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一叶枫

第7章 白马少年

一叶枫 清风有意 2038 2016-08-30 23:47:18

  夜,很静。空中点缀着数颗梦幻般的星星,明若美人的明眸,暗如无泽之珠。星光下的大地一片漆黑,远处的村庄零星的闪着灯火,直至夜深,灯火灭了,大地一片空寂。

  一颗流星划过天宇,瞬间消失在天边。一阵‘哒哒哒’的马蹄声打破了夜的寂静。黑夜里,只见一匹雪白的骏马风驰电掣地飞跑在荒郊野岭,马上一个戴面具的少年爽朗地笑着,朗笑声在悄寂的林**荡开了,吟道:“夜半鬼惊觉,来者为何人?我道林中鸟,来去任我行!”

  “臭小子!他奶奶的!有种就停下来!”一个嘶哑的声音从荒林的另一头传过来,只见丛林深处现出一簇簇火把,数十名汉子光着膀子策马急追而来的,火光下看得出他们挥汗如雨,想必追了很长的路,人马亦疲劳了。

  那少年哈哈大笑,朗声道:“切莫再追,否则人财两空!”话毕,身后的马蹄声减缓,有些马匹已停下,坐骑上的人面如土色,两眼无光,有个颤抖的声音响起:“帮…帮主,我们追不上那家伙,他的白马太快了!”

  “胡说!他就在前面不远处!给我追!我要亲手宰了他!!跟上!”为首的汉子两眼充满了血丝,瞪着前方不远那少年的马匹,目露凶光,吼道:“把财宝给我夺回来!!”

  众手下听罢,士气大振,高呼着“杀死他!,杀死他!”便追随着帮主的马匹去了。

  “好!你老子我正发困,你们既然有胆追来,那就帮我活动活动筋骨!”那少年哈哈大笑,忽然凌空而起,飞离坐骑,朝人群掠去。那帮主挥刀赶上,正欲腾空而起与之交战,忽然一片殷红的枫叶如箭般射过来,将他手上的阔刀打落下马。那帮主一阵惊骇,迅速俯身从马腿上抽出另一把阔刀,朝手下大吼:“放箭!”

  箭如雨,疾如风。那少年轻挥衣袖,数片枫叶急射出去,只听噹噹噹地响,那些弓箭断成数截,坠落下来。“啊?”众手下面色一惊,箭阵大乱。那帮主一跃而起,挥刀朝那少年斩去。那少年笑道:好,咱们玩玩!脚下一跨,已飞到那帮主的脑袋上,单脚抵着他天灵盖。那帮主只觉有股气流从天灵盖直往下蹿,顿时全身酥软了,暗叫:“我的功力被他吸走了吗?”正欲挥刀反抗,乍看之下,手中的刀不知何时已被那少年夺走!那少年把玩着刀,飞落到地上,踩着地上的碎箭,轻咳两声,道:“好玩吗?”那帮主铁青的脸上堆起怒火,跌跌撞撞地退到人群中,站定,道:“你…练的是什么邪功?”

  “邪功?哈哈,何以见得?”那少年斜睨他一眼,继续把玩着刀。

  “为什么你一按我的天灵盖,我的功力全都使不出来?他奶奶的,你吸走我的功力!”那帮主越讲越气,拳头紧握,却不敢上前打拼。

  “笑话!我要你那功力作甚?就凭你那三脚猫功夫我要来耍猴不成?”那少年冷笑了一声,道:“今日姑且饶你们一回,但是你们可给我听仔细了!日后若是让我知道你们还打家劫舍,那就休怪我无情了!”

  “好!你有种!”那帮主恨恨道,“我们‘旋风帮’认栽,今后不再侵扰百姓!但是,请你留个名!”

  “哟,金顾胜,问我姓名作甚?想找我报仇?”那少年话毕随手把刀一丢,那刀竟插进那帮主的脚趾间。

  金顾胜吓了一身冷汗,咬牙切齿道:“不敢。”

  “既然不敢,我何必留名,后会有期!”那少年哈哈大笑,啜唇一哨,白马便飞奔过来。

  “总有一日我会宰了你!”金顾胜暗暗发誓,抬眼一看,那少年已远去,消失在前方漆黑的丛林里。金顾胜悻悻地率众归寨,往后不敢打家劫舍了,但是他却带领人马归顺到天下第一帮丐帮,企图东山再起,报今日之仇。此乃后话。

  那少年策马出了林子,到了河边便放缓马缰,任马儿载他徐行。他躺在马背上,望着星辰,吟道:“人生若星月,明灭在瞬间。夜寐野岭外,霜露沾衣寒。”吟毕不觉已睡着,待他睁开眼,东方已破晓了。

  城门大开,进出城的人络绎不绝。守门士兵执戟拦下进出的车马例行检查。只见一白马徐行到门口,身上驼着一个熟睡的少年,那少年双手枕着头仰天而睡,袖子遮住了面容以挡刺眼的阳光。城门守兵总头见状,拦下白马,拍了拍那少年的肩膀:“喂喂喂,快起来!我们要检查!”

  “闪开,别扰我清梦!”那少年左手一挥,隔开那兵头的手。总头‘哎呀’一声,道:“敢跟我横!来人!把他丢下马!”

  几个守兵跑过来,抓着那少年的四肢便硬要扯下马,使了浑身劲儿却拉不动那少年,倒把马晃得几乎摔倒。

  “嘿,这人的身上莫不是粘了香糊?怎的扯不动啊!大人您看怎么办?”拉左脚的士兵松手,向那总兵抱拳请示。

  “我就不信这个邪!把他的马砍了,看他还下不下来!”那总兵吹胡子瞪眼,抓起佩刀便要砍马。

  “你真的要砍我的马?”那少年伸个懒腰,一手拂袖遮住面庞,一手搭在腹部,一副安然欲睡的样子,道:“确定?”

  “哼!瞧你有多横!”那总兵握紧刀,举起,道:“我就砍给你看!”话毕刀落。忽听“咊咊”的一声马嘶,白马尾巴一翘,“扑”了一声放出一个响屁!那总兵的刀口未沾马腿便被这个马屁震飞,刀子飞插进城门!围观者一时愕然,随即哈哈大笑起来。

  那总兵面红过耳,正欲暴怒,忽觉手臂隐隐麻痒,掰开袖子一瞧,“啊!怎么会这样?”他的双臂密密麻麻地起了红疙瘩,手背的疙瘩渐长渐大,转眼间便有绿豆那么大!

  “哎,都叫你别惹我的马了,你就是不听!这回神仙难救咯!”那少年笑了起来,从怀里取出一把折扇散去周身的马屁味。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