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一叶枫

第23章 盗取打狗棒

一叶枫 清风有意 2014 2016-08-31 19:25:05

  “那和尚人人得而诛之!你可知道,有多少少女被他糟蹋,又有多少因此而寻死?官府办事也太差劲了,到现在还没抓到那淫僧!”颜如意谈及那老和尚,心中怒火顿燃。

小梅知她情绪不稳,便悄悄地走到一边,整理床铺。这楼阁乃贵宾厢房,因颜如意的玉香阁倒塌,兴建需用长久时间,而且颜涛已上京就任,王艳雪不便请闲杂人入府,便将兴建‘玉香阁’一事暂搁,待丈夫回来再做定夺。

颜如意寻思着是否见‘一叶枫’,忽瞥见案上放置的竹笛,想起与一叶枫相遇的情景,不禁露出微笑,突然对他有种特别的感觉…想着想着,不觉咯咯笑出声来。

“你笑得好奇怪,好像是…”小梅闻声凑过来,见她手持竹笛发笑,便笑道:“小姐,你对谁动芳心了?”

“胡说!”颜如意故作嗔状。小梅也不追问,只是笑了笑,道:“我今天在外面听说官府与江湖门派联手擒拿盗贼一叶枫,哼,这个可恶的盗贼肯定难逃此劫!”

“什么,你说什么?”颜如意如梦中醒,急问:“一叶枫被抓了吗?”

“还没有。我只听人说一叶枫昨夜到刘知府家中盗走宝物,官府全城搜捕,一些门派也参与其中。”小梅道,“小姐,你快把那片枫叶丢了,免得被人误会你与一叶枫有勾结。”

“怕什么,有枫叶的就一定和一叶枫有关系吗?”颜如意说着把怀里的枫叶取出,在灯下细看其纹理。

“我的小姐,你怎么就不听劝呢!”小梅急道:“也罢,只要你不出门就没事了。”

颜如意一手持笛,一手持枫叶,暗道:“再怎么说我也是言而有信之人,怎可不守三日之诺?好,今夜就行动!”

一弯皎月悬在长空,颜如意称困倦欲早些休息,便把小梅打发走了。回到房里,换上一身夜行衣,带上一把长剑,进马房牵了一匹上好的马儿,悄悄地从后门离开。

丐帮分舵便在一偏僻的庄园,颜如意将马儿安置好,便隐蔽在丐帮园门外的密树,见园中时不时走过三两名乞丐,心下纳闷:“这么多间房,打狗棒会放在哪儿呢?”

一名衣裳还算干净的年轻乞丐走过来,一股脑儿坐在树下,摸着手里的双刀,说些听不懂的话语。

“这死乞丐,怎么坐在这里碍着姑娘办事!”颜如意看着树下坐着不走的乞丐,好不着恼。

那乞丐从怀里取出一包东西放在地上,打开,是几片碎饼。他津津有味地吃起来,这么一吃,竟吃出一个时辰!

“这死乞丐,是在吃饼还是吻饼!”颜如意等得好不耐烦,心里暗骂千万回。

“何长老!”一名乞丐疾步跑来,道:“帮主有事找您。”

那姓何的乞丐起身,擦了擦嘴角碎屑,道:“我知道了。我这还剩一小块饼,给你吃。”

那报信的乞丐接过碎饼,一口吞下,且嚼且紧随着他走了。颜如意舒了口气,道:“我一定要偷出打狗棒!一叶枫,你给我等着!”

那何长老名叫何聪,是前任丐帮帮主的义子。林叶接掌丐帮后对他心有芥蒂,时刻想寻他毛病,终究不得。那何聪倒以为林叶对他要求严格是因为器重他,故万事谨慎,对林叶言听计从。

林叶正与一少年把盏于茅亭中,那少年乃顾文浩。何聪走过去,打躬作揖问:“帮主有何吩咐?”

林叶指了指席中的少年道:“这位顾公子想请我们丐帮助朝廷捉拿一叶枫,你先带他到山上的‘仙居’看看。”

“‘仙居’乃本帮机密之处,非本帮长老级以上不得前往,为何要带这位顾公子去参观?”何聪不明地问。

林叶脸有不悦之色,随即笑道:“顾公子不是外人,你带他前去便是,休再多言!我现在有事须出去,你好生伺候这位顾公子。”

何聪便不再多言,领着顾文浩从庄园一小道离去。林叶看着何聪背影,脸露憎恶,哼了一声便出门了。

颜如意看着林叶从大门离开,便悄悄地翻过墙,这诺大的庄园,房屋挤挤挨挨,颜如意一时不知找哪个房间,这时两名乞丐走来,她一闪身躲在一旁的乱石后,听得走来的一乞丐谈论道:“那日一叶枫败在咱帮主手上,官府的人立即来请咱丐帮协助捉拿一叶枫,真是荣幸啊!”

另一乞丐道:“这有什么荣幸的,是官府无能,才求咱们的!我们帮的打狗棒可是闻名江湖,谁敢惹咱丐帮!”

“你说打狗棒到底是什么样的神兵利器?”先前的乞丐问。

“这个,我也不知道,没人见过,除了帮主。我听说打狗棒是一根金箍棒,非常沉重!内功不深的人想拿也拿不动呢!”后乞丐道:“咱们不说了,快去食篷领吃的,晚了就没的吃啦。”两人加快脚步往另一条道跑。

“原来他们去领饭吃,那里肯定有很多人,不好动手,我且往人少的地方看看。”颜如意身形一跃,跳上了身后的屋子,施展‘萦波幻步’游走于屋顶。

忽见两人在屋下行走,一听声音,觉得熟悉,颜如意竖耳一听恰听到屋下一人道:“听说打狗棒乃丐帮镇帮之宝,不知我能否有幸大开眼界?”

“咦,这声音好熟悉!哦,记起来了,是那个自称是尚书之子的轻薄之徒!那日还想解开我面纱呢!”颜如意心里一怒,听他谈及打狗棒,心道:“原来他也是为了打狗棒来的。我且跟着去,定有收获!”

“打狗棒是本帮不外泄的宝物,恕难已让公子如愿!”何聪猜他心有企图,便提高了提防。

“何长老,请恕在下冒昧了!”顾文浩拱手道歉。何聪道:“请叫我名字吧,我叫何聪。这边请。”

两人拐弯,沿另一条小道走去。小道两旁是丛生灌木,在晚风中摇曳,发出婆娑的声音,显得环境更清幽。颜如意悄悄地跟在后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