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一叶枫

第22章 彩蝶相救

一叶枫 清风有意 2158 2016-08-30 23:47:18

  眼看这老头的裤子就要解下了,颜如意急得香汗淋漓,体内那股怪真气突然爆发,冲开封闭的穴道,在血液里奔腾。

那老头未待解下裤子便扑上床,一看,美人没碰到竟抱住了枕头!正自纳闷,忽听一阵奇怪的声音从轩窗上传来,他一时紧张,以为王艳雪在捶窗询问,便高声道:“我在发功,很快就好,夫人切莫着急!”

“你在发功!哼!是发淫吧!我打死你这淫僧!”颜如意如鬼魅般出现在那老头的身后,高举花瓶,砰地一声狠狠地砸在这淫僧脑袋!那老头眼冒金星,转身一看,见颜如意咬牙切齿地看着他,似要把他吃了!于是骇然急退,躲到桌子另一边暗使功力阻止脑袋晕厥。

颜如意手指麻痒,虎毒似要发作,心头充满忿怒,叫着:“淫僧!我杀了你!”便踢翻桌子,冲上去,将近,那老头出奇地袭来一掌,一股强烈的气流震得颜如意虎口生疼,人亦被逼退了。

“小妞,想杀我,哼,还嫩着呢!”那老头言毕复点了颜如意穴道。

颜如意当真后悔适才太大意,想呼救,但全身动弹不得,僵如木雕。

那老头看着她水灵灵的双眼焦急地打转着,轻声道:“可怜的小姑娘,还是跟了我吧,我可以教你‘阴阳采合术’,让你享尽人间乐事!你不知道吧,我已经采集了七七四十九名少女的纯阴之气,加上你这天香美人儿,我就大功告成了!”

颜如意听了牙痒痒,真想将这淫僧千刀万剐!那老头走近,满手老茧搭在颜如意肩上,深深地吸着她身上诱人的香味,正要扯她衣裳,这时轩窗裂出万道孔子,光线漏进来,光芒中只见一大群彩蝶挤进孔子,振翅冲进屋里,霎时间,满屋彩蝶翩飞,挨挨挤挤并翅飞行。

那老头止住动作,惊诧地看着周身密不透风的彩蝶,忽觉有股强大的势力逼近,正要运功击退彩蝶,满屋彩蝶顷刻聚拢过来,围成筒,迅速将他圈在其中并抬上半空。

王艳雪见漫天彩蝶朝屋里挤,便知有事发生,于是破门而入,见女儿僵硬地站着,头顶蝴蝶球里传来一个沙哑的求救声。

“意儿,你怎么样了?”王艳雪摸着女儿的手臂急切地喊着。

小梅惊愕不已,傻傻地看着头顶的彩蝶,道:“天啊,这是在做梦吗?怎么有那么多蝴蝶在屋子里!怎么回事呀,太神奇了!小姐,小姐,是你引来的蝴蝶吗?”说着摇了摇颜如意的手,发现有异。

“小姐,你怎么一动不动啊!该不会是僵死了吧!”小梅搂着颜如意哭起来,王艳雪怒道:“闭上你的乌鸦嘴!小姐没死!”

“可是,她…”小梅奇怪的看着颜如意,见她眼珠未动,似一副泥雕像。

“他被人点了穴道。”颜涛突然从身后出现,飞指一点,颜如意立即活脱过来。

“爹!救我…”颜如意备受惊吓,刚解了穴道,人也软了。

“发生什么事?”颜涛与夫人将她扶到凳子上,道:“谁把你吓成这样子?”

“淫…淫僧!”颜如意还在颤抖,将手往天上一指,道:“那个老和尚是采花贼!”

“什么!”王艳雪恼怒地捶着手掌,道:“都怪我一时糊涂!意儿,你,你怎么样了?”

“娘,我没事。”颜如意深吸一口冷气,双拳紧握,目光落在蝴蝶球上,感激道:“女儿险些被这淫贼侮辱,幸亏这些蝴蝶救了我。”

“什么!”颜涛大怒,道:“居然有淫贼人闯进屋里!”

“我要杀了这个采花贼!”颜如意恢复体力,蹬地站起来,急寻利器刺头顶上的淫僧,王艳雪一把拉住,道:“意儿,别冲动!”

“我不会放过这采花贼的!娘,你放手!”颜如意挣脱开母亲的拉扯,从怀里取一片红枫,这红枫是‘一叶枫’击断虎牙时留下的,她偷偷地收藏起来。

只见枫叶脱手而出,随即传来一声痛叫,蝴蝶顿乱,四下散飞,松开那老头。乍看那坠落的淫僧,枫叶直挺挺地插在他心脏。

众人一片哑然。颜涛未料女儿出手如此之快且准,疑问:“意儿,是谁教你武功?”

“我…”颜如意道:“没人教我武功。爹,我说真的。”

“你以为爹看不出来?”颜涛似有几分薄怒,道:“还不如实说?”

众人亦觉得奇怪,颜如意整日呆在香闺,是怎么学来的武艺?

“好吧,我说就是了。”颜如意很不情愿道:“其实我是在梦里学到的。我常常梦见一个武林高手,是他教我武功的。但是我只记得他的招式,却不懂得内功心法。”

“竟有这种事?”颜涛道:“好了,你是怎么学到武功不打紧,但是,那枫叶暗器你是怎么得到的?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枫叶暗器是盗贼一叶枫之物!难道你见过一叶枫?”

“一叶枫?”王艳雪寒毛直立,道:“那不是朝廷通缉的飞贼吗!”

“一叶枫是好人!”颜如意道,“要不是他救我,我早就死在老虎腹中了!爹,一叶枫真的是好人!您不是要上京城见皇上吗,您告诉皇上他通缉的盗贼是好人呐!”

“住口!”颜涛怒斥:“你以为皇上会相信吗!”言毕,温和道:“意儿,千万别对人提起你见过一叶枫,知道吗?咱们不和盗贼扯上任何关系,即使他救了你一命也不能提!”

颜如意心里虽有千万个不愿意,还是微微点头答应父亲。

“哎呀,那和尚不见了!”小梅大叫起来。

众人里外寻了一遍,未见那和尚人影,只好作罢。

晚风吹拂着窗前垂帘,帘卷轻扬。颜如意斜倚轩窗,目视长空,看着夕阳渐渐地迷蒙,最后消失。随之,万家灯火次第点亮,又是一番夜景。想起这几天所遇之事,恍若幽梦,颜如意突然想起一件事:“糟了!我与‘一叶枫’有三日之约!明日便终期,要不,我毁约了?反正爹上京之前已交代了,不许我与一叶枫有来往,我且呆在家,一叶枫也不知道我是谁,管他呢!”

“小姐!”小梅跑上楼,道:“我有新的消息!你猜猜?”

“别烦我。”颜如意说完又望着窗外夜色。

小梅甚是纳闷:“她怎么了?难道还在为那僧人耿耿于怀?”轻步走近,道:“小姐,你还在恨那和尚?”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