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超越时空,遇见你

超越时空,遇见你

米娅

  • 现代言情

    类型
  • 2016-08-31上架
  • 198790

    连载中(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一章

超越时空,遇见你 米娅 9593 2016-08-31 09:25:05

    1.

  

  林雪珂从来没想过,再一次见到汤明垣,竟是在时代广场的大屏幕上。主持人秉持一脸职业性微笑守在屏幕右侧,明垣西装革履正对着镜头说着些什么,林雪珂收回前进的步伐,又向近处小跑了几步,人潮如水浪一般在身边荡漾开来,屏息凝神用力听,却还是听不见他的声音。雪珂试图对着那熟悉无比的口型猜测一番,滑动的目光却在屏幕右边的人像上踩下了急刹车——

  

  马莉琳!林雪珂一眼便认出了她。那女人在明垣身边笑得温柔,举手投足间散发出旷世好伴侣的独特气息。

  

  马莉琳?自己大学时期的宇宙无敌好闺蜜马莉琳?汤明垣……他们……怎么会在一起?

  

  “噌”地一下,世界变成了黑暗的海,混沌而又面目可憎起来。

  

  2.

  

  这是林雪珂从布拉格回到这座城市的第八个月,从拖着行李入境到开启全新的工作,已然过了这么久,她却一次都没有打探过汤明垣的下落。

  

  不是不关心,也不是执意要将当初忘得一干二净。相反,在过去的2187天中,他始终住在她的脑海里。她总是会不由自主地想着他,习惯性地,在心中为他开辟出专属的方寸之地。

  

  她呆呆望住屏幕上的汤明垣,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六年不见,除了些许憔悴,他几乎什么都没变。依旧穿淡蓝色格子衬衫,鬓角修得一丝不苟,目光坚毅、冷静,思考的时候习惯性轻垂眼帘。可为什么下颚冒出青色的胡茬?为什么眼角堆起了浅浅的细纹?为什么他时时刻刻紧绷着脸?为什么他像是经历过沧海桑田?

  

  那......为什么不去找他?林雪珂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怎么了。

  

  她本应该从老同学手上要来他的号码,大大方方地拨过去说句“好久不见”,或者借机大肆寒暄。再或者约出来吃顿饭,聊聊布拉格和德国生活的共同点。可是她没有,她害怕他笑自己没脸没皮自讨没趣,更怕亲眼目睹他身边已然站着别人。

  

  这其中有太多太多的恐惧,因此她只能选择刻意回避。而她当然明白,这所有的恐惧,又统统来自于内心最深处的那份难以割舍。

  

  可是呢?此时此刻,果然,他的身旁还是有了别人。

  

  倘若只是如此,事情还没那么可悲。更令她感到不堪的是,那个别人,竟然是在她被甩之后一路为自己加油打气的大学闺蜜。人们都说,学生时代的感情最为美好纯真。可是落到自己身上,怎么就变了个版本?

  

  想到这儿,林雪珂突生一种被全世界背叛的感觉。坠落感暗涌,她觉得心口被一块巨石压得喘不过气来,接着,便不由闭上了眼睛……

  

  “叮咚叮咚叮......”电话忽然响了起来,雪珂被吓了一跳,这才发现自己站在人潮拥挤的广场中央。她掏出手机查看来电,是同组的cici。

  

  “雪珂,咖啡买完了没?Amanda召集大家说要开会,你如果不想挨骂,就顺道给她带杯焦糖玛奇朵。脱脂!低温!多一份浓缩!快!快!快!”cici念经一般,催促几句就挂了电话。林雪珂来不及多想,转身往咖啡店的方向走。回头欲多望一眼,屏幕上却不合时宜地播起了巧克力广告。

  

  汤明垣再一次消失了,和六年前的人间蒸发一模一样——缘由不明,猝不及防。顷刻之间,阔别重逢的心痛像是过电一般,席卷了林雪珂的全身。

  

  回到公司,大家都已经在会议室坐好了。雪珂出现在门口的时候,Amanda立马抛出一道无比凛冽的目光。好在还没等她破口,雪珂就将咖啡恭恭敬敬双手奉上。

  

  Amanda接过纸杯,换了副神色,清了清嗓:“赶紧到位,有重要的工作要讲。”

  

  据cici所说,记住上司的一切喜恶算是这时代一项全新的生存技能。比如她自己,能在一年半中坐上部门经理的位置,全托“好眼色和好记忆”的福。

  

  就拿老板Amanda来说。她喜欢吃素,无肉不欢的cici就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搜集全城最地道的素食餐厅陪着她顿顿吃素;她喜欢鸡尾酒,酒精过敏的cici在无数个深更半夜搭着她小酒吧进大酒馆出;她喜欢收集香水、口红,cici就联系了欧洲十几家代购,保证在新品发布的第一时间将货发到她家床头……

  

  林雪珂也曾不明所以地问:“cici,本职工作做好就行,你在其他方面干嘛也这么拼命?”

  

  “这叫多管齐下啊亲爱的,技多不压人,你在欧洲待了这么些年当然不会明白,要知道,我们现在所处的毕竟是个人情社会。”

  

  林雪珂恭恭敬敬翻开文件夹的同时,Amanda摁亮了大屏幕,随之将热点一一指给各位看:“这里——主题:剩女时代、等值爱情、青春回忆。今天要说的,是两个小时前我争取到手的项目。当然,细节安排我会发到你们每个人手上。这是我们公司今年的第一部都市大剧,我的期望值自然比较高,要一炮打响,最好能像疯了的业内黑马一样给我冲冲冲!”

  

  cici低头玩儿笔,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

  

  Amanda显然是注意到了,语气顿了顿,几步冲过来,将文件夹往她面前用力一摔:“你又失恋了吗cici大小姐?如果是,请你收集哀痛伤感,用到人物情绪特写里!如果不是,请你集中精力!抬头听我讲话!”

  

  cici哆哆嗦嗦站起来,低着头,小心翼翼说了句,“我有在听。”

  

  不想这句软糯糯的反驳竟激起了Amanda的怒气,她转回身子:“有在听?那我刚才最后一句讲的什么?”

  

  cici愣了一下,微微抬头,环顾四周。不想,大家全都摆出一副拭目以待的神情。

  

  “你说……要我们努力工作向前冲,像疯了的马......”所有人哄堂大笑。Amanda的脸色难看到了极致。她回到自己的座位,抛去一个杀人不见血的大斜眼儿命cici坐下——“散会后麻烦你来我办公室。”

  

  下班前一个小时,林雪珂得空去茶水间冲咖啡,不想却撞见cici扶住柜子抹眼泪。

  

  雪珂料定了cici是被Amanda训斥,伸手抚了她的肩,轻声问道:“她......话说得很重吗?”

  

  cici转过身来,一把抱住雪珂的脖子,呜呜咽咽憋了好一会儿,说:“雪珂,我是真的失恋了。”

  

  3.

  

  在这个快餐文化猖獗的时代,恋情的迅速更新换代跟本算不上什么。然而可悲的是,地球该转照转,世界不会因为我们的撕心裂肺而做出任何改变。

  

  就像六年前,汤明垣的离开。前一周他还坐在操场的阶梯上和自己拉手说着没头没脑的“八年之约”,后来一周就一声不响地人间蒸发掉。雪珂是最后一个得到消息的,而且是经过马莉琳的转述——

  

  “雪珂,明垣去德国了。你别再等了!”

  

  “为什么?他为什么突然去德国?他为什么不亲口来跟我说?”

  

  “没有为什么,雪珂,没结果的,你就别再等了......”

  

  难道说,在汤明垣的眼中,闺蜜比自己还更重要一些,所以他才连与自己见最后一面都能省略?突如其来的分手,令林雪珂存在感倍失。无论从哪个层面来说,她都是在苟延残喘。

  

  究竟是为了什么?这个疑问,在她内心深处如同沸水般翻腾了整整七年。

  

  现在想起来,林雪珂打心眼儿里嘲笑自己当初的迟钝。难道那时候他们就已经在一起了?他觉得愧疚才不敢前来道别?是啊,依稀记得那个时候,马莉琳就已经开始亲昵地唤他明垣了......

  

  而就在今天中午,在自己亲眼看到汤明垣和马莉琳并肩出现在屏幕上的刹那,林雪珂突然之间如释重负。既然结局已然写下,那些过程,也就没必要再追究了吧......

  

  林雪珂坐在办公桌前,看向桌上堆积成小山的资料,再回头望窗外,看这城市的万家灯火,一瞬间,觉得生死两茫茫起来。

  

  她将那条伴随自己七年的项链从脖子上摘下来,捧在手中细细地看,三个小小的单词,都已经被磨得有些模糊了。

  

  雪珂用指腹划过它的表面,轻轻读了出来——“make a wish.”

  

  “许个愿吧林雪珂!你看,在一个小圆片儿上写下make a wish ,你的少女心一作祟,是不是感觉许下的愿望瞬间就能实现?”

  

  “林雪珂,这项链是我用课余时间带家教赚的钱买来的,你可不能再乱丢!”

  

  “林雪珂,带上我送的项链就是我的人了!以后没有我的允许,你都不能够摘下来!除非,你爱上别人。”

  

  ……

  

  汤明垣的声音在耳畔回荡,一遍又一遍,那个在心底重复了2187天的声音,就在此时此刻,却显得那么陌生,那么遥远。

  

  雪珂将那枚小小的圆片用力攥在手掌心,抿住嘴唇,却止不住心底微微抽搐。她合上眼帘,试图逃避所经历的一切——

  

  “明垣,你为什么要丢下我?过去了这么多年,你到底还记不记得我?你究竟还能不能回来我身边……”

  

  过了好一会儿,林雪珂睁开眼,将电脑关掉,穿外套,又将项链小心翼翼滑进包包侧面的口袋。动作干脆,神色决绝。

  

  她在巨大而透明的落地窗前站了好一会儿,失神望住窗外的斑斓夜色。

  

  转身离开的瞬间,眼泪跟着掉了下来......

  

  4.

  

  Amanda是个资深强人型老处女,至于她的初恋完全是一个谜。她把一切对爱情的幻想、激情和生命力统统投入到了创作中,导致私生活就是一片无人开垦的荒地,过了沤肥的季节,快沦为尴尬的盐碱地了!所以她经常在剧本里发春,剧本里可以永远都是她沤肥的季节。

  

  Amanda最常将事业比作春药——“我们都是为理想而生,以至于一切生活都是工作的词条,事业是你们的春药,吃多了激情澎湃,可男人是伪春药,吃多了会毒发身亡!做我们这一行儿,最重要的就是丰富内在,体验生活,懂得入戏出戏,偶尔跳脱。”

  

  cici以此为基准,发誓要好好儿利用手头的各项资源,历经千锤百炼,充实自己的情感经验,争取在不同的时间场合,结识品貌不同的男人,谈几场刻骨铭心的恋爱,交几个性情各异的男友。

  

  “做这行,要么风流多情次次全心投入,要么打一开始就保持彻头彻尾的虚情假意。爱情是装备,与炮弹、枪支无异,可别将它夸张成制约情绪的生活必须品。要懂得武装自己,以此取得事业上的风生水起!”

  

  Amanda不仅剥削大家的心力、视力、劳动力,就连情感能力都不肯放过,这也太惨无人道了!因此,暗地里大家习惯称她“老佛爷”,人物原型是武则天和慈禧。

  

  然而,作为老板,如果Amanda始终秉持资本家的反面派嘴脸一路可恨到底也还算好,可她偏偏又是一个懂得适时体恤下属,擅于救大家于水深火热的人。因此,在某些重要的时刻,反倒是让人心怀感激。

  

  接下来的那个周六,Amanda请cici和林雪珂喝咖啡。

  

  cici才刚坐下,连酒水单都没来得及看,服务生就径自将一杯红枣桂圆蜂蜜姜汤端给了她。

  

  cici满眼诧异地看了服务生一眼,以为是被迫消费,刚想摆手拒绝,Amanda的声音自一旁响起:“要知道,这种心情之下,姜汤最适合你。被失败恋情的瓢泼大雨淋成落水狗,先暖身后暖心。特地给你叫的,慢用。”

  

  cici惊讶之余,呈上去一个“谢老佛爷恩典”的感激眼神儿。没想到领导体恤起下属来竟如此感人,傲慢中透露着柔和,强迫中隐藏着温暖,颇有霸道女总裁的风范。

  

  Amanda喝了一口咖啡,清清嗓,音调变得语重心长起来。

  

  “姑娘,趁着年轻,你们就应该多谈恋爱!别单单为了一个男人就不管不顾死去活来。你们要像储存石油那样储存情感经历。只有身入其中了,你才能够将感受运用到角色的构造之中去,就好比暗恋时的激流暗涌,热恋时的干柴烈火,捉奸时的惊心动魄,被甩时的泣不成声......好好体味,你笔下的人物才能够有血有肉,立体感爆棚,不然无论怎么写都是你自己的人格反射,假、大、空!”

  

  全程挂着张失恋牌苦瓜脸的cici没来由地心里一酸。隔着大半张餐桌,弱弱地问了句:“老板,我们这算是被变相潜规则了吗?”

  

  “姑娘,受益的又他妈不是我!倒是你,你失个恋就不想当业内黑马了?记住,男人,是你爬上艺术顶峰的天梯,而痛苦也是会说话的!抓住机会,要懂得情感归零,要以面对初恋的态度不顾一切投入到每一段新的关系,从一得一失之中好好感受情感的起伏与温度!”说完,Amanda重新端起咖啡,目光在对面两位姑娘的脸上一扫而过。

  

  情感归零?奋不顾身?重头来过?从得知汤明垣一声不吭抛下自己独自飞去德国那天起,从得知自己的爱情被单方面判处死刑的那一刻开始,林雪珂明白,这辈子关于初恋的一切,彻底宣告结束。

  

  明垣,没有你,我又哪来的奋不顾身、重头来过?

  

  还记得刚进入公司那天,cici满脸好奇地问林雪珂:“雪珂,听说布拉格美得不得了!简直就是集浪漫、文艺、童话于一身的爱情圣地!一辈子待在那儿,再找个白马王子嫁了该有多好!祖国现在压力这么大,人多饭碗儿少,你干嘛还回来呢?”

  

  雪珂扬起唇角轻轻笑:“cici,你可别把欧洲想像成人间天堂,作为一个外国人,闯荡起来还是挺艰难的。再说,在身处异国他乡归属感严重欠缺的情况下,很明显,祖国要温暖得多。”

  

  这解释听起来冠冕堂皇,实则并非雪珂发自内心最深处的理由。

  

  从对陌生国度丧失好奇的那一刻起,她突然想要见他,急不可耐地想要见到他。即使知道他早已不再属于自己,她却还是想要亲眼看见他。

  

  明垣,这些年,你真的过得快乐吗……

  

  5.

  

  二月十四,满城尽带玫瑰花的日子。林雪珂加班赶提案,一抬头,已经是晚上八点钟了。她走到公司楼下,本打算拦车回家,转念一想,既然赶上了这铺天盖地好情谊的日子,不如沿着河边散散步。

  

  在十字路口等绿灯的时候,正巧撞见一对儿在路边挑玫瑰的小情侣。女孩儿站在寒风中冻得瑟瑟发抖,男孩儿一面为女友裹紧围巾,一面弓着身子和小贩讨价还价。

  

  女孩儿脸上隐约透露出些许不开心来——

  

  “用得着拉扯这么久么?贵一块钱而已,一点儿情调都没有!”

  

  “一块钱也是钱,那可是我课余兼职挣来的!哎呦我的小公主,你是身在福中不知福,不明白赚钱有多辛苦!”

  

  林雪珂的眼神在他们身上一扫而过,往事逆追上心头。虽说那男孩儿和汤明垣这个理工男一样习惯货比三家、不解风情;可自己却和那姑娘像,也曾是对方掌心的小公主。

  

  记得那还是六、七年之前,他们共同度过的第一个情人节。午饭过后,林雪珂去图书馆找汤明垣。

  

  他正身着衬衫与牛仔裤,低低伏身于案前读书,阳光透过斑驳的树影落在细碎的短发上,泛出静谧的光泽。

  

  “呆呆君,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雪珂从后面轻轻拍了他的肩。

  

  “啊?什么?”汤明垣抬了抬头,神色迷惘却并没有停下手头的动作。

  

  “问你今天什么日子!”雪珂重复了一遍。

  

  “情人节啊,早上情书就帮传了六、七封。”

  

  “那你知道吗,马莉琳的男友去年送她一大束玫瑰花,足足七十朵那么多。”当时汤明垣正在看书,随口答了句“嗯”。

  

  “我问她可不可以送我一朵,她说,让我男朋友送。现在我总算是有男朋友了。”

  

  “嗯。”汤明垣的声音闷闷的,目光没从书本移开过。

  

  林雪珂一看他雷打不动的阵仗,俯身在他耳边:“你别光’嗯’啊!敷衍了事!你明白我在说什么吗?”随之摆出一副撒娇的语气。

  

  林雪珂最了解汤明垣,每次都是自己天花乱坠说了一大堆,等了好久,他将脑袋从书本里翻出来:“你刚才说什么?”

  

  汤明垣的目光顿了顿:“当然听得懂,你想说马莉琳的男友有钱,送她玫瑰花,七十朵!”

  

  林雪珂哪里是这个意思,一时之间气不打一处来,嗓音跟着提高了八度:“是啊是啊,人家有花!可是你呢?说了这么老半天,连一片叶子都没见到过!”

  

  林雪珂在意的是花,而非数目。汤明垣却会错了意思,以为她是羡慕马莉琳交了个出手阔绰的男友。

  

  “这里是图书馆,请保持安静,不然会打扰到其他人学习。”汤明垣低声说着,要雪珂冷静下来。

  

  “情人节哎,除了你这个闷葫芦还有谁会钻在这里学习!无聊!无趣!”说完,林雪珂冲着他的脚掌用力一跺,转身跑开了。

  

  傍晚,林雪珂赌气和马莉琳去喝了点儿酒。回家的途中,雨点噼里啪啦砸了下来。她从出租车上下来,一路小跑着往公寓楼里钻,到了大门口,却被一个人影从背后抱住。

  

  林雪珂迅速转过身,尖叫的前一秒,发现是汤明垣。她下意识向后退了一大步,以至于两人之间的距离拉出了一米之宽。

  

  只见汤明垣左手提着单肩包,右手拎着只环保袋,头发滴着水,身子湿掉了大半。林雪珂来不及生气,一把将他拽进楼道。

  

  打开家门,林雪珂冲进浴室拿来毛巾给明垣擦雨水:“你来干嘛!你现在不是应该在和你的图书馆谈情说爱吗?”

  

  汤明垣不接话,将环保袋往桌上一放,“给你买了花。”

  

  林雪珂觉得这一定是错觉,闷葫芦什么时候学会搞浪漫了?她蹦蹦跳跳跑过去,迫不及待地打开袋子,一看——果然是错觉,袋子里躺着几朵绿油油的西兰花。

  

  汤明垣暗自揣测着林雪珂的表情,“怎么,你不喜欢?”

  

  “你是故意的,对吧?!”

  

  “什么故意不故意啊?先拿来看再炒着吃,多次利用,比玫瑰好太多了!简直就是植物中的环保主义者,你怎么会不喜欢呢?”

  

  “炒着吃?你的情调也一定是被炒着吃掉了。”林雪珂出言反驳。

  

  汤明垣咧嘴笑笑,绕过林雪珂径直走进厨房。

  

  不懂女人心简直是汤明垣的人性特征,可情至深处难以言说,恰恰也是他的特征。

  

  斑马线上的绿灯亮起,人头大肆攒动。林雪珂的思绪被迫回到现实,回头望向花铺,刚刚那对情侣已然消失于匆匆人海之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