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超越时空,遇见你

第九章

超越时空,遇见你 米娅 5093 2017-11-07 16:21:17

  1.

  马莉琳走上夜晚万籁俱寂的街,环顾四周,这才发现整片区域的商店都已经打烊了。

  她在一面明亮的落地橱窗前停下来,借着路灯残破的晚光草草打量起自己的轮廓——头发散乱,妆容模糊,颓唐不已,用“满目狼藉’这个词来形容简直再贴切不过。

  愧疚也不是全然没有,可大多却被怨恨浇灭了。从林雪珂重新出现在这城市的一刻开始,汤明垣那颗深怀旧爱的心瞬间死灰复燃,与此同时,他对自己多年积累下来的关怀备至顷刻之间偃旗息鼓。

  看着街边闪烁的霓虹,马莉琳心神暗淡。伤感之余,不禁回忆起她们的相遇来。

  依稀记得那是大一年级的下半学期。彼时,她刚刚认识林雪珂不久——

  “同学,你知道戏剧社是哪间教室吗?”她抱着一大摞文件出现在自己的身后,表情看上去有些艰难。

  “直走向左第二间!”马莉琳抬起手来指给她看。

  “谢谢谢谢!啊——”谢还没道完,一个踉跄,胸前的文件便稀里哗啦落了一地。

  林雪珂满目尴尬地望她一眼,立刻弯下腰来整理。

  马莉琳蹲下身子帮她捡:“你别急,这些我帮你拿过去。”

  她抬起头,满眼惊喜地朗声道谢,笑容潺潺浮动在眼底。

  第一眼看见她,马莉琳就喜欢上了眼前那个毛手毛脚的女孩子。看得出,她的眼睛里,有着自己望尘莫及的天真,那种明媚,像是别样的烟火。

  事后,她执意要请自己吃冰淇淋。马莉琳拗不过,随她去了市中心的一家意大利甜品店。

  “很高兴认识你,我叫林雪珂,我在哲学系一年级。”

  “我是马莉琳,读经济,好巧,我和你同级。”

  在马莉琳的心里,林雪珂和自己并不相像,可她偏偏拥有自己渴望的那副模样。她自由自在,热情明朗,伤心了就哭开心了就笑,世界仿佛是她随心所欲的游乐场。

  然而马莉琳,她太善于隐藏自己。优渥的家境看上去光鲜无比,其实就是一具禁锢天性的硬壳,一座华丽丽的监狱。她被困在里面,静观外面的世界,气喘吁吁,想要脱离却举步维艰。经过二十多年的潜移默化,戴着面具生活,似乎成了她的本性。

  有一天,高年级的学长请自己吃饭,马莉琳为了凑人数,拉上了闺蜜林雪珂。

  聚会期间,大家谈天说地喝了很多酒。临近尾声,所有人都醉了。

  那晚,她是被一个工程系的男生背回公寓的。一路上,她抱着他的脖子,趴在他宽阔的后背上,夜风自海上来,从耳边温柔拂过,一种朴实的温暖传遍全身。

  酒醒之后,马莉琳问清楚自己的心,毅然决然地,开始追寻他的下落。原来他叫汤明垣,是二年级的高材生。

  马莉琳被隐隐约约的快乐所包裹。可在大功告成之前,她决定先瞒着林雪珂。

  就在自己想要表白的前一天,好巧,林雪珂兴致勃勃地说要带自己去见新男友。马莉琳以为双喜临门,内心澎湃,盛装出席。

  “莉莉,这是我男朋友,汤明垣!上次学长请吃饭的时候你们应该见过!”

  目光相撞的瞬间,马莉琳的心内发生了一场重大的交通事故。愿望被现实撞得人仰马翻,整个儿世界漆黑一片。

  那顿晚餐,马莉琳吃得很是艰难。她几次偷偷看向他,却偏偏撞上他对着林雪珂笑得柔情似水。

  从餐馆出来,天空下起了雨。

  “莉莉,这把伞给你,你先回家,我们等雨停再走,两个人正好有个照应。“雪珂说着,一个劲儿往汤明垣怀里钻。汤明垣瞬间红了脸,不自然地皱眉:“注意一点,有外人在。”

  外人……自己在他的眼中,不过是个外人,仅此而已吧。她的心止不住地下坠......下坠。

  纵然如此,汤明垣却还是宠溺满满地搂住雪珂的肩。雪珂拉住他环住自己脖子的手,欢声解释:“这是我闺蜜!可不是外人!”

  马莉琳排除万难,不遗余力地挤出一丝笑容来,摆手拒绝:“不用了,我往前跑几步,到了路口就有出租车。”说完,箭一般冲出去,转眼便消失在了对面的街角。

  那天,马莉琳走走停停。回到公寓,从上到下都已湿透,如同刚刚打捞上来的一具浮尸。

  多讽刺,闺蜜的成功脱单竟然宣告了自己暗恋告终。也是从那以后,汤明垣成了自己心内的一大禁区。

  马莉琳迫使自己不去想他。然而,想躲却躲不过,因为他们之间大大小小约会,雪珂总是拉上自己——

  “莉莉,呆呆君做饭,你下午一起来好不好?”

  “莉莉,周日你要没事儿,我们一起去郊游!”

  “莉莉,反正你也是一个人,我们三个玩儿纸牌然后不醉不归好不好?”

  ……

  有一个周五,雪珂说要找明垣看电影。兴致勃勃地出门,不料没过半个小时便哭哭啼啼地跑了回来。马莉琳问了半天,才知道他们吵架了。因为汤明垣说隔周有小型答辩要在图书馆做准备,打死不去。雪珂拗不过他,只好满心委屈地去找闺蜜。

  晚上十点,马莉琳将雪珂送回家安顿好,回来的路上,打车拐去学校。诺大的图书馆,区区三、四盏灯还亮着。没走两步,他便出现在了她的视野里。他伏于案前,专心翻阅着手头的资料,偶尔动手记录,仿佛整个儿世界都随他变得慈眉善目起来。她站在几米之外那具被拉长的影子里,静静地,咫尺相伴。

  好久好久,终于,他抬手看表,站起身,收拾书包准备离开。她多想走上前去,说一句“真巧啊,原来你也在这里!”

  一忍再忍,终究是忍了下来。

  不知从哪天开始,林雪珂与汤明垣之间的每一次互动,都如同烈日一般灼烧着她的双眼。马莉琳仿佛置身火海,她却早已做好了随时随地灰飞烟灭的准备......

  马莉琳边走边想,觉得身心具疲双腿发软。她在一处建筑前停下,抬头看霓虹围成的招牌——海泡岩旋转酒馆。

  由不得自己多想,她一个闪身便拐了进去。出电梯的时候,差点被迎面而来的黑影撞翻。

  “小姐,您的鞋带开了。”

  马莉琳小声骂了句脏话,扭过头:“关你什么事儿!”

  那黑影明显一愣,丢下她,径直走进了电梯。

  马莉琳走向长长的吧台,叫了双份威士忌,猛干一口,将头深深埋进了胳膊。

  2.

  cici走进会场的时候,大多数来宾都已经就坐了。她找长桌尽头的空位安顿下,这才细细打量起大厅的整体布置来。

  十多列长桌将空地占满,桌布上装点着粉白色的花瓣。几位组织者在场里场外忙得不亦乐乎,承办方领导挺着啤酒肚,以“指点江山”的壮怀气势站在舞台中央。

  身后的条幅点名了这次聚会的主题——“缘来是你”高端两**流大会。

  毕竟是第一次参加这样的活动,cici多多少少有些紧张。工作太忙,她全然没来得及做准备,只好临时抱佛脚,向左侧的韩版长发姑娘借鉴起经验来。

  “不好意思,我想问问您,我一会儿该怎么自我介绍呢?”

  “如实说呗,但是要注意措辞,尽量显得高大上。比如你是一码农,就说自己是it工程师;比如你是一服装店售货员,你就说自己是搞时尚营销的;再比如你是一全职段子手,你就说自己是搞文化创意方向的。”姑娘说得云淡风轻,三言两语便透露出情场老手的熟稔来。

  cici听得心悦诚服。大腿一拍,可不正是如此么!说法不同,格调不尽相同。

  “对了,那......我要跟对方说些什么呢?”

  “随便聊呗,看得惯的多聊几句,不感兴趣的就找茬儿退场。比如,先生,你的身材不是我喜欢的类型;又比如,先生,处女和水瓶生来不相配您不知道么;再比如,先生,我继父就是大眼圆脸,我从小受过虐待,对这类长相有心理阴影。诸如此类的,看着编呗。”

  “那……我到底要聊到什么阶段才合适提出自己的硬性条件呢?”

  “当然是直奔主题了,大家选择以这种方式挑选结婚对象,不就是为了广泛撒网重点培养,简明扼要,节约时间成本,开门见山么?”

  “那……以您的经验来看,怎样聊天成功率会高?”

  “小姐,您这话问得也太瞎了吧!如果我知道怎样做成功率高,您觉得我现在还会坐在这儿么?”姑娘显得有所芥蒂,话没说完,别过脸去。

  cici还想说些什么,主持人宣布大会开始。还没等话筒尾音落定,整个儿会场已然热血沸腾起来。

  就在cici心神不宁左顾右盼的时候,一个面目陌生的男人在她对面坐下。“小姐您好。有兴趣认识一下吗?”

  男人桃花眼,剑字眉,西装革履,一副小开派头。打眼儿一看,还真是正中自己下怀的类型———

  “可以可以!”cici说着,做出一个“请”的手势。

  “小姐贵姓?”

  “啊,方!大家都叫我cici。”

  “这么巧,我姓“袁”,猿人的猿,去掉反犬旁。”

  “……”

  “请问先生做哪行?“

  “金融证券。”男人说着,抛来一个荡气回肠的微笑,看得cici春心荡漾。

  “方小姐做哪行?”

  “啊,我在一家影视公司,从事影视传媒方向的工作。”

  男人一听,周身不自觉地抖了抖,垂下头,不接话。

  “袁先生,请问有什么问题吗?”cici莫名追问,不知是不是自己说错了话。

  支支吾吾了老半天,男人缓缓开口:“不好意思方小姐,我对文字工作相关的一切事物有心理阴影.......我从小作文就没几次及格,大学论文写了六遍才过,差点没毕业。”

  cici正要解释,对方却像是窜天猴一般猛地站起身:“很高兴认识你方小姐,我突然看见一熟人,先走一步。”

  “哎袁先生——袁先生?”cici看着那大步流星的背影,很是颓丧地瘫软在椅子上。远远儿看上去,像极了一条湿滑的海参。

  她很是尴尬,自尊心受阻。冲动上头,背起包就要离开。

  刚才走到洗手间门口,却被一个声音拦下了——“小姐也是报名相亲交流会的吗?能赏光聊聊吗?”

  cici不由得抬起头来,首先看到的是衣领,衬衣领子,没有系领带,解开了两颗扣子,显得很随意的样子,一边肘弯上还搭着西服。

  cici不好意思拒绝,却又不想回去会场,两人干脆在走廊的长椅上坐了下来。

  “小姐贵姓?”

  “姓方,方喜喜,大家都习惯叫我cici。”她说着,伸出手来。

  他跟着伸出手,轻轻握住:“哦,我叫姜臣。”。

  “请问方小姐做什么工作的?”

  “我......”cici想到刚刚的遭遇,不禁犹豫下来,不小心,嘴巴快脑子一步,“哦,我是……钢琴教师。”话一出口,cici自己都愣住了。

  “哦?钢琴教师?原来方小姐是搞艺术的!不过这倒是很符合方小姐的气质。”姜臣脸上划过一丝怀疑,却又转眼间烟消云散,他微微一笑——“我在一家公司做策划人。”

  “方小姐是哪里人?”他继续问。

  “本地出生的,算是土生土长。”

  “好巧,我也是。”

  就在这时候,cici的手机响了起来。一看,是Amanda。

  “不好意思啊姜先生,是我上司,我接个电话。”

  姜臣很是理解地点点头,退后几步,以示回避。

  接完电话,cici重新走回到姜臣跟前:“不好意思姜先生,我公司有点儿事儿,得先走。”

  “那......方小姐方不方便留个电话?”

  “好啊好啊!”cici火急火燎拿出纸和笔,写好,撕下,递给他。

  “方小姐,改日再见。”

  姜臣站在原地,望那背影,眼中是数不尽的疑问。

  3.

  林雪珂正在写人物小传,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她紧盯着电脑屏幕,看都没看就摁下了接听键。意料之外的,马莉琳的声音从那头传来。

  “雪珂,我们能不能见一面?就现在。”

  林雪珂一阵心慌,手头的动作跟着停下。“不好意思,我今天很忙。”

  “明天呢?”马莉琳问得焦急。

  “明天也会忙,这段时间工作很忙。”

  “雪珂……”

  不知道怎么了,一呼一吸之间,雪珂竟听出些许哀求来。她转念一想,马莉琳从来就不是个心急火燎的人,指不定真有什么急事儿。难道,是明垣?

  “雪珂?”

  “那好吧,明天下班以后云端咖啡,7点10分,不见不散。”

  马莉琳提前一些到。林雪珂远远儿就看见了她,她坐在窗边,显得惴惴不安。雪珂抬手看表,七点零九分。她缓缓走到桌前,拉开对面的椅子坐了下来。

  “雪珂,你来了。”

  “嗯。”

  这时候,服务员前来点单。

  “一杯拿铁,谢谢。”

  “你也喝拿铁?”马莉琳满眼诧异。

  “对啊,怎么,你也喝?”

  “啊,不是我......是明垣。”马莉琳低了低头,接着补上一句:“明垣他,从来都只喝拿铁。”

  林雪珂的心像是被什么撞了一下,隐隐约约地疼。她定了定神,随之装出满面春风的样子回了句:“真巧啊。”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她俩谁都不愿率先讲话。直到服务员将咖啡端上来,林雪珂才缓缓开口:“你找我来是有什么事儿吗?”

  马莉琳始终低着头,不敢看她的眼睛。“雪珂,你私下和明垣聊了对吗?”

  “嗯,工作关系,公司要我采访他。本来想要推掉的,可按照分工,只能我来做。”她如实回答。

  “那......明垣他,跟你说什么了吗?”她显然心怀余悸。

  “如果你是问六年前那件事,我已经全部知道了。不过我不想追究,都过去了,也没什么好追究的。”雪珂不看她,端起咖啡小抿一口。

  “雪珂,对不起……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你可不可以……原谅我?”

  “我从来就没有怪过你吧,又谈何原谅呢?”

  “雪珂,我是真心爱明垣的,我能不能求你放我们一条生路?”马莉琳说着,一把抓住雪珂的手,她十分用力,抓得雪珂生疼。

  “你爱他或者他爱你,跟我又有什么关系?”短短一句,她再不作声。与此同时,猛地抽回手。

  “雪珂,我是真心爱他的。虽然我知道他的心里只有你,可是你能不能退让我一步?我知道欺骗你是我不对,可是我对明垣是真心的!我为他付出了很多,就算按照他的意愿打掉那个孩子也在所不惜。雪珂……”马莉琳苦苦哀求,林雪珂却为之一震——

  “孩子?什么孩子?”

  “雪珂你不要问了,没什么孩子,是我不好,我说漏了,我不是故意要让你知道的!”

  “什么孩子?你快说!”

  “雪珂你别再问了!”

  林雪珂觉得自己就要被熊熊烈火吞噬。她“噌”地一下站起身,就要往店外冲。不想,却被马莉琳当头泼下了一桶冰水——“在德国的时候,我怀过明垣的孩子,可是后来打掉了。雪珂……原谅我,雪珂……”

  一个反转,打得林雪珂头晕目眩,马莉琳的声音越来越远,如同即将熄灭的蜡烛。

  就这样,她倒了下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