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一叶枫

第60章

一叶枫 清风有意 2044 2016-12-03 19:47:33

  院长叫郝名,生性怪癖,不喜妻室,唯钟爱冷禅旺,素有龙阳癖(同性恋),两人私底下分外地亲密,常同床共枕,地点就在沧源阁。

“院长?”颜如意见他面色不对,以为他正蓄意劫色,担心得手心直冒汗。

“颜如意,你是不是知道我的秘密?”院长面色一改,露出一丝杀气。

“我初到书院,和院长只有两面之缘,就是在校场的时候见过一面,现在见过一面。学生怎么知道您的秘密呢?”颜如意道,“难道院长有什么秘密?您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院长见他一脸天真,眼里的杀气顿消,微笑道:“我堂堂一个院长,坦坦荡荡,光明磊落,岂会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哦,学生言语过失了,请院长原谅!”颜如意大吐一口气,跳下来,整整衣裳。

“英杰书院的审问方式十分特殊,而且变化无穷。你刚才看到的一切,都是审问你的方式,因为在这种情况下,学生才会把实情说出来。”院长道,“你可以走了。”

离开沧源阁,颜如意心有余悸,不敢回头看那漆黑幽深的楼阁,加快脚步回宿舍。

“颜兄!”一个声音传来,颜如意正欲进宿舍,听罢叫喊,转身一看,见正中央的白玉桥上走来一个人。

“顾文浩?”颜如意心道,“他怎么在这里?”

“有幸在此遇见颜兄,实在是三生有幸!”顾文浩笑容可掬道,“这是你的宿舍?”

“嗯。”颜如意点头一下,道:“你的宿舍该不会也在此地?”

“我的房间就在你的对面!”顾文浩道,“以后我们就是同窗!还请颜兄多帮忙了!”

“好说,好说。”颜如意本对他印象不佳,此刻听他说他就住在对面,两人隔湖相望,不知为何就是觉得不欢喜。

“昨夜我们联手打败笑三娘,真是痛快!”顾文浩道,“今晚咱们再去玩玩,如何?”

颜如意哼了一声,道:“书院院规你忘了?烟花之地岂是我们能去的地方?要去你自己去!”

“诶,还没正式开课,所有院规到明日才生效!”顾文浩道,“你不必担心。”

“说不去就不去!”颜如意道,“我初到书院,需要熟悉一下环境,没工夫去玩!”

“呀,真可惜了,今晚怡香院有隆重的新人秀,不看多可惜!”顾文浩且说且观察他脸色,希望颜如意能赏光与他一道,也好套个交情,日后好接近颜意如。

颜如意猛然记起水仙等人,他答应过她们一定会救她们出来!

“好,趁着书院还没开课,我今晚就去把她们救出来!”颜如意心道,“既然已经答应了,就万死不辞!哎,要是一叶枫在就好了,有他在暗中相助,我绝对轻而易举地救出她们!算了,求人不如求己,一叶枫神出鬼没,天知道他这会在哪里!姑奶奶我今晚就当一回侠女!”

顾文浩见他脸色变化,似有喜色,便高兴道:“今晚我在怡香院对面的酒楼设宴,请颜兄光临啊!”

“这…”颜如意道。

“同窗相聚,相逢皆是缘,颜兄就别推辞了。”顾文浩道,“我先走了,恭候你的大驾。”话毕笑着离去。

小福领着一行人过桥而来,到颜如意跟前,道:“颜公子,您的行李带来了。”

“抬进屋吧。”颜如意吩咐他们把行李放好,便请宋之礼的随从回去报平安。

日已西斜,夕阳普照,颜如意站在桥上,托着下巴,望着水里的鱼出神,琢磨着如何将那些被人拐卖去怡香院的女子解救出来。斜晖脉脉水悠悠,鱼戏莲叶间,眉头紧锁的他皱巴巴地看着每一条过桥的鱼。有人走近他,不声不吭地站在一旁,望着水里的鱼。

“啊,我想到了!”颜如意叫起来,转身欲走,却撞上旁边的人。

“又是你!”颜如意道,“你没事在我身边撞鬼吓人啊!”

那人一声不吭,此人便是武师。

“又装哑巴!”颜如意甩下一句话便走。

“呀,武师你也敢大吼大叫!”一个声音从桥的另一头传来。

“谁在多嘴多舌!”颜如意止步回头一看,尴尬一笑,道:“潇尘才子,你怎么在这里?”

“我为什么不能在这里?”朱潇尘道,“英杰书院又不是你家,我想来就来!”

“你不是官宦子弟呀!性质不一样!”颜如意道,“你老子是酒楼老板,你就是商人之子,有什么资格在官宦学院?一定是路过此地,进来欣赏风景的!”

“你这是什么逻辑!”朱潇尘道,“哦,没权就不能进英杰书院了?我老子有的是钱,我算是富家子弟,这英杰书院不是有个班专门接纳富贾之人吗,我呢,正是这个班的学生!算是和你同窗了!”

“你这不是浪费钱嘛!”颜如意对此话一脸疑惑,便凑近低声道,“我告诉你啊,英杰书院的阶级观念特别厉害!你在的那个班恰是最低级的班,是别班人欺负的对象!”

“哇!那我岂不是很惨?”朱潇尘一脸骇容,道:“我要不要买个保镖时刻保护呢?”

颜如意见他害怕的样子颇逗人,便笑道:“买什么保镖!最好的保镖就是武师了!”他走近武师,道:“武师,你说是吧?”

“我不是你们的私人保镖!”武师说完就走了。

“小气才一个!”颜如意看着他远去的背影,对朱潇尘道:“没关系,武师是书院的安全卫士,是大佛,咱们请不动不打紧。喂,把手给我看看。”

“为什么要看我的手?”朱潇尘道,“你要看手相?是不是看我什么时候会被人欺负?”

“没见识!”颜如意抓过他的手,低头细看一下,道:“我是看看你有没有习武的天分!咦,怎么会找不到呢?”

朱潇尘见颜如意仔细地看着他的手心,突然想起在虎丘上他帮颜意如看手相的情景……

“哎!”颜如意长叹一口气。

“怎么了?你叹气是什么意思?”朱潇尘回过神,道:“我是不是太有习武天分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