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超越时空,遇见你

第七章

超越时空,遇见你 米娅 6351 2017-11-07 16:19:59

  1.

  与Tomi约见的地点,是在一间名叫“海泡岩”的高端旋转式餐厅。

  雪珂将外套挂好,服务员前来点单——“小姐,请问您喝点儿什么?我们今日推荐的是资深调酒师许先生调的Mojeto。”

  林雪珂微微一笑:“不好意思,我稍微等一会儿,等朋友来再一起……”

  话音未落,便被一道熟悉而明亮的嗓音打断——“就按您的推荐,两杯Mojeto ,一杯有酒精一杯无酒精的。既然是大师的手艺,怎么能不尝尝呢!”

  “Tomi!好久不见!”林雪珂站起身,热切无比地打量起面前这个眉目明朗、身姿挺拔的大男孩儿,他脚上蹬着双牛津鞋,穿黑色牛仔裤和象牙白衬衫,烟灰色的外套,缝合齐整,一看就知道经过精心剪裁。

  “雪珂,真高兴又见到你!”Tomi说着,上前给了她一个硕大无比的拥抱,随后挑了舒适的姿势坐下来,“你走的时候我在米兰参加跨界设计师大赛,实在是走不开,所以只发了条信息,没来得及去机场送你。雪珂,你千万别介意!”

  “怎么会呢Tomi,好朋友之间不就是离别时刻挥挥手,久别重逢碰个头么!对了,回来这些天还习惯吗?这回回来待多久?”

  “确实没有国外清净,不过反倒热闹很多。这回至少要待一年半,不过我是带着任务回来的!一个珠宝设计方面的项目。”

  这时候,服务员将酒水端了上来,Tomi礼貌有加地点头谢过。接着,将无酒精的那杯推到雪珂面前——“大白天的,淑女酒精上头可不好!”

  记得那是来到布拉格的第二年,与Tomi相识的第三个月。林雪珂在酒吧喝多了酒,一个不小心,吐脏了Tomi新买的布洛克皮鞋。

  林雪珂呵呵一乐,瞬间红了脸:“你还记得呢!”

  “记忆犹新啊林大小姐!”Tomi端起酒杯喝了一口,突然又像是想到了什么——“对了雪珂,礼物!”

  说着,他将脚边的袋子递给她:“你要的祖马龙限量,我托朋友从内部买的,也没费什么力气。还有几个一线品牌的最新款手包,赞助商送的,全都是女款,我囤货太多暂时也没什么用。别客气,喜欢就拿去用!”

  林雪珂激情澎湃地捧着购物袋:“Tomi,我这辈子怎么这么幸运,能交上你这么一个财大气粗的好朋友!谢谢你!”

  “要谢还是谢你自己!种什么因得什么果,还不是因为小雪珂你心存善意么!”

  这番话,令林雪珂不由想起他们的初遇来——

  那还是在好几年前的布拉格。市中心站。林雪珂刚出地铁,就被一个亚裔男孩儿吸引了目光。他背一人高的徒步行囊,正手忙脚乱地全身上下摸索着什么,神情焦灼。林雪珂在他面前停下来,试着用中文问道——

  “请问您是中国人吗?”

  “是啊。”男孩的动作戛然而止。

  “那……请问你需要什么帮助吗?”

  “哦,我是来旅行的,才从火车转到地铁,结果发现钱包丢了!现金、信用卡和车票全都在里面!”

  林雪珂原地犹豫了片刻,拉起这个素未谋面的陌生人去警局挂失。

  在自己的帮助下,男孩儿登记了护照,又填了一大堆表格,女警善意提醒,“别抱太大希望,二十个挂失者里面,最多只有一个能找回钱包。”

  那段时间,Tomi在雪珂家暂时住了下来。他说自己是在巴黎学设计的留学生,独自环游欧洲刚才走到布拉格。

  雪珂安慰她:“你别难过也别害怕,人在江湖飘,哪能不丢钱包?”说完他们面面相觑,接着一阵大笑。

  Tomi也曾问过雪珂:“姑娘,你胆子这么大,就不怕我是骗子么?”

  雪珂笑得明媚:“不确定啊,但觉得你不像。”

  “你请客!我掏钱,约定俗成啊,全宇宙通用!小雪珂,可千万别跟我客气!”

  林雪珂的思绪瞬间闪回——“我的地盘我做主,这回无论如何给我个机会,别拉拉扯扯!”

  可还没等雪珂将钱包掏出来,Tomi就已经将钱塞到服务员手里了——“就这么多,不用找了!”

  “谢谢先生,祝你们周末愉快!”

  林雪珂不好意思地看向Tomi:“真是不好意思,收了这么贵重的礼物还要蹭吃蹭喝。型男,下次我请你吃饭好了,你可千万别拒绝我!”

  汤明垣和客户在附近谈完项目准备进来喝一杯,他觉得体乏心累。他深知自己性格内敛不善交际,生活单调到不得不将重心放在工作上,就连业余时间也都是在充电学习。

  想着想着,他翻开酒水单。正想要一杯马爹利,不料错身一瞥,恰好瞥见了窗边那抹熟悉无比的身影。再一望,目光落在她对面男人的身上,那男人教养良好,英气十足,面目却全然陌生。他们有说有笑,举止......还那样亲密。

  汤明垣脸色一沉,心绪跟着陷入苦海。他注意到了她脸上的笑容,那是自己六年以来咫尺天涯,可望而不可及的笑容。

  难道,这就是她摘掉项链的理由?林雪珂,这六年,你到底向我隐瞒了多少?

  他迫使自己收回目光,不敢多想,拿起外套,毅然决然转身离开。

  2.

  刚才走进办公室,手机都还没来得及掏,cici就诚惶诚恐地跑进来:“雪珂快快快,圣旨到,老佛爷传唤。”

  “好的好的,就来就来!”林雪珂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整理好文件夹——

  “cici,知道是什么事儿么?”

  “不知道,但你最好做好心理准备,被Amanda传唤,一般都没什么好事儿。”cici缩了缩脑袋,回去自己的隔间。

  林雪珂穿过大厅,满怀忐忑地在老板室门口停下来。刚要抬手轻轻叩,大门从里面被拉开:“进来。”

  形势所迫,虽说踏入社会不算太久,可雪珂已然练就了半身察言观色的本领。看Amanda铁黑色的脸,她心神荡漾地站在原地。

  “报告呢?一个周了,林小姐做完了么?”

  “……老板,采访遇到了一些困难,嗯......汤明垣先生不是很配合。”

  “遇到困难?不配合?这叫失职!而不是你拖拖拉拉的理由!遇到困难就应该想方设法突破它,而不是躲躲闪闪。”

  “可是,老板.....”

  “还有什么可是?林雪珂,你在国外待了那么久,我以为你和其他小鱼小虾相比,眼界层次会更高,思维方式会不同。契约精神,懂吗?团队精神,懂吗?第一步在你这儿卡壳,后面的工作还怎么完成?”

  “可是老板,我已经去了两次了,实在是无能为力……或者,能不能换一个采访对象?”

  “不要跟我说什么无能为力!如果你的人生词典中有无能为力这个词,你根本就不应该出现在这里!林雪珂,请你搞清楚,这是社会,不是你家!我是你的老板,不是你爸妈!没义务给你提供各种选择,更没有那么多的机会给你纠正自己的错误,你懂吗?”

  面对如此苛刻的Amanda,林雪珂面临全线崩溃。可反过来想想,人生何尝不是如此?这就是社会,除了忍耐与坚持,没其他道路可退。

  “林雪珂,你知道我们公司的宗旨是什么吗?”

  “啊?”林雪珂摇头。

  Amanda用力闭了闭眼睛,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工作为首,不惜一切为事业拼搏!”

  “我知道,你留洋回来,打心眼儿里有种优越感。但是,千万别觉得自己海外留学有什么了不起,现在海带一抓一大把,能力欠缺,还不是在家待业!”

  “老板……我没有......”这话说得心虚,优越感,自己又何尝不曾有过。

  “没有最好,即便是有,也请你适时打住。现在,废话不多说,限你在两周之内把报告交上来。我已经亮明了这件事的底线。林雪珂,该怎么做,你自己看着办。”说完,Amanda转身逐客。

  不料,就在这风口,cici畏畏缩缩走了进来:“老板,您别再责备雪珂了,她其实做得很用心也很努力……”

  话还没说完,便被厉声打断:“方小姐,本职工作都做不好的人,没有任何资格插手别人的事情。”Amanda转过身来,望住cici,“还有什么事么?如果没有,请两位回去工作。我付工资,可不是让你们用来一唱一和的。”

  cici还想说些什么,却被雪珂一把拽住:“知道了,老板。”

  都已经走出办公室了,Amanda戏虐的余音在身后响起:“cici,你验证了一句话。没心没肺没大脑的人,心态总是出奇得好。”

  刚过下班的点儿,cici便将林雪珂一把拉进卫生间:“雪珂,老妖婆这么刻意刁难,你干脆另辟蹊径辞职不干,实在走投无路,不如让你爸托人给你找份轻松的差事!”

  林雪珂笑得苦涩,“cici,其实在哪里都一样,这世界上根本就没有轻而易举的工作!再说,我都已经老大不小了,各方面也都独立了,还怎么好意思让父母再跟着操心呢?”雪珂说着,扶了扶cici的双肩——

  “这就是生活啊,人人都逃不过。可是总有一天,当我们回头望,一定会感谢岁月与磨难将我们变成了更好的人!”

  cici听罢,渐渐平静下来:“对不起啊雪珂,其实……这里面也有我的责任。”

  “有什么好对不起的,对了,有件事儿差点儿忘了!你跟我来!”

  她们双双走进办公室,林雪珂将一只纸袋往cici手里一塞。

  cici顶着一头雾水打开来看,不禁尖叫出声:“限量款!你竟然拿到了祖马龙限量款!上回我以为你只是跟我说着玩儿。”跟着,她的声音又黯淡下来:“可是雪珂,我把事情搞砸了,你怎么反而送我礼物?”

  “一码归一码啊,是那个汤先生脾气太硬太臭,可是你已经做得很到位啦!”

  “谢谢你雪珂。”cici的声音小小的,可不知为什么,竟有种想要流泪的冲动。

  从公司出来,林雪珂拿出手机,站在原地,拨通了母亲的电话。

  “喂,小珂啊,怎么突然打电话,出什么事儿了吗?”还不等自己开口,母亲便迫不及待问出这段话。不知怎么了,泪水蓦地一下从胸腔涌上了头。

  “女儿啊,怎么不说话?是不是不开心啊?工作不顺利吗?”

  “没有,妈。就是打个电话问问。你和我爸最近还好吗?”

  “好好好,一切都好。就是盼着你过节回家,上回三姨从广东寄来了好多肉粽子,妈一个都没舍得吃,全都冻在冰箱等你过年回来!”

  林雪珂听闻,鼻头猛地泛酸:“妈,现在网购很方便的,再说冻久了容易坏,你们先吃不用给我留。”

  “那哪儿行呢?你是妈的女儿,好东西都给你留着!”

  “那好吧,你们要注意身体,有什么事儿就给我打电话。”

  “我们没事儿,你安心工作,好好儿生活。不用操心我们!钱不够了,给家里说!”

  “行,妈,那我挂了!妈妈再见。”

  林雪珂挂掉电话的同时,再也忍不住,眼泪以滔天之势涌了出来。

  3.

  汤明垣回到家,脱掉一身疲惫在沙发上躺下来。不开灯,从衣服内侧口袋掏出那只小小的录音笔翻来覆去地看。

  他突而心生好奇,六年之久,里面究竟装了些什么?也许,她根本没用过;也许,是一些杂七杂八的生活记录;也许,内容早已经被删除干净,也许……会冒出一些自己并不想听见的的声音。

  汤明垣犹豫再三,发现自己竟有些期待又有些忐忑。良久,他鼓起勇气,摁下了开关键。

  “……”

  二十多秒过去了,空荡荡的空气里,徒留一阵滋滋啦啦的气流声。

  正如自己所料……应该是已经删掉了吧......

  就在明垣抬直欲关掉的前半秒,那沉睡已久的声音突然醒了过来:“今天呆呆君送了我礼物,就算我知道自己当不了大作家,可有天能够嫁给他我就已经心满意足了。”

  “今天我们吵架了,我嘴上要他滚蛋,可心里面比刀割还难过。”

  “最近明垣都没怎么理过我,甚至连跟我吵架的兴趣都没有了,我好害怕他不要我,他到底是怎么了?”

  ……

  汤明垣攥着那支笔,将录音一条条听过,死灰般的心随着她渐弱的音调缓缓沉入海底。

  “汤明垣,你凭什么丢下我?凭什么一个人跑去德国!你很了不起吗?你做事怎么可以这么不负责……汤明垣,你是不是不爱我了……你怎么可以不爱我……”

  直到被一阵铃声吵醒,汤明垣才发现自己早已泪流满面。他抽了纸巾擦拭眼角,又调整好声音。——

  “喂,张总您好。”

  “您好汤工,不好意思休息时间打扰您,经过我们的仿真操作,发现b项线路走向有些需要修改的地方,所以我打电话问问,下周能不能和您当面协商?”

  “没问题的。张总看周三早上如何?在我们公司会议室。”

  ……

  放下电话,汤明垣从沙发上坐了起来。他掂了掂手中的录音笔,心里念着,她虽然没写出什么旷世之作,却也凭借自己努力走到了今天的位置上。这令他感到欣慰,一时之间,万千思绪汇聚心头。

  他打开通讯录,照着那个名字拨了过去——

  “林雪珂,你在哪?”

  雪珂听出那声音,不禁慌了神。“我在公司楼下啊,怎么了?”

  “那你就站在原地等着。”说完便挂了电话。

  其实汤明垣不确定她会不会等自己,就像六年之前,自己前脚离开,她后脚跑路。可是,他顾不上多想,他只想见到她。

  整整一路,他一遍遍问自己,汤明垣,你的理智呢?你的冷静呢?你多年练就的不为所动呢?

  也许吧,偏偏就是在林雪珂面前,它们自动解锁,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后灰飞烟灭。

  刚刚开到市中心,手机响了起来,瞄了一眼屏幕,是马莉琳。汤明垣将蓝牙听筒挂上耳朵。

  “汤先生,这里是中心医院。这位叫马莉琳的病人刚刚出了车祸,还处于昏迷状态。麻烦您赶紧过来,办理一下相关手续。”

  人命攸关,汤明垣顾不得许多,挂了电话,调头往医院的方向开。

  拨通林雪珂的手机:“不好意思林雪珂,我临时有急事儿,你在附近找地方坐下,稍微多等我一会儿。我处理完马上过去,到了给你电话。不见不散。”

  没等到雪珂的回答,他便不由分说挂断。

  林雪珂握着电话的手臂久久悬在半空,却在心里冲着汤铭垣翻了个大大的白眼。他和从前一样,说好听了是果敢,说难听了就是专横!

  汤明垣来到医院,匆匆忙忙向服务台的护士询问:“麻烦问一下,刚刚送进来一个病人,叫马莉琳,她现在在哪里?”

  护士查了一下名册:“马莉琳?哦,是开车撞到树的那个吗?在三楼,302号房间。不过,还没有办理住院手续。”

  “撞到树?”汤铭垣一愣,“知道了,我马上去办。”他谢过她,疾步走进电梯。

  推门而入的时候,马莉琳正安安静静躺在床上。

  “医生,怎么样?”

  “汤先生吗?马小姐是有些皮外擦伤,没什么大碍。现在还在昏迷,可能会有轻微脑震荡。不过保险起见,还要等待进一步的诊断结果。”

  “好的,给您添麻烦了。”

  “唐先生客气,这是我们的工作。”

  “我稍等一下去办住院手续。”

  “不用着急汤先生,让病人好好休息才是关键。”医生说完便转身要走:“哦对了汤先生,刚刚病人在昏迷状态下一直喊你的名字,您最好留下来陪陪她。”

  “知道了医生,谢谢您。”

  汤明垣处理完医院的事儿,已经晚上十一点半了。他看了一眼手机,一个心惊——林雪珂!自己怎么把林雪珂给忘了!看着睡梦中的马莉琳,表情平和,呼吸均匀。

  他顾不得多想,拿起外套,飞奔向停车场。

  汤明垣发动车子的同时,拨下雪珂的电话——“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不在服务区。”

  挂断重新拨——“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她是生气还是伤心?恨自己不守信用然后再一次不声不响转身离开?汤明垣转念一想,伤心……六年前还有可能,现在,自己已经没资格让她伤心了吧。不由地,伤感如同涟漪般荡漾开来。

  林雪珂接到汤明垣的电话,听他急促的语气,应该是有重要的事情处理。因此,纵然守了大半个晚上,可一次也没有打给他。

  她在马路边等了四十多分钟,见他不来,只好到附近的一间咖啡店坐等他的电话。后来咖啡店打烊,她不得不重新回到马路边继续等。

  等着等着,手机就没电了。

  远远儿地,汤明垣看见路灯下那具孤零零的身影。是她!是林雪珂!她竟然还在!他一眼就认出了她。一种阔别重逢的喜悦贯穿了全身。可脑中的画面陡然一转,不由想起那天坐在她对面的男孩儿。

  那个形象突然变得异常刺眼,短暂的喜悦瞬间凹陷。

  “你不是最讨厌等人么?”他的言语透露出与内心不符的冷漠来。

  “不是你说不见不散的么?”不料,林雪珂的无辜反倒将他一军。

  那是一辆再普通的斯柯达fabia,普通的银色车身,后备箱大而实用。林雪珂突然感到欣慰,纵然已经坐到了今天的位子,可他依旧是个强调节俭的实用主义者。

  汤明垣一言不发,没有解释,没有道歉,只是冷着脸将她塞进车内,转手将充电线递了过来。

  孤零零的城市公路,仿佛整个宇宙都已经熄灯。他左手夹烟,右手捉住方向盘,手臂斜斜探出窗外。

  不久,汽车驶入一条不见星月的山底隧道。汤明垣松开手指,任烟头随风翻滚,直至消失在后视镜的边缘。他伸手摇上车窗,将音乐声调大。换过紧握方向盘的右手,将雪珂的手臂从膝盖上拿下,温柔扣于两座之间。

  林雪珂一惊,不禁抬头去望他的脸。听着公路电台,耳边混沌响起类似于“悲欢离合”这样的词汇,心内所有的情感一触即发。

  有那么一个瞬间,她希望这一切都是实实在在的,彼此是能够被对方紧握住的,时光再怎么流逝,这份情都是不会被冲淡的。

  她希望这辆车就这么无休无止地匀速驶下去,无论80还是800码。她希望刹车失灵,沿途的所有阻碍统统褪去。她的眼前甚至出现了《寂静岭》中的桥段,道路的边际无端蒸发,他们被困在只有两个人的世界里。

  而不同的是,此时此刻,她可以扔掉全世界,一条绵延无尽的隧道就足够了。

  没有对立,没有怨尤,没有纷纷扰扰的红尘韵事,没有半路杀出的各种妖精。只有爱,冲破喉咙吼出的我爱你,以及苟延残喘唱出的你爱我。

  甚至可以不要隧道,一场手把手的长眠也是好的。雪珂终于明白,她无所留恋,只想守住一场还算甜蜜的过往,不愿醒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