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一叶枫

第21章 淫僧

一叶枫 清风有意 2088 2016-08-30 23:47:18

  “不行!”王艳雪厉声驳道,“她是我的女儿,我不会用绳子捆绑!”

吉欢只好作罢,努力稳住颜如意的双腿。

颜如意手舞足蹈,越蹭越有劲,突然挣脱开二人的束缚,跳到桌子上,手脚伏地,目光落在门口的花卉,随即纵身一跃,跳到花卉前,双手如利爪般在花瓶上抓出一道道指痕。

“意儿!”王艳雪叫了一声跑过去,抱住女儿身子,道:“你怎么了,我的孩子!你别吓唬娘清醒过来!”

颜如意凶光乍泄的眼神突然缓和下来,人也软倒在母亲怀里。王艳雪将她转过身,搂在怀里,心肝地叫着:“孩子,你不会有事的…你会好的,你会好的…”

颜如意睁开双目,见母亲泪流满面,有气无力道“娘…我…我好饿…”

王艳雪一听,脸刷地白了,一把推开女儿,惊退到一旁,整个人麻木了。

颜如意被母亲一推,往后一跌,撞到屏风,顿时昏迷不醒。

“哎哟,我的小姐!”吉欢忙扶起颜如意,朝王艳雪喊:“夫人,小姐昏倒了!”

王艳雪听而不闻,呆若木鸡,嘴里只念叨:“意儿不会吃人的!不会,不会!她是我的女儿,不会吃人的,不吃人,不吃人…”

吉欢知夫人惊吓过度,便独自把颜如意抱上床,盖好被子,看着小姐昏迷的样子,她真想把小姐脸上的面纱摘下来,但是她不敢。

这时颜涛疾步冲进来,问夫人道:“意儿怎么样了?”

王艳雪看到丈夫,便投进他怀里,哭道:“我们的女儿…她要吃人,她要吃人了!”

颜涛大吃一惊,走近床。

“我好饿!”颜如意突然睁开眼,坐起,说完话,往后一到,又昏迷了。

“小姐出什么事了?”吉欢见老爷夫人反应奇怪,脑里闪过一个念头:“小姐失踪这两天,该不会发生了什么失节的事!”但又想:“即使是失节,也不会是这种反应啊,难道得了失心疯?”

“意儿,醒醒!”颜涛唤着女儿,见女儿没反应,于是搭着她脉搏,心下疑道:“意儿体内怎么有股奇怪的真气?难道她会一种奇怪的武功?咦,不对,不对,这不是真气,是…到底是什么?”便起身,吩咐吉欢好生看住小姐,自己径直出了房间。

王艳雪看着床榻上的女儿,心乱如麻,想到这是她的独女,是她的心头肉,如今虎毒发作,她怎能因为自己的胆怯就轻易地放弃自己的骨肉至亲!

她心头一热,跑到床前,握着女儿的手喊:“意儿,娘在这里!娘要你,娘要你!你快醒醒,不管你变成什么样子,你都是娘的女儿!”

“小姐小姐,大夫来了!”小梅拉着一个老头跑进屋,众人见罢,不禁讶色大起。

“是你!”王艳雪愣了一下,怒道:“我记得你!你就是那个算卦的!是你给我女儿下的咒语!要不是你突如其来的诅咒,我女儿现在也不会遭此劫难!好啊,你来得正好!来人!”正欲唤家将前来抓人,那老头哈哈大笑道:“夫人请息怒!我算得没错,令千金果然有此劫难!我是来救她的,夫人若不相信我,大可现在就杀了我。”那老头五十来岁,脸上的皱纹如树皮般,他一手提着算命招牌,一手捻着一串佛珠,也不知他是道士还是和尚。

“我女儿被老虎伤到,你只是个江湖算命,难道会治病不成?!”王艳雪怒视着面前的老头,就是因为他的预言害得她担心了整整八年,如今女儿还是遭到厄运,她心里早就怨恨这个老头!

“夫人有所不知,我就是薛神医的徒弟,对各类疑难杂症无不药到病除!”那老头目光直视着床上的颜如意,眼里透着一丝怪异之色。

吉欢见这老头似曾相识,却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于是使劲的回想这在哪儿见过这人。

王艳雪见他自称是江湖赫赫有名的薛神医的徒弟,便不再敌视他。

那老头得了夫人的默许,便径直走到床前,深深地吸吮着颜如意的芳香,视线在颜如意身上迂回不停,忽然道:“令千金中毒太深,如不及时救治,未到天黑即丧命!我现在就给她服下一味药,并用神功帮她驱除身上的虎毒。但是,你们不得在旁边打扰。”

“这…”王艳雪踌躇一下,道:“好吧,我们就在门外等。”说着命吉欢与小梅随她着出去。

“大夫!有事记得叫我们,我们就在门外等候。”小梅说完便把门关上。

那老头见众人已出,脸上一笑,从袖里取出一枚黑色的药丸,窃喜道:“美人儿,你可别怪我,要怪就怪你父母当初只请观音山的住持不请我!那些和尚凭什么为你敲几下木鱼便升上各个寺院的住持!现在我要一亲你的香泽,占据你的身子,倒时我就可以呼风唤雨了!这枚烈性药会让你想叫也叫不出声!”说着伸手欲揭开颜如意脸上的面纱,忽然一只手挡住了面纱,拦者正是将醒未醒的颜如意,她模糊见到一只陌生的手伸向她的脸,心里一慌,就如当初顾文浩强行要揭开她的面纱一样,她怒火中烧,欲起身揍那人,但是身子软绵绵地竟起不来。

“你是谁?!”颜如意努力睁开眼睛,见一个陌生老头淫笑着,手里还捏着一枚药丸,情知不妙,于是大叫起来:“娘…快救我…”刚张嘴求救,那老头迅速点了她哑穴,把药丸扔在地上,道:“点了你的哑穴也一样,何必费劲让你吃药呢!”

“意儿!”王艳雪在门外喊道:“我女儿怎么样了?”

“我正用神功帮她驱除,所以会有点难受。请夫人放心,小姐很快就没事了!”那老头高声回答,走到门口,将门反锁了。

颜如意心急如焚,眼泪打湿了枕巾,哑口喊道:“爹!娘!你们快来救我啊!唔唔,一叶枫,为什么你要送我回城里,我恨你!”

“小美人…”那老头慢慢地走近床,嗅着颜如意的体香,道:“你果然是天赐香美人!我要好好地享受你的天然芳香!”说着已解下上衣,一件一件的把身上的衣物解下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