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一叶枫

第56章

一叶枫 清风有意 2557 2016-12-03 19:47:03

  “砰!”武师突然一棍砸去,颜如意头上的树干顿时裂开,树叶簌簌落下,覆在他脑袋。颜如意哼了一声,拍掉头上的叶子,道:“炫耀你的武功是吧!哼,敢与一叶枫比个高下吗!哼,就会欺负书生!”

“快走!”武师完全把他的话当作耳边风,厉声道:“再要啰嗦,我只好用棍架着你走!”

“凶什么!”颜如意道,“走就走!胆小鬼!说到一叶枫你就缩头缩尾!”

武师面无表情地走在他后面,随他怎么刺激也不动声色。

前方绿树碧潭深处露出一个屋角,道路一转,武师道:“前面就是沧源阁。”

“我又不是没长眼睛!”颜如意这一路上被他的无语气得直憋闷气,道:“那么大的‘沧源阁’三个大字我会没看见吗?该说的时候不说,不该说的你倒抢先了!”

沧源阁坐落在一汪碧潭旁,是一座偌大的重楼,楼两侧紧挨着高低不等的屋子,与楼阁连成一片,环绕半个碧潭。这里是书院藏书阅卷处,亦是古物博览处,乃学生的禁区。楼阁四周都有武丁不日不夜地把守。

“哇,这沧源阁是什么地方?竟有那么多家伙看守!”颜如意瞟了武师一眼,道:“你是那些家伙的头?”

“不是。”武师冷冷道。

“这就对了,本公子问你什么话你只管回答就是。”颜如意道,“喂,你不是书院的武师吗,所有的安全事务皆由你管,怎么他们就不是你的手下了?”

武师横了他一眼,不说话。

“嘁,才说你一句就计较上了。”颜如意道,“小肚鸡肠!”

“你一路上说我的可没少。”武师道,“我没有必要和无知小儿计较。”

“你!”颜如意道,“骂我是无知小儿?!哼!”便大步往沧源阁走去,走几步便回头叫道,“胆小鬼!”

武师不语,看着他远去,突然笑了一下。

“你是什么人?”沧源阁门口的守卫拦下颜如意。

“院长叫我来的。”颜如意道,“我叫颜如意,麻烦你们通报一声。”

一守卫跑进去,片刻跑出来,道:“院长让你进去。”

颜如意刚踏进门,忽然嘣地一声,门关上了,屋内一片漆黑。

“院长。”颜如意喊着,屋内静悄悄,一片黑按,伸手不见五指,他的声音在这空荡的屋里显得分为的嘹亮。

“院长,你在哪里?”颜如意慢慢地移动步子深入屋子,双手摸着前方寻路。

“这是什么鬼地方!怎么那么黑!”颜如意心头渐寒,似乎有股阴冷之气透入身体。

“灯在哪里?”颜如意嘀咕道,“有没有灯,先点着再说。”

噗!一个打火石的声音传来。

“啊!”一支蜡烛突然出现在他跟前,颜如意吓得连连后退,只见蜡烛的后面是一张脸,是院长!

“你来啦!”院长奇怪地看着他,一步一步走近。颜如意直冒冷汗,道:“院长,为什么这里这么暗?我们把灯点亮吧?”

“在黑暗里才有气氛。”院长怪里怪气道,“我喜欢黑暗,我更喜欢……噗!”他竟把蜡烛吹灭了,朝颜如意缓缓地走去。

颜如意只觉一股热气逼近,心里直发毛,不知院长想做什么,且退且道:“院长,您快点灯吧,好黑的!”

一只手摸索过来,颜如意突然觉得视力比平时更好,黑暗中他看到的东西分外清晰,角落架子上的书籍,作案上的砚台及蜡烛都清晰地呈现在他眼前。他甚是惊异,为何自己的眼力居然有那么大的改变,他揉了揉眼睛,再看,那只手已经触碰上他的手臂。

啊!颜如意惊叫起来,情急之下一拳飞出,正中院长的左眼,挣脱开院长的纠缠,蹬蹬蹬跑上楼。

“居然能看的见我的眼睛!痛死我了!”院长心头大怒,道:“我不会放过你!”邪邪地笑着,悄步上楼。

楼上书架林立,书架之间仅留一人的空间走过,颜如意看着挨挨挤挤的书籍,道:“院长居然是个老色狼!我该躲哪儿去?”抬头一看,不禁喜道:“就躲在梁上!”当下一跃上梁,抱着柱子屏息。

“颜如意同学,你在哪里?”院长轻喊着,从台阶上来,因为他十分熟悉这里的环境,所以在黑暗中行走自如。只见他沿着每一条狭路而过,双手不停地在四周摸索寻找颜如意。

颜如意见他怪模怪样地笑着,心下发寒,想着:“英杰书院的院长如此龌龊!太恶心了!可是,他怎么知道我是个女子呢?”

“颜如意,你在哪里,院长找你谈话,有事要问你呢!”院长摸遍了各个角落,已经无可奈何,便诱道:“快出来!难道你想被逐出书院吗?马上出来见我!”

“怎么办?”颜如意心道,“我不能离开英杰书院,我不能失去了念书的机会!可是,我下去了,院长会对我怎么样?我好怕…我该怎么办?”

“院长,你有什么话就说吧。”颜如意鼓起勇气,决定开口说话,却不落地。

“你在哪里?”院长循着声音找去,道:“你在梁上吗?”说着伸手往上摸,颜如意正趴在横梁上,紧紧抱着,见院长的手摸进,将碰上他的脚,他一惊,如猴子般爬往另一处。

“好小子,真能攀爬!”院长心道,“你爬,我也爬!”

良久无声息,颜如意俯视地上,道:“院长去哪里了?人呢?”便坐起,忽觉有东西垂在他身后,他转头一看,“鬼啊!”

院长竟倒挂在他头顶的另一横梁上,伸手抓住了他后领!

“你想干什么?”颜如意惊叫连连,“放开我!放开我!救命呀!救命呀!”

“你和皇子是什么关系?”院长道,“如实说来!”

“我不知道你在讲什么!”颜如意吓得浑身哆嗦。

“你还不说实话,你到底是谁?”院长沉声喝道,“你不是某个官宦的儿子那么简单!快说你和皇子的关系!”

“什么皇子啊!我不知道皇子是谁!我没见过什么皇子!”颜如意道,“我第一次来扬州,人生地不熟,没认识谁!院长,求您放过我吧,我不想离开书院,我不想离开书院。”

“你真不认识皇室之人?”院长道,“为何有皇室之人保你进高职班?”

“皇室之人保我进高职班?”颜如意听了甚奇怪,道,“我还以为是宋伯伯帮我报名的!什么皇室之人,我压根就不认识,他们一定是保错人了!”

“那人指名道姓报名之人叫颜如意,你不就是颜如意吗?”院长勾着横梁,慢慢地移到颜如意前面,倒视着他。

“院长,请保持一定距离!”颜如意冷怒道,“学生害怕!”

院长一听,突然笑起来,道:“有趣!好,我保持一定距离!你当真不认识皇子?”

“什么皇子黑子,不认识就是不认识!”颜如意道,“学生句句实言,院长您不相信就请去查证!书院院规五十条规矩不许对师长撒谎!学生铭记在心!绝不撒谎!”

“好!”院长蹬的一声落在地上。

“哇,院长也会轻功!”颜如意心道,“武功一定比我厉害!幸好我刚才没有和他动手!”

“你这学生有慧根!书院百条院规一听便熟然于心,好记忆!”院长哈哈大笑,啪啪两声击掌,四周烛火通明。屋内顿亮。

“你下来吧。”院长道,“没事了。”

颜如意心有余悸,不敢动弹,只道:“您不会非礼我吗?”

院长一听,脸色大变,心道:“他怎么知道我有‘龙阳癖’!难道是禅旺告诉他听?”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