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一叶枫

第32章 乔装易容

一叶枫 清风有意 2050 2016-09-05 11:32:02

  “这个您放心,女儿有的是妙计,绝不会被人发现我的真实身份!”颜如意道,“况且,我素来带着面纱,也没人知道我的样子啊!娘,说真的,除了您和爹知道我的样子外,没人知道我长什么样。”

  “但是…”王艳雪犹豫道,“你天生的香味很难遮掩,还是打消进书院的念头吧!”

  “这个…我不哭,不剧烈运动就不会产生香味了。”颜如意道,“娘,您放心吧。”

  “放心得了吗?”王艳雪道,“就算你没引来蝴蝶,可是你身上还是有淡淡的香味,只要稍稍靠近就能闻得到!”

  “一定有办法可以除去这香味!”颜如意想到因为体香的缘故而不能上学堂念书,心中便苦恼,抱怨道:“上天太不公平了,偏生我这奇怪的香味!我一定要把它去掉!”

  “小姐,我知道怎么去掉你的体香!”小梅跑来送上一句。

  “什么办法快说啊!”颜如意催促着,王艳雪亦等待小梅的回话。

  “你天天用醋泡澡,就可以将体香去掉了。”小梅说得如此的自然。

  “你泡酸菜啊!”颜如意暴跳起来,道:“我是人!什么馊主意!一边去!”

  王艳雪见女儿泼辣地行为,摇摇头,道:“意儿,既然想不出法子,我明天就请先生教你念书。”说着起步欲走。

  “我想到了!娘!”颜如意忙拦下母亲,道:“我有办法!我们总是想着去掉这香味,但是此法行不通,那为什么不用另一种味道遮住体香呢!”

  “你是说用花露香水?”王艳雪想一下,笑道:“你看到浑身洒香水的男人?这不是让人笑话!”

  “管他笑不笑的!我爱洒香水又怎样,他们管得着吗!”颜如意喜笑颜开,乐道:“娘,我现在就去准备花露香水!小梅,快去收拾行李!”

  “这么急!”王艳雪笑道,“恨不得马上离开家是不是,你这孩子怎么都不恋家呢?等娘打点好一切你再走。”

  颜如意抱着母亲,亲昵道:“谁说我不恋家,我只是去求学,又不是永远不回来。娘,明天书院就报名了,此去扬州还要些时日,我怕迟到了。所以,我明天一早就上路。”

  “好好好,娘去给你准备束脩。”王艳雪笑道,“明早让几名家丁护送你到扬州。”

  “不要了,娘!”颜如意急道,“我和小梅就可以了。我能保护自己的,放心吧。我们走水路,水路较安全。”

  “不行。娘不放心,路上出了岔子谁保护你们!”王艳雪道,“别说了。”

  铜镜一晃,一双明亮的眼睛开心地眨巴着,面纱微扬,颜如意看着镜中的自己,笑着,笑着,这是她最开心的时候,因为,她就要告别面纱下的生活了。

  “小姐,这是你头一次对着镜子看了足足一个时辰!”一旁整理房间的小梅忍不住道,“以前你从不喜欢照镜子,每次一看到镜子就不开心!现在怎么变了?”

  “当然!我现在很开心!因为我再也不用带着面纱了!”颜如意道,“小梅,你先出去。”说着把小梅推出门,道:“没有我的允许不能进来。”

  “一定是取下面纱!”小梅心道,“我看看小姐长什么样!”便佯装离开,待颜如意把门合上,她又悄悄地跑回来,趴在门上偷看。

  过了半时辰,屋里静悄悄地,竟未见颜如意的身影,小梅纳闷道:“怎么不见小姐,她在楼上么?”于是找来梯子,搭在二楼轩窗处,爬上,启窗瞅着屋里的情况。

  王艳雪正忙着为女儿准备束脩,一家丁来报:“夫人,外面有个自称是小姐的表哥的人求见。”

  “意儿的表哥?”王艳雪狐疑道,“当年我们家除我之外并无幸存者,哪来的侄儿?难道老天开眼给王家留下一条根?”

  “快请进来!快去,快!”王艳雪欣喜若狂,放下手里的活跑出房门,亲自到院子迎接。

  只见一少年翩然走来,生得眉清目秀,赛过潘安,举止间透着一股洒脱,真是英气逼人,俊秀之极!路过的侍女见罢,似被电击中,全身酥软,心也醉了,失足落水亦未察觉!

  那少年大步走近,朝王艳雪拜了拜,朗声道:“侄儿拜见姨妈!”

  王艳雪看傻了,半晌没回过神,只觉着少年好生熟悉。

  “姨妈,姨妈…”那少年伸手在王艳雪呆愣的眼前晃了晃,微笑道:“表妹呢,我想见见表妹。”

  “孩子,你真是我的侄儿?”王艳雪满怀希望地看着他,道:“你父亲叫什么,你是怎么来这里的?”

  那少年眼神一恍惚,看了看四周,镇定地笑道:“我父亲…好像叫王之雨,嗯,我父亲就是叫王之雨!姨妈,我好不容易才找到这,您不相信我吗?”

  “孩子,你父亲…你父亲还健在吗?”王艳雪抹着眼泪,激动不已,拉着那少年进大堂,亲自斟茶招呼。

  吉欢前来换茶水,见堂上坐着一个粉雕玉琢的俊秀公子,‘哎哟’一声大叫:“这是仙人下凡吗?”便殷勤地换一壶香茶,呈上点心。

  那少年呷口茶,起身,朝王艳雪拜一下,道:“我爹,当然健在了,家里一切安好!爷爷可惦记着您呢!”

  王艳雪脸刷地白了,王家已灭门,这是她亲眼目睹的,这少年怎说娘家的人健在呢?

  “难道他是仇家派来暗探我的来历?”王艳雪压住心里的惊慌,呷口茶定神,忽然拍案而起,怒道:“大胆狂徒!赶来我府上乱认亲戚!”

  “我…”那少年见王艳雪如此动怒,便笑嘻嘻地抱着她,岂料王艳雪一闪身避开,随即一个巴掌干过去道:“好你个色胆包天的贼人!敢在我府上放肆!来人,抓住这个登徒浪子!”

  那少年玉脂般的脸上顿时泛出一个红色的五指手印,他蓦地哭起来,道:“娘,好疼啊!”眼泪在眶里打转,滑落下来。

  “你是…”王艳雪仔细地看着他,恍然大悟道:“意儿!怎么是你!你怎么穿成这样子?教为娘也认不出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