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超越时空,遇见你

第十章

超越时空,遇见你 米娅 6584 2017-11-07 16:21:41

  1.

  平行世界,布拉格。

  林雪珂很早就来到MKC楼下。抬手看时间,还有四十分钟。

  她在前台停下脚步,金发小姐起身,用捷语问道:“您好,请问需要什么帮助?”

  雪珂用流利的捷语回答:“麻烦您,我是本次会议的商务翻译,请问会议室是哪间?”

  金发小姐轻轻笑:“哦,您是林小姐吧?陈先生说如果您提前到的话先去他的办公室一趟。”

  “去他办公室?”雪珂一脸诧异。

  “对,在五楼508。”

  “哦,我知道的,谢谢您。”

  “林小姐,您请。”

  林雪珂在办公室外做了好几次深呼吸,定了定神,才抬手准备敲门。可第一声还没下去,门便从里面打开了。

  “陈先生,我来了。”

  他招呼她进去,“林小姐坐。”说着,递给她一杯咖啡。

  “谢谢陈先生。”

  “林小姐准备得怎么样?”

  林雪珂本来还挺胸有成竹,可听他这么一问,反倒是惶惶不安起来。陈钟铭想必是看穿了她的忐忑,绕到她背后,将手掌轻放上她的肩:“别紧张,只要准备充分,到时候正常发挥就行。“

  “陈先生放心,我一定尽力!”说着咧嘴笑了笑。

  对方语速很快,思维敏捷,林雪珂虽说目不暇接,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也算是玩儿地不亦乐乎。

  好几次,对方公司的高层冲雪珂竖起了大拇指:“林,你的口头功夫真是了得!”说着,又转向钟铭,“陈先生,没想到贵公司的员工竟如此出色。”

  林雪珂立刻鞠躬道谢,笑得谦虚。然后专心致志继续翻译。

  可就在会议进行到四分之三,出了场小事故。

  “各位知道,并购前的风险主要是由对战略决策、宏观政策和法律以及投资决策方面的信息掌握不够充分而导致的风险。那么,对于贵公司而言,这些统统易于掌控,最重要的是在公司估值方面。评估的技术或手段上尚不成熟,这种误差可能会更加明显......“

  MKC的负责人条理分明地说着,可其间不知是谁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林雪珂的注意力被分散开,语言组织瞬间卡壳。这句话实在是太长,专业术语又有很多,一处没跟上,整段话在脑中缠成了一团乱麻。

  顿时,大脑中的一切内容被洗劫一空。肾上腺素上涌,头脑发热,她觉得自己就快要晕过去了。

  不知过了多久,“林小姐?林小姐?”陈钟铭隔着桌子唤她两声。

  “啊?”林雪珂猛地清醒过来,她手足无措地站在原地,满脸通红,就快要哭出来。

  陈钟铭见势头不对,立马轻咳一声,以引起大家的注意力,接着,他用极标准的捷克语说:“不好意思鲁道夫先生。林小姐最近工作量很大,比较辛苦,身体不太舒服,请允许她先自行休息。剩下的,我来替她做。”

  ……

  林雪珂对自己的失误心怀愧疚,同时对陈钟铭心存感激,兴许因为他危急关头英雄救美,这男人在她眼中高大了许多。本以为他陈钟铭不过是个凭借家世闯江湖,金光闪闪的纨绔子弟,不料他的隐型人格竟然是果敢睿智、处变不惊。

  这一点,令林雪珂对他刮目相看,好感随之倍增。

  下了楼,雪珂欲出门往车站的方向走,刚经过大厅却被陈钟铭从背后叫住了。

  “林雪珂,等一下——”

  “陈总。”雪珂转过身,脸上不禁流露出几许难为情来。

  “今天还得多谢陈总出手相助,我资历尚浅,工作方面也不够专业,差点儿把事情搞砸,请陈总原谅。”

  “哪里的话,你做得已经很完美了!谁在工作中还没点儿小失小过呢?再说,你也才刚入职场不久。无伤大雅,可别往心里去啊。”林雪珂没想到对方如此宽容,却还是抱歉一笑。

  “对了陈总,我刚发现,您好像会讲捷克语!”

  “岂止是会啊,基本就是我的母语!”

  “那陈总......您为什么……”

  “为什么还要找你做翻译对吗?”他接过话。

  林雪珂点点头,一副云里雾里的样子。

  陈钟铭伸手点了点她的脑袋,“林小姐,你见过哪个执行董事亲自上场做翻译的?像这样的大公司,每个部门、每个个体的分工都是有严格界限的,不可推脱,也不可逾越。”林雪珂醍醐灌顶般点了点头。

  “对了雪珂,如果没事儿的话,我带你去一个地方。”说着,陈钟铭就要走。

  “那个......陈总,我还得回趟公司,给老板汇报一下工作。”雪珂面露难色。

  “哦,这个不用担心,我已经给viki打过电话了,说你表现出色,天花乱坠地夸了一番。”他抬手指了指腕儿上的表,“所以从现在开始到明早九点这段时间,你是自由的。”

  “可是陈总......”林雪珂还想说些什么,不聊陈钟铭脸色一冷——

  “看来林小姐是想过河拆桥?拒绝我这个救命恩人的邀请?”

  “没有没有,陈总,我……怎么敢呢?”雪珂连忙摇头。

  “那就跟我走。”陈钟铭拉林雪珂到一辆卡宴前面,帮她打开车门——

  “上车。”

  2.

  车子在伏尔塔瓦河边的一处高档公寓前停了下来。陈钟铭让雪珂先进一旁的意大利式咖啡店等等,自己去地下车库停车。

  一杯espresso喝完,陈钟铭正巧走了进来。他柔声说了句:“雪珂,走吧。”隐约扶住她的腰。

  陈钟铭从上衣口袋拿出磁卡,轻轻一刷,雕花大门自动敞开。

  随之印入眼帘的,是一条拱顶走道。壁画富丽堂皇,一派古色古香的景象。

  “这是一栋老式建筑,没有电梯。一战之前都是属于Karel公爵的,后来翻修过。头顶上是阿尔丰斯·慕哈的《黄道十二宫》……”他一面上楼一面悉心解释着,最终,在第三层停了下来。

  陈钟铭掏出钥匙包,很熟练地挑出其中一枚插入锁孔。他一面缓慢地扭,一面对林雪珂说:“闭上眼睛,我说睁开再睁开。”

  雪珂愣了一下,随之照做。耳边传来门被撞上的声响,身后的大手轻轻推着自己向前走,温柔而小心翼翼。左——右——前进——停下。

  “可以了。”一声令下。

  雪珂张开双眼的瞬间,觉得心脏被某种神奇的力量攒住。眼前是一条长长的红毯,微微弯腰凑近了看,竟是由一片片玫瑰花瓣均匀堆叠而成的。走道两边是错落有致的水晶装饰与电子蜡烛,透明地星星灯在墙壁上不停地闪烁。

  那场面美极了!雪珂深深吸气,觉得自己濒临窒息。

  “这是什么?”她难以置信地问道。

  陈钟铭耸耸肩:“玫瑰花红毯啊。”

  “为了什么?”

  他不直接回答,绕到她面前,伸出一只手:“林小姐,要踩上去试试吗?”

  “这么美,要我怎么忍心踩?”

  “也对哦!”陈钟铭喃喃着,突然弯下身子,林雪珂一惊,想要向后退,不料微微抬起的脚反被陈钟铭捉住,轻轻地,他帮她脱下了高跟鞋。

  林雪珂愣住了,别过头不去看他的脸。陈钟铭微微一笑,拉起她的手,走上了红毯。

  他们走得很慢,林雪珂闭了闭眼睛,感觉自己晕晕乎乎,仿佛置身云端。

  陈钟铭悠扬的气息近在咫尺,他突然停下来,搂过她的肩,气息轻扫着她的侧脸:“今天你是女主角,难道不应该走红毯吗?”

  “啊?”

  “生日快乐林雪珂。”

  “今天是11号?”林雪珂很是吃惊地望住他。

  “你说呢?”说着,在她额头印下一个暖意融融的吻。林雪珂想躲,却无力抗拒。

  “我自己都忘了。那……您怎么知道?”

  陈钟铭挑了挑眉毛,故意扮出一副洋洋自得的样子:“神通广大这个词就是为我创造的,要什么不是唾手可得?更别说一个小小的生日。”

  红毯尽头,是一间装修简约的正圆形厅堂。

  “你家客厅?”她呵呵笑着,“好与众不同,没有沙发和电视机。”

  “这是试衣间,不是客厅。”陈钟铭说着,催促雪珂再往窗边走走。林雪珂照照他的意思去做,上前两步,这才发现窗边的人型架上挂着一条小黑裙。

  “怎么在这里?”

  “什么?”他反问。

  “我梦想中的小黑裙!可惜太贵,买不起。陈总摆在这儿是做装饰吗?陈总好品位!”说着,她竖起大拇指,放下戒备,哈哈大笑起来。

  林雪珂记得刚工作那会儿,在某本时尚杂志上看见一篇文章,说每一个女人都应该拥有一条属于自己的独一无二的小黑裙。这句话令她心动不已,文字下的那张图片更是令她动容。

  她将那页杂志撕下来,比对着照片上的样板满城搜索,最终在一件高端定制礼服的服装店发现了自己最中意的款式,上前一问,不下两干欧,只好垂头丧气打道回府。

  “你知道么,后来我还跑去店里好多次,每次都装出一本正经的样子,要店员拿给我试,我当时还拍了好多照片。那时候我就跟自己说,要努力工作啊林雪珂,要努力赚钱啊林雪珂,总有一天让它花落你家啊林雪珂……”

  陈钟铭兴致勃勃的听,突然觉得面前这个女孩子浑身散发着耀眼的光。想到她竟愿意将自己的糗事讲给自己,不禁莞尔一笑。

  “不是拿来做装饰,是给你准备的。”

  眉飞色舞的林雪珂当下住口,一切动作戛然而止。脑中“轰”的一声响——

  “陈总.......说什么?”

  “给你准备的。换上试试吧。”

  “啊?这怎么好意思呢?俗话说,无功不受禄!更何况,这裙子那么贵!不然,我给您按揭?”

  “按揭多麻烦,不如把你卖给我!”

  “啊?”看着林雪珂满脸尴尬,钟铭不禁笑出了声。

  “哈哈,跟你开玩笑的!你今天不就已经建功立业了吗?张张嘴就帮我争取到高价项目,送你一条裙子算什么?换上,然后一起去吃饭。餐厅我都订好了,你现在穿的这一身,人家都不放你进去的!”

  “陈总......”林雪珂还想说些什么,却被钟铭打断。

  “年纪轻轻就啰里八嗦。快去换,时间不等人!”

  路上,雪珂问钟铭:“你是怎么知道我喜欢那款的?简直就是正中我下怀!”

  “因为我是阿拉丁神灯啊。”其实汤明垣只是选择了最适合雪珂身材的一款,哪知一个不经意,竟歪打正着,他在心里冲自己吐了吐舌头。

  晚餐是在共和广场附近皇后大饭店。陈钟铭照顾雪珂下车,将钥匙丢给泊车小弟。

  站在餐厅门口,有服务员主动迎上来,浅浅鞠躬:“您好陈先生,您好陈夫人。”雪珂一愣,想要解释,却感到腰间一紧。她只好冲对方点了点头。

  经过服务员的引领,他们在窗边的方桌旁停下来。雪珂正要拉椅子,却被钟铭抢先一步。

  “我来,雪珂。”

  她喃喃道谢,微微笑,反倒拘谨起来。

  服务员前来荐酒,“陈先生,按照您预定的主餐,推荐这款普朗温勒内日晷园雷司令。来自摩泽尔产区,口感浓郁,酸度清新,带有精致水果味。”

  钟铭微微笑:“好的,就开这瓶。”陈钟铭看上去心情不错,也无再多挑剔。

  餐厅在24楼,电视塔的最顶层。四面环绕的落地窗,像是身处飞碟之中。林雪珂向窗边倾了倾身子,整座布拉格尽收眼底。此刻是二十四小时中最甜蜜的时刻——白昼己耗尽了它的烈火,清凉的露水落在喘息的平原和烤灼过的山顶上。就算不用餐,在这里多坐一会儿都是享受。

  林雪珂收回目光,重新投射到对面坐着的陈钟铭身上,他穿黑色灯芯绒西装,白衬衫,领带是简约而淡雅的烟灰,蓝宝石袖口散发出暗雅的光芒,发型梳得一丝不苟,好一副霸道总裁的完美派头。

  等到前餐被端上桌,陈钟铭举起酒杯:“生日快乐,雪珂。今天你真美!”说着,与她的酒杯轻轻碰。

  “谢谢陈先生。”林雪珂不好意思地低下头。

  主菜是蜜汁鸡翅和黑松露鱼子。林雪珂正犹豫着要不要直接上手,盘子被陈钟铭抽走。他刀叉用得熟稔,不费吹灰之力就将鸡翅上的骨头完全剃掉,转手递将盘子递回去:“这样,方便很多。”

  陈钟铭的吃相和他的气质一样优雅,细嚼慢咽,表情到位,不慌不忙。林雪珂看着眼前的男人,觥筹交错之间,竟然百感交集起来。

  餐罢,陈钟铭挥手埋单。不料没叫来服务员,反而招来了一抹再熟悉不过的身影。

  顾雨斐?她怎么在这儿?

  眼前的顾雨斐正可谓美得一如既往。精致的妆容,昂贵的项链和手包,还有水蓝色的短款夜礼群,正好遮住膝盖。

  “钟铭哥,好巧!”雨斐款款走来,双臂扒上了陈钟铭的肩。陈钟铭一愣,雪珂跟着一愣。

  接着,他不自然地闪身站起来:“雨斐,你一个人来吃饭?”

  “没有,和美国过来的几个朋友。钟铭哥,我介绍你给她们认识好不好?”

  “不好意思啊雨斐,我今天有点儿忙,下次吧。”说着,目光瞟向了对座。“雪珂,这位是我不是妹妹却胜似妹妹的顾家大小姐顾雨斐。”接着侧了侧身:“这位是我的,”说着,他顿了一下,“我的朋友兼合作伙伴林雪珂。”

  顾雨斐立即心领神会,神色跟着一沉:“原来你在忙约会。”

  林雪珂冲着雨斐点头微笑,以示问候,不料却换回两道不冷不热的目光来。

  “那我先回去了。改天去公司找你。”

  这时候,服务员前来结账,钟铭指指不远处的那个背影,“帮我把顾小姐的单一起买了。”

  “好的,陈先生。”

  从酒店出来,陈钟铭打电话给司机:”Peter,我喝了酒不能开车。在共和广场的皇后酒店,我把钥匙留在前台,你等一下来取,报我的名字和电话。“

  挂了电话,陈钟铭回过身子,正好对上林雪珂的双眸。她微微怔了怔,下意识向后挪了小半步。

  “陈先生,今天谢谢你。我过得非常非常愉快,也非常非常难忘,现在,能不能……”

  眼看着电车驶进了站台。陈钟铭不由分说地将她打断:“最后一站。你跟我来。”

  “哎......先生!”林雪珂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拽上了有轨电车。

  已经挺晚了,游乐场呈现出一片意兴阑珊的景象,白日里的浮华褪去,徒留一阵阵曲终人散的落寞。可林雪珂依旧冁然而笑,她抬起头,不由心生感叹,自己是有多少年没玩儿过过山车,没坐过摩天轮了?忙着工作,忙着追求,屈指可数的童心早已被抛置脑后……

  通往摩天轮的,是一条笔直的小道,路两旁是两排心形的路灯。本来走在前面的陈钟铭突然停了下来,他转身看向她,“跟我来,雪珂。”

  他们肩并着肩缓缓前行,路灯竟奇迹般一盏一盏亮了起来。

  雪珂捂着嘴,不可思议地望向他的眼睛,钟铭则心照不宣般扬了扬嘴角。

  音乐响起,摩天轮稳步上升,陈钟铭死死盯住雪珂不说话,林雪珂有所感知,却刻意躲闪。她看着窗外,暗淡的地平线缓缓升起。

  她的回避令自己反而手足无措起来。他有些恼,猛地起身,从对面一步跨过来,坐到了雪珂的身边。

  林雪珂心跳加速,就要跳开,却被陈钟铭一把搂住:“你别乱动,这可是在半空。”

  他夹杂着烟草与薄荷味儿的呼吸轻轻拨弄着她的耳垂,林雪珂顷刻间就要沦陷。她不禁低低唤了声:“陈总......”却被他当即喝住——

  “雪珂,难道我的名字就那么难以被你叫出口么?”他的声音愤怒而哀伤,她不再说话,周身被一种强烈的男性荷尔蒙所包裹。

  林雪珂自知有一个缺陷,那就是尽管她口齿伶俐,对答如流,但需要寻找藉口的时候却往往一筹莫展。因此某些关键时刻,需要随口一句话,或者站得住脚的遁词来摆脱痛苦的窘境时,她便常常会出差错。

  看她依旧不为所动,陈钟铭将身子完全转过身子,换个姿势,将她牢牢困于自己的前胸:”看着我的眼睛,林雪珂,我不是陈总,我是陈钟铭。“

  雪珂的余光扫过他青色的胡茬,眼睁睁看着自己内心深处最后一道防线寸寸土崩瓦解。

  “叫我的名字......”他扳过她的头,嘴唇离她更近一步,“雪珂……”

  抵不过的意乱情迷......

  忍了好久,她终究是唤了出来:“钟铭......钟铭。”

  下一秒,他的吻如同狂风骤雨一般向她袭来,掠过她的鼻尖、嘴唇、脖颈深处。他步步相逼,深深吮吸,她欲拒还迎,竟毫无反抗之力。

  他吻了她,吻了又吻。

  “雪珂,给我一个答案,问问你的心雪珂,你的心里到底有没有我?”

  “有。”

  她答得坚决,令他不禁停住,抬起头来,眼中是数不尽的满足。

  良久,缓缓吐出一句,“相信我。我会努力使你在乎。”

  摩天轮在最顶端停住,音乐也正好唱到了高潮。下一刻,他的唇重新覆上她的唇,不自觉地,他抱她更紧,吻她更深,融融暖意如同海水一般灌了进来……

  抬起手来看表,午夜刚过。陈钟铭打电话叫来出租车,送林雪珂回家。

  “不用了陈先生,我坐夜班巴士刚好能到家门口。“

  “还陈先生?怎么,靠在我怀里还坚持不改口?”

  林雪珂吐了吐舌头:“钟……钟铭。我还不太习惯嘛!不用了钟铭,我坐巴士很方便。”

  “我送我的女人回家,这不是天经地义吗?”陈钟铭掏出手机,顺势吻了吻雪珂的额头。

  这不禁令林雪珂满面通红。

  来到公寓楼下,他要计程车在路边等等,随之拉她进楼道,将她堵在墙角里,吻了一遍又一遍。“别闹了,司机在等。”

  “多等一会儿就是,我多付钱给他就好。怎么,你这么快就想摆脱我?”

  “不是,我......”林雪珂咬了咬嘴唇。

  陈钟铭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从裤装口袋掏出一只木盒:“对了,这是礼物。”

  “不是送过了吗?”雪珂问得认真。

  “这不是生日礼物,这是约会礼物。”

  “可是我已经得到一份了。”

  “是谁规定一次只能收到一份礼物?”

  “你怎么就料定了我今天会和你约会?说不定吃完晚餐我撒腿就跑呢!”

  “当然知道了!难道以我的魅力,还制服不了一个小小的林雪珂?”其实陈钟铭也很忐忑,他不知道林雪珂会不会接受自己,所以只是做了准备。

  林雪珂正要打开,却被钟铭制止了:“回家再看。”

  “那好吧,你走。”

  “其实我想留下来......”他在她的耳边喃喃。

  “下次吧......”林雪珂瞬间红了脸。

  “那......晚安。”他恋恋不舍地吻上她的嘴唇,一遍又一遍。

  “晚安,路上注意安全。”林雪珂轻声叮咛。

  回到家,先给浴缸放水。紧接着,林雪珂迫不及待拆开那个木盒来看,里面是一枚钥匙,附带一张便签——

  “雪珂,这是我家大门的钥匙。不代表向你要求什么,只是希望有个美好的开始。外面铁门的密码是4523,你什么时候准备好了,就搬过来住。”

  林雪珂打开窗户,将那方木盒紧握于胸前,看茫茫夜色,想象着陈钟铭的背影。

  行走于钢筋森林之中,她时刻保持警醒,匆匆切断过往的尾巴,以为这样便能够刀枪不入。然而,盔甲过于贴身,过于厚重,拼尽全力才能够被刺出一个小口,好像自己根本就没有血和肉。

  其实陈钟铭没告诉她,她是自己第一个带回家的女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