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一叶枫

第66章

一叶枫 清风有意 2409 2016-12-03 19:52:10

  “一叶枫?”张飞捕看了笑三娘一眼,脸上没有往日的那股阿谀之色,面无表情道:“可是我们今天来此的目的不是抓一叶枫!来人!动手!”

笑三娘正自纳闷张飞捕今日的作风,两名衙役突如其来擒住她,两把关刀交错搭着她的脖子。

“你们做什么?”笑三娘又怒又急道,“抓错了人!你们要抓的人是那个妖女!”

“对不起了,我们也是没办法。”张飞捕走近她,低声道:“多谢你平日的关照,只可惜我们也无能为力,这是上级的命令!”扭过头,大声道:“带走!”

顾文浩运功冲开穴道,纵身跳下楼,见笑三娘狼狈的模样,哼了一声,道:“笑三娘,你还记得我吧?”

笑三娘恍然大悟,哭叫起来:“顾公子,昨晚是我有眼无珠,我知道错了,您大人大量放我一条生路吧?求求你了,求求你了……我不想做牢,我一定痛改前非,我不再逼良为娼了,求您饶了我吧。”她以为是顾文浩叫官兵来抓她,嚎叫哭喊欲搏得顾文浩怜悯。

“我说过的,得罪我的人是不会有好下场!”顾文浩阴险地微笑着,心道:“扬州知县想高升还得经过我爹的首肯才行,谁敢不给我面子!”

颜如意好奇一叶枫送那些姑娘往何处,趁官兵及顾文浩的注意力集中在笑三娘之时,她脚底抹油溜得无影无踪。

官兵带走笑三娘及嬷嬷一干人等离去,怡香院一下子成了空屋,大门上贴了封条,行人望而生怯。

“人呢?”顾文浩环顾四周,却未见颜意如的踪影,心道:“可恶!好不容易在此遇见她竟没抓好机会!为什么一叶枫会在扬州出现?颜家小姐为什么在怡香院出现?他们两个有什么关系?到底是怎么回事?”

顾文浩一肚子疑惑,想起颜如意,便笑起来,道:“不着急,她哥哥是我同窗,这事好办多了!”

昏暗的夜色下,名气如此之大的怡香院一夜之间被查封,倒引起了扬州商业街的动荡,这条街的行人突然间少了许多,那些逃离怡香院的客人很快又走进另一家青楼,依旧花天酒地。

扬州江边之夜,风拂柳影动,四野悄寂,颜如意看着岸边停泊的船只,思乡之情油然升起。她坐在港口附近的一张观景石矶,眺望江面,衣袂飘摇,面纱随风轻舞,她低眉道:“娘,你在家可好?女儿没有陪伴在您身边,您自己保重啊。”长叹一口气,道:“爹爹为什么不带我们去京城呢?我在异乡读书,爹爹又远在京城,只剩娘一个人孤零零的在家,好凄凉!哎!”此情此景,颜如意望着家乡的方向,眼中噙着泪水,道:“我好想家,我想娘亲,娘…你想不想我?”

此刻的颜府花园,吉欢随侍着亭前仰望颜如意的闺阁的王艳雪,两人默默地站着,谁也没有说话。王艳雪眼里闪着泪花,不时用手绢拭泪。

“夫人,您又在想小姐。”吉欢本想打扰她的清净,自小姐离家后,夫人每晚都静静地对着小姐的房间出神,吉欢生怕王艳雪思念过度伤了身子,便道:“您这么思念小姐,不如找个时间去书院看看她?”

“吉欢,你不知道。”王艳雪眉头一愁,道:“我不能离开这里。意儿在外面念书,她始终是女儿身,我很担心她。哎,也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他们应该到达扬州了,为什么还不捎一封信回来报平安?”

“小姐长大了,她会照顾自己的。再说,还有小梅他们照顾小姐,应该没事的。”吉欢试图安慰她,王艳雪笑了笑,道:“意儿这孩子生来就与常人不一样,总是和稀奇古怪的事情沾上边!这孩子从小到大让我担惊受怕还少吗?”

“夫人,小姐是调皮了点,却很懂事。”吉欢道,“虽然常遇到令人匪夷所思的事情,却是吉人天相,总能逢凶化吉。夫人您放心吧。再说了,小姐去求学,又不是去闯荡,能发生什么事?”

“就是去书院求学我才更担心啊!”王艳雪蹙眉道,“书院里都是男人,她一个女儿家的,我好担心。”

“既然夫人如此不放心,为何还让小姐去?”吉欢道。

“哎,我这不是见意儿劣性难改,私塾对她没辙了,才答应让她去书院念书!”王艳雪长叹一口气,道:“希望她平平安安地念完书吧。老天保佑我的女儿别出什么事才好。”

两人沉默良久,只见夜空划过一道流星,王艳雪忽然心慌意乱,眼皮跳个不停。

“今夜怎的如此闷热?”王艳雪道,“吉欢,你那把扇子给我。”吉欢进屋取扇。王艳雪走到凉亭石矶坐下,不觉想起了往事:

二十年前她是个名扬京都的大家闺秀,与她往来的不是达官就是贵人子弟。倾慕她的人多不胜数,其中与她交往最密切的不仅有她父亲的学生颜涛,宋之礼,还有人称风流绝代的王爷湘王和荣亲王,顾海亦是对她倾心。有着万般宠爱的她尽其娇气,游戏于这些贵人之间。皇城里车马最繁忙的道路就属王家门前的那条路,来访王家的人每日络绎不绝,车马严重地阻碍交通,王良廷不得不让她禁足,谢绝一切访客。皇帝见仅有的两位臣弟荣亲王与湘王为了王艳雪而无心朝政,于是命王良廷一月之内将王艳雪出嫁。这一个月里,登门求婚的人比肩接踵。王良廷一时不知如何为女儿找婆家,便问了女儿的心意,得知女儿对那些王公子弟并无用意,唯有垂青地位卑微的颜涛。王良廷觉得颜家与王家并非门当户对,虽心有不愿,却不想悖女儿的意思,于是将此事暂搁,欲暗中将女儿送往河南老家暂避风声。不知其意得王艳雪以为此乃出嫁之前的礼数,便欣然回老家,却不想刚离开京城未远,便遭人所劫。劫她之人乃湘王。她在湘王的别院呆了半月,这半月里,湘王礼待于她,她亦深受感动,但她只视其为朋友。温婉豁达的湘王虽大失所望,还是将她安全地送回王府,并向王良廷致歉。王艳雪方知父亲不欲将她许给颜涛,于是与颜涛私奔。私奔本是与礼不容,此间,不仅王良廷派人寻找,荣亲王亦增兵穷追。两人私奔不遂,从此不相往来。直到湘王因‘谋反’一罪被满门抄斩,忠于湘王的官员倍受其害,王良廷亦遭排挤,终遭被贬。颜涛独善其身,未受牵连,而且大受皇帝的喜爱。王良廷郁郁寡欢,见女儿终日四年颜涛,便将她许给颜涛。好景不长,颜涛竭尽全力为王良廷复职,岂知王良廷复职那日,王家竟被仇家所歼。

王艳雪想起血海深仇,不禁满腔悲愤,潸然泪下。

“爹,娘,你们告诉我,究竟谁是杀害我们全家的凶手?”王艳雪望着夜空,心道:“女儿苟且活在人间,却不能为你们报仇啊!涛暗查了那么多年都毫无头绪,谁是凶手?你们在天有灵就保佑涛尽快找到那些丧心病狂的人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