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超越时空,遇见你

第十二章

超越时空,遇见你 米娅 5233 2017-11-07 16:22:57

  1.

  正逢周末,林雪珂起了个大早,洗漱、瑜伽、吃早餐,正在煎鸡蛋,门铃响了起来。

  雪珂敞开门,发现一个陌生的亚洲女孩站在门外,凤眼红唇,身后不远处靠着一只莓红色的remowa中号行李箱。她穿连身短裙,曲线足够动人,一身成熟的打扮,实在分不清年龄。

  还没等雪珂询问,对方率先开口:“请问,是林雪珂小姐吗?”

  “是啊。”

  “那就对了。我是在网上跟你签订了合租的那个卓美薇,我刚刚从机场过来。”说着,从包里掏出一张复印件。

  林雪珂接过来细细看,脑袋一拍,这才反应过来,自己确实找过合租,那还是在认识陈钟铭之前。一个人住太寂寞,两个人还能平摊房租,隔壁的那间卧室还空着,考虑了一下,她在网上发起了“搭伙过”。

  “不远万里,欢迎欢迎。”雪珂正要请她进来,女孩儿却再次开口:“不好意思,你有现金吗?400克朗就行,我刚下飞机没来得及兑换克朗,出租司机说伍佰欧找不开。你先借我用,我最晚明天还你。”

  雪珂点点头,从钱包拿钱给她:“你去送钱,我帮你把行李提进来。”她的目光落在那锃亮崭新的箱子上,追问了句:“你……就一件行李?”

  “带了些必要的,其他的都能在这儿买。”

  林雪珂突然想起自己初来乍到的情景,航空公司规定60公斤的行李,她足足装了两大箱,一两都不舍得退让。为了节省空间,被子和羽绒服用吸尘器吸扁压在箱底儿,牙膏塞进运动鞋。除此之外,身上还套了四件卫衣、两件毛衫和厚厚薄薄三件外套,脚上蹬着三双袜子,而令人尴尬的是,那时是八月盛夏。

  过安检的时候,她从上到下一件一件往下脱。那场面,足以惊得工作人员瞠目结舌。唯有一位年过四十的大叔对他点点头,露出无比理解的目光。

  就这样,雪珂见到了自己的新室友,卓美薇。她是个美丽的天津女孩儿,妆容精致,穿搭时尚,身材高挑有致,亚麻色长发在肩膀右侧绑成一束懒洋洋的麻花。

  她还是个学生,在布拉格电影学院进修电影摄影系读研究生。当雪珂看见她肩头的miumiu,脚下的D&G以及头顶的Prada墨镜,一瞬间,整个儿世界都金光闪闪起来了。

  卓美薇推门进来,林雪珂正煮咖啡。她走到灶台旁,将四张崭新的100克朗放到桌上:“刚才谢谢你,这是我在街拐角银行取的。”

  雪珂接过钱:“来一杯吗?”

  她摆摆手:“谢谢但是不用了,我时差没倒过来,先去睡了。”

  “那好,我带你看一下房子结构。等你休息好了我告诉你地铁和超市的具体位置。”

  卓美薇来布拉格的第一件事不是置办日常用品或者熟悉环境,而是订了一辆崭新的mini cooper高性能双门小跑。她驾它去兜风,去学校,整日在外游荡。

  虽说处于同一屋檐下,可在最初的两个周里,林雪珂只于她见过三面。一次是凌晨,两次是后半夜。

  卓美薇是极度狂热的派对动物,朋友很多,却从来不带他们回家。

  有一次恰巧遇见,是在距离公司不远的一处意大利餐厅。雪珂打包披萨,离开的时候恰好撞见正要进来用餐的卓美薇。当时,她正挽着一个欧洲男生,那男生举止优雅,衣装考究,梳着油头。

  “嘿!”卓美薇笑嘻嘻地打起招呼来,“雪珂,好巧!”

  林雪珂端着大份披萨,冲他们很是友好地点头问好。

  美薇没对男生做过多的介绍,只是指了指披萨:“午饭吗?这是垃圾食品,吃多了长胖不说,脸上容易长痘的!”

  雪珂很是尴尬地笑了笑:“帮......帮同事买的。”

  “对了,明天皮特组织派对,晚上七点开始。那时候你正好下班,要不要一起来?”美薇说着,抬眼挑了挑身边的男孩儿。

  林雪珂片刻思忖:“好啊!”

  回到公司,viki召集大家说有重要事情宣布。大家来到会议室,一个陌生女孩出现在了屏幕面前:“这位是饶娟,我们的新同事。之前在北京的一家翻译所工作,成绩突出,是被公司从国内直接挖过来的。身处异国他乡大家就都是抱团取暖的兄弟姐妹了,以后还要互帮互助。”

  大家报以热烈掌声的同时,细细打量起眼前这个女孩儿来。她算不上漂亮,未施脂粉,齐耳短发,戴一副厚厚的黑框眼镜,笑容爽朗而真挚。

  她轻咳一声,用一口比捷克人还要标准的捷克语说:“不好意思,本来应该前天到,可因为天气原因,飞机在伊斯坦布尔迫降,所以我来晚了。以后还请大家多多关照。”

  末了,饶娟被安排到雪珂隔壁的隔间,主要做私人的翻译和认证。

  因为要参加派对,林雪珂一下班便准点离开了公司。到达“波希米亚人”酒吧,七点刚刚过。卓美薇早就在门口守着了,她打眼儿看到雪珂,将她一把拽过来:“我就知道你这脸化得不够派对,幸好提早做了准备,赶紧跟我来。”

  走进卫生间,卓美薇打开化妆包,雪珂大吃一惊——粉底、眼影、煤粉、遮瑕、睫毛膏,应有尽有。除此之外,还有五、六管儿颜色各异的唇彩。

  “你的妆太淡,对于这种场合而言不够认真。”

  “我确实不太会玩儿,之前参加过的除了学校就是单位的集体聚会。”

  “雪珂别担心,我别的没有,就是极富娱乐精神!”说着,她抓过一管儿玫红色唇膏:“这颜色挺适合你,来,合上嘴唇轻轻抿!”

  派对结束,卓美薇在酒吧门口与皮特告别,他们吻了又吻,看上去难舍难分。林雪珂坐在mini里透过玻璃看他们,突然想到了陈钟铭,打电话过去,他还在加班开会,短短说了两句便将电话挂断。

  看着他那么辛苦,林雪珂突然觉得于心有愧。她扫了一眼树影里与男友享受告别时刻的卓美薇,重新打开手机,留言给他:“我觉得我很快就能搬过去了。”

  回家的路上,美薇将车子开得飞快。林雪珂开口劝阻:“薇薇,你开慢一点啊,我们又不着急,这样很危险的。”

  “雪珂你大可放心,我16岁学车,17岁在美国上高速,现在开到了欧洲,技术上不会出现任何问题!你知道我给这辆车创造的主题是什么吗?”

  “车还有主题?不知道。”

  “那当然!”美薇加了一脚油门儿,只听耳边“轰”的一声响:“主题就是,有一种态度叫撒野,有一种生存叫冒险。”她张开嘴,笑得肆意,美得妖娆。而林雪珂抓着扶手的双手不,由加紧了力道。

  行至查理桥附近,雪珂欣赏起窗外的夜色来,闪闪发光的河面,半山腰上是布拉格城堡,路边的树影随夜风摇曳。她突然间发现,遇见陈钟铭以后,布拉格好像比从前更美了。

  林雪珂斜着脑袋,随口问卓美薇:“那个皮特……是你男朋友么?”

  卓美薇一脚踩下急刹车,差点儿将雪珂从挡风玻璃甩出去。她说了声“抱歉”,将mini停到了河边,走下去,点了根烟。

  她深吸一口,举头看漫天苍茫月色,扭过身来反问雪珂:“你知道我为什么出国吗?”

  “不是来读电影吗?”

  卓美薇垂下头,很是灰心地将抽了几口的香烟踩灭:“我跟前任分手没多久,好巧,又遭遇我爸我妈离婚。”

  林雪珂站在原地不知该作何安慰,只听美薇轻轻说了句:“走吧,那里不能长时间停车。”

  原来,每个人都有不为人知的伤口。原来,根本就不存在完满的人生。

  回到家,林雪珂热了牛奶。躺上床,突然很想念陈钟铭的声音。她发信息过去:“忙完了吗?”刚要退出界面,手机响了起来。

  “睡了吗?”钟铭浑厚的嗓音从电话那头传来。

  “刚躺下。”

  “怎么,想通了?其实只要你想搬来,押金不要也罢。就当是跟我这儿付了半年的房租,千万别因为钱跟自己过不去。”

  “嗯,我知道。你吃饭了吗?”

  “刚到家,准备看看冰箱里有什么。”

  “钟铭,我就是有点儿想你了。”林雪珂想到美薇站在河边伤感无限的样子,突然认清了珍惜眼前人的重要性。于是,这话不禁脱口而出。

  自从得知雪珂有了室友之后,钟铭来家里的次数明显少了,而让雪珂搬去和自己住的愿望也越来越强烈。

  “雪珂,是不是有什么事儿让你不开心?”

  “没有,就是突然想你。”

  陈钟铭怔了一下,含情脉脉地回了句:“快搬来吧雪珂,我也想你。”

  2.

  林雪珂到茶水间冲咖啡的时候,几个同事正悉悉索索地议论着什么,还没等雪珂发问,香港同事Eva将metro报纸往桌面上一放:“林,你听说了么,昨天一架波音客机在俄罗斯境内坠毁了。”

  林雪珂拿过报纸仔细看,报道说,一共135人,全部罹难。

  Eva将茶包扔进垃圾箱,指指图片:“你看看,要多惨有多惨!所以说,廉价航空不能坐,你没挂说明你幸运,挂了也别怨天尤人。”

  就在这时候,饶娟走了进来。她将瓷杯洗好放进橱柜,不深不浅地来了句:“话可不能这么说,不是人人都有经济实力坐原价航空的。”Eva莫名奇妙看她一眼,转身走了。

  后来,雪珂也是从viki那里得知,饶娟的家庭并不富裕,父母在国内也都是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普通人。她那天入职迟到,就是因为天气缘故需要改签,别人都改了下一班飞机,只有她,为了省钱,在机场等了37个小时,最终改签了一班欧洲廉价航空。

  会有那样的情绪,也就不难理解。

  回到家,卓美薇正好也在,客厅的沙发上堆着一大堆没来得及收拾的购物袋。雪珂进美薇的房间溜达了一圈,推开门,印入眼帘的是满床吊带袜和***。她不好意思再看,绝望地捂住眼睛就要出门,不想却被美薇一口叫住——

  “我今天孤军奋战了一整天!看看,这是给你买的。”说着就将一套维多利亚的秘密往雪珂手里塞。

  林雪珂看着手中的半透明***和蕾丝小bra,惊得瞠目结舌:“你……你怎么知道我的尺寸?”

  “就凭我这望眼欲穿的眼光啊!你看你胸前空空旷旷从我这角度看下去正所谓一马平川。怎么,难道不是A?”

  林雪珂听罢,抛过去两道难以置信的目光。

  “北鼻,收起你狰狞的表情,这是女人的直觉!怎么,喜不喜欢?”美薇说着,拿起***在雪珂腰间比了比。

  雪珂下意识地躲开:“喜……欢!谢谢你,薇薇!”

  “别客气,你要注意自己的内在,毕竟现在也是有男朋友的人。”卓美薇转过身继续看她的内衣展,雪珂轻轻替她关上了房门。

  林雪珂一脸无助地站在冰箱前,正想着晚饭吃点儿什么,电话响了起来,一看,是陈钟铭。

  “小雪珂快下楼,我订了位置,民族大道的地中海餐。”

  “你怎么知道我回来了?”

  “我从地铁口就开始跟着你了,只是你一直没发现。你现在和人合租,我也不方便上去。好了,你快下来。”说完,他愉快地挂了电话。

  林雪珂记不清这是第几次与钟铭共进晚餐,只知道每次都是以一个浪漫异常的法式热吻收尾。这天晚上,也不例外。

  吃完晚饭,钟铭载林雪珂回家,推门而入的瞬间,突然将雪珂拦腰抱起。她踢掉高跟鞋,他抱她在阳台的沙发上坐下,看脚下蜿蜒而过的伏尔塔瓦,在氤氲的水汽中接延绵不绝的吻。

  后来,他们都有些醉,陈钟铭从厨房取来奶油,用手指轻轻点上雪珂的脸——额头、眼睛、鼻尖、脸颊、下巴、嘴唇。而后再小口小口地舔掉。

  他的声音堵在她的耳边,气若幽兰:“雪珂,良辰美景不及你啊......我真希望咱俩永远永远不分开……”

  林雪珂睁开眼睛,身边已然没有了陈钟铭的身影。桌上放着一份新鲜的早餐,除此之外,还有一张字条和一张拍立得照片。

  雪珂喝了口咖啡,将羊角包塞进嘴里,拿过便签来看,钟铭的字迹被明亮的天光晕染开——“我先去上班了,洗澡的时候铺好脚毯,注意地滑。咖啡凉了可以再煮,咖啡豆在冰箱左边橱柜的第二层,最后要记得关火。出门别忘了带钥匙,门锁至少要向右边转三圈才算锁死。”

  雪珂放下便签,觉得内心被某种幸福的感觉盛满,又兴致勃勃地伸手拿相片来看。照片上是前一晚她举着酒杯,靠在钟铭身侧满目意乱情迷的样子。妆是花的,衣衫是乱的,唯有钟铭看向自己的眼神是冷静、坚定、柔情似春水的。

  翻到相片背面,是一行潇洒如其人的小字——

  “当你酩酊时,你会想起谁?”

  眼看着就要迟到,林雪珂一路小跑到地铁站。没料到,A线着火导致全线被封掉。她只好打开手机软件搜索路面交通,虽说钟铭的住处离公司并非十万八千里,可下了公交转乘有轨电车,三、四趟转下来也能把人转晕。

  于是,毫无意外地,雪珂迟了四十分钟。刚到公司,她便接到了viki的传唤。为了使稍后的场面不会过于激荡,她只好拉乱衣领和头发,拌出窘迫无限的样子。

  彼时,viki已经恭候她多时了,出乎意料地,还有饶娟。难道,她也迟到了?雪珂在心里画了一个大大的问号。

  还没等自己开口说抱歉,viki抢先开口:“雪珂你来了!”

  “对不起老板,我迟到了。因为地铁……”

  “哦,没事儿。”

  “没事儿?”话一出口,雪珂意识到自己的眼珠瞪得很圆。

  “对啊,MKC的陈总已经给我打过电话了,说你昨天加班帮公司翻译数据文件,今早可能会迟一会儿。!”viki语重心长地说着,将一杯咖啡递过来,“雪珂,工作固然重要,可身体也很重要啊,你年纪轻轻,机会还有很多,可不能一时心急把自己给熬透支了!”

  林雪珂突然语塞,“哦......v姐,我……我应该的。”

  viki点点头:“也是,你现在相当于被陈总外包,是要辛苦一些。可那也证明了你能力很强啊,不是随便什么人都有机会被MKC包下的。所以有什么困难都跟我及时沟通,做不完的工作我也会派更多人手给你助阵。”

  听了这话,林雪珂嘴里的咖啡差点儿喷出来。外包?viki竟然说自己被陈钟铭外包了?惊悚来得明目张胆。

  “哦,没什么事儿的话,v姐,我先回去忙了。”

  “等一下,我正事儿还没说呢!”说着,她扫了扫沙发上的饶娟——

  “是这样,我们有位客户,公司在布尔诺,他想要并购当地一家中国小型企业,会议比较密集,所以需要几名专业翻译。他们过来布拉格的话人力物力成本太高,所以我打算派你们俩过去出差。”

  “什么时候去?要待很久吗?”

  “复活节之后的那个周。最短四天最长六天,得看具体情况。我早上把相关资料传给饶娟了,一会儿让她发你一份,你们事先准备准备,最好心里有数。雪珂,你是老同事,熟悉人事环境;饶娟虽说是新同事,可临场经验很丰富!我希望你们在携手完成工作的过程中,彼此间取长补短,互相学习互帮互助。”

  “v姐放心,我们一定加油!”说着,雪珂与饶娟相视一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