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一叶枫

第11章 打听八卦

一叶枫 清风有意 2073 2016-08-30 23:47:18

  “你见过一叶枫?”

  “呃?没有!”

  “那你怎么知道他英俊潇洒风流倜傥?你以为是小说上描写的怪侠呀!哼,就爱瞎掰!”颜如意看了看书架上的书籍,从中取下一本书,封面题着几个字:潇尘诗集。

  “潇尘,消沉?他到底是何人?看他诗中所写,一点也没有意志消沉的思想!此人应该是个文质彬彬,潇洒出尘的才子!”颜如意复看起那本诗集,这诗集她已看过数十遍了,只觉每次看罢都有不同的感受,越来越崇拜这个作者了。

  忽见楼阁外有人喧哗,颜如意一是兴起,莲步走到窗前,见院子的一棵树上挂着一个精美之极的风筝,她喜上眉梢,道了声“小梅,有个漂亮的风筝!”便跃出窗外,飘然落地。小梅见罢,惊叫起来:“小姐不要啊!”跑到窗前一看,见颜如意轻盈地飞到树上欲取下风筝。

  “小姐…原来你会轻功!”小梅跑出楼阁,仰望着树枝上轻如燕般的颜如意,惊呼起来。

  “嘘!不许叫!“颜如意携着风筝轻轻落地,道:“这是秘密!不能告诉别人,尤其是我爹!他要是知道我一个女儿家练武,一定会雷霆大怒,到时少不得一顿骂,说不定从此不让我出门了呢!”

  “好,我发誓不告诉别人!”小梅嘻嘻笑道:“但是,你是怎么学的武功啊,为什么我不知道?”

  “我说了你会相信吗?”颜如意神秘地笑起来,道:“我是在梦里学到的!”

  “梦里?咦,真是不可思议!”小梅摇摇头道:“我不相信!”

  “真的!我经常梦见一个人,在梦里,是他教我武功的!可是我不知道他长什么样,还有啊,我告诉你,这个梦中人给我的感觉好亲切,好像天天在我身边似的!”颜如意把玩着风筝,与小梅坐到花旁的青石。

  “小姐,你真是奇人做奇梦!”小梅将信将疑。颜如意把风筝随风往天上送,转眼间风筝便扶摇直上高空。

  忽听墙头有人窃窃私语,颜如意顺声望去,见几个人头争相伸到墙上观看。

  “又是这群痞子!哼!天天攀爬我家的墙,想看我?哼!我让你看!”颜如意随手捡起一个石子,朝那些偷窥者高喊:“喂!看看这是什么?”

  石飞声响,那些人痛叫着滚下墙。颜如意得意笑道:“这些混蛋,再敢来偷看,我不宰了他们就不姓颜!喂,小梅,明天给我带一把弓箭过来。”

  “弓箭?小姐,你要弓箭做甚么?”小梅惊问。

  颜如意摆个拉弓的姿势,道:“射狼!射死那些色狼!”小梅叹气无语。

  忽见一个侍女急急跑来,道:“小姐,夫人叫您。”

  “娘叫我作甚么?”颜如意想一下便随那侍女离去。

  来到堂前,见双亲高坐于堂中,下首坐着一位白发老人,那老人一副儒生打扮,想必是个学者。颜如意向双亲请安毕,便自行坐到一张凳子上,道:“爹,娘,这位老先生是何人?”

  颜涛哈哈直笑,捻了捻胡须,道:“意儿,这是李夫子!我请他来教你念书,快见过李夫子!”

  颜如意心里不乐意,道:“女儿不要私塾先生!”

  颜涛严肃地看着她,沉声道:“你怕吃苦吗?”

  “女儿不想在家里念书!要念书就去江南最有名的书院!否则一切免谈!”颜如意横眉冷对,气得颜涛直跺脚。

  那夫子见罢,好生尴尬,便站起来,朝颜涛夫妇拜了一下,道:“小姐看不上老生的学识,老生这就告辞!”说完装出欲走的样子,却不是地用鱼光往后瞟,想要颜涛相留。

  颜如意早瞧出这老头的心思,忙抢在父亲开口前喊道:“先生慢走!”

  那老先生心头不快,甩头直走了,颜涛横了女儿一眼便急追那老先生而去。颜如意起身朝那老头远去的背影吹着口哨。王艳雪见女儿如此顽皮,摇头暗叹,走到女儿身边,将女儿脸上的面纱拉到眼睛下,只露出一双活泼可爱的眼睛,道:“你看看面纱都掉到鼻子下了。戴好。”

  颜如意道:“娘,这面纱这么厚,我呼吸不到新鲜空气。”王艳雪笑道:“好,那一会娘给你找个薄一点的纱布。”

  “娘啊,我在家里可不可以不用戴面纱,好难受!”颜如意乞求的眼神看着母亲。王艳雪摇摇头,道:“你看看你带着面纱还是有那么多人翻墙偷窥,要是不戴面纱岂不踏破房子?”

  看着女儿那可怜巴巴的眼神,王艳雪将她拥进怀里,叹道:“娘会给你想个法子。”颜如意心道:“想法子?哼,想了那么多年都没有想出好主意,难道要让我带着它一辈子呀?长得好看又不是我的错!呀,有办法了!”

  “娘,您看别人家都有兄弟姐妹,我家就我一个人,要不您生一个弟弟陪我玩?”颜如意笑着摸摸母亲的头发,撒起娇来。

  王艳雪骈指点了点女儿的额头,道:“你这孩子,娘都这把年纪了还能给你生弟弟?快别说废话了。”

  颜如意见母亲并无怒色,便笑道:“娘,你看我们颜家子嗣只有我一个,要不你把我当成男儿续香火吧?一来女儿可以摆脱了这个面罩下的生活,二来还可以为颜家光耀门楣,一举两得不是吗?”

  王艳雪听罢,沉吟良久,颜如意以为胜利在望,正暗自开心,忽听王艳雪道:“可是你始终是个女儿身,这事别再提了!”便脱开女儿的手,走出大堂。

  颜如意甚是生气,甩开小梅的追随跑回“玉香阁”,将门反锁便上楼了。想着自己十岁起便带着面纱,到现在已整整八年了!这八年里除了睡觉的时候允许摘下面纱外,醒来便在面纱下生活着,她真想自己是个男的,就没有这么多的约束了。不禁想起‘潇尘诗集’的作者,他多么自由自在啊,天地任他行!

  颜如意越想越觉得委屈,于是放声哭起来,正怨上天不公,忽然一声春雷惊响,窗外便下起了倾盆大雨。她没关窗,任暴风把雨吹进楼阁,纱窗滴着潺潺的水,直流到床底。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