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超越时空,遇见你

第五章

超越时空,遇见你 米娅 5169 2017-11-07 16:17:59

  1.

  现实世界。

  林雪珂睁开眼睛的时候,天已经亮透了。她伸了个昏昏沉沉的大懒腰,也不知怎么了,感觉这一觉睡得比一个世纪还要漫长。

  从床头抓过手机看时间——天!十点四十五!

  林雪珂一个鲤鱼打挺,没把握好力度,直接从床上滚了下来。刷牙、洗脸、穿鞋出门,来不及化妆,只好将眼线和眉毛留到地铁里!

  林雪珂轻手轻脚摸进公司,好在走廊里空无一人,看来大家都在各司其职。她佝偻着背,刚要往自己的办公室摸,却被从身后突然现形的人影吓得屁滚尿流。

  “雪珂,你来啦!”cici拍拍她的肩,小心翼翼和她打起招呼来。

  “哎呀呀呀,你这一吓都快给我的小心肝儿震出来了,cici我问你,Amanda在哪儿?点名了没?”林雪珂屏息凝神,尽量靠口型表达。

  “早上没见到她,要么在办公室要么没来。十次里面九次点名,唯一不点的一次被你给撞上了,恭喜你啊漏网之鱼!”cici呵呵笑着,指了指茶水间:“我去冲咖啡,你赶紧到位。”

  林雪珂谢过cici,提步的瞬间,将身子弓得更深。

  直到摸到办公室玻璃门,林雪珂才长舒一口,庆幸自己是逃过了九九八十一难。

  刚要脱衣服,却被余光中那道临危正坐的人影挡住了去路。

  三个音节还没在脑袋中显现完全,只听耳边一声厉喝——“林雪珂!我整个儿早上都坐在这儿恭迎您的大驾,就想问你一句话,你还想不想干了?!”

  林雪珂觉得双膝一软,差点儿跪下。不知道为什么,兴许是老佛爷的形象过于贴切,以至于自己每次见到她,就会凭空而来一股跪下请安的冲动。

  “Amanda……不是,老板!对不起老板,我还想干!”

  “想干?那为什么一而再再而三地挑战我的底线?迟到三个多小时,你赶去相亲了吗?”Amanda将茶杯往桌上一摔。

  “我没有!我……我睡过了。”好久没有这么紧张过,林雪珂觉得自己的脑仁儿都在发抖。

  “小姐,麻烦你看一下时间好么?整个儿早上都要过完了!你眼睛不好,能不能麻烦你长长心眼儿?”

  “我错了老板,下次再也不会了!”

  Amanda站起身,移驾林雪珂面前,与她仅隔半米之远——

  “我就不明白了,邻组的张梧桐和你住在一条大街上,人家天天都能早到二十分钟,为什么你林雪珂就老是迟到呢?”

  “老板,我们是住一条街,可一个街头,一个街尾。她家一下楼就是地铁,可我每天早上得先穿过一条街……”林雪珂绘声绘色地解释着。

  “还说没有挑战我的底线?林雪珂,你这明明就是在狡辩!”Amanda的声音明显高了八度。

  雪珂明显一怔,半天说不出话来。良久,她的语气微弱了一些:“老板我错了,迟到完全就是我自己的错。下次再也不会了。”她垂着头,眼眶红红的。

  沉默……深不可测的沉默……暴风雨来之前的沉默……林雪珂内心深处一片颓然,还能有什么选择?要么好好儿站着享受炮轰,要么端起茶缸一把扣在老板的头上,然后撂下一句“玩儿你的勺子把儿去!老娘走了!不伺候!”然后一鼓作气扬长而去。

  可是,以目前的状况来看,默默承受似乎是最正确的选择。

  林雪珂缩了缩肩膀,将头埋得更低,照这样下去,下一秒茶缸很有可能会扣在自己的头顶。

  不料,Amanda的语气陡然一转——“这事儿先放过。对了,说正事儿。让你改的那个方案做得怎么样了?”

  林雪珂一听,霎时之间松了一口气。自己多少是了解Amanda的,她做起事来雷厉风行,情绪来的时候汹涌澎湃,情绪褪去亦如海潮般迅速。

  雪珂慌忙将文件夹从包里往外掏:“快完了快完了,全都是按照您的指示一个标点一个标点地改的。还差最后一步格式校对,等我全部整理完了就给您送过去。”

  Amanda用余光扫了一眼那沓厚厚的纸,端起杯子浅酌一口。

  “那好。目前有一个新的任务要交给你。”说着,从背后拿出一份资料——

  “他叫汤明垣,电子信息系统工程师,颇有成就的海归派。他的整体形象和我们新项目的男主人公高度契合,为了使作品人物塑造方面更真实更生动,我需要你即刻弄清他的背景、经历和性格……”

  打从听见“汤明垣”三个字开始,林雪珂的双耳便瞬间失聪。这世间的一切声响,仿佛统统飘去了外太空。他的名字在自己脑海中飘飘摇摇极速膨胀,以至于后来Amanda说了什么,自己全然没听进去。

  表面上安然无恙,内心深处却引发了一场惊天大海啸。汤明垣……这究竟是命运的安排?还是又一场不怀好意的玩笑?

  林雪珂打心眼儿里笑自己傻。不是早该相忘于江湖吗?为何时至今日,他依旧能够准确无误拿捏住自己心跳的节奏?

  “……了解他,然后交一份详细深入的360度无死角报告。越快越好,最好现在就去做。”回过神儿,Amanda已经说到了任务的尾声。

  “明白了么?要抓紧时间行动!”Amanda起身要走,却被林雪珂支支吾吾拦住。

  “老板…….这个项目……这个项目我能不能不参与?不如让cici去做……我觉得她性格比我开朗,在与人沟通方面更流畅。能不能……”

  “林雪珂,现在可不是推脱责任的时候。cici自然有别的工作要完成,你到底明不明白什么叫做’被器重’?”

  “哎——老板等等,这座城市里成功人士那么多,为什么一定是汤明垣呢?能不能换一个采访对象?”

  “不能!汤明垣这个人经历特别。屌丝的逆袭听过么?这句话是对他最精准的注解了。从工程系形象全无的穷学生,到高级工程师。他这个形象,不仅光辉而且励志,极符合当前社会主题——正能量传播。好了,废话不多说,做好直接交给我。”

  说完,Amanda端起水杯。行至门口,又倒回来两步——

  “对了林雪珂,你最好找面镜子照一照,左眼大右眼小可不是一个成熟职业女性女性应该有的生活态度!”说完便转身摔上了门。

  林雪珂站在镜子前面,静静望住自己朝气全无的脸,眉眼之间,毫无美感可言。百感骤然而起,情绪复杂难辨,剪不断,理更乱……

  已然六年之久,他的青涩全然褪去,她的单纯早已被现实击垮。他们之间的冰墙被高高筑起,除了咄咄逼人的寒气之外,再无其他。

  汤明垣,事隔多年,已然历经沧海桑田,千山万水,又该如何与君再相见?一阵酸楚涌上心头,没忍住,眼眶渐红。

  来到嘉华公司门口,已经是下午四点钟。林雪珂走向前台:“请问,汤明垣汤先生在吗?”

  前台小姐随之抛出一道职业而略带甜美的笑:“汤先生?他应该在开会,请问您有预约吗?”

  “没有......”林雪珂说着,不好意思地吐了吐舌头。

  “那麻烦您稍等,我过五分钟打电话问问。”

  “好的。”林雪珂在长椅上坐了下来。

  来见汤明垣之前,雪珂专程回了趟家。她打开衣柜,衣服倾巢而出,被她轮番搭配。和他在一起的时候,他喜欢自己甜甜粉粉天真可爱人畜无害的样子,现在分开了六年,自己是应该让他耳目一新呢,还是继续发挥曾令他一往情深的小纯纯风格呢?

  林雪珂将那套连衣裙从柜底儿翻出来,站在镜子前反复打量。不知怎么了,心绪一沉。分明不再是一场久别重逢的约会,纵使自己打扮地再精美再崭新,对他而言,也不过是个旧人。

  想到这儿,她将连衣裙叠好,放回到柜子底部。重新换上套装和高跟鞋,补好粉底和唇彩。突然间觉得前路莫测而渺茫起来......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失,抬头看挂钟,已经过去了二十五分钟。

  就在林雪珂绕着花盆团团转的时候,一双明眸闪现在走廊深处,余光不经意撩过她侧影的一刻,他愣住了,挺拔的身躯瞬间僵硬,跟着,就连呼吸都戛然而止。

  他一眼就认出了她——林雪珂?真的是她么?怎么可能?她回来了?她是什么时候回来的?

  汤明垣提前散会,出来透气,刚拐进长廊,不料竟与时光之外的那个人撞了个满怀。

  她来这儿做什么?当初做了那样的事,现在她怎么还敢来?

  然而转念一想,这可不就是她林雪珂特有的风范么?当年潇潇洒洒地离开,连句话尾音都没留,现在又大摇大摆出现在自己面前。怎么?耀武扬威?

  一时之间,沉淀多年的疑问向自己迎面砸来。汤明垣左躲右闪,终是被某种痛苦的情绪击中,他觉得呼吸有些困难,不得不拉松领带,解开衬衫最上方的一颗纽扣。

  躲在走廊拐角,久久地,咫尺相望。自己到底是有多久没有看到她了?是六年么?或许更久吧。她看上去没怎么变,依旧是一副毛手毛脚的样子。可她又好像变了,精心打理过的长发,细细的高跟鞋,成熟的气质逐渐显山露水。

  林雪珂,你还是当年的林雪珂吗?

  汤明垣阻止自己继续往下想。他转身,快步走进办公室,打开窗,扑面而来的冷风使他迅速冷静下来。

  就在这时候,桌上的电话响了起来。

  明垣接起听筒,神色凝重,片刻迟疑——“请林小姐进来。”

  “您直走,汤先生在最顶头那间。”林雪珂在前台小姐的指示下,穿过一条长长的走廊,她不禁心生苦涩,看来他办公室的位置竟和他的人一样,遗世而独立。

  雪珂抬头,发现房门大敞。再向深里望,汤明垣的背影准确无误落在了视野里。他静静地站在窗户前面,一只胳膊撑在墙上,宽阔的肩膀微微倾斜。好久不见,他看上去竟是如此落寞,林雪珂站在那具比黑夜还要孤独的影子里,她甚至能够想象到他眼眸低垂的样子。

  她终于受不了了。拔足欲逃,却被一个声音冷冷喝住:“林小姐——”

  接着,汤明垣转过了身子,清冷的目光射向她,淡然的表情中没有一丝波澜。

  林雪珂狠狠怔在原地,想说什么,却无从开口。

  他比从前还要从容许多,嘴角带笑,眼神却清冽如寒冰。

  “林小姐,听说您找我,有什么事吗?”说着,他指了指对面的椅子,“坐。”

  在过去的将近七年的时间里,雪珂想象过无数种久别重逢时的见面场景,兴许是一个友好的拥抱,或者是刻意避开擦肩而过,可她千分万分也没想过,他竟待自己如此冷漠。他甚至不屑于叫一声自己的名字!林小姐?好一个林小姐。没有半句刻薄的言辞,短短三个字,便轻轻松松将自己推出了十万八千里。

  她想模仿他的样子,客客气气唤一声“汤先生”,可话到嘴边,又被生生咽了下去。

  “明垣——”

  明垣?她叫自己明垣?她怎么叫得出口?可这偏偏让汤明垣恍了心神儿,点烟的手跟着一抖。

  “林小姐,你到底来做什么?”

  她本以为多年不见,汤明垣至少会对自己嘘寒问暖客套一番,没料到,他竟用完美无缺的迎客之道接待了自己。

  “工作。”林雪珂实话实说。

  工作?她竟然是为了工作?汤明垣的眼中滑过一丝失落。

  事已至此,不如摊开来说:。

  “我们老板让我来的,我们新项目的男主人公和你像,所以老板让我采访你,360度无死角了解你的特征。”

  “林小姐难道还不够了解我么?”

  了解自己的特征?听到这儿,明垣不禁冷笑。说掌握来得更贴切吧!她不是都已经将自己熟练玩弄于鼓掌之中了么?

  “不好意思,我汤明垣只是一个小小的工程师,这个忙,我帮不了。还请林小姐另寻他人。”

  “你一定得帮帮我,不然我没法跟Amanda交差的!”

  “一定?为什么一定?林小姐,请问你的事和我有什么关系么?”

  多好笑,明明就是她的绝情,将自己的内心烧成一片荒原,这么些年来,寸草不生。而现在,她竟然厚着脸皮来找自己帮忙。

  一时之间,林雪珂竟不知该如何接话。他出口成刀,将自己这些年来的思念划得支离破碎鲜血淋漓。是啊,他怎么可能帮忙?在他眼中,自己俨然一副陌生人的模样。

  帮忙?这简直就是在自取其辱。

  林雪珂,你竟然对他心怀期待,你到底是有多傻......

  尴尬之余,两人之间陷入了势均力敌的沉默。汤明垣若无其事地抽着烟,林雪珂想起身离开,却没有勇气迈开脚步。

  她还有话想说的,还有很多话想要对他说……

  她多想问清楚,汤明垣,你当年到底为什么要不声不响离开我?可屡次话到嘴边,却又说不出口。

  多幼稚啊,不爱了就是不爱了,走了就是走了,何来那么多的为什么?恐怕他的回答,只会使自己看上去更卑微吧。

  “明垣,今晚我们去哪里吃饭——”一道熟悉的声音,将沉默的空气打破。一对旧人纷纷抬头,只见马莉琳款款而入。她不经意瞟了一眼坐在椅子上的人影,然后呆住——怎么是她?

  林雪珂,她终于还是来了。

  “雪珂!”马莉琳叫得亲切,与此同时,细细打量明垣的神情,他抬起胳膊,将烟头捻灭,脸上是诸如平常的云淡风轻。马莉琳心领神会,这才放下心来。

  林雪珂没有回答,浅浅一笑,朝她点头致意。她不忍继续逗留,拉过大衣,最后一眼看向那具沉默的身影——“给汤总添麻烦了,再见。”

  说完便转身离开。

  马莉琳不安地看像汤明垣,全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竟然没有做出任何挽留,反倒抬起头,对马莉琳笑得温柔——

  “你决定,我都行。”

  这句话隐隐约约传到了雪珂耳畔,在回家的公交车上,她不禁泪如雨下。

  “你决定,我都行!”汤明垣看似漫不经心,眼中却是满满的宠溺。

  还记得大学那会儿,汤明垣最怕被那些不必要的麻烦缠身,他简洁直接的思维简直是特立独行!可林雪珂正好相反,说话做事绕七分,还偏偏要明垣猜中她的心意。

  “呆呆君,晚餐吃米线还是炒菜还是砂锅?”

  汤明垣正抱着本考试大纲啃得心血来潮,随便答了句:“米线!”

  “可是没有营养。要不,换一个?”

  “那就炒菜。”

  “可是我最近减肥,炒菜太腻。”

  “那就砂锅!”

  “砂锅吃不饱,而且小摊小铺不知道卫不卫生。”

  “那你说呢?”

  “不如吃寿司好啦!”

  诸如此类的问题常常令汤明垣应接不暇。每当雪珂的选择恐惧症发作,他都巴不得退避三舍。

  后来的后来,就有了那句口头禅——你决定,我都行。

  “这算是什么回答?一点儿都不认真!明明就是不耐烦!”

  “什么不耐烦!这就是我们理工男的表达方式,翻译过来就是:我好爱你!”

  可是,就在刚才,他跟马莉琳说了那句“你决定,我都行......”

  林雪珂走在大街上,抬起头,除了夜色茫茫,就是事不关己的灯红酒绿。终于,命运的子弹对准了自己的脑袋,毫无缓和之余地地,一阵乱开。

  全世界,包括红绿灯在内,在她的眼中没了任何意义,也没了任何色彩。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