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一叶枫

第24章 密室

一叶枫 清风有意 2055 2016-08-31 19:26:03

  走了一个时辰,前方是一座四方形的宅院,门上写着“仙居”二字,门口站着两名执棍乞丐,见何聪领着一个人走来,便迎上去行礼。何聪吩咐他们打开门便请顾文浩进门。

“怎么这里还有人守门,难道是很重要的地方?”颜如意大喜,道:“好极了,打狗棒一定就在这里!”

何聪直把顾文浩领进中央的屋子。屋子很暗,透着一股阴森,顾文浩环顾四周,知这是一间静室,疑道:“这是什么地方?”

“这是本帮议事之处。”何聪点亮屋里灯火,只见墙上挂着一些兽皮,正中央的墙上挂着一幅巨画,画中所绘的景物只是一些山水,并无奇特之处。

顾文浩视线一扫,发现画的中央似有突兀,于是换个角度细看,心道:“要不是我眼利,还真看不出此画背后有异!这其中定有秘密!”他走近画卷,故装端详画工技法。

  “这是我义父所作,不知顾公子对此画有何见地?”何聪问。

  “此画笔锋刚劲,水墨渲染,有皴有擦,变化万千,倒是一幅佳作!“顾文浩笑道,“这屋子倒是简单得很,怪不得只当议室。不知这里可有奇物欣赏?”

  “这…”何聪犹豫一下,道:“我不明白帮助为何要我带你到此,但是既然来了,我便带你四处看看吧。”

  “如此甚好。”顾文浩说着随他出了房间。

  刚出门,一乞丐跑来,附在何聪耳边轻语片刻。

  何聪点点头,转身对顾文浩道:“顾公子,请在此稍后,我速速回来。”

  “请。”顾文浩巴不得他快些离开。

  何聪一走,顾文浩四下观光,见墙角有一茅屋孤立着,与其它房屋相距甚远,于是走到那茅屋前,借着淡淡的月色,见到此屋四面无窗,甚是奇怪,疑道:“里面是什么?”欲推开满是青苔的柴门,忽然暗器飞来,冲开了柴门,顾文浩下一跳,急退到一旁,随之一个黑影直飞进屋里。

  “你是什么人?”顾文浩亦跟进屋子,见那人立在一柱子旁,咯咯笑着。

  “原来是个女贼。”顾文浩笑道,“你走错地方了,这是乞丐的屋子,没有值钱的东西。”

  “是吗,你不是也来盗宝吗?”那蒙面女子笑道,“咱们目的一样。那就别说废话了,你不知道打狗棒在哪里,我却知道!闪一边去,姑娘不杀书生!”

  顾文浩当真站到一边去。只见那蒙面女子在柱子上有规律地敲了十下,第十下刚落,柱子猛然裂开,现出一根晶莹透亮的棍子。

  “打狗棒!”顾文浩眼露喜悦,正欲争夺,忽觉此棒有异,忙退出屋子。

  嘣!一声爆破,茅屋坍塌,那蒙面女子顿时灰飞烟灭,尸骨无存。顾文浩大惊,庆幸自己闪得快,捡起地上那枚开门的暗器,冷笑道:“原来‘幽云教’之人。”

  “你果然居心叵测!”何聪赶来,见茅屋已塌,不免怀疑顾文浩所为。

  “何兄为何这么说?”顾文浩看看塌屋,道:“哦,你以为这是我做的?”说着把手里的那枚暗器丢给何聪,道:“这是盗贼遗留的,你自己看。”

  “幽云教的暗器?”何聪看罢,冷笑道:“哼,你以为用一枚魔教的暗器就可以为自己脱身?”

  顾文浩顿怒,拳头紧握,咬牙切齿欲发火,忽听一声音道:“的确是幽云教之人做的,不关顾公子的事!”

  “林帮主?”顾文浩奇道,“您不是出去了吗?”

  “我收到消息,幽云教窥视打狗棒,今夜会来偷盗,所以我设下了埋伏,刚才我只是装作出远门,那盗贼方敢潜入‘仙居’。”

  “哦,原来如此,顾公子,是我误会您了。”何聪向顾文浩深深鞠躬道歉。顾文浩记恨在心,却装作宽宏大量的样子,笑道:“不怪何兄,是人都会怀疑的,谁叫我在现场呢。”

  颜如意远远地看着,暗叫:“这林叶真是狡猾,竟设下如此机关!”

  林叶将何聪打发回去,仙居只剩他与顾文浩。

  “帮主,你为何把何聪支开?”顾文浩道,“难道你不信任他?”

  林叶领他往正中央的屋子走去,道:“顾公子的来意,我知道。只是何聪是个死脑筋,有时候显得碍手碍脚。我把他支开是为了省去不必要的麻烦。请随我来。”顾文浩不只他意欲何为,便随他进屋。

  林叶揭开画卷,墙上有个微凸起的开关。顾文浩暗道:“果然不出我所料,这背后有密室!”林叶按下那开关,墙壁立即分开,现出一个方形密道。他取出一个火种,点燃密道两旁的油灯,顾文浩随之进入。

  一道闪烁的荧光映入眼帘,只见密室中央的案上横放着一根半丈长的玉棒,顾文浩心里一喜,道:“这是…”

  “此乃本帮镇帮之宝打狗棒!”林叶双手取下打狗棒,道:“本帮帮规里明确规定,打狗棒属帮主之物,只有帮主才能持这打狗棒。顾公子对我帮有恩,今日且让公子看一回。”说着把打狗棒给顾文浩。

  顾文浩摸着打狗棒,爱不释手,眼馋地看着,良久,才道:“林帮主能否借我两日?”

  “这…”林叶难为道:“请公子原谅,帮规所限,我也无能为力。”

  “只需两日,两日后我便奉还。”顾文浩恳请道,“林帮主,只要您借我两日,不论什么条件我都答应你。两日后我绝对完好奉还。”

  林叶略一踌躇,见顾文浩取出一包沉甸甸的东西置于案上,随即爽口答应借他打狗棒。

  “多谢林帮主!”顾文浩用布包好打狗棒,两人走出密室。

  “夜深了,公子路上小心。”林叶拱手相送。顾文浩携棒翻身过墙,离开‘仙居’。

  颜如意一直留意着屋里的动静,见顾文浩手执一物出来,便猜是打狗棒。

  顾文浩跳上一匹林叶事先准备好的马儿,调头从另一处下山。

  颜如意施展‘萦波幻步’紧追着顾文浩,至一清溪,忽然草滩里闪出数名汉子,将颜如意拦下。

  “杀了她!”顾文浩止马命令埋伏的人动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