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一叶枫

第9章 美人图

一叶枫 清风有意 2133 2016-08-30 23:47:18

  “我怎么啦?嗬,我惹她生气?她还把我吓死了呢!”那少年退到另一张凳子上坐下,道:“她就是画中所绘的灵秀?画,画中的女子可没她这么胖!这分明是两个人!”

  “她就是我女儿灵秀!你刚才还赞不绝口的!”掌柜伏在桌上,一把抓住那少年的手腕,道:“你准备何时迎娶我女儿?”那少年看着自己的手腕,隐隐觉得手腕生疼,知那掌柜是习武之人,心下暗笑:“这傻瓜竟想用武力使我屈服?”

  “我的手好疼啊!别,别掐了!”那少年叫疼不已,脸上竟是得意的笑容,哪有痛苦的表情!

  灵秀听罢,以为父亲真的用劲过大,生怕伤了这英俊少年,便伸手掰开父亲的手臂,竟不想她的手刚沾上父亲的衣裳,一股力道就吸得手臂发麻!那少年另一手提着酒壶,仰头灌酒,不一会儿,只听掌柜喉里发出微弱的声音,道:“公子,请您手下留情……”

  “哎呀,我的手好痛!断啦断啦!”那少年故装痛状,嘴里还在吧嗒地饮酒。掌柜面色已发白,连连喊:“不敢了,请您高抬贵手饶了我们父女吧?”

  “不敢啦?真的不敢啦?”那少年嘻嘻笑着,把手一松,掌柜便往后仰,父女俩摔个四脚朝天。

  “哎,我吃饱了!掌柜的,谢谢你的招待!”少年大步流星出了店,那灵秀爬起直追了出去,恰抓住了他的衣襟。

  “请你放手,否则我就……”忽见一队官兵护送着一顶轿子朝这走过来,轿帘掀起,里面坐着的人正是荣亲王,那少年见罢,似有所俱,忙拉着灵秀躲进店里。那灵秀咯咯娇笑起来,挺胸压住那少年,道:“小子,你终于想要通做我的男人了?”

  “嘘!”那少年瞅着窗外的队伍,低声道:“要是让皇叔知道我在这里,少不得父皇一顿骂!”

  “你在说什么?黄书?咯咯,你这小子还看这种书,还真色!”灵秀用力一顶,道:“不过我喜欢!”

  “喂,你怎么压着我,还用你的……”那少年面色一红,飞指点了她背后的穴道,一把推开,纵身飞出另一窗子,恰见白马系于树下。

  一片红叶飞出,马绳即断,那少年策马从另一条街走了。

  终于避开了荣亲王,那少年长舒了口气,环视一周,此街清净幽雅,两旁的店尽是书香用品,心下悦之,便下马步入一家字画店。

  店主迎上来,热情地招呼着,领他四处观看。那少年环视一周,道:“老板,你只挂山水画,有没有……”

  “有!我知道公子要什么画!您且稍候,我去拿来!”那店主疾走到一架子旁,在架上翻挑起画。

  “我还没把话说完呢!真急!”那少年暗自好笑,坐到一旁的凳子上,取出折扇放于指尖把玩起来。

  这时进来两个书生,一个身著青衫,另一个穿件黄马褂,两人的模样到不怎样,那少年朝他们微笑一下便走到店主身旁,道:“你找到什么了?”

  “哎,我记错了,那幅画我去年已经卖出去了!哎呀,真是不好意思!”那店主倒是个谦谦君子,一个劲地向那少年道歉。

  那少年笑道:“你说的是什么画?你知道我想要什么画吗?”

  那店主瞪着他看了一会,突然凑近他耳边低声道:“我知道你们少年人心里在想什么,不就是偷偷珍藏‘春宫图’嘛!”

  “喂!你!”那少年哭笑不得,道:“你真是满脑子坏水!你看我像是那种人吗!什么‘春宫图’,你真是胡扯!”

  那两个书生听罢,哈哈大笑起来,青衣书生道:“这年头呀,已经没人看那玩意儿了!兄台,你没听说过一句话吗,‘春宫俗味不如意,颜美一笑暗销魂’?”

  那少年听罢,心犯嘀咕:“春宫俗味不如意,颜美一笑暗销魂?咦,还真没听过!难道是我孤陋寡闻?”

  “敢问兄台,此话何解?”那少年放下脸上的傲气,拱手相问。那青衣书生哈哈笑道:“你没去过江南?”

  “在下不曾去过江南,但听闻那里风流才子甚多,风光秀美,景色宜人!”那少年微笑道:“我正心向往之!”

  三人围坐在茶桌前,听得那青衣书生道:“江南确实有许多风流才子,但是,佳人也不少!啊,要说佳人嘛,当属蝴蝶美女!”

  “蝴蝶美女?”那少年奇道:“蝴蝶成精了不成?”

  “兄台差矣!这蝴蝶美女是个妙龄少女,啧啧,那可真是美得出尘,美得让人销魂,美得惊天动地啊!”青衣书生两眼异光,陷入了憧憬。

  “瞎吹!我才不相信!”那少年摇着扇子,冷笑道:“世间有那么美的人,难道比古时西施貂蝉还美不成?哼,鬼扯!”

  “你!”那青衣书生欲怒,忽然冷静下来,道:“你不信就罢!”一旁穿黄马褂的书生道:“兄台,我告诉你,这蝴蝶美女确实是个神奇的女子!听说她天生异香,能引彩蝶,啧啧,那盛况没法形容啊!太美了!哪,我给你看看她与彩蝶曼舞的情景……”说着已从袖里掏出一卷画,轻轻地打开。

  那少年的目光立即被画中之人所吸引,似着了魔般,自言自语道:“盈盈一笑清风中,明眸流盼断人肠,婥姿戏伴彩蝶间,疑是花中仙子来!这世间真有如此佳人?”那黄衣书生道:“可惜没有人能看到她的仙容……”

  “是啊,虽然此画用笔不凡,但是画中美女带着面纱,容颜未露,怎可卖得好价钱!”那店老板知道这两书生乃常客,今日把画一展便知来意。

  “老板,这可是绝世美人的画,您要看仔细了,是上等货!”青衣书生把画竖起,让店主再看一遍。那店主摇摇头,道:“别说我年纪大不会欣赏,可这画确实美中不足!美人图中的美人容貌未现,怎称是美人图?我最多给你个起笔费!十文钱!”

  “十文?”青衣书生叫道:“你有没有搞错!这么好的画你才给十文钱!疯了你!”那店主坚决不退让,两书生面面相觑,正要成交。

  那少年突然把画抢了去,道:“你们这些俗人,真是不懂得欣赏画!我要了,一百两!拿去!”从怀里取出一锭金子丢下便带着画走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