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一叶枫

第69章

一叶枫 清风有意 2188 2016-12-03 19:53:36

  “可是…”颜如意咬着唇,思考一下,道:“去就去!”

“是谁扔的石子?”朱常青斜睨他们,一副兴师问罪的样子。

“是我扔的石子!”颜如意应道,“谁让你挡在门口!”

朱常青皱着眉头,打量着他,道:“你是这里的学生?”

“没错!”颜如意道,“你不是这里的学生,敢在此嚣张!快让路!”

朱常青冷峻的脸突然一笑,道:“英杰书院的学生果然桀骜不驯!好,我给你让路!”说着,让出一条道。

颜如意料不到他竟然乖乖地让路,心下暗笑:“官宦学校就是威慑人心!这家伙居然也买账!”

朱常青看着他进去,不禁问登记员:“他是谁?”

“他是高职班的学生。”登记员好奇地看着朱常青及其随从,道:“来访请登记,否则一律不得入内。”

朱常青想了想,从怀里掏出那块腰牌,道:“谁说我是来访的!看清楚,我是这里的学生!”

“公子。”祝官仁拉他到一旁,道:“王爷并没同意您来此读书。”

“六皇子都能在此读书,我就不能?”朱常青愠道,“我自会跟父王解释!你们先回去!”

颜如意直奔学堂,刚到学堂门口,便被门检拦下。学堂内,学生入座就绪,靠门最后一个位子空着,颜如意恨不得立即就座。

“请出示腰牌!”门检面无表情地要求。

“你等等。”颜如意道,“我岂会没腰牌!我找出来给你看!”往身上一摸,摸遍腰间,居然没有!

“一定放在宿舍!”颜如意欲回宿舍,忽想起:“糟糕,昨晚我拿什么东西扔朱常青?哦,天啊!我拿的是腰牌!”

进不得学堂,颜如意突然间六神无主,想着:“没了腰牌,以后都不能进学堂,那还念什么书!怎么办,不行,我得把腰牌找回来!可是上哪儿去找?嘿,腰牌一定还在那家伙的船上!可是,我要是偷偷上船,被人发现了岂不死得很惨!”

武师走来,见颜如意愁眉苦脸地坐在校场一隅,便一声不吭地坐在他身旁。半晌,颜如意的脸颊上落下两滴泪,武师见罢,心中一愣:“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难道这小毛孩也有伤心事?”不禁干咳两声。颜如意闻声,忙以袖拭泪,回头一看,嗔道:“没事你在我旁边装什么鬼啊!”

“你为何哭泣?”武师那张严肃的脸上突然间多了一份关怀,倒是不寻常。

“谁哭了!”颜如意生气道,“你那只眼睛瞧见的?!”

武师指了指双眼,却不说话。颜如意当然知道他的意思,没好气道:“我懒得理你!”便拂袖离去,边走边拭泪。武师望之,摇摇头。

不觉已过了半日,学生休课各自回宿舍休息。颜如意已在校场附近坐了几个时辰。顾文浩找遍了学堂,不曾见到颜如意的影子,便命岳锁等人一同寻找。

“文浩兄,你看那边。”岳锁指了指校场附近的亭子,道:“是不是颜兄?”

“就是他。”顾文浩大步走去。

“颜兄。”顾文浩走至,见颜如意愁眉不展,奇道:“怎么一个人坐在这里?刚才为何没去学堂?”

颜如意背过身,理好泪容,方道:“我没事。乘凉而已。”

“你哭了?”顾文浩道,“是不是有人欺负你?”

“我不欺负别人就不错了,谁敢欺负我!”颜如意道,“这里风大,沙子吹进眼里流泪而已。”

“你坐了那么久,一定闷了,不如我们去怡园玩玩?”顾文浩道,“走吧。”

怡园楼阁林立,丝竹管弦声声入耳,游戏项目颇多。岳锁与胡孙等人早已各奔不同的楼阁娱乐。颜如意与顾文浩随意看看各种游戏。

“颜兄,令妹可好?”顾文浩早已按捺不住想问,见颜如意心情好转,忙问一句。

“我妹妹…”颜如意脑里上过一个想法,笑道:“她和一叶枫走了。”

“什么,一叶枫把她掳走了!”顾文浩怒火万丈,见颜如意一副安然自乐的样子,不禁问道:“你就放心你妹妹跟通缉犯在一起?”

“没什么不放心啊!一叶枫虽是盗贼,却盗亦有道!我妹妹由他护送回家,在安全不过了!”颜如意道,“多谢顾兄关心!我妹妹知道你在惦念着她,她可高兴了!”说完心头嘀咕着:“她高兴才怪”

“真的?”顾文浩笑得灿烂,道:“我和令妹有数面之缘,却不知她的真面目,不知何时我方有幸与令妹相见?”

“顾兄,我有话对你说。”颜如意拉他到一旁,神秘兮兮道:“是有关我妹妹的事哦。”

顾文浩一听,来了兴趣,道:“什么是如此神秘?”

颜如意环顾四周,笑道:“你知道我妹妹为何整日戴着面纱吗?”

“人尽皆知啊!令妹天生丽质,有着天仙般的容颜,戴面纱是为了不受登徒之扰。”顾文浩笑着,笑得有些诡异。

“错了。”颜如意道,“这些都是谣言。”

“怎么会?”顾文浩摇头不信。

“我实话告诉你吧。”颜如意道,“我妹妹天生一副麻子,脸上还有一大块胎记!因为相貌丑陋,家父担心她日后嫁不出去,便对外称我妹妹姿容绝代,目的是为了让人以为妹妹姿色出众,可以找个好婆家!”

顾文浩闻言,心里凉了大截,久久不能说话。

“顾兄。”颜如意道,“我是念在你对我妹妹一片关怀的份上才把事实告诉你的,你可别说出去哦。”

顾文浩目光冰冷,心头恼怒自己被骗,瞪着颜如意,良久,冷冷道:“你放心,我不会让你妹妹嫁不出去的!”这‘嫁不出去’四个字说得极其沉重,说完拂袖离去。

颜如意长吐一口气,道:“以后再也不用担心有人借故亲近我了。”

下午钟响,怡园里的学生纷纷离去,各自回学堂,唯有颜如意留于‘曲艺厅’。诺大的厅只有他一人坐在一席桌旁沉思。这时走来一个人,拍桌惊醒他。颜如意一看,来者乃朱潇尘,便笑道:“喂,低职班的,不去上课来这做什么?”

“你不也没去?”朱潇尘随手倒了两杯茶,递一杯给他,道:“看你闷闷不乐,是不是想家了?”

“当然想家了!”颜如意抿口茶,道:“不过想家也不会闷闷不乐!”

“喂,你这人怎么那么奇怪!”朱潇尘道,“有话就说出来,憋在心里多难受!大丈夫别扭扭捏捏的,快快说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