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一叶枫

第3章 香婴出世

一叶枫 清风有意 1772 2016-08-30 23:47:18

  吉欢见夫人眼中带泪,已知道她心里所悲,道:“夫人,您别伤心,终有一日老爷会找到真凶为您报血海深仇!您要坚强!”王艳雪嗯了一声,拭去泪花,道:“我没事了。你今天就去请住持,我要为我爹娘超度。去吧。”

  观音山的住持当真不好请,吉欢费了好大的力,帮他把庙里的事都安排妥当才请得动这位住持。这天,颜府里外都弥漫着浓浓的檀香,和尚嘤嘤嗡嗡的念经声,木鱼咚咚的敲击声,侍女在旁陪哭之声,附和着王艳雪的悲泣声,可谓感天动地泣鬼神。这场法事一做就是三天,到得第三天的下午,住持便率众僧离去。王艳雪换去素衣,穿上往日的服饰,来到院里乘凉。晚风徐来,拂着嫩绿的柳丝,王艳雪盈步走来,忽然一柳条挂住她衣裳,她一个趔趄便扑倒在地上,肚皮朝下。一阵剧痛袭过全身,王艳雪又悔又恼,在吉欢的掺扶下站了起来,刚站直了腰,腿上已流下一道道血水,血水灌进绣花鞋里,又渗到地面。在场的人都惊呼,乱了手脚,王艳雪目瞪口呆,早已吓晕了。

  月上柳梢,淡淡的月光泄进窗子,笼罩着卧房软床上昏迷的王艳雪,侍女在旁呼唤她苏醒过来,但是王艳雪仍是昏厥状态,羊水也一直流,这种情况对母子都有生命危险,产婆想方设法让她苏醒,给她灌了各种刺激神经又不伤胎儿的汤药。

  试了各种各样的方法仍是无效,王艳雪一直处于昏死状态,产婆已无能为力,让下人们为王艳雪准备后事。众人伏在床下失声痛哭,产婆早已离去了,家丁们也把府里的红灯笼换成了白灯笼,打算明早采办丧事用品。

  夜已深,卧房里只剩吉欢在床边守候着王艳雪。月上中天,这满月的光辉越发皎洁,遥望天际,忽然一道白色的光划破夜空,那道光从天的尽头疾驰而来,竟降落在颜府,确切地说是降落在王艳雪身上。吉欢睡眼朦胧,隐约中感觉房间一下子通亮,如白昼般。她睁开迷糊的双眼,只见王艳雪站在光柱中,似乎在接受那道白光的洗礼,吉欢目瞪口呆,嘴里轻道:“难道夫人回光返照了?”便跪倒在地,哭喊:“夫人啊,你还这么年轻就这么走了,我们如何向老爷交代啊!夫人,你别走啊,你别走!”

  那道神奇的光渐渐地弱了下来,最后缩短,缩短,完全流进了王艳雪的肚子里。王艳雪软倒在床,口里不断喊:“我的孩子,我的孩子……”正在痛哭的吉欢听到她的声音,一阵愕然,疑是鬼,于是跪着爬到一旁,远离面前的床,身体却颤抖不停。王艳雪微睁双目,道:“吉欢,吉欢…我要生了,快帮帮我,快,快…呃!呃!”随着她的一声声痛嘶,忽听一阵清脆的哭啼从床上传来,寻声一看竟是一个活脱脱健健康康的女婴!吉欢愣了半晌,大叫:“夫人生了!夫人生了!快来人,夫人生了!”她欢呼雀跃地跑到床上,这才发觉有股沁人心脾的芳香弥漫在床榻,而且越接近女婴芳香越浓,显然香源是来自这刚出世的女婴!吉欢万分诧异,何以刚出生的婴儿会发出这异香,她愣了半晌,心下有些畏惧,竟不敢接近那婴儿。那婴儿“咯咯咯”地笑起来,手脚乱蹭,还翻了个跟斗,从王艳雪的胯下翻身压在床一旁的棉被上,又咯咯笑着,一双稚嫩可爱的小手抓着两边的棉被就往身上盖,只留下一个小脑袋。吉欢亲眼目睹这一切,真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从来没有见过刚出世的婴儿有这一举动!这时,闻声赶来的侍女已推门而入,都站在了床前,每个人脸上都浮出欣喜的笑容,并一齐跪地献上祝贺:“恭喜夫人平安顺产!”吉欢想罢,心下暗道:“夫人人那么好,小姐生来带香,虽与常人有异,但绝不会是不祥之物!我担心个甚么呀我!”

  吉欢把婴儿裹好,那些侍女便挣着要抱这名芳香袭人的小姐。一名十五六岁的侍女芸儿,抱着女婴脚步如飞般躲开一个个上来抢抱的侍女,道:“休要再抢!我还没抱够呢!小姐太惹人喜爱了,可爱之极,我舍不得放手嘞!嗯,香香的,你说谁不想抱你呢?”说到最后便摸婴儿的小脸蛋和这怀里的香婴逗乐起来,哪些跑得气喘吁吁的侍女叉着腰,没好气地取笑芸儿。一侍女道:“我说芸儿,你那么喜欢小孩,不如就自己生一个吧,我们就不会抢着抱了!”第二个侍女道:“恐怕她生不出来,因为呀…她那么瘦弱,没人会娶的!”第三个也附和道:“芸儿,你还不把小姐给我们抱抱,你凭什么一个人独占啊,快给我抱抱,快给我抱抱!”说着已追上芸儿。芸儿被她们一说,哪里还敢再跑,乖乖地把怀里的婴儿拱手让人了,还不服气道:“我看你们肚满肠肥的,日后真否能生孩子,哼!”那抱走婴儿的侍女笑道:“你尽管说吧,反正我现在已经抢到人了,管你如何说!”便低头自顾自地与怀里的婴儿逗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