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超越时空,遇见你

第十五章

超越时空,遇见你 米娅 5201 2017-11-07 16:24:36

  1.

  回到布拉格已经下午六点多了,机场门口,林雪珂和饶娟告别。不料刚走到大巴站就撞上了迎面而来的陈钟铭。

  “你怎么来了?不是说要开会吗?”雪珂想要装出波澜不惊的样子,不料惊喜却从眼睛里淌了出来。

  “会议取消了,我看时间充裕就赶过来接你。饿不饿?”说着,他伸手摸了摸她的头。

  “当然饿!饿得能吃下一头牛!”

  钟铭听闻,笑得温柔:“那就好!现在跟我回家,饭都已经做好了!”

  “你......做饭?还是......外卖?”雪珂微微挑了眉毛。

  “林雪珂,你也太瞧不起人了!满汉全席做不出来,简单的料理还应付不了吗?”

  车子发动前,林雪珂在钟铭的脸上轻轻啄了一下:“有什么好吃的?”

  “回家你就知道了。快系好安全带!”

  进了门,林雪珂连衣服都没来得及换就直接冲到了餐桌前。当她看到那一桌子色香味俱全的美食,那颗忐忑依旧的心终于落下来了。

  她端起韩式拌饭朝嘴里一顿猛扒:“不错啊陈钟铭,在哪儿叫的外卖?”

  坐在一旁的钟铭正戴着一副得意洋洋的面具等待赞美,忽而神色一变:“你不要血口喷人,这真是我亲手做的!”

  “真的好吃?”

  “当然好吃了!”

  “你知道做得有多艰难么!饭都蒸好了我才发现忘了买肉,翻遍冰箱,发现就剩下最后一袋冰冻烤鸡翅。没办法,我只能临时将牛肉改成了鸡肉。”

  林雪珂乐乐呵呵用力扒了两口,动作猛地慢了下来,挑起碗里的一条肉丝,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

  “烤鸡翅不应该是完整的吗?我怎么连一根骨头都没发现?”

  陈钟铭脸色一变,笑得阴险:“你猜?”

  “猜不到!”

  “为了体现我的诚意,肉丝儿是我用牙齿从鸡翅上一丝儿一丝儿撕下来的。”

  林雪珂愣了一下,认真观察钟铭的表情,呵呵一笑:“骗人!小坏蛋!”

  “我没骗人,其他几道菜都是让楼下中餐馆儿打包上来的,只有这一道主食是我手口并用的杰作!”陈钟铭一边说一边往厕所里躲。

  “陈钟铭!你给我过来!”林雪珂一声狮吼。

  2.

  周六下午,雪珂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整理材料。美薇晃晃悠悠地靠过来,往沙发上一坐,唧唧歪歪了好一会儿,晃着雪珂的双肩:“雪珂,雪珂,大周末的就别工作了,陪我去购物好不好,我一个人很无聊的。”

  雪珂扭过头,正好撞见美薇满面殷勤的样子,她摘掉眼镜,用力捶了捶后腰:“怎么,小公主出门扫货,需要个侍从?”

  “哎呀不是的雪珂,我就是觉得天气不错,咱俩已经好久没一起逛街了。”

  雪珂翻看做了大半的资料,将它们拖入文件夹,接着无比利落地合上电脑:“也好!那你说说,这天气我是该穿裙子还是该穿牛仔裤?”

  美薇看雪珂答应下来了,兴高采烈地嚷嚷着:“行程我都已经安排好了,先去Chanel取我之前订购的le boy,再多走几步去Valentino看双鞋,然后到马路对面的Tiffani买我的double heart,最后咱俩去一会所喝下午茶外加歇脚!”

  林雪珂一听,摇头晃脑地张口拒绝:“小姐,你这可是冲动消费,冲动消费就是犯罪!我怎么能做帮凶呢?”

  不料雪珂话还没说完,美薇便从钱包里掏出一张金卡凭空晃了晃:“全布拉格最好的咖啡,会员制,没登记不给进的哦!”

  雪珂打眼儿一看,扭头往卧室里钻:“看来我还是穿裙子好了,今天就走白领文艺风。”

  走到香奈儿门口,雪珂正想伸手推门却被美薇暗暗拦下了,就在她不明所以的时候,一位西装革履体格健壮的保镖将玻璃门从里侧拉开,与此同时浅浅鞠了一躬:“欢迎二位光临。”

  经过美薇的一番询问,之前为自己订货的店员正在招呼另一位客人。她们只好坐在沙发上等待一对一的服务。

  不一会儿,有金发碧眼的姑娘前来询问免费酒水。美薇轻车熟路地要了伯爵红茶。

  红茶端上来,雪珂细细地看:方形的纯黑色木质托盘里摆着一只茶壶和两只瓷杯,还有小盅黄糖浆和牛奶,壶身上印着Chanel的字样。托盘的中央有只精致无比的水晶花瓶,花瓶里插着朵新鲜的山茶花。

  美薇望着不远处挂在模特肩头的那只Reissue 2.55若有所思。过了好一会儿,缓缓开口:“我大学时期入手的第一只香奈儿就是2.55。”

  她喃喃念着,不知不觉间,旧时记忆笼上心头。

  美薇记得跟庄宁冷战的那段日子里,自己基本陷入情绪失控的状态,也不知道是不是触景生情,反正她一看到灶台就想哭,一看到锅铲儿也想哭,总之看到一切与他共同经历过的场景都止不住流泪。后来美薇同班的姐们儿看不下去了,问她想不想先行一步来次华丽丽的转身,她点头说想。于是姐们儿将攻略秘籍交给她,告诉她要光彩照人地出现在大家面前,用自己与生俱来的优越感堵住那些人的嘴。

  当然,林美薇照做了。

  那天,她穿着Burberry最新款风衣,配Versace抹胸短裙,脚下踩了双Christian Louboutin的So Kate,为了彰显自己的小女人气息,还丢掉老气横秋的lv,专门买了香奈儿2.55。

  待一切装饰妥当,她跑去球场找到庄宁,当时,他正好和队友们在一起。美薇当着所有人的面,在他唇边烙下一个特别俏皮、风骚又很咸湿的吻,然后在众人惊异的目光中,挽着他的胳膊从管桐面前大摇大摆地晃了过去。

  后来,他俩共同亮相的场合越来越多,就在管桐主动退身幕后,在大家以为他们会手挽手走向天长地久的时候,美薇毅然决然跟庄宁讲出了分手。

  “不愧是卓家千金,分个手都得是惊天动地大费周章。”林雪珂细心揣测着美薇的表情,端起茶杯轻声打趣儿,“要我说,既然明知结局无论好歹都是分手,那先发制人又有什么意义呢?”

  良久,林美薇如炬的目光从模特身上移开,凭空顿了顿,重新投射到雪珂的身上:“你可能不了解。虽然我的爱情破碎了,可好在自尊心保留完整。”

  一杯茶下肚,服务员前来请美薇到前台验货,雪珂独自一人坐在空荡荡的沙发上,一边喝茶一边翻看杂志。

  没多久,美薇提着精致无比的包装袋回来了,她拉着雪珂就要出门,却被雪珂一把拽住——“怎么了这是?”

  “薇薇你别急啊,这茶还剩下大半壶,不如喝完了再走不然剩下了多浪费!”

  林美薇避过店员好奇的目光,恨不得将嘴巴嵌入雪珂的耳朵:“小姐,在这种地方喝茶一定不能喝完,最多最多喝半杯,不然显得特别土。”

  雪珂愣了一下,接着眯住眼睛呵呵一乐:“真没想到喝个茶讲究还这么多,薇薇你好假!。”美薇挺了挺36d牌美胸,高扬起头颅,大步流星往门外走:“说者有意听者无心,雪珂,就凭咱俩的好情谊,我全当你说这话是在赞美我喽!”

  “当然是赞美了!王尔德说过,虚荣心是年轻人佩戴的一朵优雅的花!”

  林雪珂小步跟在后头心生感慨,大概在所有擅长装模作样的朋友当中,卓美薇是最最真实的那个。

  3.

  趁着午休,林雪珂去公司不远的意大利餐馆买咖啡。目光扫过货架上方的提拉米苏,她突然想给饶娟带上一份。可蛋糕放在架子最上层,她踮着脚够了半天都没够着。

  就在这时候,一只胳膊从雪珂背后伸了出来,很容易便取下蛋糕放在她的眼前。雪珂回头去看,满怀欣喜地叫出了声:“钟铭?你怎么在这儿?”

  “我刚好来银行办点儿事儿。”其实他没告诉她,事情已经办完,他早早儿就等在这儿就是想要假装偶遇和她撞个满怀。

  钟铭拉雪珂在窗边坐下,指了指她手中的提拉米苏:“这么大一盒,你怎么吃得完?”

  “是给同事买的!”接着,她就跟他讲起了饶娟。

  钟铭听后,沉默着思忖片刻。

  “如果以后她需要什么兼职或者什么帮助,你就来找我。我们合作的几家小公司很需要她这样的人才。”

  “那多不好意思,欠你的情我该怎么还!”

  “别害怕啊小雪珂,等你嫁给我以后慢慢儿还,一辈子,足够你还!”说着,跨过桌子,在她唇上印下轻轻一吻。

  这就是爱情吧,雪珂默默地想,和他在一起之后,她好像就连讲话都敢大声一点。

  4.

  海瑭站在GWB公司楼下的时候,是上午七点半。富丽堂皇的大厅,在她眼中却变成了一片充斥着血雨腥风的苦海。

  前一天下午,老板一再嘱咐她,要么不惜一切代价挽回修改方案的机会,要么就二话不说卷铺盖走人。海瑭心里清楚,自己任职的这家公司,是整个儿欧洲范围内供应链方面最顶尖的公司,如果在这里被炒,以后就别想再在这个行业混下去。

  等了一整天,经过无数次舔着脸的询问,前台小姐却始终回应说总裁不在。海瑭从怀抱希望到遇阻失望再到满心绝望,她疲惫不堪,望窗外天色,突然觉得这一天竟然有一辈子那么长。

  霍然走进总裁办公室,秘书随之端来薄荷茶,他望着办公桌后整襟危坐的背影,迟迟开口道:“爸,那个女孩儿已经不吃不喝等了一整天了,要不要……”

  话没说完便被霍正勋打断:“我知道。前台打电话汇报过了。”

  “知道?那您为什么不见她?”

  “我知道她是为了什么而来。因为她的一个不起眼的疏忽,导致整个儿项目瘫痪。这个项目我相当重视,一再强调要按时完成不能出任何差池,结果还是出问题了,你说我能不能不生气?”

  “爸,其实我也已经听说了,一个小小的错误而已,不至于吧......”

  “小小的错误?如果错是出在最后几步倒没什么事儿,可前几步就出错怎么行?现在的年轻人啊,都跟你似的心浮气躁。不过是接受了几年高等教育,就觉得自己拥有不费吹灰之力便能改变世界的本领。可是呢,进入社会才发现万事和自己想象的天差地别,大事由小事积累,而小事能做好也并不容易。”

  “爸,谁又没犯过错呢?我当初刚进公司,不也是把手上的工作搅得一塌糊涂?我们的区别就在于,我有机会改正,而她却没有。想要人家成功,那也得给人机会犯错纠错吧?!”霍然拿起茶杯喝了一口,又将霍总的杯子斟满。

  “她成不成功跟我们没有任何关系,我只在乎这个项目有没有按要求做好。”

  “爸您想想,她就是没功劳也有苦劳,没苦劳也有疲劳不是?看她跟我差不多一般大,您就给她一次锻炼的机会!”

  ……

  海瑭睡不着,干脆坐起身,敷着面膜在网页上翻找招聘广告。跟物流相关的职位她都搜了个遍,边搜边后悔自己大学时候怎么就没有多学一点?熬到后半夜,又干脆打起精神写简历。

  按道理来说,她本应该开瓶红酒边哭边醉醉了就睡,来一次心灰意冷的破罐儿破摔,可理智迫使她冷静下来,万事都得给自己留条后路,就算天塌下来了,也得赶在前几秒掘出个地洞。

  一直等到天光微熹,海瑭离开书桌,顶着副熊猫眼拉开窗帘轻轻叹,天气预报明明写着今天雷阵雨,可此时此刻从双窗户看过去,整个儿城市偏偏一片光明。得是多不幸啊,就连天气都不配合自己当下的心情。

  来到公司,海瑭将两只纸箱放在门背后,在茶水间不动声色地站了一会儿,接着开始着手收拾办公桌。她拉开抽屉,看着墓碑一般放置凌乱的纪念物,从业以来的场景历历可数。

  那只兰蔻口红是team leader送了,为庆祝第一个项目的圆满成功,可因为颜色太暗,自己一直都没用过;那把长柄雨伞,是当初为Dior做供应链的时候合作公司负责人送的,那是海瑭从客户那里得到的第一份礼物;还有那支Lamy钢笔......那是黄玠寄来的,在他们分手半年之后,为了奖励海瑭找到新的工作......

  海瑭取出钢笔,在废稿纸上草草划了两道。在这种惨遭人生滑铁卢的时刻,是不是应该写点儿声泪俱下的职业追悼以留作纪念?她轻轻闭上眼睛,手随心舞。来不及想,两个大字跃然纸上——黄玠。

  就在这时候,门外响起一阵由远及近的脚步声。海瑭迅速将纸张插入碎纸机,同时将钢笔塞进箱子最底部。

  “Diana——”是team leader的声音,“GWB的工程师打电话请你现在过去,说上一次项目给机会纠错。记住,数据要一个字儿一个字儿地读取,步骤必须精确!”

  “给我机会?米兰,我昨天并没有见到霍先生。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什么怎么回事儿?昨天霍总没跟你说么?”

  “没有啊!”海瑭如实回答,大脑一片空白。

  “那就什么都别问,只管做好手头的工作。”米兰说着,目光中透露出一丝对侥幸的不屑一顾来。

  行至门口,这个轮廓分明的中捷混血又重新退回来两步:“对了,这事儿你有必要感谢一下霍公子。最好登门道谢。”

  “是霍总么?”

  “不,是霍总的儿子霍然。”米兰说着,留下一个暗藏玄机的背影。

  午餐间隙,海瑭从GWB顶楼的会议室走出来。下了电梯,她直奔前台:“小姐麻烦你,请问霍然霍先生在哪间办公室?”

  “您有预约吗?”前台秉持一脸比职业规定更为温柔贴心的笑,将海瑭的内心照得明亮。趁着她翻看记录的间隙,海瑭暗暗地想,细节完善而人性,没有作威作福也没有装模作样,这也许就是国际性大公司技高一筹的地方。

  “不好意思,霍先生今天还没来。不然,您留下姓名和号码?”说着,将纸笔一并呈上。

  海瑭利落而工整地将它们写下来,婉言道谢,扭头往星巴克的方向走。

  咖啡店设于商务区附近,又赶上午餐时间,店里店外座无虚席。海瑭端着只托盘,左等右等好不容易等出落地窗旁边的一张高脚椅,不由分说便坐了上去。

  街道上空悬着几朵乌云,没多久,便酝酿成了淅淅沥沥的雨。当时海瑭正以十二万分认真的态度埋头挖一份布朗尼,吃到大半儿,一双圆头皮鞋出现在她低垂的视野里。她莫名抬头,那个面目陌生的亚洲男人已经径自将瓷杯放在桌面上了。

  他扬扬嘴角冲她笑,说:“小姐,你看,周围没空位儿了,我能和你拼下桌么?我就坐一会儿,等雨停了就走。”

  海瑭抬眼望去,店里店外人头攒动。扫了眼手表,胳膊一挥,想都没想来了句“坐。”

  后来每当他们忆起此情此景,他都一再强调说这是命数是天赐佳缘,你海瑭是我的女人,再怎么挣扎怎么不情愿也都躲不过的!海瑭带着一脸戏虐透过殷红色的玻璃杯底儿反唇相讥,她说:“哪里哪里,明明就是我当初理智沦陷,命犯桃花劫,是人是兽没看清!”

  说到这儿,他一个反手捉住她的腰,扮出一副很凶的样子,瞪着眼睛,歪歪脑袋,扳过胳膊将她杯中的红酒一饮而尽。

  情路相逢勇者胜,按海瑭自己的话说,良缘美景,那多半是命中注定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