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一叶枫

第50章

一叶枫 清风有意 2034 2016-12-03 19:41:26

  “这是什么地方?”颜如意忘了自己穿过多少条街巷,在这陌生的城里,顿感茫然无助,他一路走着,走出小巷,刚到巷口,一阵马蹄轻扬而来。

“终于看到人了!”颜如意大喜,脚下一迈,飘到路中央站定。

“谁?”马上之人远远地策马止住,道:“你想做什么?”

颜如意跑近道:“我没有恶意,我只是想问一下驿馆怎么走?”

“驿馆?”那人看了看颜如意,见他穿着不差,不免奇道:“这么晚了,你怎么一个人在大街上乱走?”

“我迷路了。”颜如意据实相告:“这是我第一次来扬州,是要求学的。谁知道天意弄人,路途坎坷,还早贼人所劫,与同来的书童失散了。这位兄台,你也是儒生,定知道驿馆在哪里,请告诉我吧。”

那人略想一下,道:“我带你去吧。你快上马。”

“谢谢你兄台!”颜如意展眉一笑,理了理衣裳,道:“我跟在你后面就可以了。”

“那怎么行。夜已深,你走到天亮才能到驿馆。快上马吧。”那人道,“我的马儿较快。一个时辰就能到达。”

“这。。。”颜如意想到与陌生男子共骑,不免有肌肤之亲,不禁踌躇起来。

“大丈夫,别扭扭捏捏。快上马吧。”那人道,“你尽可放心,我是良家子弟,绝不趁机敲诈你!”

颜如意闻之,纵身上马。

“兄台会轻功?”那人见他轻跃上马,笑了笑,扬鞭便走。

“会一点。”颜如意一手隔胸,一手轻搭在他腰间,身子始终与那人保持一定的距离。

“我叫崔勉。”那人道,“兄台你怎么称呼?”

“我姓颜,名如意。”颜如意道,“家在苏州。”

“那我叫你如意吧。”崔勉道,“你要去英杰书院还是俊才书院读书?”

“我。。。”颜如意想到自己身无分文,难以去书院读书,便笑道:“我还没想好。”

“看得出你是富家子弟,不用想都知道你去英杰书院。”崔勉笑道,“不过学问不分贵贱,去哪个书院都是一样的知识。”

“你说得对,知识不分贵贱,在于人心,人心向学,无论环境如何,总会有所收获。”颜如意道,“我求学的目的不是为了功名,去哪儿无所谓。”

“你不为功名,那为何求学?”崔勉道,“我可不明白。”

“人各有志,我求学是因为我喜欢追求知识的过程。”颜如意笑道,“总的来说是为了修身养性,做一个好人。”

“为了做一个好人?”崔勉道,“你这份胸怀我实在是理解不了。对了,你说你遭贼人所劫,怎么回事?”

颜如意便把船上到怡香院发生的事情经过原原本本地告诉崔勉。

“你放心吧。恶有恶报,那些强盗会落网的!”崔勉道,“你不必为束修担心,俊才书院广招贫寒子弟,就去那里吧。”

“没有束修也能进如此盛名的书院读书?”颜如意虽喜犹疑,道:“你在开玩笑吧?”

“绝对不假。”崔勉道,“我在俊才书院读书,清楚得很。明日你就去那里吧。明日是报名的最后一天,你要早点去。”

“好,我记住了。”颜如意按耐不住心中的欢喜,忍不住朝天大叫起来:“我还是可以读书的!谢谢你,老天爷!谢谢你俊才书院!”

到了驿站门前,颜如意方看清这位好心人的脸,崔勉虽无朱潇尘的俊,亦无顾文浩之秀,却透着几分英气,且年纪与他相仿。颜如意看着顿觉亲近几分。崔勉亦看清颜如意的面容,心下暗叹:“好俊俏!”

一名官兵跑来,道:“你们有事吗?”

颜如意上前道:“我是翰林大学士颜涛之子,想在驿馆暂住一宿。”

“请您稍等,我这就进去通报。”那士兵言毕跑进。

“时候不早了,我先走了。”崔勉跨上马,道:“咱们书院相见。”便策马离去。

颜如意倚门而立,心头仍感动着崔勉送他到驿馆,道:“崔勉真是热心肠!”

“颜公子,让你久等了!”一个头发鬓白的老头走出门,脸上尽是欢喜的笑容。

“您好,老伯!”颜如意躬身一拜。

“好好好,你爹与我乃同窗好友,哎,二十年不见了,想不到他的儿子长这么大。”那老头笑眯眯道,“快随我进去吧。”

两人进门,那官兵便合上门。

那老头名宋之礼,与颜涛有同窗之谊,且两人高中时的阅卷恩师乃王良廷。二十年前,宋之礼与颜涛同时爱上王良廷之女王艳雪,而王艳雪心里只有颜涛,他只能默默退出,至今尚未娶妻。后因王家灭门事件影响,宋之礼从礼部侍郎被贬为扬州驿馆馆主,专门负责途径扬州的书信传送之职。

“颜公子,你可知道老夫?”宋之礼和蔼地笑着。

“您是这里的馆主。”颜如意道,“但不知道您叫什么,我以前也没见过您。您是我爹的同窗好友,我怎么没听爹爹提过呢?”

“老夫姓宋,名之礼。”宋之礼道,“我和你爹有二十年未见,他可能已经忘记我了。”

“您就是宋之礼,宋伯伯?”颜如意惊讶地叫起来,“您就是我娘常提起的宋伯伯?”

“怎么,你娘。。。你娘。。。”宋之礼浑浊的双眼中透出欣喜,瞬间又失去了光芒,道:“王家满门遇害,她也是没逃此劫。。。你娘不可能是她。。。。。。唉,颜涛啊颜涛,你怎能负了她!”

颜如意见他泪光点点,脸上痛苦无比,不禁问道:“宋伯伯,您没事吧?”

“我没事。”宋之礼轻叹道,“当初我若强行把她带走,她也不会遇害。。。是我的错!是我的错。。。。。。”

“宋伯伯,您口中的‘她’是谁呀?”颜如意奇道,“是您妻子吗?”

“不是。”宋之礼顿了顿,别身拭泪。颜如意看了甚是奇怪,心道:“我从每看见过这么大的人还流泪。我爹从不流眼泪,就连我生病得快死了,他也不掉一滴眼泪。”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