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一叶枫

第30章 戏弄私塾先生

一叶枫 清风有意 2054 2016-09-04 19:28:02

  王艳雪重复地叮嘱女儿用心读书,颜如意听得好不耐烦,拥抱母亲一下道:“娘啊,我知道了,您别再说了,您还那么年轻就这么唠叨,将来岂不是……嘻嘻,娘,我去读书了。”便大步离去,王艳雪摇摇头,轻叹道:“这孩子一点规矩也没有,怎像个女儿家?哎…”

  颜如意放眼望去,见李夫子将近楼阁,于是迈开‘萦波幻步’,一溜烟闪到李夫子前面。

  “夫子,您是不是无所不知?”颜如意笑问,“我可以问您一个问题么?”

  “老夫自幼就饱读诗书,十岁便在乡试中夺魁,十三岁中秀才…”李夫子如数家珍,颇有得意之色,道:“四书五经,我能倒背如流,你有何疑问?”

  “呀,夫子真的好厉害啊!十三岁就考中秀才了!”颜如意竖指一赞,忽然眉头一皱道:“那么,夫子可否中过状元?”

  那李夫子立即局促起来,脸一红,随即怒视着颜如意,冷冷道:“状元可不好考,并非人人能考得!”颜如意见他反应之激,倒是惊讶,于是笑道:“夫子,状元是否难考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夫子的学识连个状元都考不上!”

  李夫子气得吹胡子瞪眼,小梅凑趣笑道:“十三岁是秀才,现在六十岁了还是秀才哟!小姐,说不定您也可以考个秀才呢!”

  “嗳,秀才太低级了,要考就考状元!”颜如意哈哈笑道,“那么一来,我岂不是比夫子高一筹?我是教夫子呢还是夫子教我?”

  “当然是您教夫子了!”小梅道,“是不是呀,李夫子?”

  “区区女流,焉能考取功名?!”李夫子怒道,“休要往脸上贴金,小女子腹中能有多少笔墨,哼!”

  “既然夫子如此看待小女子,您还教我念甚么书?”颜如意道,“何不趁早走人?”

  “你…”李夫子眉毛高挑,双眼圆睁,直掩胸说不出话,跺了跺脚,大怒离去。

  颜如意与小梅相视而嘻,回到楼阁。

  “哈哈,你刚才有没有看到李夫子气得说不出话的样子?哈哈哈,好开心呐!”颜如意仰天而卧,在榻上踢床直笑。

  “想不到这么容易就把那夫子气走,我还想再玩玩呢!”小梅斜坐在椅上,揪着丝绢摆弄,似有不悦之色。

  “小姐!小姐请开门!”正当两人沉浸于快感,吉欢的叫声传来。

  “咦,是吉婶!小梅你去开门!”颜如意起身,想了一下,道,“不用你去了,我去!”

  透过门缝,只见门前站着一脸严肃的母亲,旁边是面无表情的李夫子。

  “这老夫子怎么还没走人!”颜如意心道,“好,既然你死皮赖脸地留下,我就让你好看!”向小梅打个手势轻声道:“小梅,过来!快点!”小梅蹬蹬跑下楼梯,看着小姐的眼色便知其用意,于是轻声应道:“准备就绪。”

  门大开,王艳雪大步进屋,四下一瞅,唤道:“意儿,你快出来!”话音未落一个人影闪现,立在她身旁。

  “意儿,你怎么把李夫子气走了?”王艳雪七分怒意三分微笑道,“难道娘没教你如何尊师重道的吗?”

  “他走了么?”颜如意把袖一挥,坐到一旁的椅子,掂起一粒杏仁从面纱下往嘴里送,瞟了一眼母亲身后的李夫子,道:“哼,那这个老头又是谁?”

  “意儿!”王艳雪被女儿气得扳起脸,严肃道:“你怎么就不能听话些,快去上课!没我的允许不准离开此楼半步!”便怒拂袖离开,命吉欢把门合上,并派两名家丁看守在门外。

  李夫子坐于书案前,颜如意气呼呼地坐到座位上,翻开一本书,看了一眼,又闭上眼睛,心道:“哼,居然叫我看《三字经》!早就滚瓜烂熟了!死老头!”

  半晌,听得李夫子念道:“人之初,性本善…小姐,你可知道此话何解?”叫了数遍,未见颜如意回应,他起身,走近颜如意,敲着桌案道:“夫子问话,为何不答?”

  颜如意把书丢开,伸个懒腰,揉揉双眼道:“夫子,请问你几岁念的《三字经》?”

  “三岁。”李夫子一提到自己的学问,便洋洋得意起来。

  “夫子三岁就念《三字经》,为何要我现在念?”颜如意横眉怒道,“你当我是三岁小孩么?”

  “初学书者,必先念《百家姓》,《三字经》”李夫子摆出一副教学模范的样子,道:“我教了三十年的书,皆如此。”

  “哦,夫子教了三十年的书均用此法?”颜如意笑着起身,斜睨他一眼,道:“夫子的教学经验可真丰富!”

  “当然!”李夫子被她一夸,得意起来。

  “那你就大错特错了!”颜如意突然失去笑容,正色道:“我呢,虽然没教过书,但是,我知道因材施教这句话!不知夫子可曾听过这四个字?”

  “你这小女子,大字不识几个,竟然敢和我这夫子谈起教学方式!”李夫子恼羞成怒,坐回自己的位子,戒尺一拍喝道:“你给我跪下!”

  “嗬,敢叫我跪?”颜如意走出座位,指着李夫子道:“你只是我娘请来的私塾先生,当真以为自己是博学多才的夫子!好,你说我大字不识几个是么,那就考考啊!”

  “狂妄自大!”李夫子猛拍戒尺,道:“果真如你所说,你倒是把《三字经》里的内容写下来!我看你这小女子能认得几个字!哼!”话毕正欲命她书写,眼前已横放着一卷文字。

  “这是…”李夫子大起讶色,眯缝着眼睛把纸上的字扫过一遍。

  “写《三字经》岂不是侮辱我的智慧!”颜如意把毛笔放回砚中,道:“这是我新作的一首诗,请先生过目!”

  李夫子看毕,盯着颜如意看了半晌,才吐出一句话:“我不相信是你作的诗!你个小女子能有如此旷远的胸襟与文采?哼,定是抄他人之作!”

  “夫子那么肯定我抄袭,能否说出此诗的作者是何人?”颜如意道,“夫子如此博学多才,该不会不知道当朝名士有哪些人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