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一叶枫

第52章

一叶枫 清风有意 2334 2016-12-03 19:43:08

  “我不去英杰书院。”颜如意道,“我去俊才书院。那里虽然有很多贫寒子弟,但是我喜欢和他们交流。可以学到很多东西。”

“既然你决定了,我派人送你到俊才书院吧。”宋之礼道,“俊才书院的夫子与我有些交情,我写封信给他,让他多照顾你一些。俊才书院离这儿很远,我叫人备轿送你去。”

“谢谢宗伯伯!”颜如意拿着宋之礼写好的书信进轿子

“路上小心在书院要好好读书!”宋之礼挥手与他作别。

颜如意坐在轿子,想到马上就可以像男儿一样进书院读书,便激动不已。他心里默喊:“我终于可以进学堂了!我要让世人都知道女子也能读书!俊才书院,我来了!”

“颜公子,‘俊才书院’到了。”领路的轿夫道。

颜如意掀开轿帘一看,‘俊才书院’四个大字映入眼帘。学子络绎不绝,井然有序地朝大门走去,看那些报名之人,十之八九衣服寒酸。

“停轿!”颜如意走出。

“颜公子,还没到门口呢,你怎么就下来了呢?”轿夫道。

我徒步过去就可以了,这是对神圣书院的尊敬!颜如意大不前进,轿夫抬空轿随着,后面是紧随的抬箱之人。

门口一个八字胡子的夫子坐在案前,正登记每个入学的学子。

“你叫什么名字?”“黄凯。”“有束修吗,是多少?”“夫子,我没有束修。”“没关系。有勤劳俭学,你一会儿到勤学班报到。”“谢谢!”

“下一个!叫什么名字?”“邓苦凉。”“有束修吗?是多少?”“我有二十两束修。”“好,放下。你一会到勤奋班报到。”“是老师。”

“下一个!。。。。。。”

“到我了吗?”颜如意见下一位学子已进书院,便忍不住问那夫子。

那夫子名冷禅悦,职责是负责学生的宿舍管理,有学生有称他为‘冷八胡’。

冷禅悦看了看颜如意,见他衣着不差,于是眼睛放亮,拈须想了一会儿,道:“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颜如意。”颜如意以为他是宋之礼送信的对象,便从怀里取出信件递给他。

冷禅悦看见信封上注明‘崔寅亲啓’,便犹豫的放开信,道:“你这是做什么?”

“这是扬州驿馆宋之礼要我交给您的。”颜如意道:“你看了就知道怎么做了。”

冷禅悦的脸上顿时飞出一团乌云,心道:“我与宋之礼素有仇怨,哼,想要我好好照顾他的人,休想!”

“夫子,您怎么了?”颜如意见他脸色不对,不免好奇道,“您还没看信呢。”

冷禅悦把信揣进怀里,道:“我回去在看。”

“我的束修在后面,”颜如意道:“我是不是可以进去了?”

“时间到了!”冷禅悦起身拦下颜如意,邪笑道:“人已满,你请回吧。”

“回去?”颜如意瞪大眼睛,道:“回哪去?我好不容易赶到这儿,天色还早呢!”

“你没听明白吗?我说人已满,纳不下任何人!”冷禅悦道:“想读书?三年后再来吧!你从哪来,就回哪去”

“我。。。”颜如意气得说不出话,,瞪着‘俊才书院’四个大字,眼里的渴望与失望混合在一起,直盯着那四个大字。

“颜公子,您怎麽了?”领路轿夫跑来掺住他,道:“您一路上一直期盼的俊才书院到了,怎么您二话不说只盯牌匾呢?是 太高兴了吧!我给您扇扇风!”说着从颜如意手中取走纸散散起来。

“我。。。我。。。”颜如意深吸一口气,顿足叫道:“我气死了!!”

“请回吧!”冷禅悦道,“三年之后早点来,我第一个写你名字。”

“三年?”颜如意气得大口喘气道:“我。。。我气死啊!气死我了!”

“颜公子,俊才书院人满,我们就去英杰书院吧。”领路轿夫道,“以公子你的身份,在英杰书院绝对倍受夫子喜爱!馆主在英杰书院也有熟人!”

颜如意暗恨自己运气不佳,转身入轿,大叫:“去英杰书院!”

颜如意刚离去,一个慈眉善眼的老夫子走进出来,冷禅悦忙行礼问好。那老夫子正是俊才书院的院长,名叫崔寅。

“怎么停下?”崔寅看四周陆续散离的学子,讶道:“何以人都散了?”

冷禅悦忙解释:“‘勤学班’人已满,他们都是无任何束修之人。”

“一个勤学班满了,我们可以再开一个!”崔寅道,“一定要照顾到每一位贫寒子弟!我们是在为国家栽培人才,不能因为束修问题误了人才,继续招收!”

“是,院长。”冷禅悦回到案前,吩咐园丁叫回那些正散去的人,继续报名。

“爹。”一个银铃般的女声传来,只见门口跑出一个十六七岁的姑娘,轻盈的衣裳因为跑动而飘扬,腰间佩戴的美玉一颤一晃,显得人物活泼可爱。

“凝香,又想去哪里?”崔寅见到女儿,眉头一展,慈爱地笑起来。

“书院招新,我出来看看。”崔凝香看了看四周,道:“哥哥没在此帮忙?他人呢?”

“你哥哥昨夜回来得晚,这时候还在睡觉呢。”崔寅摸摸女儿的脑袋,笑道:“是不是又想拉他去玩?”

“什么事都瞒不过您。”崔凝香笑道,“我去叫醒他。”便撒腿跑进门,来到一屋子,叩门道:“大哥,起床了!”

“小妹,你别吵我!让我再睡会儿!”崔勉将被子一蒙,无任何动静了。

“你这么睡怎么讨到媳妇啊!快起来,快起来!”崔凝香用力一掀,把被子丢到一头,大叫:“带我去逛街!”

“又逛街?”崔勉不情愿地下了床,走到窗台的洗脸盆前洗漱。

“不逛街你怎么能遇到好女子?”崔凝香道,“娘天天想着抱孙子呢!”

“好女子是不在街上抛头露面的!哪像你成天想逛街!”崔勉洗毕,理好束冠,道:“走吧!”

来到大街,车来人往,两三步便有沿街摆摊的商贩。

“这条街道你都来过很多回了,怎么还来?”崔勉看着熟悉的商贩面孔,道,“这里的人我都认识完了!”

“你认识完卖东西的人,那就去认识姑娘啊!”崔凝香专心地挑选着胭脂水粉。

“每次来都看这些玩意儿!”崔勉无聊地坐到路边一板凳,,嘀咕道:“女人真是麻烦!爱,这凝香也真是的,随便挑一个买了就完事,还东挑西选,磨蹭那么久!”

“咦,有个标致的姑娘!”“走,去看看!”街头巷尾游手好闲的两个无赖大步上前,左右围着崔凝香。

“姑娘贵姓?”棕衣痞子亦抓起一盒水粉佯装购物,眼珠子却不安分地游走于崔凝香身上。

“姓崔,催命的!”崔凝香早知这二人的用意,将胭脂放下,转身便走。

“嘿,这小姑娘好玩!”蓝衣无赖上前拦住,摆个酷姿,道:“知道我是谁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