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超越时空,遇见你

第十三章

超越时空,遇见你 米娅 5256 2017-11-07 16:23:21

  1.

  眼看着复活节就要到了,法定假日四天,从周四一直休到周一。

  为了和皮特一起去某个绿水青山的小镇约会,卓美薇特地定制了一整套巴洛克风格的骨瓷餐具。

  林雪珂小心翼翼地捧起一只茶杯:“野个炊而已,用得着这么全副武装吗?”

  美薇挑了挑猫眼儿,“金钱诚可贵,可爱情价更高啊!快帮我看看,这腮红打得一样高吗?”

  雪珂瞪了瞪眼睛:“别担心!你就算化成了鬼,也是皮特眼中最美丽最妖娆的鬼!你这爱情,可真是价值不菲!”

  美薇哈哈直乐,提着高跟鞋:“不跟你说了,我上课要迟到!今天的客座教授是位英格兰帅哥,我美丽的双眼告诉我,她不想错过!”

  工作间隙,林雪珂到茶水间冲咖啡。靠在窗台上,她突然想起了海瑭,于是一个电话拨了过去,问问她复活节准备做些什么。

  响了好久,电话接起来,海瑭的语气冷静而陌生:“没计划。工作出错了,在家呆着,反省。哪儿都不去。”她的声音怪怪的,好像刚才哭过。雪珂的脑海中条件反射般弹出几个词汇——失望至极,拒人千里,血气全无。

  2.

  海瑭收到GMB公司的投诉,是在周一大早。她刚刚路过老板室,便被面容僵硬的秘书叫了进去。team leader将塑料文件夹往她面前一摔,用打着卷儿的英语说:“Diana,你是对手公司派来的间谍吗?这么简单的数据统计也会出错?现在这个项目已经做到营销策划环节了,却被告知统计步骤出现了错误,前面四个月的项目被合作公司全部推翻!整个儿线上工作得全部修改!你说你没有经验,那就应该花十倍的经历去完成它,你看你都做了些什么?难道中国人的工作态度就是这样的吗?”

  “对不起经理,我马上去改,以最快的速度改好!”海瑭一脸平静,其实心里早已一片狼藉。

  “没有机会了!GMB很有可能找别的公司接替!你现在需要冷静,大家都需要冷静。请你放下手头的全部工作,等待老板度假回来再做定夺。”

  海瑭出了经理办公室,努力控制住情绪,一头扎进卫生间。她麻木地翻开手机通讯录,翻了一遍又一遍,这才发现眼底一片苍茫景象,连半个可以说话的人都找不到。

  海瑭明白,这就是自己平日里一心钻工作造成的恶果。不屑与同事联络情谊,不屑花精力维持一些职务以外关系。电话簿里大部分是客户,可以出口倾诉的朋友除了新晋闺蜜林雪珂和远嫁迪拜的发小儿,一个都没有。

  无力感如同海啸一般袭来,她觉得自己就要被吞没了。

  自从跟海瑭打了那通电话,林雪珂就一直放心不下。她一下班便叫了的士去海瑭家,在楼下打了十几个电话海瑭才将钥匙扔下来,她心急火燎地跑上楼,海瑭趴在沙发上,已然哭成了一滩水。

  雪珂将客厅的窗帘拉开,转身摁亮吊灯,接着将跪在地板上的海瑭扶起来。她把小山一般的纸巾丢进垃圾桶,与此同时悉心安慰:“工作错了再改啊,海瑭你看,没那么严重的!问题在于你总是习惯追求完美。”

  海瑭突然爆发,泪水像是决了堤的山洪:“这次不一样雪珂,你知不知道这对我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一切努力都白费。因为我一个数据搞错,导致后面各个环节全都出现了偏差。我怎么可能犯这样的错?

  现在再改,第一浪费时间,第二浪费资金。最重要的是,对方公司对我的工作能力产生了质疑。罚扣工资都是小事,等到下周老板从布鲁塞尔度假回来,我很可能面临被开除的危险。”

  “海瑭,你别激动,先冷静下来!”

  可海瑭像是没听见一般接着往下说:“你知道这个社会多现实么?多少人削尖了脑袋想出国,可是洋江湖真的更容易闯荡吗?

  我妈是列车检票员,我爸是工人。你看我肩上背着LV neverfull,可有谁知道我各种场合换着背,工作以来只买过这一只包?你看我身上穿着Max Mara兔毛大衣,可有谁知道我工作两年半只买过这一件大衣?你看我光一人就戴着一对儿卡地亚指环,可有谁知道这是我爱情战败纪念物?”

  海瑭抽泣着,疯狂扯过脚边的包,口红、手机、记事簿、瞬间散落了一地。

  “这只neverfull,是我节省几个月的晚餐钱买来的!这件Max Mara,是我趁着打折买回家的,省了一个月的交通费不说,单款单件,比我本身大两个码!你看我一人就戴着一对儿卡地亚,那是因为我当初向他求婚就做好了义无反顾的准备!结果愿望落空,这是我在为自己缺心少肺的期盼买单。

  没错,我拥有的一切都是为了造声造势。可你知道么雪珂,它们不仅仅是保护我玻璃心的金钟罩铁布衫,也是我工作职位的保护伞。”

  林雪珂将掉落的物品一件件捡起来,帮海瑭收进包里。想安慰,却发现自己无论说些什么都不过是徒劳。

  “社会逼迫我们从里到外武装自己,雪珂你知道这些有多现实么?做学生的时候我们以为仅仅头脑聪明道德规范就可以,于是拼命学习,为了出人头地!出了社会才认清状况,发现除了内在之外还需要外观还要背景。

  这个圈子领域性强,对语言要求高,性格还得开放,不仅如此还要求外贸美观穿着体面,不论哪一样,我都拼不过本国人。作为一个外国人,我缺乏资历不说更没背景,就算我不开口不睁眼不做出任何举动,文化上的差异与对欧洲社会的格格不入早就已经刻在五官上了。

  从某种角度上讲,咨询原本就是一个以貌取人的行业,你怕歧视就没办法朴实,你背lv,开着g级,对方由此判断你的能力,才会将项目和行业信任一并给你。

  社会与校园不同,我们这种初入社会的小鱼小虾,没资历没背景,没有人会因为你聪明努力就垂青于你。那些看似慈眉善目的合作伙伴,他们统统带着善意满怀的面具,其本质,只是为了和你建立利益供求关系。他们不在乎你能力到底有多高,不在乎你潜力到底有多大,他们只在乎你所掌控的项目有没有取得完满成功,只在乎你有没有给他们带去即时财富。”

  “海瑭,你现在过于悲伤,其实现实没那么糟糕的!”林雪珂端给她一杯水,被她冷脸接过。

  “没那么糟糕?呵,雪珂,你没领教是因为你足够幸运。可不是每个人都能像你那么侥幸。我当初为何会与黄玠分手?还不是由于我中断了博士课程,他觉得我不思进取,不想再读下去。可真相是什么呢?真相就是我没时间耗也耗不起!他妈妈是耶鲁的教授外加三科博士,他爸爸就职国防部。他就算在实验室里窝一辈子毫无成果也不愁吃喝。可是我呢?我必须现实起来,我没有任何条件去奋不顾身展望未来投身理想。我得交房租,得吃饭。

  这社会,从来都不是公平的。我必须穿着体面,才能得到更多的机会。越是发达的地方就越是以貌取人。这是人性潜规则,全世界通用!”

  林雪珂虽然听得头晕目眩,内心深处却对海瑭肃然起敬。她到底经历了多少困难,才练就了今天这一副金刚之躯?

  “你知道我为什么常常绷着脸?不是我伪装高冷,是因为本身就不快乐!”

  整个儿晚上,林雪珂都陪海瑭靠在沙发上。后来,她们也不再说什么,就那么静静坐着。到了晚上十点钟,林雪珂有些饿,她从冰箱取来一份冷掉的披萨,放在烤箱里随便热了热。海瑭拒绝进食,只身走进浴室。

  林雪珂拿出手机,发消息告知薇薇今晚不回家,不出五秒,消息回了过来:“好巧!我也不回,皮特组织了通宵派对!”

  雪珂发过去一个晚安的表情,又发消息给陈钟铭——“今晚上我睡朋友家,你忙完早睡。”

  正要放下手机,电话响了起来。接起来听,那边响起钟明略显疲惫的声音:“雪珂,你在哪个朋友家?”

  “海瑭,海瑭工作上出了点问题,心情不好,我来陪她。”

  “我也心情不好啊!不如,你前半夜陪她,后半夜来陪我?”他的口气坏坏的。

  “别闹!咱俩有一整个儿复活节假期呢,不急这一会儿!”

  钟铭突然就不说话了,少顷,他带着歉意的声音重新传过来:“雪珂,可能要让你失望了,上一个内部并购项目的老板复活前一天要从德国过来,我可能得全程陪同。”

  雪珂只听见心里咯噔一声,她多少有些失望,却还是扮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工作要紧,你忙你的,就是要注意休息别太累。”

  钟明没想到雪珂如此善解人意,心底一软:“小雪珂,你别记恨我,这辈子的假期那么多,不差这一个!”

  海瑭从浴室里出来,林雪珂已经把盘子洗好了。海瑭披着浴袍,头发滴着水,靠在门楣上笑得无力。

  “我们这职业,说白了就是学着装腔。在不同的场合,潇潇洒洒转换姿态。如何华丽地装腔、如何优雅地装腔、如何严肃地装腔、以及如何平易近人地装腔。

  我们公司在市中心,老板中午开玛莎拉蒂去距离公司十分钟路程的Armani附属餐厅喝咖啡,一杯espresso2欧,停车费5欧。走的时候丢下1欧的小费,顺带找茬儿把服务员骂一顿来缓解自身的压力。”

  说着,她自己呵呵一乐。

  雪珂洗漱完,海瑭开了瓶红酒躺上床。

  酒过七旬,两人都有了些许醉意。就在林雪珂快要睡着的时候,海瑭侧过身,看窗外朦胧月色,喃喃道:“虽然生活总令人失望,我却还是愿意对它怀抱热忱。”没忍住,眼泪还是随笑容一并涌了出来。

  她知道,自己永远学不会顾影自怜。总是站在风口浪尖挥舞手中的剑,心心念着,如果杀出这万丈汹涌,也许命运会对我更好一些。

   3.

  卓美薇是学生,假日两周半。而像她这种学风懒散的,追头延尾再休个病假,差不多就可以凑足一个月。

  和皮特去克鲁姆洛夫的前一天晚上美薇专程去了趟超市,大包小包搬上楼,衣服都来不急换就钻进厨房煮米、和料、切黄瓜条。

  睡前,林雪珂到厨房逛了一圈儿,只见案板上放着几十坨花花绿绿的米饭。美薇见雪珂进来,利落转身,往她嘴里塞进一个饭团:“千金牌寿司,看看好不好吃。”

  雪珂嚼了嚼,差点儿被齁出一口老血来:“薇薇,你这米饭是用酱油煮的吧,好咸!”她喝了一口水,指了指案板上那些歪七扭八的饭团,“形状也不好看,你不说,哪有人会知道是寿司!”

  美薇也不生气,一边摆黄瓜一边说:“干嘛这么消极!你别看我做了几十个,一会儿只从其中挑出最好看的十个给皮特带去。”随后她换上一副阴冷的笑容:“剩下的,都是雪珂你的!”

  “怎么不干脆去超市买啊?好看好吃还不费事儿!”

  “那多没诚意,体现不出我内慧外秀的东方特质的!”

  “你这是要拿皮特以身试法啊!薇薇,别到最后你的特质是有了,你们的爱情黄了!”雪珂坏坏地开起了玩笑。

  可还没出一天,这话兑现了。

  周六早上,卓美薇起了个大早。待雪珂帮她把餐具食物搬进后备箱,她才发现忘了买香槟。

  “我和皮特约的十一点,我现在去一趟超市。”她拆了麻花辫,亚麻色的长发在头顶扎成两个揪,在阳光下奔跑的样子,像一只无忧无虑的小鹿。

  大概到了十点,雪珂正在修理坏掉的面包机,一抬头,窗外淅淅沥沥下起了太阳雨。卓美薇突然沉默地回到家里,她的面目惨白,大半个身子都已经淋湿了。

  雪珂看她的表情,觉得大事不妙。她从门后拿了浴巾递给她,“怎么了?”

  “我和皮特分手了。”

  雪珂停下手中的动作,呆呆地望住她。美薇很是狼狈地站在原地,浴巾搭在肩头,水顺着头发往下滴。她看起来很难过,是那种后知后觉的难过。

  “出什么事儿了?”雪珂不可思议地问道。

  卓美薇没有回答,她面无表情地说自己想要回国,然后就钻进卧室反锁上了门。

  其实每个留学生都会偶尔萌生出逃回家的念头,学业受阻的时候,抬眼望见他乡明月的时候,生病无人照料的时候,凌晨时分突然梦醒的时候,听见父母在电话那头远渡重洋悉心问候的时候。

  雪珂不知该作何安慰,只好隔着门儿发了条消息:“薇薇,我就是你的家人,这里就是你的家。”

  美薇大半天都将自己锁在房子里,雪珂本来计划去买粉底和化妆水,可担心美薇一时冲动做出什么傻事儿,只好蹲守在家里不敢出门。

  一直到了晚上七点半,卓美薇从房中走了出来。她化了淡妆,头发柔柔地披散在肩膀上。看着坐在沙发上的雪珂,出人意料地问了句:“去超市吗?kaufland。”

  kaufland是一家德国牌子的超市,价格低廉,货品齐全,唯一的缺点就是离市区远,倘若没车就很不方便。

  “去吗?”美薇又问了一遍。

  雪珂这才反应过来,放下手中的茶杯:“我去换衣服。”

  三十多分钟的城市高速,美薇不断超车,开得飞快。

  进了超市,她鬼使神差般径直走向乳制品区,抱了三打芒果酸奶。雪珂大致一数,总共三十六罐,她跟在她身后,莫名奇妙地走回停车场。

  卓美薇打开后备箱,坐了进去,双腿荡在半空中,装出轻松无比的模样。她拿起一罐儿酸奶递给雪珂,自己拆开一罐,一勺勺挖着吃。

  “这个牌子的芒果酸奶很好吃么?明明就很酸!”说这话的时候,她的鼻头红得像驯鹿,下一刻,眼泪掉了下来。

  后来,雪珂才弄清这件事儿的来龙去脉。

  早上美薇去超市买香槟,恰好撞见了皮特挽着另一个女孩儿。那女孩儿看上去十八、九岁的样子,目光清澈,面目红润。她微微仰头,将嘴唇抵在他的耳边笑得暧昧;他时而亲吻她的额头,手里抱着一大打芒果酸奶。

  在旁人来看,这无疑是一副温馨无边的场面;可在卓美薇的眼中,这一切变得格外刺眼。

  她起初没说话,无比冷静地走到两人面前,对那女孩儿笑得温柔。她先是用流利的英语调侃道:“逛超市呢小姑娘?”然后特别风骚地挑了皮特一眼:“我俩一般都是逛潘多拉,想逛超市你说啊!不就吵个架嘛,何必煞费苦心把人家小姑娘搭上?”说着,又转向那女孩儿:“辛苦了little girl,你们好好逛,要买什么记到皮特的账上。”

  美薇说完,留下一个刻骨铭心的微笑便转身离开。关上车门的瞬间,眼泪不争气地掉了下来。

  回家的路上车很少,美薇将玻璃摇到底儿,在风中一遍遍叫骂着:“皮特你个混蛋!”她的声音被扑面而来的风吹散在尘埃中,破碎成无形的花。

  回到家,雪珂将剩下的酸奶搬上楼,放进冰箱。美薇突然转过身:“我其实没那么爱他,只是觉得这段感情弃之可惜,更不甘心自己被甩。”

  雪珂站起身,拥了拥她的肩:“你是女王,多少男人甘心拜倒在你的石榴裙下!有眼无珠的,是他!”

  待美薇转身回房,雪珂站在窗前拉开一罐酸奶,突然觉得陈钟铭十分珍贵。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