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一叶枫

第26章 一叶枫加入

一叶枫 清风有意 2009 2016-09-01 19:30:02

  “嘘——好精彩啊!“一个朗笑声传来。颜如意听了,喜上眉梢,转身一看,叫道:“一叶枫!喂,你什么时候在这里的?”

  “你叫我的时候…”朱潇尘笑嘻嘻地从树上跳下来,伸个懒腰,道:“我就来了。”

  颜如意顿时大怒,道:“那你为什么不早点出来!看我被人欺负也不搭救!!哼,什么侠盗!”

  “那小子喜欢你,怎么会欺负你呢?”朱潇尘笑道,“再说了,谁规定我一定要救你的?”

  “你…”颜如意好生尴尬,怒转身走了,留下一句:“你的三日之约,现在结束!哼!”

  朱潇尘看她远去,猛然想起:“三日之约,咦,她没忘记!”正欲追去,忽听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从四面八方传来,一簇簇火把烧得通亮,瞬间便将这里围成圈。

  “一叶枫!哼,可算把你找到了!今夜你插翅难飞!!”顾文浩适才与那蒙面女子激战只想展示自己的武艺给颜如意看,岂料一叶枫一出现便把颜如意气走,当下他也不再戏耍那蒙面女子,一招旋风腿将那女子踢到远处。

  “哈哈,那要看你们有没有这本事了!”朱潇尘背靠着树,把玩着笛子,一副毫不在乎的样子。

  顾文浩冷笑一声,取出腰间布包的打狗棒,道:“是吗,那就试一试了!”

  “抓住一叶枫!抓住一叶枫!”

  “谁抓住一叶枫,悬赏一万两银子!大伙上!”人声沸腾,火把滚滚,马匹紧凑过来,把一叶枫围得团团转。

  颜如意听得身后人声鼎沸,回头一看,面色一变,暗叫:“官府与江湖门派追上了!一叶枫怎么办!”

  箭如雨来,密不透风。朱潇尘笑了笑,脚尖点地,眨眼间便飞上了树顶,疾来的箭蹬蹬蹬插进树桩。

  “射!”知府刘展大喝官兵放箭。朱潇尘哈哈大笑,把笛一吹,一阵悠扬的笛声响起,只见那些官兵纷纷掷下弓箭,掩耳痛叫,人仰马翻。刘展亦痛苦难当,急寻物体塞住耳朵。同来的江湖人士听闻笛声,胸闷气躁,似有石头卡住喉咙般难受,也不在乎这赏银,拔腿便逃。顾文浩只觉有一刺耳的气流直冲进耳道,好生难受,便盘膝而坐,运功与这入耳的气流相抗。

  “一叶枫…”颜如意刚跑回,欲与一叶枫并肩作战,听到笛声,突然头疼欲裂,抱头蹲地。

  朱潇尘见她跑回,心下暗叫:“傻瓜,怎么跑来了!这笛声你怎能受得了!”便飞下树,扶起她,道:“你怎么跑回来了,快走!”他笛声一停,那些人便恢复精神,杀过来。

  “我想和你一起打架。”颜如意道,“我帮你呀。”

  “你,你这是帮我还是帮他们?”朱潇尘道,“我只能用笛声止住他们,可是你在此我就吹不了,快点走!”

  颜如意顿觉惭愧,自己非但帮不上忙,还碍手碍脚,知一叶枫欲吹曲子又怕伤着她,于是道了声:“保重!”便施展萦波幻步飘远了。

  顾文浩把弓箭一拉,三只利箭飞来,朱潇尘暗惊,凌空飞起避开了两枝箭,还剩一枝无法躲避,不得已将笛子抵挡,利箭咔地一声射穿笛子。朱潇尘翻身落地,那些人迅速围上来。

  “抓活的!”刘展揉耳大喝。

  顾文浩欲试打狗棒的威力,单枪上阵。朱潇尘故装惧色,道:“哇,打狗棒!好怕,好怕!”

  “一叶枫不是天不怕地不怕吗,怎么,居然怕我手里的打狗棒?”顾文浩一脸嘲笑,道:“现在讨饶已经晚了!”便挥棒上前。

  “向你讨饶?哈哈……”朱潇尘说着,把破笛一掷,也从腰间取下一根黄布包的棒,揭开布,一阵炫目的光撩人眼,他笑道:“你有打狗棒是吗,我也有!看看咱们的打狗棒能否打到狗!”

  顾文浩见他的玉棒竟如此眼熟,便扯去打狗棒上的布,一看,两棒竟一模一样!

  “哼,用假棍唬我!看棒!”顾文浩冷笑一声,挥棒扫去,朱潇尘脚尖滑道弧,手中玉棒荡出一股气流,排风冲刷而去附近的树木被这气流刮出一道裂痕,顾文浩忙运功注入打狗棒,亦扫出一道气流与之相挡。

  “哈哈,我这假的打狗棒到有几分象真的!咱们玩一玩!”朱潇尘收棒,两人相近对打,一阵阵清脆的玉器相撞声荡出,如此相抵了三招,朱潇尘哈哈大笑起来,道:“你的打狗棒已裂开,当真不收手吗?”

  话音未落,只听得啪了一声响,顾文浩手中的打狗棒散落在地,他惊讶万分,恼怒林叶竟借他假的打狗棒!

  “告诉你吧,你刚才用的打狗棒是假的!你来之前,我已经把真的打狗棒拿走了,那把是我调包品!”朱潇尘仰天一笑,凌空飞起,朝地上的人朗声道:“看我怎么插翅飞吧!再见!”众人驻足相看,面面相觑。

  颜如意跑了一会,人声渐远,想着:“不知道一叶枫能不能逃过此劫?还是回去看看,我悄悄地躲在一边看,也不会影响他发挥嘛!好,就这么定!不,我得先找个东西塞进耳朵。”环视一周,见前方有几棵野生的棉花树,便大步跑去,摘下一团塞进耳朵。

  准备完毕,颜如意调头飘回,躲进溪边芦苇,见众人散去,心道:“是不是我来晚了?一叶枫被抓了吗?”

  “呱呱呱”一只青蛙从水里跳上来,再跳一步便蹲坐在她脚边,这时一条水蛇迅速游上岸,钻进芦苇,舔着舌,朝颜如意游去。

  “什么东西爬在我脚上?”颜如意低头一看,“啊——蛇!”把脚猛踢,蛇飞出去,自己却滑了一跤,跌坐在地上。

  牵马欲行的顾文浩闻声一看,疾奔过去,那蛇恰飞向他,于是把剑一挥,斩下蛇并反过剑身,逐一接住断蛇,投进水里。

  “顾…”颜如意见他走来,一急,忙爬起,欲迈‘萦波幻步’逃避,竟把那只青蛙踩扁了!蛙眼突起,肚爆肠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