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一叶枫

第67章

一叶枫 清风有意 2048 2016-12-03 19:52:37

  颜如意望着茫茫江面,忽觉凉风习习,不禁打个寒噤,耳边传来一阵刀剑相撞之声。

“真是可恶,清平世界还打打杀杀!”颜如意闻声望去,见渡口船只上人影晃动,看罢吓了她一身冷汗,道:“天山老妖?”想起上次在林子坏了天山老仙的好事,这回遇着了还不知有命逃否,当下转身便跑。

“有人跑了?”渡口传来一阵叫声。

“不能放过任何幽云教的人!”天山老仙大吼一声,命弟子追了去。

“我只不过是带块面纱,为何总被人误认为幽云教的人!”颜如意甚是恼怒,且跑且抱怨,不慎被脚下的渔网绊倒,渔网缠着双脚,任她如何地拉扯也挣脱不开,急得她眼泪汪汪,骂道:“该死的渔夫,怎能丢渔网在岸边!不知道我正逃命吗!气死我了,怎么解也解不开!”

“哈哈哈哈…”一个人影突然间闪出来,道:“你这个漏网之鱼,以为能逃得了吗!去死吧!”

“我不是幽云教的人,别杀我!”颜如意闻声急退,却被渔网缠得更紧。慌乱之下,她抓起地上的沙子,趁那人将近之际洒出沙粒!那人阿了一声叫喊:“敢偷袭我!”

长剑直驱而来,那人眨巴双眼,欲睁开眼睛,却难受之极,挥剑朝前乱砍。颜如意吓得花容失色,连滚带爬躲避此人的剑,左脚的鞋子被渔网脱落,恰使她的左脚摆脱了渔网的束缚。那人的剑在她头顶掠过,颜如意急中生智,扬起右脚,欲拉起渔网朝那人罩去,渔网恰被剑斩断。颜如意大喜,拖着余下的断网逃,尽最大限度地使用萦波幻步,只见她左斜右歪,艰难地往前跑,远远地抛下那追杀者。

“船家,等等!”远处一只乌篷船正要离岸,颜如意挥汗如雨,跑过去。她身后刀光剑影,天山派弟子穷追不已。

船缓缓地离岸,船中走出一少年,见颜如意不时跌倒,而身后追来的人越近,呐喊声吞没了她的求救声。那少年面色一变,脚下一蹬飞上岸,道了声:“姑娘,跟我走!”便携颜如意飞回船,扶她坐到一旁,转身走到船尾,使劲摇橹,船速加快,渐渐远离岸,只听天山老仙怒喊:“本仙不会放过你们幽云教!”

“姑娘,你没事吧?”那少年走进来,颜如意忙缩起左脚。

“多谢相救!”颜如意感恩一拜,那少年忙制止,道:“不必行此大礼。”

“姑娘为何被人追杀?”那少年见她眉头紧锁,疑道:“是仇家吗?”

颜如意惊魂未定半晌不出声,那少年便不再相问,却好奇地看着她,视线停留于她左脚,心道:“原来她的鞋子丢了,难怪她极力地遮掩左脚。”目光巡回,落在她面容,面纱下依稀可见的轮廓让他为之一呆,心道:“此女姿容绝代,为何蒙着面?”

颜如意轻抬双目,两人目光相触那少年微微一笑,颜如意眉头一皱,心道:“贼眉贼眼地看着我,难道另有图谋?啊,我又上了贼船了?”

“公子,奴才接您来了。”小船一晃停了下来,紧挨小船的一边停靠着一艘彩船。

“走,我们换船。”那少年起身走出去,颜如意好奇地看着他,却不动身。

那少年好似看出她的疑虑,笑道:“小船太慢,乘着不舒服。姑娘不必多疑。”

“你船上有鞋子吗?”颜如意欲走又止,生怕被他看到脚丫子。那少年笑了下,纵身跃上了彩船,船上之人已跪地恭候。

“有鞋子吗?”那少年拽过一个侍从,低问:“我找一双绣花鞋。”

“公子,您找绣花鞋?”侍从满眼疑惑地看着他,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没错。”那少年有些不耐烦,低声怒道:“快去给我找一双绣花鞋!”

“可是,公子,您找多大的鞋子?”侍从欲走又止,转身相问。

“这个…”那少年愣了一下,皱着眉头,横那侍从一眼,道:“你就猜呀!女人穿多大的鞋子你该知道!”

“公子,您这不是为难小人?“侍从苦着脸,道:“女人的脚各不相同,有大有小,小的得知道尺寸才能找鞋子。”

“好,你等着。”那少年想来也是,若拿来的鞋子偏大或偏小,那姑娘岂能穿?

“你怎可如此无礼!“颜如意生气地踢着脚,那少年却握住她右脚,取下鞋子,临走时说了一句:“我不是流氓,只是帮你找一双合适的鞋子。”颜如意哭笑不得,心道:“用这种方法给我找鞋子,这么唐突!”

“姑娘,鞋子给你。”那少年扔进一双漂亮的新绣花鞋,道:“我等你。”

颜如意穿好鞋子,起身踢两下,笑道:“还挺合脚的!”便走出去,见那少年笑吟吟地看着她,便也笑道:“谢谢。”

“走吧。”那少年笑了一下便携她登上彩船。

“哇,好漂亮的船!”颜如意美目流盼,赞叹不已。船上的人不约而同地望着颜如意,又疑惑地看着那少年。

“这是我刚认识的朋友。”那少年欲介绍,却不知她叫什么,便低声问颜如意:“姑娘,你怎么称呼?”

“我叫颜…”颜如意怔了一下,抑制住即将脱口而出的‘如意’二字,缓口气道:“意如。”

“哦,颜如意。”那少年笑道,“名字挺好听。”

“不是颜如意,是颜意如!”颜如意忙纠正道,“如意是我哥哥。”

“好,意如,意如。”那少年见她如此认真地重申自己的名字,不禁笑道:“如意好听,意如也好听!好名字!”

“我说了我的名字,该你说你的名字。”颜如意道,“你姓甚名谁?”

“大胆!我家公子的名讳岂是你能问的!”旁边一个判官模样的随从喝了一声,吓得颜如意心头直跳。

“我让你说话了吗?把我的客人吓着了!”那少年横了他一眼,道:“下去!”那判官退后两步站到一边。

“意如姑娘,请见谅,我这些奴才不懂规矩!”那少年道,“我来说吧,我姓朱,名常青。”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