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超越时空,遇见你

第六章

超越时空,遇见你 米娅 5585 2017-11-07 16:19:34

  1.

  其实林雪珂不知道,就在她开口叫出“明垣”的一刻,甚至早在她抬起眉头,目光从他脸上一扫而过的一刻,汤明垣多年来苦心搭筑起的堤坝顷刻间倒塌。那些回忆如同潮水般向他涌来,他觉得自己就要窒息而亡了。

  你看,我们不过如此。以为容颜改变就意味着伤情冷却,以为时光是抵挡万千过往的铜墙铁壁。可当那些随岁月失真的影像再清清楚楚摆在眼前,我们恍然大悟,原来这些年的成长、坚强、刀枪不入、不为所动,不过是自欺欺人罢了。

  2.

  林雪珂破门闯入的时候,cici正仰在办公桌前跷着脚吃午餐,她一个心惊,茶水洒到了微微敞开的领口。

  林雪珂绕近一些,看看屏幕上的花美男,再瞅了一眼cici的胸,指着那片潮湿不可思议地差点叫出声:“你这是流下来的口水么?我说cici,你早上出门太急,节操忘在家里了吧?”

  “什么口水!看清楚!”cici一边擦试一边摇摇手中的水杯——“还不是因为你气场迅猛!我以为是Amanda查岗!”

  “对不起啊cici,怪我怪我都怪我!”林雪珂正了正神色,双手奉上纸巾盒的同时,插入正题:“对了,我来主要是有求于你!”

  “没空没空没空!我最近忙得想跳楼!”

  “不是很麻烦的,亲爱的,求你帮我这一次好不好?请你吃饭请你足浴外加介绍帅哥,一条龙服务!”

  “雪珂,我不是不帮,是真的有很多校对要做!我最近约会都去不了了,得加班加点干活。你看看,桌面上的那些文件夹,看见了么?多得都要逼出我的密集恐惧症了!它们可都是嗷嗷待哺,等着我轮番宠幸的,再这么干下去,估计我得提前养只导盲犬!”cici指了指电脑屏幕,冲着三明治恶狠狠地大咬一口。

  “那咱俩换换行么?我帮你校对,你帮我去见现实版男主人公?”林雪珂歪着头,摇了摇cici 的手臂。

  “雪珂,你又不是不知道,如果被Amanda发现,她会说咱俩擅离职守,不知道还会遭受怎样的折磨!”看样子,cici真的有些为难。

  林雪珂没办法,只好使出杀手锏:“啊哦,对了cici,我记得你跟我无意提过,你在找那款祖马龙限量版香水……叫什么来着?”

  cici一听,瞬间来了精神:“red roses!是叫red roses!”

  “对对对,好像是叫这个名字。前两天我一朋友照片里秀的好像就是那款,还问要不要生日寄给我……”

  “真的吗雪珂?我可是找了好久,但国内很难买到。”cici突然意识到了什么,顿了一下:“对了雪珂,你刚才说我见谁?”

  林雪珂长舒一口:“答应了?”

  “可以是可以,只是......你得帮我做一点校对,不然我一个人真的忙不过来。”

  “成交!”林雪珂灿然一笑,跟着将汤明垣的资料递过来:“都在这儿,公司地址、电话,还有一些简单的个人信息。”

  雪珂说着,将一支小小的录音笔一并递过来:“为了减少工作量,给你准备了这个。他说的话录下来就行,回来我自己整理!”

  cici看着雪珂双手呈上的文件夹:“这么齐全林雪珂!看来你是蓄谋已久啊,你实在是太了解我,在你面前,我的赤裸程度都已经深入到肠肠肚肚了!像你这样的人,要么被我乖乖娶回家,要么被我干掉!”

  cici说着,放在颈间的右手作出了“咔嚓”的动作。

  “挺美好一件事儿,被你一形容怎么显得如此不堪?”林雪珂冲cici挤了挤眼睛,“你跟我这儿360度无死角,还不是因为咱俩姐妹情深吗!好了,我要回鸟笼工作了,你记得把要校对的资料传给我!对了,只能成不能败,不然咱俩谁都逃不过Amanda的魔掌。”

  林雪珂说完就走了,留给cici一个满怀期待的背影。

  对cici来说,取悦Amanda算是这世界上最最重要的事儿了!工作是永远做不完的,老板的器重才是能够用来穿山越岭的致命法宝。

  想到这儿,cici信心满满翻开了汤明垣的资料。

  3.

  为了使自己看上去更职业一些,cici穿了衬衫和休闲款西裤,提了黑色公文包,还戴了副黑色镜框。她将挽在头顶的丸子放下来,整齐而松散地披在双肩两侧。与此同时,糖果色平底鞋脱下来,换上一双黑色高跟。

  来到嘉华楼下,cici冲前台抛去一个明媚的目光:“请问,汤明垣汤工程师在吗?”

  前台小姐也笑得璀璨:“您有预约么?”

  “应该有吧,我是梦悦影视公司的,来采访。”

  “好的,他可能在开会,您稍等,我问问。”

  汤明垣刚与合作公司的王总谈完一个项目,靠在沙发上,正准备闭目养神,却被突如其来的电话铃声惊醒。

  “汤先生,有客人找您,说是一家影视公司的,来采集一些关于您的资料。”

  林雪珂!光靠脚趾头猜都能猜到是她!明知前方是铜墙还要硬闯,她还真是不达目的不罢休啊!汤明垣愤愤想着,嘴角却划出一道不由自主的微笑。

  “有预约么?”他挑挑眉毛,故意刁难。

  “说是应该有。”前台小姐的语气明显有些摇摆不定。

  林雪珂啊林雪珂,多年不见,你不仅脸皮变厚了还懂得撒谎了!汤明垣短暂犹豫——

  “让她进来吧。”

  cici走到长廊尽头,看见汤明垣正背对着大门抽烟。他的背影宽厚却又落寞,夕阳的晚光正好勾绘出他挺拔的轮廓。

  不知怎么了,这景象令cici不由想到黄昏里的海。

  她伸手在门板儿上叩了叩,不料那背影突然开口:“想不到啊,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有礼貌了!”他的语调冷而干燥,应该不是在对自己说话,可这依旧令cici原地一怔。

  “怎么?溜进来了又无话可说?”

  cici莫名之余,缩了缩脖子,小心翼翼地回答道:“您好汤先生,我是cici,我姓方,林雪珂小姐的朋友。”

  汤明垣蓦地转过身子,诧异满满地目光直奔cici的脸,尴尬所趋,他轻声咳了起来。

  汤明垣不做解释,干脆直接跳过。他整了整衬衫,将最上方的一枚扣子扣好,接着请cici在对面的椅子上坐下——“请问,您要咖啡还是红茶?”

  短短几分钟,他竟然像换了一个人,刚刚是出口冷漠的冰山,此时却是满目睿智专业的工程人员。角色转换之间,cici有些恍惚:“不用了汤工程师,我只是接替雪珂过来请您回答一些问题的。”

  汤明垣愣了一下,接替她?她怎么了?被炒鱿鱼了么?还是生病了?还是说……她故意把自己推脱给别人?他的注意力陡然一转,心跟着揪了起来。

  想细问,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汤明垣转过身,将清水递给cici:“方小姐不用客气,您想问些什么呢?”语气里是一如既往的平静无澜。

  此言一出,cici心领神会,心底里一片欣欣向荣,想必能顺利完成任务。她热情满满地拿出录音笔,往桌上一拍:“汤先生,我们公司在做一部新剧,人物原型和您......”

  汤明垣抬眼的瞬间,目光在那银灰色的小方块儿上踩下了急刹车。他伸手一把夺了过去,cici被惊得向后一仰。

  “方小姐,恕我冒昧,这支录音笔是.......”

  “哦,它呀,是雪珂的!她说让我把你说的话录下来,然后交给她自己整理。说来也好笑,现在这时代,手机都已经代替掉一切了,也只有我们雪珂会用这种老套又可爱的小玩意儿。”林雪珂没心没肺地呵呵笑,却没注意到对面那个人僵住的嘴角。

  回家听?是不是意味着她渴望听到自己的声音?

  汤明垣看着那支录音笔,外壳有些浅浅的划痕,可仔细一看就知道经过精心保护。那张桃心贴纸还在,只是颜色褪去了大半。他的手指在那排小小的按键上摩挲,回忆如同潮水般涌来——

  那是六年之前,家里遭遇变故的前半年。走在校园的林荫大道上,林雪珂一面挽住明垣的胳膊一面专心致志地舔着冰淇淋。

  “呆呆君,你猜我的梦想是什么?”

  汤明垣低头瞥她一眼:“就像现在这样傻乐傻乐,追求一辈子吃饱了不饿着。”

  “你别小看我好么?我不是死书呆,可也是有远大志向的人!”

  明垣呵呵一乐,“童言无忌,说来听听。”

  “什么叫童言!我的梦想就是,第一:成为你老婆,第二:成为大作家!”

  汤明垣一个趔趄,瞬间红了脸:“你说你好好儿一大姑娘,张口闭口也不觉得害臊!就你这么心浮气躁,不但成不了大作家,估计连我老婆都做不了!”

  林雪珂将他一把拽住,冰淇淋也顾不上舔了,神情严肃:“汤明垣,你是不是喜欢上别人了?!”

  “我哪有那个精力!已经有一个这样毛手毛脚成天到晚要上天又要入地的,再看上另一个,我怎么受得了?”

  林雪珂一听,当下眉开眼笑。接着说:“呆呆君,我最近在写一部小说,我爱你你爱我的那种。”

  “你能写点儿有用的么?”

  “什么叫有用?像你那样天天泡着图书馆小姐叫有用?还是写书呆子爱上女外星人要骑着毛驴撞飞碟有用?”

  “林雪珂,你这是什么态度?”

  “什么态度?你不是说童言无忌么!哼!就是这副态度!”林雪珂把最后一口甜筒塞进嘴里,大摇大摆走开了。

  没过一个周,明垣将雪珂约到那家常去的咖啡馆。他依旧帮她点了拿铁,自己坐在对面喝着一杯可乐。

  “林雪珂,如果你今天保证以后改改大惊小怪鸡飞狗跳的毛病,我就送你一礼物。”

  林雪珂一听有礼物,瞬间心血来潮,脑袋点得跟小鸡啄米似的:“改改改,一定改!什么礼物?快拿来看看!”

  汤明垣将一只包装考究的小纸盒从背后取出来。还没来得及往过递,便被雪珂一把抢了过去。二话不说拆开来看——原来是一只最新款录音笔。

  “你不是说要开始写作么?灵感突现的时候你就拿它录下来,你脑子那么笨,如果不及时记录转个身准会忘!”

  “呆呆君!这么说来,你是支持我的宏伟志向咯?!”

  “太了解你了,不撞南墙不回头。给你找点儿事做,总比你变着法儿地折磨我强!”

  那天晚上,她带他回家,他们在宽阔的窗台上接了长长的吻,潮湿而绵长,像是久别重逢的那样。

  那是他们彼此的初吻,小心翼翼,略带试探性。林雪珂一个不经意,还差点咬到了自己的嘴唇。

  想到这儿,一阵酸涩涌上眼眶。汤明垣不禁别过头去。

  他紧紧攥着那只录音笔,沉淀了好一会儿,转过身来,假装翻起袖子看手表:“不好意思方小姐,我们改天再约好么?我忘了,我还有一个会。”

  “汤先生,难道五分钟都不行吗?您多多少少说两句,至少让我有货交差啊!不然任务完不成,雪珂会怪罪我的!”

  “她自己怎么不来?”汤明垣淡定如故,然而内心早已风起云涌。

  “对啊,怎么不自己来呢?我忘了问原因。”

  还真是物以类聚,笨蛋和笨蛋凑在一起。汤明垣突然想笑:“别担心方小姐,我会当面跟林雪珂解释,不如让我将这支录音笔亲自交给她,就当做你来过的证据。”

  cici见状,只好满怀沮丧地站起身,“那就麻烦汤先生了。我先回公司,汤先生再见。”

  汤明垣将cici送到门口,拉上百叶窗,接着便陷入深深的颓然。他靠在沙发里,看窗外渐黑的天色,心里苦得说不出话来。

  他拿着那支录音笔,来回把玩,左右翻看,迟迟舍不得放下。林雪珂啊林雪珂,既然决定转身,为什么不走得干脆利落?为什么还留着提醒往事的纪念物?

  ……

  cici回到办公室,Amanda已经提早走了。林雪珂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扑上来,“快快快,拿到了么?”

  cici犹豫片刻,垂着脑袋,声音小小的:“对不起啊雪珂,搞砸了。材料没收集到,把你的录音笔也给搭进去了。”

  “什么意思?是坏了还是被你弄丢了?”

  “没坏也没丢,是被汤大工程师没收了,他说要亲自交给你。”

  “你说什么?你让他拿到了那支录音笔?”林雪珂觉得呼吸变得急促,自己就快要被紧迫感吞没。

  “嗯”。cici点点头,满满的“抱歉”爬上了她的脸。

  “就一支录音笔,雪珂你别太着急,大不了我赔一支新的给你!”

  林雪珂还想说些什么,不料桌上的手机“呜呜”震了起来。她看都没看就接起来听——“林雪珂,我们见一面吧。”

  林雪珂一愣,本想推辞,她怕他的羞辱,更怕他的嘲笑。可转念一想,兴许他是来归还旧物,便支支吾吾答应下来。

  与他约定的地方,是一间名叫“婉约”的西餐厅。雪珂走进大厅,他已经坐在那儿了。他看上去气定神闲、英俊无比,她不感到意外,因为那是他最原本的气质——处变不惊,理智冷静。

  她走上前,拉开他对面的椅子坐下来,目光交错,算作对彼此的问候。

  “吃什么?”他开门见山。

  她一愣,“哦……哦、我随便,你推荐。”

  他想都不想,挥手招呼服务员来点单。

  “一份七成熟牛排,一份罗宋汤,给这位小姐凯撒沙拉和蘑菇意面。”

  雪珂的心瞬间被提起,熟悉而遥远的名字,那些统统是他们曾今最爱吃的菜式。去不起餐馆,汤明垣就照着英文菜谱给她做。记得有一次,他将黄油买成了猪油,还遭到她一番嘲笑。

  那时候的汤明垣吃饭时总是怀揣心事,林雪珂经常吃到半道儿停下来,打眼儿望住他:“呆呆君,别人吃饭是为了enjoy it,可是你吃饭好像是为了finish it。哎,你知道这样多没情调吗?”

  良久,汤明垣把埋在汤盆里的脑袋提出来,满眼矇昧地反问一句:“你刚说什么?”

  ……

  “工作时间偷懒,林小姐不打算说些什么吗?如果我是你的老板,我一定会给你严重的惩罚。”

  “还好你不是。”林雪珂小声反击,调皮地吐了吐舌头。

  “林小姐说什么?”汤明垣顿了顿。

  “没什么。”雪珂若无其事地端起水来喝。

  她真的没变,还是原来那副样子。伶牙俐齿,横冲直撞,做了错事打死不认账。可不知怎么了,汤明垣竟然觉得心潮澎湃,他突然想要感激岁月,感激它没能将她变成一个焕然一新的陌生人。

  吃完晚餐,他要送她回家。很自然地,她没有拒绝。

  走到楼下,林雪珂跟他道别。转身上楼,却被汤明垣从背后一把抱住。

  那温柔来得猝不及防,不等自己反应,便已然被拉入一个熟悉的怀抱。六年之久,烟草的味道遮蔽了他身上本来带有的薄荷的清香。林雪珂细细地嗅,不禁湿了眼眶。

  他的动作坚决如铁,霸道的唇齿一寸寸蹂躏着她的肌肤。雪珂意欲闪躲却被他的强而有力的臂膀牢牢锁住。

  纵然是自己丧失了理智,可林雪珂,六年来你欠我的,又怎么轻易偿还得了?!

  汤明垣的吻火热而毫无止尽,从她的双唇一直占领到颈间,他的呼吸迫切而极富侵略性,那里面夹杂着爱与恨,狼狈与渴望,愤怒与思念。

  林雪珂终于沦陷了......

  “明垣……明垣……”她轻唤着他的名字,感觉眼泪就快要掉下来了。他不管不顾,用力扯开她的衣领,又重重吻了上去......缠绵而又霸道,爱恋而又苦涩,他深深地吻着,覆上她那颤抖的娇躯。

  “明垣……”雪珂呼唤,却又如同喃喃自语。

  下一秒,汤明垣的目光落在她空空荡荡的脖颈上,突然停下了动作,接着又梦醒似的将她用力推出老远。

  怒目而视之间,他就要转身离去,却被林雪珂从背后叫住——“汤明垣!”

  明垣缓缓转过身,声音竟无限悲凉:“你还要做什么?”

  “明垣……能不能把录音笔还给我……”

  雪珂没说完,便被一声暴怒打断:“都分开这么久,还留着它做什么?留着也就算了,为什么又偏偏让它出现在我的眼前?林雪珂,你伤人伤得还不够重么?我们早已行同陌路!你到底还想做什么?”

  “明垣……”雪珂的大脑顿时空白一片,他说是自己伤了他?当初明明是他招呼都不打就提前退席,现在他竟然说是自己伤害了他?

  思绪被极大的伤感所吞噬,林雪珂仰起头,轻轻闭上眼睛。而汤明垣,在全线崩溃的前一秒,转身投入了茫茫夜色。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