然嬉皮笑脸凑了上来:“怎么了,小女友召唤?”

  “没有,问我借笔小款。”

  “可以啊陈少爷,您可真是毁人不倦!一自立自强纯洁朴素的姑娘没跟你多久就学会享乐了!”

  “别乱说!她说是给她闺蜜海瑭救急,订了辆奔驰结果贷款出了问题,现在首付还差一些。”

  霍然一听,周身一抖,手中的朗姆差点儿洒出来:“海瑭?海瑭需要钱?”

  “怎么了就这么精神?关你霍少什么事儿?”

  “嘿——海瑭是本少爷正在追求的姑娘!真是天赐良机,我正愁没机会给人家表达自己的真情实意。梅赛德斯奔驰是吗?回见啊钟铭,本少爷去英雄救美了!”霍然说完便拿起外套离开,都走到门口了又退回来——

  “对了,我的女人我自己救,你那些钱先不用打了。为女***,是我们的义务!”

  “什么乱七八糟的!”钟铭笑笑。

  “不要崇拜我哦,后半句是妹之山残的名言。”

  陈钟铭将刚刚递至嘴边的水杯拿开,“谁?什么残?”

  “妹之山残是《clamp学院侦探团》里的人物,老先生您别问了,反正问清楚了您也记不住。”话还没落定,霍然就已经失去了踪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