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一叶枫

第61章

一叶枫 清风有意 2166 2016-12-03 19:48:01

  “经过我仔细地观察与分析……。”颜如意道,“你的习武天分为零!”

“你没看错吧?”朱潇尘道,“不可能为零吧?至少是两个零啊!”

“两个零?嗬,想要一百分?”颜如意道,“也不看看你,连脉搏都找不到!还两个零呢!你注定只能从文不能从武了!”

朱潇尘暗觉好笑。

“你笑什么?”颜如意道,“我看手相很准的,那是一叶枫…没事,没事!”

“我好像听到你说一叶枫了。”朱潇尘道,“这看手相和一叶枫有什么关系?”

“你听错了。”颜如意道,“我没说一叶枫。”

“喂,院规里规定不准撒谎的。”朱潇尘道。

“院规规定不能对师长撒谎,可没说不能对同窗撒谎!”颜如意道,“再说了,你还是我们班欺负的对象呢!我说什么你管不着!”

“你好缺德!”朱潇尘道,“撒谎骗人。”

“我就爱撒谎骗你,怎么样?”颜如意道,“我告诉你吧,我的爱好就是撒谎,我的特长也是撒谎!你管不着!”转身便走。

“喂,你不可救药了!”朱潇尘朝他喊道,“我会让你把说谎的毛病改掉的!”

颜如意听罢,低笑道:“那我就看看你这个潇尘才子如何教育我了。”

星夜无月,繁忙的街道少了许多喧哗,少了马蹄声,却不减行人。一路繁华,一路灯红酒绿。怡香院招牌高扬,锣鼓声声,门前早已云集了形形色色的男人,有花甲商贾,有富家公子哥,有流氓痞子等不务正业之人。

顾文浩设宴怡香院对面的酒楼‘金樽楼’的二楼靠窗处,此酒楼之奢华程度可不一般,最低菜肴菜价是其他酒楼的最高菜价!

颜如意如约来到金樽楼,仰望着酒楼,道:“好气派的酒楼!顾文浩可真舍得!好吧,本公子上去玩玩!”

“颜兄。”顾文浩出门迎道,“在下恭候多时了。”

“顾兄太客气了。”颜如意眼光到处溜转,笑道:“为何选此地设宴?”

“此地乃扬州最出名的酒楼,亦是观看怡香院新人秀的绝佳之地!颜兄说过,咱们是学生,不可进烟花之地染上俗气。”顾文浩道,“那么,我们远而观之亦无妨。请上楼。”

颜如意笑了笑,随他上楼。楼上丝竹管弦列座四周,乐工无数。侍者无数。见顾文浩与颜如意步上楼,一群人争相拥上来,恭敬地请二人入席。

“在座的都是同窗。”顾文浩道,“你们都一一向颜兄做自我介绍!”

“我叫张大亨。”“我叫刘永。”“我叫岳锁。”……自颜如意右边起,人人介绍了姓名,最后一个怯生生地介绍着自己:“我叫胡孙。”

“噗!”颜如意口里衔着的酒喷了出来,哈哈笑起来:“猢狲?哈哈哈…。”众人闻声皆大笑连连。那个叫胡孙的学生脸更红了,低着头尴尬地笑着:“让大家笑话了。”

笑三娘一步三摇地上了舞台,望着台下云集的人,清了清嗓子道:“大家晚上好!”

台下掌声响起。

“今晚,是怡香院新人秀的节目,谢谢大家前来捧场!大家也看到了门前新人的花名册,一会儿就依花名册的排序进行新人秀大赛!”笑三娘叉着腰,直抹脸上的汗水,道:“现在请大家欣赏我们的招牌花‘凤凤’的舞曲‘霓裳情依旧’!”

丝竹声奏起,一名二十来岁的女子身穿霓裳,带着面纱,轻飘飘地登上舞台,伴着优美的音乐翩然起舞。台下的客人掌声起,喧哗起来。

颜如意一时兴起,便回敬顾文浩三杯,第三杯落肚,酒气腾地上脑,只觉一阵晕眩,顿时两眼迷离。

“颜兄,我敬你一杯。”张大亨起身,端着一杯酒上前,道:“我提议今晚不醉不归!我们每人敬颜兄一杯,以示诚意!大家说好不好?”

“好!”众人异口同声。

“不,不好。”颜如意醉眼流盼,道:“我醉了。”

“不能醉,怡香院的表演还没开始呢,醉了怎么欣赏的到呢?”顾文浩道,“看完表演,我们一醉方休!”

“表演?”颜如意顿时清醒三分,道:“表演是什么意思?”

“其实啊,是明着表演,实则叫卖新妓!”刘永道,“听说那个叫水仙的新人长得不错耶!”

“岂止啊,这次的新人中漂亮的倒不少!”岳锁道,“还有那个什么百合,杜鹃的长的也不错!而且都是原滋原味的处女!”

颜如意听了,酒意消了许多,却添了几分怒意。

“要不,我们进去看看,说不定还可以与这些美女欢度她们的初夜呢!”胡孙话毕,颜如意拍案而起,怒冲冲地离开,任人如何叫也不停。

顾文浩责备地瞪着他们,道:“你们这些无耻之士,颜如意才与你们同流合污!”众人低着头不吭声。顾文浩望着楼下,见颜如意走出酒楼,竟直冲怡香院而去!

“他怎么…”顾文浩哭笑不得,突然笑起来:“颜如意啊颜如意,你的清高也不过如此。这也好,知道了你的兴趣,我就能投你所好了。”

‘霓裳情依旧’曲毕,凤凤妖娆地走下台,轻移莲步,从前排走过,那些公子哥儿欢呼雀跃起来,争相调戏。凤凤娇滴滴地笑着:“承蒙各位大爷错爱,凤凤这厢有礼了!”身子一屈,玲珑线条勾的那些人直吞口水。

“凤凤姑娘,把面纱摘了吧。”“是啊,快摘了面纱,让我们看看啊!”“摘了,摘了!让大爷我们看一看怡香院的招牌花是何等模样!”众人大吼大叫,沸腾起来。

“各位大爷,这怡香院的规矩你们又不是不知道!招牌花是不轻易露出真容的!谁能成为凤凤的入幕之宾,谁就能一睹凤凤的芳容!”笑三娘忙牵着凤凤往回走,遣她回房稍后。

“妈妈,您可选好了,我不要衰老之辈!”凤凤在笑三娘耳边低语几句,朝众人抛个媚眼便走了。

“凤凤的身价到底是多少?”“真他妈的!老子要上她!”“招牌花到底是什么姿色,我想看看!”众人高喊。

“那,你们可听好了。凤凤的身价是五十两…。。”笑三娘缓口气道,“一夜!”

台下之人听罢,齐刷刷倒下一大片。

“有没有搞错,一个晚上五十两!”“到底是否国色天香啊!这五十两花的可不值!”“五十两我都可以叫十个姑娘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