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超越时空,遇见你

第二章

超越时空,遇见你 米娅 5359 2016-08-31 09:25:05

    1.

 

  命运的安排可真是好笑,谁又能料到,曾经最令人感到快乐的事,摇身一变,竟成了现如今无限伤感的源头。

  

  林雪珂顺着人潮向前走,擦肩而过的蜜语甜言再次印证了那句话——孤单的人是可耻的。不知不觉,她就走到了当初与汤明垣曾经常去的那家甜品店。久别重逢,名字没变,可换了装修风格。

  

  雪珂不由地驻下足来,在宽阔的门牌下站了一会儿,深深呼吸,整理好心绪,推门而入,直接走向吧台。

  

  “你好,一杯拿铁,低脂,带走。”林雪珂冲咖啡师微微笑,然后拿着小票,退身于吧台尽头。

  

  想当年,和汤明垣的每一次约会她都会选在这里。咖啡三十多块一杯,对还未工作的大学生来讲绝对是一笔不小的数目。

  

  这家店最初是马莉琳介绍给自己的。初次光顾,就连林雪珂自己都被要冲上天的价目表吓了一大跳。她足足看了三遍菜单,确定自己没有搞错,“噌”地一下站起来,拉起包就要走——

  

  “明垣,我们不如去学校后面的奶茶店吧!”

  

  “怎么?不喜欢?你不是说约会喝咖啡才浪漫吗?再说,马莉琳的推荐应该不会错!”汤明垣虽说面露难色,语调却是一如既往的波澜不惊。

  

  “情调是情调,可是你注意价格了吗?”

  

  “当然看了!其实也没有那么不能接受,你觉得开心才最重要!”

  

  ……

  

  后来,这里便成为了他俩的约会专属地,林雪珂总是喝拿铁,汤明垣则安静坐在她对面,要么不喝,要么点一杯最便宜的果汁或者汽水。看她一口一口将咖啡喝掉,他扬起嘴角微微笑。

  

  后来的后来,也不知道从具体的哪天开始,林雪珂养成了喝拿铁的习惯。

  

  在离开汤明垣的六年里,每喝一杯,就念他一次,每念一次,就心痛一次。拿铁,成了她流淌血液的一部分;而汤明垣,早已成为了她身体中不可割舍的一部分。

  

  林雪珂环视四周,小小一间咖啡馆,突然就幻化成了无边无际的大海,而自己则坐在记忆雕刻成的小舟里,任凭苦雨凄风,举步维艰。

  

  “3号,低脂拿铁。”咖啡师小声召唤,林雪珂转身去拿。回头的瞬间,目光被左前方角落里的那桌人吸引了过去。与此同时,触电般的感觉贯穿她的全身——

  

  马莉琳?汤明垣?怎么偏偏是他们?

  

  咖啡馆里挺暗,摇曳的烛光恰恰映出她如花般的笑靥。汤明垣背对着自己,雪珂完全看不见他的表情。他依旧牛仔裤与穿浅色格子衬衫,休闲西装工工整整搭在椅背上,斜着头,正对她说着什么。马莉琳侧耳倾听,时而面露喜悦。

  

  距离太远,林雪珂听不见他们谈话的内容,可无论从哪个角度看过去,他们无疑为一对模范好情侣。

  

  林雪珂端着咖啡,站在吧台尽头,静静观赏着几米之外的那对璧人,像是观赏一部为情人节独家放映的深情款款的大电影。

  

  可在林雪珂看来,这更像是一出与自己毫无关系的苦情戏。

  

  良久,他们站起身来准备离开。两人相继穿好外套,马莉琳突然走到明垣面前,帮他整理衣领一角。

  

  她的举动是那样熟练而稀松平常,而他既没有左右闪躲,也没有丝毫拒绝之意。

  

  林雪珂觉得自己的心像是被重物寸寸碾过,疼得就要喘不过气来。

  

  下一刻,这对旧人向大门这边款款走来,林雪珂无处可躲,只好生硬地背过身去,假装踮着脚挑选搁置在货架上的水杯。

  

  “我先送你回家,晚点儿还得回公司处理点儿事儿。你别熬夜,要早睡……”他的声音越来越近,又越来越远,随着一阵关门声,戛然而止。

  

  此时,汤明垣依旧如初,周身散发着深沉而温柔的气息,可是他的身边,已然伴随着另一个女人,而擦肩而过的瞬间,他竟没有认出自己。林雪珂知道,他这是彻彻底底向自己关上了心门。

  

  想到这儿,她不禁红了眼眶。夺门而出。

  

  林雪珂埋头走出好远,猛地抬头,突然觉得这座城市特别陌生。行至大街尽头,她的步子突然刹住,手中的咖啡已经凉透了,她却不知道自己该往哪里走。

  

  没忍住,泪水终于涌了出来。

  

  那天晚上,林雪珂失眠了。她的脑海中一遍遍重复着马莉琳为明垣整理衣角的画面,重复着她发自内心的笑颜,根本无法停下。

  

  她躲在被窝里,他冷峻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林雪珂,从今天开始,没事儿的话不要老来打扰我。”“林雪珂,我最近家里很忙,真的没空。”“林雪珂,你死守在这儿烦不烦?我说了一百八十遍,没空没空没空!”

  

  那是汤明垣临走前的一个月,原来这一切的一切早在那时候起,就已经有迹可循。

  

  林雪珂拿起电话,拨号、摁掉,再拨、再摁掉……重复到第五遍,她停下了动作,深深吸了一口气——

  

  “嘟——嘟——嘟——”

  

  想到第三声,电话被接了起来——“喂,您好。”

  

  虽说多年不见,她却还是一下子就认出了她的声音。

  

  “喂——”雪珂的声音微微一颤,“莉琳,我是雪珂。”

  

  电话那头明显怔了一下,马莉琳清了清嗓子:“雪……雪珂?林雪珂?你回来了?”

  

  “嗯,快一年了。你工作生活都还好吗?”

  

  “一年了?那么久!我还……还好。你呢?”

  

  “也不错。”林雪珂渐渐平静下来。“对了莉琳,我们......”

  

  “雪珂,我们抽个时间见一面吧。”林雪珂正吞吞吐吐不知该如何说出口,却正好被马莉琳抢先一步。

  

  林雪珂听得出来,马莉琳的声音中没有对老友的眷念,没有阔别重逢的喜悦,反倒有一点点惊慌失措。

  

  她怔了一下,“好。”说完,便挂了电话。

  

  2.

  

  早上八点三十分,林雪珂面如纸灰地走进公司。还没走到自己的座位,她就被凭空出现的cici拦腰截住了。

  

  “雪珂雪珂,快快快,老佛爷召见!”

  

  看cici鬼一样的神色,就知道准不是什么好事儿。林雪珂捧着颗视死如归的心,勉强挣扎到座位上。脱掉外套,放好提包。正准备向Amanda办公室的方向迈出第一步,不料,又被cici一把拽住。果然——

  

  “雪珂雪珂,你等下说话一定要当心,就Amanda刚刚的气场来看,我觉得你很有可能遭遇一场海啸。“雪珂谢过她的好意,cici回头向四面望了几眼,看没人发现,便抽身退下了。

  

  林雪珂来到老佛爷办公室,大门敞开着。她正要敲门,却被Amanda叫住——“不用了,进来吧。把门带上。”

  

  “老板,你找我。”雪珂不明所以地问道。

  

  “是。你坐下。”Amanda转过身,将文件夹往林雪珂面前重重一摔,突然就换了副神色。

  

  “林雪珂,你这些年在国外白待了么?你到底有没有经历过生活?到底知不知道现实爱情长什么样?你觉得王子会爱上灰姑娘么?你觉得高富帅会娶女屌丝么?你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写的到底是些什么东西?如果不想干了你就走,别跟我这儿浪费精力敷衍了事!要知道,你早上滚蛋,下午就会有人接替你的工作!挤破头想进我公司大门的人还有很多……”

  

  林雪珂毕恭毕敬地站在原地,任凭老佛爷朝着自己开火。她觉得自己体力全无,再多坚持一秒,就要跪下了。

  

  “对不起Amanda,我立刻拿去重做!”

  

  “必须重做!要是现在有个男人能把你领走,教你怎样爱出超现实主义风格,我简直就要谢天谢地了!”

  

  “……”

  

  林雪珂从办公室走出来,直接拐进洗手间。她站在镜子前面扪心自问了无数遍:汤明垣啊汤明垣,上辈子我是欠了你多少!为什么我所有的倒霉事儿都能和你挂上钩?

  

  林雪珂走进酒馆,发现马莉琳还没来。她挑了角落里的位置坐下,惶惶然,却全然无心翻看摆在桌角的酒水单。

  

  没过一会儿,风铃丁丁咚咚响了起来,林雪珂直起身子朝门边望,果然,马莉琳推门而入。

  

  她穿长靴和驼色大衣,没什么变化,容颜姣好,样貌依旧,时光对她都好像是温柔的雕刻,本身美人骨加上岁月年龄气质的沉淀。很从容的一个美人,六年的时间在她脸上未留下任何划痕。

  

  林雪珂朝她挥了挥手,马莉琳朝着自己款款走来。

  

  “好久不见,雪珂。”寒暄之余,她竟然俯身拥抱了她。

  

  马莉琳脱掉大衣,叫来侍者点了酒水。雪珂坐在原地,想要说话,却不知该从何启齿。她就静静地望着她,有那么几个瞬间,觉得两个人近在咫尺,却仿佛隔着海角天涯。

  

  “国内的生活还习惯吗?现在在哪里工作?“马莉琳先开口,端起瓶子将梅酒往雪珂的杯子里斟。

  

  “没什么不习惯的,随遇而安惯了。我现在投靠了一家影视公司。你呢?在哪里工作?”

  

  “我可没什么追求,在自己家公司做些杂七杂八的。”

  

  林雪珂听罢,点点头,端起杯子小酌一口。“六年不见,你毕业以后一直都在自家公司吗?”

  

  马莉琳突然怔了一下,酒顺着杯子扬出几滴来。“也……也不完全是……”

  

  “不完全是?什么意思?”

  

  “雪珂,其实我也刚回来没多久。我……去了德国。”马莉琳低下头来玩儿酒杯,不敢看雪珂的表情。

  

  德国?她竟然去了德国?汤明垣去了德国,她也去了德国?难道这是一场惊天大巧合?

  

  林雪珂一面迫使自己冷静下来,一面在心里组织语言,用以打破这就要噎死人的沉默。或许应该开门见山,告诉她自己已经亲眼目睹他俩的背叛;又或者应该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维持这少到可怜的过期友谊,等到谈话结束,直接拎包出门,退身人山人海,彻彻底底滚出他俩的新生活。

  

  就在林雪珂三缄其口,迫使自己挤出一丁点儿虚情假意的微笑的时候,马莉琳突然开口:“这些年,我一直陪明垣待在德国。”

  

  她到底在说什么?她用的是“陪”,不是“和”也不是“跟”,难道是为了在自己面前耀武扬威,为了强调自己和汤明垣之间的亲密关系么?

  

  林雪珂突然明白,她这是要向自己摊牌。

  

  血管里的血,像出了交通事故一样,一瞬间,全堵在了心口。林雪珂突然什么话都说不出来。她听见遥远的地方,一个气泡破裂的声响。她知道,那是自己最后一丁点奢望与祈求破碎的声响。

  

  马莉琳,这个从进入大学第一天开始就和自己勾肩搭背、形影不离的好朋友,竟然背叛自己长达六年之久?

  

  林雪珂无法接受,她觉得血管扩张,气血上头,可陡然一转,又跌入了深不见底的绝望之中。

  

  记得大学那几年,马莉琳因为背景良好,身边追求者无数,而且大多都是财貌兼备的公子哥儿。雪珂最常做的事情就是帮她收取鲜花、礼物和情书,特别是在大节小假的时候。

  

  当然,马莉琳也会和她一起分享战果——“雪珂,这个眼霜是法国的,你拿去用!”

  

  “雪珂,这个鞋子我穿上小了,要不你试试!”

  

  “雪珂,王少家周末组织party,你和我一起去吧!”

  

  ……

  

  然而此情此景,已然物是人非。世界,变成了一个令人头晕目眩巨大的黑洞。

  

  林雪珂的双手抖得厉害,不得已,她只好握紧拳头,尽量保持气息平稳:“马莉琳,你先天优渥,要雨得雨要风得风,围绕在你身边的男人那么多,你为什么偏偏抢我的男朋友?”

  

  “你的男朋友?从他一声不响离开的那一刻起,他就已经不再属于你了!”马莉琳反唇相讥,竟没有丝毫的愧疚之意。

  

  “林雪珂,你还记得你和明垣在平安夜一起卖雪人的那次么?在天桥上,我去买礼物,碰巧撞见的。满满三大箱,你根本就卖不完!”

  

  林雪珂怎么可能不记得?那是他们在一起的第二个圣诞节。自己突然心血来潮,满心澎湃地跟明垣说要做社会实践。

  

  想当初,汤明垣一口拒绝:“你还没出社会,哪里用得着实践?你这么闲,怎么不上天?我有考试,没时间。”

  

  话虽是这么说,可平安夜当晚,汤明垣还是出现在了天桥下面。

  

  这还不为过,从批发市场进雪人的钱也全是明垣掏的。当时,雪珂站在他面前,可怜兮兮伸出一只手:“呆呆君,我下个月的生活费都搭进去了,还差五百块!”

  

  汤明垣低头看她,目光中既有责备也有疼爱。可他没多想,将刚刚靠兼职拿到的薪水一股脑塞到了她手里。

  

  “我都这么大人了,不好意思问家里要钱。现在手头一共就这么多,都给你。你的钱留着好好吃饭。”没有过多的言语,他说完就抱着书走开了。

  

  汤明垣本打算趁着人少,在图书馆安安心心准备工程师资格考试,结果被女朋友拉上天桥摆起了地摊。

  

  当时,林雪珂远远儿地就看见了他,几步冲过去,一下跳到他的怀里,“不是要复习考试吗?”

  

  汤明垣没好气地瞪了她一眼:“怕你算不清账,雪人儿没卖出去,把自己给低价出售了。”

  

  过了这么多年,本以为这事儿已经被彻底遗忘,不料今天突然提起,却依旧记忆如新。

  

  林雪珂看着对面的马莉琳,出口反击,却又毫无底气:“三大箱怎么了?最终还不是兜售一空?”对啊,她清楚地记得,卖完雪人的第二天,她还用赚来的钱给明垣买了一套羊毛围巾和手套。

  

  马莉琳仰头,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兜售一空?就凭你俩,怎么可能兜售一空!林雪珂,到今天你都还不知道吧?那些雪人全都是我差人去买的!”

  

  “你?”林雪珂怔住了。

  

  “是啊,我不希望你受苦,更不希望明垣跟着你受苦!我看到你快乐我会幸福,看到明垣脸上的笑容我会更满足!早卖完早解脱!”

  

  “所以,你那时候就已经喜欢上明垣了是么?”林雪珂追问道。

  

  “林雪珂,那时候,我们是亲密无间的好朋友,我无数次地在心里指责自己的冲动,可是当我一次次目睹你所谓的爱情之后,就觉得自己没什么好顾虑的了。”

  

  霎时之间,林雪珂的思维瘫痪,大脑一片空白。

  

  “你扪心自问,你口中的爱是多么的狭隘多么的自私。你不过是需要一个男朋友填满你的安全感和空白青春。汤明垣为你付出了那么多,可是你呢?除了无限量索取,除了变着法儿地作来作去,除了过度消费他对你的死心塌地,你还做过些什么?如果明垣和你在一起,他会得到什么?所以,那时候我就告诉我自己,如果有一天,倘若梦想成真,命运真的将明垣送到我的身边,我会比你更珍惜。”

  

  “所以,你们俩为了避开我,才前后相继去了德国?”林雪珂颓败地靠在椅子上,觉得身体僵硬,手脚冰凉,气若游丝。

  

  马莉琳不否认,也没点头,抿了抿嘴,不再说些什么。她望了一眼手机,唤服务员来买单。

  

  “我还有事,先走了。”

  

  林雪珂躺在床上,那些过了期的思绪在眼前纷飞。难道真的是自己瞎眼爱错了人?难道说汤明垣真的是个善于背叛的人?

  

  可是,在那场突如其来的情感事故之前,他明明跟自己定下了八年之约……

  

  她突然想到了什么,翻下床,从柜子里翻出一条水晶手链,放在灯下细细看,那一颗颗普普通通的透明石头散发着神秘的光芒。

  

  那手链还是她在布拉格读书时,一个吉普赛女人算命之后塞到自己手上的,还说叫什么“理想世界的骨头”。她骨子里相信人定胜天,所以从来没带过。可此时此刻却急需心理上的安慰。

  

  林雪珂将手链套上左手腕,关灯,睁眼看向漆黑黑的天花板,突然发觉这世界有种头晕目眩的美。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