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一叶枫

第71章 求助

一叶枫 清风有意 4130 2017-04-18 21:56:59

  朱常青眉毛一挑,哼了一声不理,往颜如意书上一坐,道:“谢谢你帮我墊椅。”

  “给我起来!”颜如意边扯书边推他,朱常青如泰山之势,竟纹丝不动!颜如意哼了一声放弃,吹气瞪眼静坐着。

  “今天我们学习《大学》。”冷禅旺翻开书,滔滔不绝道:“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知止而后有定,定而后能静,静而后能安,安而后能虑,虑而后能得。物有本末,事有终始。知所先后,则近道矣……”

  学生嘤嘤嗡嗡跟着夫子念起书。朱常青慢条斯理地翻着书,时而高声,时而低声地念着,不时瞟了颜如意一眼,冷笑。颜如意的桌上空无一物,因为他的书全部被朱常青压于股下。他轻哼一声,无视朱常青的冷笑,把玩着笔,饶有兴趣地将笔旋转于大拇指,引以为乐。

  “怎么,没有书上课?”朱常青低声道,“求我啊,你一求我就把书还给你。”

  “士可杀,不可辱!”颜如意瞪他一眼,继续把玩手里的笔,忽然将笔蘸了墨汁,在桌子中间画了一条直线,道:“这是分界线!你若越界,所越之物就归我所有!”

  “好,你的袖子也别越到我这边!”朱常青道,“我随时会割下越界的袖子!”

  颜如意微惊,悔不该划界,当下坐到椅子尽头,收紧袖子,道:“走着瞧!”

  “朱常青。”冷禅旺叫了一声,朱常青便起身等待夫子发问。岂知他一离开座位,椅子就如跷跷板般扬起,椅子另一头的颜如意已翻倒在地!全班同学为之大笑!冷禅旺忙喊肃静。颜如意狼狈地回到座位,趁机拾起地上的书,横了朱常青一眼,低声道:“少得意!”

  朱常青答毕问题坐下,见颜如意窃笑不止,不禁问道:“有什么好笑!我回答出夫子的问题也好笑吗?”

  颜如意忍着笑,道:“答出问题了不起啊!这些问题的答案全都来自书本,只要把书背熟就能回答!有什么稀罕!”

  只听一声钟响,已是放学时刻。冷禅旺道了声“今日学到此,都回去吧。“便收书先行离去。学生随之离席。顾文浩正欲走,见朱常青与颜如意同挤一张椅子,便走近,道:“两个人挤一张椅子,还可以搂抱取暖!你们该不是有‘龙阳癖’?”

  颜如意拾好书籍,二话不说便走出学堂。朱常青一把按住将欲走的顾文浩,道:“听过祸从口出这句话吗?”

  “怎么,被我说中,恼羞成怒,要打架?”顾文浩甩开他的手,看了看四周的桌椅,道:“这里不够宽敞,要打架咱们到校场!”便走出学堂,朱常青起身亦走出学堂,这时身后的学生哈哈大笑起来,在他背后指指点点。颜如意的叫声传来:“朱常青,你太酷了!”

  朱常青闻声转身,如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顾文浩亦瞥见他背后,不禁笑道:“这一架,留着以后再打!我不与猪头打架!”朱常青大怒,他本姓朱,怎容许有人骂他是猪!正要与与顾文浩大打出手,这时冷禅旺走来,喝了一声‘住手’,双方同时收手。冷禅旺道:“朱常青,顾文浩,你们二人为何打架?可知院规里不容许有人私自斗殴?”

  朱常青哼了一声不说话,顾文浩道了声‘学生知错了’便退到一边。

  冷禅旺走近朱常青,瞥见他屁股上印了一个水墨猪头图案,不禁笑道:“没事了。你快回去换件衣裳。”

  朱常青方知其意,侧头一看,发现自己后襟赫然印着一个猪头图案,不禁勃然大怒,心道:“颜如意,敢戏我!”

  晚膳过后,颜如意信步回宿舍,见门口站着一个人,正恶狠狠地瞪着他。

  “朱常青!”颜如意惧而退后,朱常青直逼近。

  “你可回来了!”朱常青道,“咱们还有帐要算呢!”

  “什么帐,我没欠你钱!”颜如意退到桥上,顾左右叫道:“武师,救命啊!”

  “我还没动手,你就喊救兵!”朱常青双拳紧握,一步一步逼近颜如意。

  “院规第四条,不准在书院打斗!”颜如意临危生惧,欲迈萦波幻步逃脱,忽听有人喊‘小兄弟!’

  “潇尘才子救命!”颜如意喜极,差点就哭出来,只见他一个闪身便躲到朱潇尘身后。朱常青冷视朱潇尘一眼,转身离去,丢下一句话“颜如意,别忘了我们同班!你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这笔账我早晚和你算清楚!”

  “潇尘才子,你真是救命菩萨!”颜如意松了口气,道:“这个赌,你赢了。”

  “说话可算数?”朱潇尘道,“那么,你都听我的。”

  “当然算数,但是你的要求若是过分,我就不买帐!”颜如意想了想,道:“说吧,让我帮你做什么?”

  “我还没想到。”朱潇尘道,“想到的时候再告诉你。我会记得你欠我一个个赌。”

  两人相视一笑。

  “我有件事甚是纳闷。”朱潇尘道,“意如小姐的和你有许多共同之处,比如说她的步法,她的举止有时候真的像极了你!你们该不是孪生兄妹?”

  “呃,你说对了。”颜如意道,“我们的确是孪生兄妹!自然有许多共同之处!我妹妹的功夫是我教的,我会什么他就会什么。”

  “你们两兄妹竟如此亲密!”朱潇尘颇为羡慕道,“我的兄弟姐妹虽多,却没一个亲厚的!与你们相比,真是远不及!”

  “谁叫你老子娶那么多夫人!”颜如意道,“我爹就不同了,他很专一,只娶我娘一个!我和我妹妹当然相亲相爱了!你家若是落在贫困户,一锅饭不够你们分,势必会打起来!”

  “哈哈,你这比喻倒是挺在理的!”朱潇尘笑道,“我爹若是像你父亲这般专情,这大明江山岂不……得了,扯远了!”

  “你爹和我朝江山有什么关系?”颜如意嬉笑道,“以为自己姓朱这大明江山就是你家的?我还有事,不奉陪了!告辞!”便步下桥,朝自己宿舍拐去。

  “那么聪明,随便一说就说中了!”朱潇尘笑了笑,转身离去。

  夕阳斜照,斜晖脉脉,洒进窗台,颜如意提笔落下一行又一行字,写毕封好,托武师代为寄出。闲来无事,颜如意翻着一叶枫的《枫拳剑谱》,且念且领会,忽觉体内有股暖洋洋的气流在奔腾,于是抓起扫帚在屋练剑。隔壁同窗见他屋里传出嗖嗖风声,便敲门相问:“颜如意,你在做什么?”

  颜如意收起扫帚,开门,笑道:“我在打扫屋子。有事吗?”

  “打扫屋子是下人做的,你不嫌失身份?”那同窗说完便走了。

  颜如意复关上门,细细地看剑谱,似有所悟,于是又抓起扫帚练剑。不觉已暮霭沉沉,各宿舍灯火亮起,颜如意练完剑已趴在桌上入梦,正酣睡,忽听门外有人喊:“公子,公子,你在吗?”

  颜如意挠了挠脖子,睡意朦胧便起身,欲开门,却走到卧房,推了推床壁,呓道:“门开了。”便倒在床上呼呼大睡。

  “公子,开门,公子!”门外之人敲个不停,半晌,靠床边的窗口现出一个人影。只见一根竹竿从窗口伸进来,敲打着床,喊:“公子,快起来!是我,你开门啊!”

  颜如意睡眼惺忪,只觉有个长棍在身边摆动,他疑是朱常青偷袭,猛地翻身醒来,截住长竿,道:“我刚学的‘送君千里’招式,让你尝尝!”便将对方甩上天!

  只听咚地一声,一人影从天而降,在地上压出一个坑!颜如意以为是朱常青遭殃,便得意地笑起来,探头一看,不禁吓呆了,大叫一声:“小梅!”冲出屋,绕到屋后草坪,将小梅从地里拔出。

  “你在拔萝卜?”小梅陷在土里,哭笑不得,道:“好痛啊!”

  “这是你自找的!谁让你戏弄我!”颜如意抓着小梅的手,又拉又扯,愣是没把小梅拔出土。

  “是武师!”颜如意大喜,朝武师喊:“武师,快来帮忙!武师!”

  武师闻声跑来,叫颜如意退到一边,自己运功欲将小梅托出地,折腾了好一会,武师也没辙了,建议用铲挖出小梅。

  “会不会刨断我的肢体啊?”小梅急得掉泪。颜如意忙安慰小梅,并叫武师暂时别刨土。

  “我去找一个武功高强的人来帮忙,那样,小梅的肢体就不会受伤!”颜如意寻思着,“可是书院里除了朱常青就没有人称得上高手….对了,顾文浩!他的武功似乎不错!我去请他来帮忙!”

  “颜如意?“顾文浩正与岳锁在宿舍下棋,见颜如意急匆匆地跑进来,拈着白棋的手停在半空,道:“找我有事吗?”

  “顾兄,我有人命关天的事请你帮忙。”颜如意焦急道,“你快随我来一下吧。”

  顾文浩不慌不忙,落下一子,道:“我正在下棋,下完再说。岳锁,该你了。”

  岳锁举棋不定,欲落又止,道:“我已无路可走。”

  “不许放弃!”顾文浩瞥了颜如意一眼,视线落回棋盘,冷笑道:“你一定要想出来,颜兄还等着我去救人哦。”

  颜如意看着棋盘上错落的黑白子,道:“这是一盘死局!”

  “颜兄好厉害!”顾文浩道,“岳锁,死局总有起死回生的时候,你好好想想。”

  “我认输了,真的想不出来。”岳锁叹着气,摇首道:“颜兄有急事找你,你去看看吧。”

  “休得半途而废!“顾文浩道,“这样吧,我让你悔棋,咱们继续玩。”

  “可是颜兄…”岳锁犹豫着,见顾文浩沉着脸怒视着他,便笑道:“好,继续玩!我也不想半途而废!”

  磨蹭良久,颜如意看出顾文浩无相助之意,便生气地离去。

  “文浩兄,为何不帮颜如意?”岳锁见颜如意带怒离开,奇道:“他好像真有急事需要你相助。”

  “莫管闲事。”顾文浩道,“继续下棋。”

  颜如意失望且生气,沿路返回。迎面走来朱常青,颜如意突然间不惧此人,视而不见,径自走自己的路。朱常青甚为惊讶,伸臂拦下颜如意,道:“急匆匆去哪儿,莫不是见了我吓得要躲起来?”

  “你有什么好怕的!”颜如意哼了一声,道:“我赶着救人!让开!”

  “救人?”朱常青道,“何时轮到你当大侠了?”

  “你管不着!”颜如意推开他手臂,拐弯上桥,直奔另一方向跑。

  朱常青面色一沉,一拳击向旁边的柱子,道:“我会让你屈服!”

  颜如意跑到屋后草坪,不见小梅与武师,却听到隔壁宿舍有人喊:“有人飞上天了!”

  “难道是小梅?”颜如意四下寻找,见小梅从房间跑出来,竟然毫发无损!

  “你吓死我了!”颜如意拥抱着小梅,喜道:“你是怎么离开的?”

  “有人在钓鱼,就把我钓出土了。”小梅松开他,道:“我真是福大命大!一点都没受伤!”

  “那里没有水,怎么会有人钓鱼?”颜如意道,“你在骗我对不对?”

  “我没骗你。我被人钓出土,绕过屋子,不知怎么回事就安然落在桥上了。”小梅道,“桥上刚好有个公子在钓鱼,我以为是他救了我,他却说他只会钓鱼哪有本事把人从房屋的另一边钓到这里。”颜如意顺着小梅的指向望去,见东边的小桥上正蹲着一个人。

  “潇尘才子。”颜如意看着他的背影,心生敬佩,忽觉这背影似曾相识。

  “来得正好。”朱潇尘正悠闲地钓着雨,见颜如意走来,便笑道:“要不要一块钓鱼?”

  “天黑了,还钓什么鱼?”颜如意绕到朱潇尘身后,煞有介事地看着他的背影。

  “谁说天黑不能钓鱼?渔夫晚上还出去捕鱼呢!”朱潇尘眼珠一转,瞥见颜如意正出神地看着他,于是放下鱼竿,转身鹤立,道:“你看我身后做什么,看正面吧,让你好好欣赏!”

  小梅闻之,扑哧一笑,目不转睛地看着他。颜如意隐隐一笑,道:“自恋!真以为自己很帅!哼,有我在,你休想称第一!”话毕走人。小梅掩面一笑,紧随而去。朱潇尘顾左右自问:“难道他真的比我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