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一叶枫

第20章 狂犬病发作

一叶枫 清风有意 2447 2016-08-30 23:47:18

  穿街绕巷走了几个时辰,看看时辰,已日上中天,颜如意腹中饥渴,苦于囊中不半点银两,她摸摸饥腹,笑道:“早知道会莫名其妙的离开家,我就准备些盘缠了,害的我饿着肚皮,真难受!咦,那些官兵怎么到我家去了?哎呀,莫不是抓我吧?可是为什么抓我呢,哦,我的天!难道是说我见过‘一叶枫’却瞒而不报?”

她心里着急,疑惑重重,急往府门走。

官兵分两排,等候在门口,这时,颜府大门打开,颜涛携家人迎出来。官兵保护的轿中人走出来,竟是一个太监,那太监手里捧着一卷精美雕纹的黄卷,有气无力道:“颜涛接旨!”

颜涛方知是京城来旨,忙和家人跪下待听。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翰林院大学士颜涛,因编录民间野史有功,即日回京复职!钦此!”

颜涛领旨毕,官兵便送那公公回驿馆休息。

颜涛与夫人进家门。

“意儿到现在还没消息,你一会儿便上京,哎,我该怎么办?”王艳雪听到圣旨,早已心乱如麻,想起从今别却丈夫,两地相隔,女儿又下落不明,怎不伤心?

“夫人,别伤心,我很快就回来。”颜涛心里也不知何日是归期,只是安慰妻子罢了。

“小姐!小姐回来了!!”小梅叫着跑到颜涛身旁,道:“老爷,夫人,小姐回来了!”

“是吗!在哪里?!”王艳雪喜上眉梢,急问小梅。小梅指了指门口道:“小姐就在门口。”

“人呢?”颜涛夫妇一起回首看大门,竟未见女儿身影。

“人就在你们旁边!”颜如意调皮笑道,“爹,娘!我回来了!”

小梅正吃惊得看着她,行不明白小姐怎么会出现在身旁,她刚才还在大门口,何以跑得如此之快?

“意儿,你可回来了!”王艳雪一把搂着女儿,叫心肝儿。

“这两天你在外面怎么过的?”颜涛见女儿安然归来,心里无限欢喜,但脸上却没露出笑容,真是不苟言笑。

“我…”颜如意不敢告诉父亲她和一叶枫在一起,眼神飘忽不定,怕被父亲看出疑点,于是眉飞色舞道:“那天我正在房梁上避水,忽然一道闪电掠过头顶,我就昏倒了,等我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郊外的树林里,我也不清楚那地方叫什么。爹,娘,你们知道吗,女儿险些就丧命在那片树林里!”一家人回到厅堂,听着颜如意讲述这两日的见闻。

“小姐,是不是发生什么大事?”小梅抢着问。

“哈,何止大事!”颜如意道,“简直是惊天地泣鬼神!我刚醒来,脑袋晕呼呼的,忽然听到一阵乒乓响,竟然是江湖仇杀!”

众人听了不禁面色一变。

“意儿,你没事吧?有没有被人伤到?娘看看你。”王艳雪说着便拉过女儿仔细瞧。

“娘,我没事!”颜如意续道,“那些门派互相厮杀,好残忍啊!有个什么天山派的弟子,穷追猛杀幽云教的女弟子,眼看着那些姑娘就灭尽,哈,我挺身而出!嘻嘻,阻止了这场战争!爹,您看我是不是很厉害?我一点也不比男儿弱!”

“你吹嘘那么厉害,难道自己女儿有几斤几两我这个作爹的还不知道吗?”颜涛憋不住脸上的笑容,笑了起来:“故事讲完了吧?”

“爹,你就不相信女儿!”颜如意撅着嘴,不理父亲,跑到母亲身边,道:“后面还有更精彩的故事呢!”

“那你说说吧。”王艳雪笑道,“要实话实说,不许吹牛皮子。”

“我没吹牛!后来,我用机智摆脱了天山派掌门的追杀,终于逃了一劫!”颜如意道,“再后来,我碰上了一…”正想说起一叶枫,猛然想起一叶枫是朝廷通缉的盗贼,忙改口道:“碰上了一只猛虎!”

众人谈虎色变,疑色堆起,奇怪地看着颜如意,似要从他身上找到什么似的。颜如意见他们用如此怀疑的眼神看着她,于是认真道:“我骑着马儿逃离一群乞丐的围困,半路遇到了一只老虎,我一时想充英雄,仿武松打虎,后来…我差点丧命虎腹…”说着不经意触到肩膀,忽然啊了一声痛叫起来。

“小姐怎么了?”小梅眼特敏锐,很快就看出她肩上有伤。

颜如意退怯一步,不让小梅看到肩上的伤,道:“我没事。”

“哎呀,小姐你肩上有道血痕!受伤了!”尽管颜如意极力的掩饰肩上的伤,还是被小梅发现了。

“意儿,”颜涛变得异常的温和,道:“你怎么受伤的?”

“让娘看看。”王艳雪急站起身,轻揭开颜如意肩上的衣裳,一道血痕印在肌肤。

颜如意低垂着脸,良久才道:“是被老虎抓的…”

“啊?”颜涛一听,脸都吓白了,反复问颜如意道:“真的是被虎抓的?”

颜如意点点头,王艳雪奇怪地看着丈夫,见他脸色不对,疑道:“怎么了,你的脸色好难看。”

“小梅,你扶小姐回房休息。”颜涛不答夫人的话,突然叫小梅带女儿离开。王艳雪便看出了丈夫有话要单独与她说。

小梅心下疑道:“小姐的绣阁都倒塌了,这时候带小姐到哪个房间?”正踌躇不知如何做,只听王艳雪道:“暂时带小姐到我房间休息,快去!”

看着她们离去,颜涛道:“你还记得意儿十岁的时候,一个江湖算卦的说咱们的女儿会有大劫吗?”

“我当然记得,所以自那日起我便让意儿带着面纱,足不出户,就是提防这个预言会实现!”王艳雪道,“可是现在…老爷,你指的是什么?”

“去年城北的王员外的儿子,就是在那片树林里被老虎抓了一道血痕,回家后不到两日便一命呜呼!”颜涛说着脸上已渗出汗,道:“虎爪上有剧毒!”

王艳雪听了险些晕倒,人已软在地上,揪心的哭着:“意儿…不会的,我们的女儿不会遭此厄运的!老爷,你快想想办法救救意儿!”

颜涛扶起夫人坐到一旁的椅子,叹道:“你去看看意儿,我想想法子。”

颜如意回到母亲的房间,刚坐到凳子,突然胸口一阵剧痛,似有千虫万蚁在啃食她的心脏!

“小姐,你怎么了!”小梅刚要倒茶,见她掩胸伏在桌上。

“我…心…痛!”颜如意艰难道:“好痛…快,快去请大夫!”

小梅拔腿便跑出房间,恰见王艳雪疾走来,也不待王艳雪开口相问,急道:“小姐不对劲!我去请大夫!”

王艳雪一惊,心里慌了,感觉有不详的事要发生,她也撒腿便朝房间跑。

刚进门,见颜如意横冲直撞,站立不稳,似一只发狂的猛虎,把房里的摆设撞得凌乱不堪。

“意儿!”王艳雪抱住女儿,扶她坐到床上,大叫:“吉欢!吉欢!快来人!”

 吉欢闻声赶来,帮忙稳住颜如意。

 颜如意嗷地一声叫,两眼发光,感觉就像一头老虎!

颜如意神志不清,触物即撕扯,转眼间便把床上的帐子撕碎。渐渐地王艳雪与吉欢已稳不住她的蛮力。

“夫人,我们得用绳子才能稳住小姐。”吉欢使劲地按住颜如意的双腿,但是颜如意的腿仍是踢来甩去,吉欢的肚皮屡屡遭殃。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