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一叶枫

第36章 野鸭带他飞

一叶枫 清风有意 2000 2016-09-06 19:38:02

  “我不动,你别紧张。”顾文浩微笑道,“这位兄台你要相信我,我是救你的。快跳下来。”

  “跳?哼,我才不想变成肉酱!”颜如意朝天大叫:“救命啊!天上的神仙,救命啊!”

  “求神不如求我?”顾文浩道,“让我救你吧。”

  “哼!求你不如求一叶枫!”颜如意叫起来,“一叶枫!救命啊——”

  一道气流从顾文浩的掌心腾出,沿着桅杆往上冲。

  “不会吧,断了?”颜如意紧抓的最顶端横杆突然裂开,渐裂渐宽。

 “啊——救命啊——我不想死,救我呀!”桅杆吱嘎一声断裂,颜如意后襟挂在桅杆顶端,人与杆倒向船外。

  “我救你!”顾文浩施展轻功,追上欲落水的颜如意,伸手一勾,扣住颜如意的纤腰。

  “色狼!”颜如意大怒,狠劲甩他一巴掌,挣脱开,身子直往水面坠落。顾文浩哼了一声拂袖飞上船,摸着热辣辣的脸,怒道:“难得本少爷发一次善心,竟受此侮辱,岂有此理!”

  “这回死定了…明知道自己水性很差却偏要走水路……”耳边呼呼疾风吹拂着鬓发,颜如意正闭目接受溺水的厄运,忽觉身子并非垂直坠落,似有人提着他的后襟飞翔,睁眼一看,水波荡漾,偶尔有条鱼浮出水面吹泡,于是高兴地尖叫起来:“哈哈,我没死!谁在救我?谢谢!谢谢!”

  “嘎——嘎——”头顶传来一阵阵鸟啼声。

  “什么声音?”颜如意抬头一看,顿时两眼发直,当即吓晕。

  一行飞鸭携着颜如意飞掠在水面上,时而朝东时而朝西,水里船中之人目光随飞鸭而去,岸上的渔翁放下杆子,惊讶地看着水面上携人飞翔的水鸭。

  “可恶!这小子命真大!”徐昌顿足怨道,“要死不死的,别让我再看到你!”

  “他命不该绝。”顾文浩道,“这破船你还能到达扬州不成?我们走。”便飞上自己的彩船。徐昌忙吩咐自己的随从把行李搬到彩船。

  “那可恶的小子在哪里?”佐霜解毒毕,跑出船舱,把剑一指,拦下回舱的顾文浩。

  “哼!”顾文浩不理睬,朝护卫使个眼色绕道走。那些护卫跳过去截住佐霜,双方又一次拼杀。

  “你要找的那个臭小子被鸭子叼走了。”徐昌道,“向鸭子要人去吧。”便追随顾文浩进舱。

  佐霜朝水面望去,果然有一群飞鸭携着一个人在水上盘旋,便飞离彩船,与众弟子会合。

  天色已暗,大船上的客人已转乘别的船只离去,那船家把船靠岸,长吁短叹此行倒霉,且停泊且搭建新的风帆。

  夜晚的水气袭来,气温大降,“啊嘁!”颜如意一个寒噤醒来,只觉浑身酸痛,黑夜里,他伸手一摸,触及一个毛茸茸的肉球,吓得缩手回来。那毛球微动,发出低沉的咕咕声,展翅扇两下便收起,无声无息。

  “原来是鸭子。”颜如意想着,“难道我在鸭子的窝里?”话音未落一团鸭毛飘飞过来,落在他的鼻尖,“啊嘁!这里果然是鸭子的窝!”他打个喷嚏,摘下鼻尖的鸭毛,起身眺望四周,见一叶乌篷船载着点点灯火停泊在岸边。

  “先到船里避一避寒气。”说着,他拨开周身的苇叶,伴着轻微的咳嗽声走向那只乌篷船。

  “船家,船家,行行好让我上船坐一坐好吗?”颜如意驻足在岸边,只见船中灯火下有个人影手托书卷品读诗篇。

  “抱歉!我不载人!快走!”船中之人传话出来。

  “您放心,我不乘您的船,我只是借宿一宿。”颜如意恳求道,“这里寒气太重,您行行好让我上船避一避寒…啊嘁!啊嘁!我不差您借宿费,可以吗?”

  “好吧。”那人放下书卷,走出舱门,道:“看你喷嚏不断,我也不忍心拒绝。上来吧。”

  颜如意刚登上甲板,身上夹着的鸭毛飘飞到那人的脸。

  “原来你从鸭窝出来。”那人一声朗笑,转身进舱。

  “从鸭窝出来又怎样?”颜如意心道,“一样比你香!”

  舱内四角都挂着油灯,里面摆放着一张小榻,窗下是一张长桌,桌上叠放着一大摞书籍,那人背对着他继续看书。颜如意有些拘束,一直站在舱门口。良久,那人似乎发现他没坐下,笑道:“站着不累吗?”

  “我不知道坐在哪里。”颜如意尴尬一笑。

  “这里不是有张床榻?就坐那里吧,想睡就睡。没事别叫我。”那人目光不离手中的书。

  颜如意只好坐在那张榻上,心道:“姑奶奶才懒得叫你呢。”

  油灯静静地燃烧,舱外很静,舱内的人更静。许久,颜如意眼皮沉重,伏在榻上欲睡,忽想:“我怎能再陌生人的床榻上睡着,万一被他占了便宜怎么办!”想到此,蓦地坐直,打起精神欲坐到天亮,可是不一会儿睡意又袭来,眼皮慢慢闭上,片刻复睁开,如此一睁一闭至夜半,那人伸个懒腰站起来,吹灭身旁的一盏灯,颜如意叫起来:“为什么把灯吹灭了?”

  “我不看书,自然要把灯熄了。”那人说着走向另一盏灯,吹灭。

  “兄台,可不可以不熄灯?”颜如意急道,“别熄灯行吗?”

  “奇怪,不熄灯怎么睡觉?”那人说着又灭了一盏灯,颜如意忽然抢先一步把最后一盏灯取下,抱在怀里,坐在榻上,道:“不能熄了这盏灯。”

  “好吧,这盏灯留给你。”那人说完便跳上榻,翻个身,倒头便睡。颜如意吓了一跳,忙站起来,远离床榻。

  “小兄弟,你不是困了吗,怎么还不睡?”那人沾枕便睡着,许久,翻个身看着颜如意,道:“出门在外四海为家,有的睡就睡吧。”

  “我…我不困。”颜如意局促道,“我现在不想睡,这位兄台,我可不可以看一看你的书?”

  “请便。你困的时候在上来睡吧,我给你留个地。”那人说完侧身朝里睡。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