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一叶枫

第39章 太帅,抓去卖了

一叶枫 清风有意 1993 2016-09-07 23:44:02

  “人呢?”金顾胜看看四周,地上空留布袋,麻绳与布条,颜如意已不知所踪。

  “我…我不知道。”那手下拉耸着耳朵,噗地跪在地上。

  “我打死你!”金顾胜猛抽他脑袋,怒道:“还不去找啊!”

  “是是是…”那手下抱头退出舱,召集上舱饮酒的弟兄一道寻人。船家鄙夷地看着奔进奔出的盗贼,嘴里叽里咕噜道:“光天化日之下劫人钱财,会有报应的!早晚进天牢!”便停下橹,坐到一旁,抽起旱烟。

  “不许停船!快划!”金顾胜怒气冲冲跑来,把阔刀指着船家,道:“天黑之前必须到达扬州!”

  “是。”船家丢下烟杆,不情愿地摇起桨,道:“船上出什么事了?”

  “多事!”金顾胜收刀回船舱,吩咐手下的人将每个角落都翻一遍。

  天色渐黑,扬州城灯火渐明,烟花腾空起,渡口的船只齐整整地停靠在一起,船上的人纷纷登岸离去。

  “那书生没找着。”船上的手下云集在一起向金顾胜回报情况。

  “就这么大的船,怎么会找不到一个大活人!你们仔细找了没有?!”金顾胜暴跳起来,随手拉过一个手下便抽他耳光。那些手下不敢靠近他,纷纷退到一旁。

  “一定是那小子潜水逃了!”那个挨耳光的手下抬起头,闭着眼,一副拼死也要把话说完的样子。金顾胜手掌高起,正欲落下,听他这么说,笑起来,道:“你很聪明,也只有这个解释能说得通。那小子一定是离开了。嗯,一定是这样没错。”众手下见当家的脸上有了笑容,便舒了口气,齐声笑起来。金顾胜脸色蓦地变了,啪的一声落下那巴掌,道:“到渡口了,大家打起精神!”

  渡口一个衣着鲜艳的肥婆迎风而立,身后站着十名面无表情的保镖,保镖身后停放着三辆马车。那肥婆名叫笑三娘,果如其名,她嘴边总是挂着灿烂的笑容。金顾胜的船只渐渐靠岸,笑三娘的笑容更加灿烂了,片刻,船上放下一长板,笑三娘便带保镖登上船。金顾胜与她寒暄几句便领她进下舱,道:“人已经带来了。照例,先验货后收钱。”便朝手下打个手势,那些手下将室内的大箱子一个一个打开,总共有十个箱子,每个箱子里都睡着一个年轻姑娘。笑三娘看毕,笑道:“金老板越来越厉害了,这次居然有十个人!我都收下了,照例算钱。一个一百两,总共是一千两。来人,给钱。”一保镖应声端上一个大盘子,笑三娘解开盘上的红布,一股耀眼的白光映ru眼帘,金顾胜眼前顿亮,抓起一定大银使劲一咬,逐个地检验这些白花花的银子。

  “你放心吧,我笑三娘做事从来是讲诚信的。我们都做了那么多回生意了,哪一次骗过你?”

  “小心一点总是没错。钱我收下了,你们把人带走。路上出了差错可就不关我们的事啦!”金顾胜道,“大伙帮忙把箱子抬到车上。”

  片刻,十个箱子皆运上马车,金顾胜与笑三娘挥手作别。船家看着笑三娘的马车远去,摇摇头,继续抽起旱烟。

  笑三娘一路笑着,吩咐保镖把车开快点。

  “老板,为何每年这时候都客似云来?”一名衣着独特的保镖紧随着笑三娘问。

  “阿达,这你就不懂了。有句诗不是描述嘛,烟花三月下扬州!这时候恰是三月份,是男人春心大动之季,哪有不来寻欢之理啊!”笑三娘看看前方,忽然脸色一变,吩咐保镖道:“前面有官兵,小心点。”

  “怕什么,这些官兵没有我们罩着能活吗?他们敢找茬,那不是自断财路?”阿达道,“放心吧。”

  “今日没看到值班的张三爷,我们还是小心为妙。”笑三娘严肃道,“看紧箱子。”

  “停!!”一领头官兵上前拦下车子,道:“装的什么?”

  笑三娘哎哟一声娇笑起来,挨近那官兵,道:“这位官爷好面生,新来的吧?”

  “我是问你箱子里装的什么?”那官兵威显怒色道,“打开我检查!”笑三娘一紧张,拉他到一旁,堆笑道:“里面装的是唱戏的衣服。张三爷没告诉您明晚‘怡香院’有免费表演吗?官爷您明晚来,我们一律免费。”

  “哦,你是‘怡香院’的老板娘?”那官兵似有喜色,道:“咱张三爷经常去您那儿玩的,可是他总是不带我去。”

  “小兄弟,这回你去我给你免费。”笑三娘故装妖娆地用指戳他胸膛,道:“还挑最好的给你。”那官兵眉开眼笑,正欲答应,忽然想起什么,面色一变,严肃道:“宫里来了重要人物,全城戒严,凡进出商货都要一一检查。张三爷已经撤职了。小的官职虽小,但是全靠它养活家人,万万不能丢了饭碗。您别为难我了。”说着朝守卫喊:“开箱检查!”

  笑三娘见官兵已经包围住车子,急得汗流浃背,忙示意众保镖拦住再说。那领头官兵正欲发火,笑三娘忙拉他到一旁,强塞给他一包东西,道:“官爷,您就通融一下吧。给三娘一点面子,往后一定少不了你好处。”那官兵掂量着手里的东西,犹豫片刻,展眉一笑,道:“我可是冒着丢官的危险帮你的。”便朝众官兵喊:“放他们过去。”

  笑三娘缓了口气,拍了拍那官兵的肩膀,道:“三娘会记住你的好。”便随车进城。

  ‘怡香院’在望,笑三娘悬着的心一下子松下来,左右顾盼道:“今日花了不少冤枉钱!一定要在这些姑娘身上狠狠赚回来!城门那小兵就要了我五十两,真可恶!皇宫到底来了什么人,竟让全城戒严,哎哟,完了完了!全城戒严,拿来我们怡香院的客人岂不是少了!我的钱可怎么赚回来?完了完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